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背后之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湖苑别墅,秦慕抉坐在沙发上,面色凝重,隐隐含着怒气。已经派人将附近里里外外搜了个遍,却都没有找到她,这么晚了,她到底去了哪儿?

    就在这时,聂胜走了进来。

    秦慕抉站起(身shēn),问:“找到了吗?”

    他摇摇头,秦慕抉脸上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他跌坐了下来,双手握紧。

    聂胜又说:“不过虽然没有找到夏小姐,我这里却收到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他问,明显却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夏桐失踪了,他现在根本就无心管别的事。

    “是关于老爷的。”聂胜说:“我刚刚去查了查,老爷昨晚派人来借车,不过是想去C市买补品。中午借的,下午就开去C市了,今天一早才回来。”

    C市买补品?秦慕抉困惑:“爸爸不是有车吗?为什么要借那辆车?”

    “听说是因为佐枫山近段时间修路,车子走不下来。而C市这两天正举行一场千年人参的拍卖会。老爷赶时间,就派人来帝升借了那辆闲置的保时捷,去了C市,当晚就将人参给拍回来了。当天举行拍卖会的酒店外,很多人都看到那辆保时捷,应该不可能同一时间出现在夏宛琳小姐家楼下。”

    秦慕抉沉吟:“那么这件事就和爸爸无关了……。”可是为什么,夏桐会说,她在同一时间,看到夏宛琳家楼下出现自己的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忽然,他脑子里极快的闪过一个念头:“聂胜,你有没有觉得这一切,巧合的不可思议?”

    “……。”

    秦慕抉说:“先是查出了苏若是林曼茹的(身shēn)份,然后她在病房里让我除掉夏宛琳,结果过了两天,夏宛琳就莫名的死了。似乎有什么人在背后故意设计这一切,目的是——。”

    “目的是让人怀疑,夏宛琳小姐是慕少您杀掉的。也可以说,是故意在挑拨您和夫人的关系——。”聂胜接口。

    “还有之前,‘alltimelove’上市酒会上的枪击事件……。”秦慕抉思索:“只怕这个人的目的并不只是挑拨关系这么简单,他想要的是我的命,甚至是——整个秦家或帝升。”

    聂胜倒抽一口寒气,说不出话来。

    秦慕抉凝重的看向他:“你觉得这个人,会是谁?”

    聂胜摇头:“属下猜不透,但我觉得苏若小姐,必定脱不了关系。”枪击事件,还有之后的夏宛琳自杀事件,她都卷了进来,若是说她完全无关,实在是有些牵强。

    “和我想的一样。”秦慕抉说:“但她必定不是主谋,单单一个她,还设计不出这么庞大的心思,而且——。”他的眼神一蓦,他也不可能相信,曾经那个(爱ài)他至深的林曼茹,如今会恶毒到想要他的命。

    “或许还有一种可能。”很快就猜到了自己老板的心思,聂胜说:“也许苏若小姐根本和这一系列事(情qíng)无关,她只是无辜被牵连进来了。不然之前也不会奋不顾(身shēn)的替慕少您挡枪——。”

    “或许吧。”秦慕抉坐下(身shēn),沉思,“不过这样一来,事(情qíng)倒是越来越有趣了。”

    “对了。”他抬起头:“我让你拿的监控录像带,拿到了吗?”

    “拿到了。”聂胜将录影带递过去:“幸好我们派的人还算机警,在警察来之前就已经偷偷的盗了出来。只是这盘录像带有些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秦慕抉拿了过来。

    “按照监控画面来看,那一整晚,都没有人来找过夏宛琳小姐。”

    “没有人来找过夏宛琳……。”秦慕抉的动作微微一顿:“难道真的是自杀……。”

    可是,没有理由啊。照夏桐所说,她现在怀了孕,又即将结婚,有什么理由会让夏宛琳(情qíng)绪崩溃到宁愿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知道了……。”他收回录像带:“我等会再去看一遍,看能不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

    第二天,夏桐是在一片阳光中醒过来的。无边的黑暗被光明所代替,她不安了一夜的心,这才微微安宁了下来。挣扎着想起(身shēn),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他握了一夜。

    夏桐抬起头,眼前的男人闭着眼靠在(身shēn)后的椅背上,她从未见过他这样子的神(情qíng)。闭着眼睡容安静而平和,嘴角微扬,仿佛在梦中静静的微笑,流露出微淡的幸福。

    这样的安宁,使得她都不忍心破坏这份完美的画面。

    “蹬蹬蹬——。”就在这时,门外有人敲门,顾颢然被惊醒。夏桐落在他(身shēn)上的目光,还未来得及收回,就被他逮了个正着。

    她有些微微的囧。

    顾颢然放开她说:“我去开门。”

    夏桐点点头,坐起(身shēn),走进门的是迟向远。他神色有些感激和抱歉:“谢谢你们昨天陪了我一夜,现在我已经没事了。你们饿不饿?需不需要我买些早餐来吃?”

    夏桐见他眼睛下泛起一圈青黑,眼睛也通红通红的,明显折腾的一夜都没有睡。忍不住拉开被子说:“你先去休息休息吧,早餐我来买。”

    顾颢然牵住她的手:“我和你一起。”

    夏桐刚想拒绝,他立刻又补了一句:“你现在也是怀孕需要人照顾的人了,我怎么可能放心让你一个人?”

    夏桐闻言,这才任由他带着自己出了门。

    电梯门口,他按下按钮,忽然问:“昨晚为什么一个人从家里跑了出来?”

    他背对着她,仿似问的很随意。夏桐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昨晚在公寓里,因为有迟向远在场,她不敢将秦慕抉可能在夏宛琳自杀那晚出现在这里的事说出来。

    此刻,只有她和他,她该不该告诉他?

    “如果很为难的话,就不用说了。”他牵着她走进了电梯。

    “不是……。”夏桐讷讷:“我只是有点怕而已,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

    “如果很怕的话,你可以选择相信我……。”他转(身shēn),握住她的肩膀,低头:“说不定我能给你一些建议。”

    夏桐咬唇,脑子里天人交战,终于闭上眼开口:“夏宛琳死的那晚,我亲眼看到秦慕抉的车,停在了沁园大厦的楼下。”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