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幼稚礼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画了一整晚,到了早上四五点夏桐才睡着。大文学还没睡上两个小时,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她有些怨念的按下了接听键:“喂……。”

    “Hi~夏美人,早上好。”电话里传来了顾颢然神清气爽的声音。

    夏桐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头顶的钟,声音倦到崩溃:“顾颢然,现在才六点半!知不知道吵醒别人的懒觉,是要掉马桶的?!!”

    昨晚熬到那么晚,以为好不容易有个周末来补眠TUT。

    他一点儿打扰到别人的羞愧感也没有,依然语气轻松的说:“你先下楼吧,我现在带你看个东西,保证你看了不后悔。”

    “……。”夏桐:我想睡觉!!

    “你现在在哪儿?”她几乎是梦游的坐起了(身shēn),勉强支起沉重的眼皮问。

    “开着车,快到你家了。”

    夏桐无奈的叹一口气,“好吧,你等等,我洗个脸就下来。”

    挂断电话,夏桐起(身shēn)到浴室洗了个脸,沉重的脑袋这才稍微清醒了一些。望着镜子里那张一脸菜色的脸,她真想立刻就冲到顾颢然面前,咆哮一声:“为什么啊?”

    昨晚害得她失眠就算了,今天尽然一大早就来破坏她的懒觉。大文学她是前辈子欠他的吗?

    怒气冲冲的走下楼,却见那男人已经一脸笑容的等在了楼下。见她走过来,凑近问:“你昨晚菠菜吃多了吗?怎么脸上绿油油的……。”

    “……。”夏桐:“其实是昨晚偷偷把你头顶上的某个东西吃了……。”

    “……。”

    夏桐坐上了他的车,头沉得很,忍不住偏着脑袋睡起来:“顾颢然,你一大早到底想让我看什么?”

    他侧(身shēn)替她将安全带系好,神秘一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夏桐在他的车子上又睡了一觉。而且这一觉还睡得很久,很沉,等到她醒过来时,外面已经艳阳高照了。

    夏桐低头看了一眼钟,咋舌:“都下午一点多了?”

    “是啊。”(身shēn)旁的他拧了拧她的额头:“你还真能睡,昨晚上做贼去了吗?”

    不是做贼,是做贼心虚去了。夏桐在心里碎碎念,见他一直坐在(身shēn)旁翻着杂志,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不由得就有些愧疚:“你怎么不叫醒我?”

    “看你很累的样子,就没舍得叫……。大文学”

    夏桐闻言,朝他瞟一眼:“是谁一早上就像喊魂似地把我从(床chuáng)上拖起来?你会不舍得?”

    他合上杂志:“早上那不同。”他眨眨眼:“我要抢先从你家邻居手中将你拖出来,那样你今天的时间才能属于我……。”

    夏桐呵呵一笑:“顾颢然,你可不可不要这么幼稚。”

    “非也非也。”他答得正经:“现在幼稚的是秦慕抉,我不过是进行简单的反击而已。

    “……。”

    他解下安全带,将她从车子里拖了出来:“好了,既然醒了,就看看我昨晚给你准备的礼物吧。”

    一走出车子,夏桐这才发现自己现在置(身shēn)在一个最近刚刚上市的高档楼盘小区内。此小区名为西湖碧景,地理位置很好,处于市中心,却又闹中取静。临着两个天然湖泊,景致优美。

    也因此,这个楼盘最近被吵得火(热rè),许多有钱人都有在这里置一(套tào)房产的想法。

    夏桐见他一直将自己往里面拉,不由得急了:“你这是干什么?”

    他说:“带你看房子啊。”

    夏桐莫名其妙:“我没打算搬家啊,为什么要看房子。”

    “你以前租的那(套tào)紫荆公寓又破又旧,还在市郊,每天上班在路上都得浪费一个多小时。搬到这里来多好,风景又美交通又便利,关键是离NES很近,几分钟就到了,多方便。”

    夏桐顿住脚步:“算了吧,紫荆公寓我都住习惯了,况且这里的房子别说买了,就算是租,我也租不起啊。”

    他扬了扬手中的钥匙:“放心吧,房子我已经替你买了。只要你想,今天就能搬进来。”

    夏桐无语,想起昨晚的‘邻居洗澡事件’,她忍不住问:“你不会是因为秦慕抉,所以今天一早就火急火燎的来带我看房子,撺掇我搬家吧?”

    本以为他会否认,谁料他十分郑重的点头:“是。”

    “……。”

    “哎……。”他纠结的叹了一口气:“秦慕抉那么一个(阴yīn)险的男人住在你家旁边,我真不放心啊。本来我是打算也在你家旁边买一(套tào)公寓的。谁知道他行动还真是又快又准,早就将那一整栋房子都给买下来了。”

    夏桐讪讪的笑起来,为什么她觉得这两个男人,最近一个比一个幼稚?

    “所以昨晚我想了一整晚,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搬出来。恰好这个小区的开发商又是我朋友,所以你住进来以后,绝对不用担心再被他(骚sāo)扰了。”

    听完他这番可(爱ài)的话,夏桐笑着摇了摇头。虽然有些无语,但这样子被人放在心里,还是令她有些感动的。她走上前,说:“钥匙你收好,紫荆公寓的房子我是不会退的,但真的很谢谢你。至于秦慕抉,我觉得他应该只是一时的少爷脾气,就算他想,也没有可能再在那里住很久。现在我和他,只是前夫和前妻的关系,该有的分寸我会把持住。”想起那份毒品文件,她的眼神又蓦淡下来:“至于再在一起,这个应该也不可能了。”

    ****************

    晚上顾颢然将她送回了家。中午听完她那番话后,也没有再勉强她搬出来。临下车时,他拉住她,语气沉凝:“记得有事一定要call我。”

    那表(情qíng)活脱脱的就好像,秦慕抉住她家旁边,肯定有一天会兽(性xìng)大发,将她就地正法一样。夏桐笑着点点头:“好。”

    楼上另一(套tào)公寓的窗子边,一双深眸注视着窗外那辆黑色的路虎车疾疾驶去,缓缓放下了窗帘。转(身shēn),男人背(身shēn)而立,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