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兄弟冰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书房里,秦慕抉一边看着手头的文件,不时朝旁边悠闲磕着瓜子的秦慕泫看上一眼。最后终于隐忍不住,合上文件,好整以暇的问:“你打算在这里坐多久?”

    秦慕泫吐掉瓜子壳:“一整晚。”

    “OK。”他起(身shēn),拿起文件,打算换个地方,谁料秦慕泫又(屁pì)颠(屁pì)颠的跟上。

    秦慕抉脸色不好的回头:“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秦慕泫拍了拍满(身shēn)的瓜子壳,说:“今晚我打算陪着哥你睡……。”

    见他脸沉下来,秦慕泫这才意识到这话是多么的令人浮想联翩,忙解释说:“咳咳,是看着你睡……。”

    “……。”

    秦慕抉不鸟他,直接推开门朝外走,秦慕泫连忙又涎着脸跟上。苒苒交代的话,他不敢不从,要是他一个闪失,害的秦慕抉的话==。

    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呐!

    卧室门口,秦慕抉走进去,背抵着门壁,抱臂看他:“为什么忽然说要跟我睡?”

    真话?假话?

    秦慕泫想象,如果当他说是为了守护他的贞洁不受侵犯,而要跟他睡的话。他哥会不会无语到想一刀劈死他?想了想,他还是决定说假话。

    秦慕泫低下头:“我已经好多年都没有和哥哥你,单独安静的在一起了。

    秦慕泫微微下垂的睫毛,纤细却稀疏松散,接着柔和的光线打印在脸颊上。那样熟悉的样子,使得他想起,很多很多年前,也曾有过这样一个小小的男孩倔强的跟在他(身shēn)后,乖顺而听话。

    无论他做怎样的决定,这个小小的(身shēn)影似乎永远是无条件跟从。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对他总是唱反调了呢?时间久远到,秦慕抉都有些记不清了。

    他迟疑了片刻,退后一步:“进来吧。”

    秦慕泫松了一口气,走进了房间。

    秦慕抉从衣柜里拿了两件浴袍,将其中的一件递给他,“我先去洗个澡。”

    半个小时后,他揉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坐上(床chuáng),一双手却先他一步拿过了他手中的毛巾,秦慕泫坐在(床chuáng)上,替他擦起来。

    很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使得他手法有些笨拙,但看得出他很努力的在替他擦。一下又一下,轻轻揩净水渍,目光中是全然的专注和认真。

    秦慕抉一愣。他不明白,自己这个一向惹是生非,让人不得安宁的弟弟,怎么会忽然……这么懂事?

    擦干头发后,秦慕抉重又拿回毛巾:“你变了很多。”

    “是吗?”他饶饶头,像是自言自语:“或许是嫂子点醒了我——。”

    夏桐?秦慕抉意外:“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秦慕泫笑了笑:“秘密。”他顿了顿,问出了那个今晚埋了一夜的问题:“哥你和嫂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秦慕抉拿过桌子上的文件,本能的回避:“为什么这么问?”

    “苒苒说,夏桐已经有将近一个月没有在家里住了。”

    秦慕抉失神,原来不知不觉,已经一个月了。原来,她已经离开了他这么久?这些(日rì)子以来,他每晚几乎都喝得烂醉,脑子里似乎早已经模糊了时间的概念。

    “嗯。”

    “为什么会这样?”秦慕泫抓住他:“你们吵架了吗?分居还是——。”他不敢将那两个字说出来。

    秦慕抉放下手中的文件,决定不再瞒他:“我和夏桐,已经离婚了。”

    “什么——。”秦慕泫惊讶的松开手,不敢相信:“离婚?怎么会,哥你不是很(爱ài)她吗,她不是还怀着你的孩子吗?怎么会离婚?”

    “难道——。”他忽然气愤的指向门外,“难道是因为今天那个女人?!”

    “不是因为她,但和她有关。”

    “那个女人,你竟然为了那个女人,和嫂子离婚?”秦慕泫简直气疯了,他站起(身shēn)说:“哥,我一直以为你是最冷静,看事(情qíng)看得最透的,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这么糊涂,为了那么个恶俗的女人,和嫂子离婚?”

    秦慕抉用手将他压坐下来,叙叙将这些(日rì)子以来发生的所有事都告诉了他。包括苏若是林曼茹的事,还有夏宛琳的死,还有她对他的不相信,他对她的隐瞒等等……

    听到最后,秦慕泫也不(禁jìn)皱起眉:“你说苏若是曼茹姐姐?”

    见秦慕抉点头,他不(禁jìn)有些起疑。林曼茹作为他哥哥女朋友的时候,他曾经见过。是一个脾气很好,(性xìng)格直爽又温柔的女孩子。

    那时候,他因为很排斥自己哥哥(身shēn)边出现的女人,总是对她百般戏弄。但她不但不生气,反而很温柔的开解他。

    甚至在旅游途中,还买了一块蓝田玉佩送给他。希望他能够改变乖佞戾气的(性xìng)子,变得如玉一般温润平和,处变不惊。

    所以,他实在无法将花园里那个肆意对苒苒冷嘲(热rè)讽,甚至扇巴掌的恶毒女人与记忆中那个温柔女子相提并论?

    “哥,你会不会搞错了?”秦慕泫说:“我怎么看那个苏若,都和林曼茹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但她知道曼茹的一切,甚至对我的喜好也一应了解,况且聂胜当时专程去澳洲调查过,应该错不了。”

    “是吗?”秦慕泫不怎么相信的眯起了眼,一定是有哪里出了问题。

    苏若的房门外,苒苒穿着一(身shēn)毛茸茸的睡衣,蹲在门槛上,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上下眼皮关合的频率几乎到达了三秒一次,几次她都下定决心滚回房间睡觉,可脚下的步子刚刚一迈开,立刻就收回来!

    不行,现在夫人不在,保护少爷的贞((操cāo)cāo)就是她的责任了。

    作为湖苑别墅的首席女佣,她一定要在夫人回归之际,还给她一个拥有完璧之(身shēn)的少爷!

    “吱——。”房门被拉开,穿着宝蓝丝质睡衣的苏若从房间里走出来。

    有问题!

    苒苒回头,从她的视线望过去,是一双纤细莹白的腿,以及双腿中央……苒苒如遭电击,猛地站起(身shēn)。

    这一看,就更有问题了。

    眼前的女人头发湿漉漉的垂在双肩,晚饭时还是苍白的脸颊泛着明亮的胭脂色,整个人焕发出极为夺目的鲜艳。明显精心打扮过。

    苏若也明显一愣:“你……怎么……。”在这儿。

    苒苒面对着她惊疑的眼神,微微一笑:“苏小姐,请回吧。今晚由我守门,连只公蚊子我都不会放进去的!”

    苏若犀利的盯了她一眼,转(身shēn)‘哐啷’一声甩上了门。

    哦也!苒苒兴奋的跳起(身shēn):“首战告捷!”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