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开始怀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我……。大文学”秦慕抉顿了一顿:“我叫Chocolate。”

    “Chocolate?巧克力?”夏桐扬了扬眉毛:“你叫巧克力,我叫糖果,我们俩的名字还真配。”

    忽然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按掉,抱歉的说:“巧克力,我朋友找我了,我得先过去了,以后有机会再聊。”

    秦慕抉点头,走之前她又想起他刚刚吞药的事,回头担忧说:“巧克力,生病了就去看医生吧,不要自己死撑着吃药,只会越拖越严重的。我之前病了整整一年,生病真的很难受的!”说完,她又朝他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他却因她最后的一句话,愣在原地。

    生病?她离开他之后病了,还病了整整一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若有所思的朝包厢走。按理说,顾颢然这么喜欢她,这一年来应该会对她照顾有加才对,怎么会让她病了这么长时间?

    他推开包厢门,却见乔冠礼正好站起了(身shēn):“秦先生,真不好意思。我临时有了点急事要走,恐怕不能再待下去了。”

    “没事。”秦慕抉说:“您有事就先去忙吧,您哪天有时间了我们再谈。”明白注资的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谈下来的,他需要用足够的诚意来打动他。

    见自己的爹地要走,乔娆娆不乐意了:“爹地——,我还想吃嘛!”

    乔冠礼看了女儿一眼,转头拍了拍秦慕抉的肩膀:“看来今晚,我这个宝贝儿女儿也只能拜托你照顾了。大文学”

    秦慕抉笑笑:“乔董事长不用担心,吃完饭我自会送令千金回家的。”

    乔冠礼留下了一个司机,就走了。整个包厢内,顿时就只剩下了秦慕抉和乔娆娆。

    秦慕抉低头,一心一意的吃起饭来,而乔娆娆的话匣子却依然(热rè)络。秦慕抉不时朝她点点头,但明显没有了刚刚的耐心。

    忽然乔娆娆凑近说:“秦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拜托我爹地啊?”

    他放下筷子,用餐纸擦了擦嘴,想了想回答:“算是吧。”

    她继续问:“那他答应你了吗?”

    “乔董事长应该还在考虑当中吧。”

    “嗨秦先生,你与其拜托我爹地,还不如拜托我呢!”她拍拍(胸xiōng)口说:“我爹地最疼我了,只要我回去帮你说说好话,他肯定会愿意帮你的!”

    “哦?你愿意替我在乔董事长面前说好话?”

    “当然了!”乔娆娆用力砸头,想了想,又伸出一根手指,可怜兮兮的说:“不过你可不可以也答应我一个要求?”

    要求?

    秦慕抉的眸光渐冷,做事之前绝不忘等价交换,看来这女孩子也不傻。大文学

    “你说吧,什么要求?”

    乔娆娆说:“过两天A市有一家新开的商场开业,我想去却找不到人陪。你那天陪我逛逛街好不好?”

    他露出一抹讶然,逛街?

    仿佛生怕他会拒绝,她忙又保证说:“不会很久的,一天?”顿了顿:“半天……。”想了想,又说:“就两个小时,好不好?”

    他重又打量了她一遍,在她脸上,他找不到一丝一毫虚伪或是(欲yù)擒故纵的表(情qíng)。她是真的,只想找个人逛逛街而已。

    “可以。”他说。

    “那你就是答应了?!”乔娆娆惊喜的抓住他的手,欢呼:“谢谢你,秦先生!”

    “咳咳……。”秦慕抉尴尬的抽回手,说:“好了,已经晚了,我还是先送你回去吧。”

    听到‘回去’两个字,小丫头眼睛里的光彩立刻散去,恹了下来:“哦……。”说完不(情qíng)不愿的站起(身shēn),穿外(套tào)。

    走出门,乔家司机走过来:“小姐,现在走吗?”

    乔娆娆说:“老林,你先走吧,秦先生说要送我回去。”

    秦慕抉拿过钥匙,打开车门,刚想坐进去,目光却在看到不远处两道熟悉的(身shēn)影时,顿住。

    “秦先生,怎么了?”乔娆娆见他不动了,好奇的问。

    秦慕抉转(身shēn),说:“不好意思,乔小姐。今晚我有些事,恐怕不能送你了。你还是做林司机的车回去吧,改天我再送你。”

    “啊……。”乔娆娆撅起嘴,随即叹了一口气:“好吧,那我就不打扰秦先生你做事了。”她拎着包往回走,又转头说:“不要忘了我们的逛街之约哦!”

    ******************

    秦慕抉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目光却透过车窗,一刻不停的注视着不远处的那两道(身shēn)影。

    其中的一个人就是夏桐,而此刻她(身shēn)边正站着一个男人。背着(身shēn)看不清脸,但看背影修长(挺tǐng)拔,很像是顾颢然。

    两个人走到了一辆黑色的路虎车旁,男人匆匆走至副驾,绅士的打开车门。脸侧着,角度正好使秦慕抉看清了他的脸,正是顾颢然。

    两个人都坐进车子后,便离开了。

    秦慕抉想了想,也踩动发动机,紧跟其后。

    车子弯弯绕绕的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停在了一栋新建的别墅小区内。秦慕抉还想跟进去,门口的保安却已经拦住他。

    “先生您找谁?”保安问。

    他在大门口停了一会儿,因为不想节外生枝,最后只能启动了车子,停在了离小区不远处的一个湖边。

    等了近两个小时,都没有看到顾颢然或是夏桐从里面出来。

    他靠上椅背,揉着太阳(穴xué),陷入沉思。看来他猜得没错,那个女人的确是夏桐。在阔别整整一年后,她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而且不再记得他。

    她这一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失忆?

    忽然,他想起盥洗池边,她说她病了整整一年。她的失忆会不会也和这场病有关?

    秦慕抉觉得自己等不下去了,他掏出手机,拨通了聂胜的电话。

    “慕少,有事?”

    秦慕抉沉声:“聂胜,我见到夏桐了。”

    电话那头止不住的讶异:“夏小姐?她回来了吗?”

    “嗯。”秦慕抉点头:“她不仅和顾颢然回来了,还失忆了。”

    “啊?”聂胜惊讶:“怎么会这样。”

    秦慕抉说:“我现在有一件事很想不通,需要你给我调查一下。”他顿了顿:“你给我查查,这一年来夏桐和顾颢然去了哪儿?还有都发生了什么事?”

    “是。”

    秦慕抉挂断手机,又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这才重新启动了车子,疾驰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