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花园调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终于,秦慕抉看不下去,摔下筷子说:“你们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要吃饭,就给我好好吃!苏若本来(身shēn)体就不好,欺负一个病人,你们觉得很有成就感吗?”

    “……。”饭桌变得安静。

    秦慕抉又看向苒苒:“还有你容苒苒,不要以为夏桐以前对你好,你就真能嚣张到无法无天,连主人都不看在眼里。难道徐管家当时没有教过你,佣人的本职就是照顾、完全服从主人吗?”

    “……。”苒苒低下头,没说话。

    “哥,这件事本来就是你不对。”秦慕泫看不下去说:“是你先趁嫂子不在家,公然带女人回家,苒苒不过是为嫂子鸣不平,你凭什么这样对她?”

    因为不想太声张,所以秦慕抉和夏桐离婚的事,除了当事的两个人,其他人并不知(情qíng)。就连苒苒都不知道,更何况秦慕泫了。

    “我和夏桐的事,我自有分寸。”

    “分寸?”秦慕泫冷笑出声。

    眼见场面有些僵持了,苏若站起(身shēn),打圆场:“大家都少说两句吧,泫少爷,我和秦先生之间,什么事都没有。你哥哥是什么样的人,你这个做弟弟的还不清楚吗?”

    “我不清楚的是你这个女人,到底要在背后使什么样的烂招……。”

    苒苒这时候也拉住秦慕泫:“泫少爷,算了……不说了。”

    闻言,秦慕泫冷哼一声,大步走向了二楼。

    花园里,苒苒一边浇花,一边恨恨的在原地跺脚。

    一想到刚刚餐桌上发生的事,她就一肚子火!那个女人她以为她是谁?不过一只伪白兔小三,凭什么代替夫人坐在少爷(身shēn)边?

    装委屈?装你妹啊!

    我浇我浇我浇浇浇!

    苒苒恨恨的拿喷水管喷着眼前的花花草草,直到盆景里几乎水漫金山了,还是不能解恨。

    一个声音,忽然悠悠传来:“你就算是把这些花花草草全给淹死了,对我也一点儿影响也没有。”

    一个人影从暗处走出来,灯光下,对苒苒笑的挑衅十足,正是苏若。她又弯下腰,啧啧感叹道:“只是可怜了这些花花草草,摊上你这样一个野蛮的主人,真是可惜了。”

    “伪白兔小姐与其为这些花花草草可惜,不如为自己的境况担忧一下比较好。”苒苒笑,忽然将手中的喷水管直直朝她喷去。

    巨大的水流冲击而来,苏若尖叫一声:“啊——你这疯子,干什么?放手!”

    无论她往哪里跑,苒苒的喷水管就对准哪里,苏若被她喷的全(身shēn)是水,满(身shēn)狼狈。她忽然冷着脸,冲到苒苒(身shēn)前,抡圆了胳膊,一个巴掌朝她的脸狠狠扇过去。

    苒苒没料到,被她的打到了地上,喷水管也失手飞了出去。

    “你敢打我?!”苒苒捂着脸,不敢置信。

    “为什么不敢!”苏若笑:“在这个家里,难道我连个小佣人都教训不了?你要是委屈就尽管向秦先生去告状。不过看刚刚在餐桌上的状况,他似乎不怎么相信你啊,他在乎的还是我……。”

    苒苒内心的小宇宙要爆棚了,这个恶心的死女人!她他她他……她真的受不了了!

    苒苒跳起来,卷起袖子。尼玛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她若是不好好的和这个伪白兔干一架,她就不姓容!

    就在她预备挥拳头时,苏若忽然又是一声尖叫:“啊……什么东西。”

    只见一盆乌鸡红枣汤径直朝她的头顶泼下来,秦慕泫在(身shēn)后泼完汤,还顺便将汤盆子挂在了苏若头上。拍拍手,慢悠悠的走到了苒苒(身shēn)边,一只胳膊圈在她脖子这里,亲昵的说:“亲(爱ài)的,汤熬得很不错,喂狗(挺tǐng)合适。”

    苒苒讶然的看着眼前这混乱的一幕,忍不住笑起来:“哈哈哈哈……。”

    苏若将汤盆子拿下来,甩到地上,盯着眼前的秦慕泫。

    “哦忘了说一句——。”秦慕泫低头,极快的朝苒苒脸颊上亲了一口:“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小女佣,也不是你随随便便就能教训的,她是我秦慕泫的女人。你要是觉得委屈呢,尽管去向我哥告状!不过,你觉得我哥是会维护你这么个来路不明的女人,还是我这个亲弟弟?!”

    苏若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两个人。似乎觉得再吵下去自己也讨不到好,这才愤懑的转(身shēn)走进了别墅。

    花园里,苒苒因(身shēn)后那具忽然贴近的年轻躯体,脑子开始放空,变得一团糟。脸颊边刚刚被他亲的地方,也缓缓升温,变得炙(热rè)不堪。

    “喂——你放开我——。”她红着脸想拉他圈在她脖子这里的手。

    他却俯(身shēn)过来,很奇怪的问:“你脸怎么这么红?”

    “被打的!”脱口而出的借口。

    “这么可怜——。”他伸手,抚摸她红彤彤的脸蛋,“没想到那女人下手这么狠。”

    哄的一下,苒苒脑子炸开了,他他他……他不仅亲她,还摸她?!

    这可是她纯洁的初摸啊啊啊啊……竟然被这色狼给糟蹋了!

    她睁大眼,颤抖着手指向他,气的说不出话来。

    秦慕泫明白了过来,低下头调戏她:“小姐(挺tǐng)可(爱ài)的,介不介意出去喝一杯?我们去(床chuáng)上讨论一下人生与梦想?”

    “……。”

    “或者去(床chuáng)上谈论下你夫人和我哥?”

    “去死啊!”苒苒终于忍不住,一拳挥过去,正中他的右眼眶:“你侮辱了我处女的耳朵!”

    说完,掩面狂奔。

    秦慕泫站在原地,捂着被打的右半边脸,忍不住笑起来。

    虽然苒苒和秦慕泫童鞋在花园里发生了些小小的不愉快,但最后为了保住秦少爷的贞((操cāo)cāo),两个人还是决定化干戈为玉帛,握手言和。

    兵分两路,由苒苒半夜守在苏若房门口。以防止她半夜狼(性xìng)大发,偷溜进秦慕抉房间,进行各种诸如制服(诱yòu)惑、内衣秀或是干脆下药等令男人浴火喷薄的卑劣手段。

    而秦慕泫,则委以重任,一整晚跟在秦慕抉(身shēn)边,看着他==。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