【22】上床这件小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半个小时后,他的车停在了某家国际商场的地下停车场。将乔娆娆还有乖乖的战利品放进了后备箱,他转头问:“我们去哪里吃?”

    乔娆娆贼兮兮的说:“这附近有一家私房菜馆,做的菜好吃到爆!我等会带你去尝尝,保证让你吃到恨不得把舌头都咬下来!”

    知道她一向喜欢夸张,秦慕抉只是笑了笑,牵住了乖乖小小的手心。

    朝餐厅走的一路,乔娆娆又开始叽叽喳喳:“秦慕抉,我送给乖乖的礼物,可是今年最新出的芭比娃娃,粉可了!你打算送你女儿什么?”

    他闻言,微微一怔。糟糕,他好像忘了买礼物!这些天确实是忙糊涂了,若不是乔娆娆提醒,他只怕也忘了乖乖生的事。

    想到这儿,他蹲下来,摸摸女儿的小脑袋问:“乖乖想要什么?”

    乖乖摇摇头:“什么都不要。”

    看着眼前如此懂事的女儿,他觉得心口有些微微的沉痛。怎么办,他好像被女儿看穿了。看穿了他的毫无准备,所以乖乖选择了最听话乖巧的回答方式。

    她不想让他为难,可是他却因此更加愧疚。

    秦慕抉揉揉她的发:“爹地会给你准备一份,最意想不到的礼物。”

    ****************

    大白天的,她被他从家里拖了出来,夏桐很郁结。想到房间里那堆积如山,明天就要被安大剩夺命call疯狂催的画稿,她就忍不住惆怅抚额。

    看着旁正在系着安全带的男人,她忍不住问:“顾颢然,你很闲吗?”不闲的话怎么可以睡到中午,然后不顾在工作,懒洋洋的将她这个死宅女从家里拖出来,美曰其名没她他吃不下饭。

    吃不下你妹啊!像他这种资本主义大少,就该被扔到非洲难民区,饿他个三天三夜,面黄寡瘦,看他还吃不吃得下?

    “忙啊。”他朝她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不过再忙也要吃饭对不对?”

    “……。”

    他思索着问:“你说我们去吃什么呢?”

    “法国菜?不要不要。你以前待在法国那么久,应该吃的想吐了……本菜?好像不怎么符合你的重口味……东南亚风味?算了一闻咖喱那味儿我就想吐……。”

    夏桐嘴角抽动着,很诚恳的建议:“大少爷,我们吃方便面吧。”她真的有很多画稿要赶TUT,一想到明天安大剩歇斯底里的咆哮,她就汗从心底冒。

    不要啊,她要回去赶稿!剩女什么的,伤不起啊啊!!

    忽然,顾颢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踩动了引擎。

    车子停在了一家私房菜馆门口,他牵着她的手走进去。这家餐厅的装潢定调为中世纪风格,空间中着重的色彩明亮,令人心不自觉地愉悦,是她喜欢的风格。

    她一路郁结的心,终于欣愉了下来。

    服务员将两人领到了一处靠窗的位置,点好菜后。顾颢然这才悠悠说:“没事还是应该多出来透透气,天天呆在家,你想做‘居里夫人’吗?”

    “居里夫人有什么不好?”夏桐嘟哝,“多么伟大的女人啊。”

    “是啊,伟大的死在了镭辐下。”

    夏桐一梗,“顾颢然你好好说话不行吗?”

    他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我哪里没有好好说话?”

    夏桐站起,愤怒到想伸手揪他的脸,这死男人!

    终于,他叹了一口气,拉拉她的手说:“我这也是为你好。”

    哼,她冷淡的将手从他的掌心下抽出,转就想走,他忙拉住她。

    “这就生气了?”他好言,放低了姿态,“算我错了行不行?”

    “我胃胀气,要上厕所泄气!”她恨恨说。

    他扬唇,淡笑:“去吧。”

    夏桐一路跺着脚去厕所,刚刚为什么会吵架,其实她自己也不清楚?自从那晚‘行房未果’后,他和她之间似乎总能因为一点点小事吵起来。

    他很霸道,而她又不服软,于是家里一直硝烟不断。最后的结果又总是他放低了姿态哄她,和她道歉,这才平息下来。

    他总说,男人就是一匹狼。所谓的绅士和好脾气,只会出现在这匹狼‘吃饱了’的况下。潜台词就是,他饿了,他想吃她。

    呃呃……夏桐脸红起来,其实她也想喂饱他啊。可是每次前戏还没进入状态,她就开始神游,然后爆笑到好像在看搞笑片。弄得他很泄气,挫败的表,令她都觉得很愧疚。

    哎,上这件小事,果然是任重而道远,急不得急不得。

    夏桐朝卫生间走,一路朝口袋里摸餐纸,过程中不小心从口袋里带出了几枚硬币。

    银色的硬币摔落在地,依次在地面上砸出清脆的‘砰砰’声。见此,夏桐惆怅抚额,正想弯腰捡硬币。一个女孩忽然从旁冒了出来,蹲着小软的体,一枚一枚的捡着地上掉落的硬币,很认真也很专注。

    好可好卡哇伊的小女孩啊,夏桐忍不住感慨,要是自己也有这么一个乖巧的女儿,她做梦都会笑醒的。

    女孩将硬币捡起来,放在手心里,低着头数了数。这才转过,扬起小巧的脸蛋,说:“阿姨,你的——。”

    硬币两个字还未说出口,女孩忽然就顿住,目光僵直的对视着眼前的夏桐,满脸讶然。忽然她扔掉手中的硬币,一把上前,抱住了她的大腿:“妈!”

    夏桐错愕,诶?她她他……她叫她妈

    “那个……。”虽然她是很想有个这么漂亮可的女儿啦,可是绝不是以这种方式。夏桐蹲下来,微微拉开她,讪讪说:“小女孩,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妈。”

    “你就是你就是!”乖乖攥着她的胳膊,不让她走,急的脸都红了:“妈,乖乖好想你,爹地也好想你,你回来好不好?乖乖保证以后一定听话,乖乖的,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呃……夏桐尴尬的摸头,为什么她觉得况越来越诡异了?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