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事态扩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回到家,秦慕抉陪着乖乖吃完饭,又陪同她写完功课,将她哄睡着后。大文学这才回到书房,继续工作。

    自从那天听徐管家说了乖乖的不对劲后,他就开始留意女儿的一举一动。平时即使工作再忙,他每晚也要抽空回来陪她吃个饭,说说话。他不希望乖乖,因为没有了母亲,而变的古怪。

    只是尽管他如此努力,但还是感觉到了女儿的不同。

    比如变得不(爱ài)说话了;以前(爱ài)吃的巧克力蛋糕似乎也没有了兴趣;和集体活动相比,似乎更(爱ài)一个人待着……

    书房里,秦慕抉漫不经心的看着手头的文件。看来等这段时间忙过以后,他是该找个机会带她出去散散心了。

    就在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是聂胜。

    “慕少。”他的声音有些匆忙:“您和乔小姐的照片已经登了。”

    他握着笔,说:“我知道。”

    “我实在想不通……。”聂胜问:“您当时为什么不让记者拍到乔小姐的脸。帝升现如今这样的状况,一旦让外界知道您和锐华地产的千金小姐在一起,或许……。”

    这个道理他当然懂。大文学现如今帝升如此岌岌可危,多少人在背后冷眼旁观的看着,等着落井下石。一旦让他们知道他和乔娆娆关系密切,只怕帝升境况立时就会扭转乾坤。

    许多之前(爱ài)理不理的企业公司、银行,只怕此刻都会巴结着贴上来。

    他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这样做?或许只是一种本能吧,他并不想利用她。

    ******************

    只是当第二天一早,当他的车一出现在帝升门口,就有无数记者涌上来时,他才发现,事(情qíng)似乎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他走下车,层层拥挤的人群令他心(情qíng)有些不悦。

    不时有记者递上麦克风,问:“秦先生,据说几天前有人亲眼看到您和锐华地产乔冠礼董事长的千金——乔娆娆一起逛街,请问有这件事吗?”

    “没有。”对于这种无凭无据的事,否认是最好的公关词。

    “听说帝升近来(情qíng)况低迷,股价连连暴跌,而您最近又和乔董事长交往甚密。请问您是否有同锐华合作,借助锐华之力度过低迷期的打算……。”

    “抱歉,这是公司私密,我无可奉告……。大文学”

    “秦先生。”又一个记者凑上前:“关于昨天报纸上的那张拥抱照片,乔娆娆小姐已经亲自承认了照片中的人是她,请问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什么?”他顿住脚步,皱眉。乔娆娆已经承认了照片的事?

    这时候聂胜带着保镖走过来,拦截住一波一波的记者。秦慕抉趁着这空隙,这才得以逃回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秦慕抉看着最新一期的商娱周刊,显得有些头疼。乔娆娆竟然真的承认了,那天和他抱在一起的是她?

    聂胜说:“慕少,其实这件事也怪不得乔小姐。你也该知道那些八卦记者们的手段有多厉害,他们不过是从乔小姐右手食指戴着的一枚蓝宝石戒指查起,顺藤摸瓜。才查到这枚戒指与一年前乔冠礼在欧洲的一场拍卖会上拍得的戒指一模一样。A市除了乔小姐,没有第二个人会有。她在这种(情qíng)况下,也不得不承认了。”

    “我知道了。”秦慕抉靠上了椅背:“你先下去吧。”

    “是。”

    秦慕抉反复想了想,决定还是该给乔冠礼打个电话。谁料他刚拿出手机,乔冠礼的电话就已经来了。

    “秦先生……。”他开门见山的说:“我想找你聊聊。”

    “乔董事长说个地方吧。”

    “就是上次那家餐厅,同样的包厢,我在那儿等你。”

    挂断电话,秦慕抉拿起外(套tào)。他摸不准乔冠礼找他的目的,但想来肯定是十分恼火的。自己前几天刚当着他的面拒绝了他的女儿,今天他和他女儿当街拥抱的照片就开始传的沸沸扬扬。只怕他会将自己想成一个不愿负责,只想玩玩的登徒子。

    ******************

    循着上次的记忆,他很快就找到了乔冠礼所说的餐厅。餐厅门口站着两个保镖,里面更是一个客人都没有。显然乔冠礼已经将整家餐厅都包下来了,就是不想被人打扰。

    由着服务员带到了包厢,秦慕抉推开门,不意外的看到了首席坐着的乔冠礼。单手放在桌面上,脸上带着笑,几分和善。但其下的肌(肉ròu)线条,却绷的很紧。

    他指了指对面的位置:“秦先生,请坐。”

    秦慕抉一坐下,他就将一本报纸甩过来:“我可以请秦先生你解释一下吗?”

    正是他早上刚刚看过……

    乔冠礼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照片流传出来,但它对我们乔家确实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娆娆这两天因为照片的事,被记者们((逼bī)bī)的很紧。”他顿了顿:“我可不可以问一句,秦先生对娆娆,到底是什么态度?”

    “是真的喜欢她呢,还是只是想玩玩,又或者想利用她乔家独女的(身shēn)份来发展你的帝升?”

    “很抱歉。”秦慕抉说:“我本人并不希望有这样的照片流传出来,如果因此伤害了娆娆,很对不起。”

    乔冠礼静静地等他的话。

    “那天的事,只是一个意外。我从没有想过要利用娆娆,更不是玩玩她……。”

    “那就是喜欢她了?”乔冠礼说:“如果既不是利用又不是玩玩,又怎么会‘(情qíng)难自(禁jìn)’的当街拥抱?”

    “我……。”秦慕抉刚想说,包厢的门忽然推开了,一个女孩子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爹地!我就知道你来找慕抉了!”说话的正是乔娆娆。

    门口站着的两个保镖因为失职而低下了头:“抱歉乔董事长,是小姐她硬闯……。”

    “我知道,你们下去。”乔冠礼站起(身shēn),语气明显缓和了下来:“你怎么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