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向日葵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49】向(日rì)葵花(2136字)

    两个小时后,夏桐抱着肚子,怨念的看着(身shēn)旁这个神清气爽的男人。

    为毛啊为毛啊?!不是说好要一起趴着墙出来么,为什么她吃的肚子圆滚滚,都要吐了,他还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你刚刚为什么只吃那么一点?”夏桐攥着他的衣摆,为自己那花的不值得的一百六而愤慨。

    “吃那么多不利于消化的。”他摸摸她的头。

    “你这是过河拆桥!”夏桐愤慨:“今晚不准你进房间了!”

    好吧,知错就改才是好孩子,他低下头:“我错了。”一切要以(性xìng)。福为前进目标!

    “我要惩罚你”,夏桐朝他勾勾手指,秦慕抉不明所以的低下头。

    “什么?!”半秒后,他惊愕抬头:“抱……抱你回家?”

    夏桐笑眯眯的点头:“饭后运动,才是最有利于消化的办法。”

    “但是……。”从这里回湖苑别墅就算是开车,也得半个多小时!抱着走回去,没两个小时,根本就不可能!

    “不用这么狠吧……。”他拉拉她的手:“不如我下次请你去吃顶级自助餐,里面全是各国的世界名菜,就当是赔罪?怎么样?”

    夏桐坚决的摇摇头,绝不受任何利(诱yòu):“no!no!no!我怕吃那么丰盛,胃会不消化。”

    “我……。”他还想再说,却被夏桐一口打断:“你再不抱,我就打车回家了。你也不用进房间了,今晚直接让苒苒帮你收拾一间客房吧。”

    “……。”

    见她佯装要走,他终于无奈的张开手臂,说:“来吧。”

    夏桐低头笑了笑,转(身shēn)得逞似地跳进了他怀里。

    夏桐本还算轻,但经过刚刚这么一顿胡吃海喝后,吨位数明显高了好几档。好在秦慕抉平时都有锻炼,所以抱着她倒不算吃力。

    只是这么一路走来,却还是有些尴尬的。不时会有路人朝两个人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夏桐全然不顾,只伸手捞着他的脖子,甜蜜的将脑袋伏在他(胸xiōng)口。

    ********* *******

    路边的拐角,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内。顾颢然背靠着(身shēn)后的座椅,有意识的关上了窗户,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有电话找您。”秘书舒雅问:“顾总,需要我替您回绝吗?”

    “嗯。”他闭着眼,懒洋洋的,想了想,又问:“是谁打来的?”

    “是一个女人,自称Sunflower。”

    Sunflower?向(日rì)葵?他睁开眼,“把电话给我。”

    “是。”

    ******** ********

    最后,两个人终于还是手牵手的回到了家。倒不是因为他抱不动她,只是夏桐本就只是想对他小惩大诫。见他抱了半个多小时,也辛苦的差不多了,顿时也舍不得了。于是乎便从他(身shēn)上跳下来,两个人手牵着手回到了家。

    苒苒满脸笑容的替两个人开门,对夫人和少爷和好如初表示由衷的开心。

    谁料夏桐一进屋,就脸色一变,猛地朝厕所奔去。

    苒苒奇怪的问:“夫人这是怎么了?”

    秦慕抉伸展了一下酸疼的臂膀,无奈的说:“她这是自找的,你去药箱里找些消食的药剂来。”

    苒苒摸摸头,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利索的点点头:“好咧。”

    回家后的两个小时里,夏桐从拉肚子,回卧室休息,再接着奔厕所这反反复复的行为中,累到几近虚脱。

    中间的一次,秦慕抉将一杯午时茶递给她:“喝一点吧,胃会舒服些。”

    夏桐忙灌进了口里,又接着匆忙的奔厕所去了。晚上十点,她勉强爬上(床chuáng),可肚子却还是难受的厉害。

    秦慕抉将一只大掌覆在她的小腹上,轻轻地揉捏着:“让你少吃点,你偏不听。是钱重要还是(身shēn)体重要?”

    夏桐被这一番折腾下来,早就已经虚脱了,可怜兮兮的点点头:“(身shēn)体重要。”

    他拧了拧她的额头,“你啊……。”

    夏桐抱着脑袋,更委屈了。

    “对了。”他忽然说,“关于我爸爸要见苏若的事,我今天跟她打过电话了。”

    夏桐的手一僵:“她怎么说?”

    “她说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见过我爸爸,很高兴能有这个机会。”

    果然,夏桐放下手,苏若终于还是决定孤注一掷了。

    秦慕抉顿了顿说:“所以我打算明天让聂胜开车送她过去。”

    “你不去吗?”夏桐问。

    他抱住她:“我要是明天陪她去了,以你的小(性xìng)子,不得恨的吃了我?”

    好吧,她承认,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心里肯定会很吃味。只是,让苏若一个人去见秦翰生,真的没问题吗?

    “你还是跟她一起吧。”夏桐说,“她本来精神就不太好,一个人去那种陌生的地方,没有一个熟悉的人,她应该会害怕的。”

    秦慕抉的目光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难得见到你这么关心她……。”

    “我……。”夏桐失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明天下午的确是有事,一时走不开,所以陪她一起回佐枫山不太可能。不过有聂胜陪着,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

    她低下头,想起病房那(日rì),苏若决绝而(阴yīn)狠的目光,心里不由得漫开抹担忧。

    希望如此吧。

    ******* *******

    第二天一早醒来,秦慕抉便已经去了公司。苒苒将盛好的粥端上了餐桌:“夫人,这是少爷一早吩咐我煮的。听说您昨晚一直拉肚子,喝这个比较暖胃。”

    夏桐朝她笑了笑:“苒苒你这么贤惠,将来要是谁娶了你,还真是有福气。”

    苒苒的脸登时就红了:“夫人你说什么呢!”说完就害羞的跑进了厨房。

    夏桐在她(身shēn)后摇了摇头,目光转到了桌子上,正(欲yù)喝粥,却被桌面上花瓶里插着的几支向(日rì)葵吸引了注意。

    她微愣:“苒苒,这花是哪儿来的?”她指着向(日rì)葵问。

    “哦……那个啊……。”苒苒回答说:“我早上出去买菜的时候,看旁边花店里的向(日rì)葵开得不错,就买来了几支。夫人不喜欢吗?”

    “不是……。”夏桐摇摇头,若有所思,一个念头忽然在脑海里盘旋成形,愈演愈烈……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