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恐怖凶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第二天一早刚醒,夏桐就感觉到全(身shēn)一阵碾压似地痛。她坐起(身shēn),抱着被子,想起昨晚的事,耳根瞬时就红了。

    “砰砰砰……。”门外有人敲门。

    “先不要进来!”她急促的说,有些心虚。

    门外的苒苒被她忽然的拒绝声,吓了一跳:“是。”

    夏桐朝周围看了看,匆忙的找起睡衣来,可找来找去才发现,睡衣已经穿在了自己(身shēn)上。难道他早上起来时,已经替她穿了?

    夏桐念此,不由得更窘了。

    “进来吧。”她说。

    苒苒抱着一大叠烘干的衣服走进来,放进了柜子里。

    “早餐已经做好了,夫人快下去吃吧。”

    “嗯。”夏桐点头,不想让她看到自己通红的脸,她先装做若无其事的问:“乖乖呢?”

    “乖乖小姐在下面吃东西。”

    “嗯……。”她顿了顿,问出了最想知道的:“少爷呢?”

    “少爷一早就不在了,可能已经去公司了吧。”

    夏桐的心悄然一松,去公司了就好。在他昨晚对她做了那样的事后,一时之间,她真的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他。

    可是当她梳洗完走下楼,看到某个高大清俊的(身shēn)影正悠闲的坐在餐桌吃早餐吃时,恨不能回去把苒苒按着往死里打!

    谁TM说他一早就去公司了?那眼前这个人高马大的(身shēn)影是他滚回来的魂魄么?

    夏桐窘窘的想转(身shēn),小动作却已被他纳入眼底。

    “夏桐——。”他叫她。

    她转(身shēn)的动作一顿,硬着头皮又走上去,正想坐上他对面的位置。谁料小乖乖忽然站起来说:“妈(咪mī),你坐我这儿……。”

    夏桐看了看座位紧挨在他(身shēn)边的夏乖乖,讪讪的笑了笑:“不用了,妈(咪mī)就坐这儿就好了。”

    “可是我不想喝牛(奶nǎi),我想喝妈(咪mī)桌上的果汁。”夏乖乖好无辜的说。

    夏桐低头,这才发现自己桌前放着的是一杯橙汁,而乖乖桌上放着的则是一杯牛(奶nǎi)。她将橙汁推过去,“喝吧。”

    “可是我想坐在妈(咪mī)的位置上,喝妈(咪mī)的果汁。”夏乖乖耍无赖。

    “有的喝就行了,哪儿那么多废话?!”对女儿无理的要求,夏桐表示一概不理。

    见妈(咪mī)这边使唤不动,夏乖乖开始闹秦慕抉:“爹地,你坐那边那边,把椅子留给我翘腿……。”她指了指对面夏桐旁边的位置。

    夏桐咬三明治的动作一顿,嘴角抽搐。

    秦慕抉倒是好脾气,想来早就和自家女儿窜通好了,拿着餐盘就径直坐到了夏桐(身shēn)边。当他高大的(身shēn)形一靠近她,夏桐的脸就不自觉的红了。

    他坐了下来,问:“昨晚睡得好吗?”

    昨晚,又是昨晚!!夏桐好不容易短暂的忘记了一下下,他就又给她提起来了。

    “嗯。”她佯装冷淡的应。

    他嘴角弯了弯,笑起来。

    夏桐拿果汁手一顿,他为什么要笑?难道他也想起了昨晚……她和他……啊啊啊啊……

    简直要疯魔了!

    “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昨晚你辛苦了……。”

    “……。”这一次,夏桐终于忍不住:“你也辛苦了。”

    他低下头,饶有兴致的说:“能看到你那么美的样子,辛苦一下也值得……。”

    “……。”啊啊啊啊……

    夏宛琳和迟向远的婚礼定在了两周后。这天她因为要给夏桐送请帖,两个人就顺便约在了一家甜品店见面。

    夏桐去了很早,没什么事做,便拿着一本杂志翻看起来,夏宛琳很快就到了。

    请帖的样式很特别,明显经过了精心的设计。是那种古代式竹简请帖,中间用一根红丝绸绳系住,解开来,竹简上雕琢着新婚祝词。看上去很精美,即使婚礼结束了也可以当做装饰品摆在家里。

    夏桐喜欢的(爱ài)不释手。

    夏宛琳忍不住笑着说:“这么喜欢的话,你下次结婚我再给你设计另一种更漂亮的。”

    “乌鸦嘴,少咒我了!”夏桐佯装嗔怒。

    接下来两个人又聊了聊婚礼的举办地点,方式,还有蜜月旅行等等……夏宛琳脸上盛放着满满的幸福,和每一个沉浸在(爱ài)(情qíng)中的小女人一样,夏桐看了,不由得有些感慨。

    忽然她拉住她,低下声音,神秘兮兮的问:“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急着结婚吗?”

