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小打小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喝完甜品,姐妹俩又逛了逛街,吃了一顿晚饭,等回到家时,已经接近九点了。

    夏桐一打开门,就看到客厅里坐着的秦慕抉,低头翻着一本杂志,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听闻到声响,他站起(身shēn),问:“吃了没?需不需要我给你(热rè)点饭菜?”

    夏桐摇摇头:“我已经和姐姐在外面吃过了。”

    “嗯”,他点点头,将她拉过来,坐到了自己(身shēn)边,一手圈拢着她,一手继续翻杂志。

    此刻,他的头靠在她的肩膀上,离她很近,温(热rè)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她的颈项处,有些微微的痒。自从那晚他潜进她房间之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缓和了不少。

    近来,他很少再去医院,对苏若也只字不提,夏桐也聪明的选择了闭嘴。两个人维持着表面的温馨与平静。

    只是有时候,太过平静却并不是一件好事。就好比你永远也看不透一汪明净安宁的水面之下。会涌动着怎样尖锐刺眼的波纹?

    而隐隐的,夏桐有些不安,总觉得这转瞬的温馨是偷来的,总有一天是要还的。

    他懒懒的翻了一页,问:“和姐姐聊了些什么?”

    “也没什么。”夏桐抓住他另一只空着的手,放在手里把玩。他的手真的很漂亮,修长、干净、指甲剪得圆润又平整,掌心宽厚而温暖。握上去,好像就拥有了对抗全世界的力量。

    “姐姐过两个星期就结婚了,和她聊了聊婚礼的事,还有——。”她笑起来:“姐姐也怀孕了——。”

    “哦?”他淡淡的应,没什么(情qíng)绪的样子。

    夏桐试探的问:“秦慕抉,到时候你会去吗?”

    他关合上书,另一只手也抱住她:“你去就可以了……。”

    “你……。”你还在恨夏宛琳吗?夏桐张嘴想问,却没有问出声。她一向就明白自己的丈夫,表面严肃强势,沉稳内敛,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可一旦恨上了什么人,手段绝对是狠辣的出奇,置之于死地,而且极难改观。

    而且就算她现在告诉他,夏宛琳当年并没有害死林曼茹,只怕他根本一个字都不会相信,除非她找到证据。

    “秦慕抉……。”她忽然开口:“当年你那样子对夏家,是因为我姐姐吗?”

    秦慕抉有些躲闪:“这些都是生意场上的事(情qíng),你不要多管……。”

    “可那是我的家。”夏桐转(身shēn),凝视他:“你当年毁掉的,可是我的家,我怎么可能不要管?”

    秦慕抉皱眉:“你将它当成家,可那些人什么时候将你看成了家人?你忘记当年夏怀仁是怎么对你了,((逼bī)bī)你嫁给一个可以做你爸爸的老男人,这也是亲生父亲能够做得出来的?”

    夏桐语塞。

    “还有……。”秦慕抉伸手,按了按她的额心:“你不要以为现在夏宛琳对你好一点,你就要对她扒心扒肝,姐妹(情qíng)深。防人之心不可无,说不定你当她是姐妹,她只当你是傻子。”

    夏桐挥开他的手:“不准你这样诽谤我姐姐!”

    “我诽谤她?”秦慕抉笑:“夏桐,我在生意场上,什么样居心叵测的人没见过?当面一(套tào)背后一刀的多了去了,她现在对你好,是因为你有利可图,趋利避害本就是人的本(性xìng)。”

    “我有什么利可图?”夏桐承认,她有点生气了。

    “因为你跟我在一起啊……。”他说:“夏家没有了,她失去了可以依靠的靠山。而你也知道,我一直对她——。”他顿了顿,似乎在考虑着措辞:“一直对她印象不好。而她想要自保,和你(套tào)上关系是最简单也是最轻松的做法。因为我会看在你的面子上,放她一马。”

    夏桐越听越气:“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的意思难道是,没有我,你就会对她不利?而姐姐之所以对我好,只是为了讨好我?”

    他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夏桐气的站起了(身shēn):“秦慕抉,你太自以为是了,也太小看我们之间的感(情qíng)了。”

    他笑:“什么姐妹感(情qíng),十八年都培养不出来的感(情qíng),忽然半年就发展的这么火(热rè),夏桐,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你!”夏桐气的发抖,不想再和他说话,转(身shēn)气呼呼的朝外走。

    他从(身shēn)后拉住她,叹了一口气:“哎怎么说着说着就吵架了呢?我也只是以我的经验来提醒你。到底是不是,谁又说得准……。”他将她抱住:“就当我刚刚说的全是废话,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行了吧?”

    “……。”

    “好了别生气了……。”他哄她,“陪我坐会儿,我今天五点就回家了,等了你好几个小时,人等的心烦了就会胡言乱语……。”

    “那你得承认你刚刚说的都是错的!”

    他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细吻:“嗯,都是错的。夏宛琳是最好的姐姐,你们姐妹俩感(情qíng)真挚,是我小人妄想菲薄你们之间深厚的感(情qíng)……。”

    夏桐被他亲的有些痒,忍不住往回缩手,脸上的愠怒终于消退了些,嘟着嘴说:“知道错了才对……。”

    他抱住她:“那看我这么勇于承认错误,老婆是不是该奖励一个香吻,再接再厉一下?”

    “想得美……。”夏桐说完就想溜,却被他眼疾手快的压在了(身shēn)下:“我不仅想得美,我还要付诸于行动的……。”

    ***********

    帝升二十一楼,聂胜走进了办公室。

    “有事?”秦慕抉抬起头。

    聂胜说:“慕少,我派去澳洲那边调查的人有消息了。”

    “哦?”秦慕抉甩下笔,靠上了(身shēn)后的椅背:“怎么说?”

    “您说的没错,苏若小姐正是当年的林曼茹……。”聂胜将一叠资料递了过去:“这就是我在那边医院查到的线索。当年的林小姐在高速公路上遭遇刹车失灵,车子燃火自爆,林小姐全(身shēn)多处重度烧伤。然后被一对苏姓夫妇送到了医院,最后又转到了澳洲的一家整形医院,经过了半年多的治疗,才逐渐康复……。”

    竟然真的是……这样……

    秦慕抉翻着资料的手一顿,心里不由得有些沉重。没想到当年的她,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而他竟然毫不知(情qíng)。

    可是这么多年来,她为什么都不联系他,让他一直以为她早就已经葬(身shēn)火海了。

    男人的目光在看到资料中夹杂着的一张检验单时,瞬时僵凝住,这是……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