    夏桐摇摇头。

    她笑的狡黠:“因为我怀孕了……。”

    “什么?!”夏桐惊讶,“向远知道吗?”

    夏宛琳摇摇头:“不知道,我也是半个月前才知道消息的。医生说已经两个月了,宝宝很健康,我打算婚礼那天再告诉他这个惊喜。”

    “恭喜你啊……。”夏桐由衷的祝福,真心为眼前的人感到开心。

    夏宛琳嗔她一眼:“你这个妹妹,都已经快是两个孩子的妈了。我这么做姐姐的,再不努力一把,也未免太逊了吧?”

    “哎我也不想生那么多,跟母猪似地。”夏桐自我嘲弄。

    “得了吧……你们家那位能娶到你这么能生的老婆,肯定心里乐坏了。”

    两个人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笑的东倒西歪。

    夏桐第一次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真心对你的亲人存在,真的是一件幸福到极致的事(情qíng)。

    两个人又聊了会,夏桐忽然想起了此刻还躺在医院里的苏若,想到五年前的那场车祸,心里不由的漫开抹困惑。

    她问:“姐姐,我记得以前我问你,林曼茹的那场车祸是不是你造成的,你告诉我不是,但为什么后来秦慕抉却断定是你干的呢?他还说他请的私家侦探拍到了你在秦慕抉车子上动手脚的照片。”现在苏若的(身shēn)份还没有真正确定,她不敢直接告诉夏宛琳,林曼茹现在或许还活着。

    夏宛琳喝咖啡的动作一顿,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半晌她缓缓放下咖啡杯。说:“本来这件事我守了这么多年,一直都不愿开口,但现在你既然想知道,我想说说也没什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夏桐问。

    夏宛琳说:“当年我就是一个骄横的大小姐,对什么东西都霸占惯了,对秦慕抉当然也不例外。那时候我真的很(爱ài)他,其实我至今也不懂当时为什么会那样(爱ài),或许也只是一种大小姐心里,觉得只有最优秀的东西才配得上自己。而当时,秦慕抉在我们那个圈子里,绝对是钻石中的钻石单(身shēn)汉,我当然心向往之。所以当我偶然得知自己的未婚夫竟然(爱ài)着另一个女人时,我是既嫉妒又羡慕,还有一点点的自尊受挫,恨不能那个讨厌的女人立刻就去死!”

    她顿了顿,又说:“我的确是动过在林曼茹的车子里动手脚,然后让她彻底消失在秦慕抉面前的想法。我查到了林曼茹在A市的家,然后也拿着各种工具去了,可事到临头,真的让我动手去做,我却又不敢。我只是在她车子边站了会儿,就落荒而逃了。”

    “也就是你完全没有动过她的车子?”夏桐问。

    夏宛琳点头:“没有,我连车门都来不及摸一下,就走了。结果晚上我回到家,所有的新闻却爆出高速公路上有车子刹车失灵,最后撞上护栏,车毁人亡的消息。而那个车主就是林曼茹!我当时虽然觉得既困惑又诧异,但心里却有些小小的窃喜,觉得老天这一次终于帮了我一次,让那个讨厌的女人得到了她应得的教训……。”

    夏桐沉吟:“照你所说,也就是你那天并没有碰那辆车,而那辆车子却莫名的在高速公路上刹车失灵,出了车祸?”

    夏宛琳点头:“对,所以我也觉得很奇怪。”

    夏桐想了想,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姐姐,你说会不会是这样……。”她神色凝重的说:“会不会那天当你出现在林曼茹家附近时,真正对车做手脚的凶手正潜藏在暗处。并且拍下了你拿着工具在林曼茹车旁徘徊的照片。然后等你一走,那凶手就出来对车子做了手脚。林曼茹出事后,秦慕抉自然会愤怒到找私家侦探调查车祸的真相。这时候,那个凶手就故意将那些照片透漏给侦探,让秦慕抉误会害死林曼茹的就是你。”

    夏宛琳闻言,脸色顿时煞白:“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太恐怖了……。”

    “是。”夏桐说:“有人想林曼茹死,而且这个凶手的手段还极高。这样一来,不仅可以达到杀掉林曼茹的目的,最后还能将黑锅和污水,推到姐姐你(身shēn)上。姐姐你那时候是秦慕抉的未婚妻,而林曼茹又是他心之所(爱ài)。杀人的动机也有了,照片也有了,难怪秦慕抉会以为你才是害死林曼茹的凶手……。”

    惊讶过后,夏宛琳却悲凉的笑起来:“可是现在知道这些真相,又能怎么样,不过徒生伤感而已?先不说是否能够抓到那个杀人凶手,即使真的抓到了,夏家也已经毁了。白白为一个女人,陪了葬……。”

    夏桐握住她的手,轻轻地摇了摇头:“姐姐,夏家虽然没了,可我们却不能让它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没了。那些被泼的脏水,我要将它彻彻底底洗干净!”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