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做个决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25】做个决断(2149字)

    夏桐拿过酒,表有些可惜:“感觉味道很不错啊,可惜我怀着孕,不能喝……。”

    “放心,这杯不算酒,是一种很特别的饮料而已,即使怀了孕,也没有关系。”

    “是吗?”夏桐闻了闻:“真的可以喝吗?”

    他点头,“你可以尝尝。”

    夏桐想了想,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惑,尝了一口。味道酸甜中,似乎又有些清凉的余味萦绕在舌尖,让人上瘾……

    夏桐又喝了一口,再喝,一杯尽,她说:“再给我来一杯。”

    他夺过她的杯子:“好了,再好喝的东西喝一杯就够了,贪杯可不好。”

    他拉起她的手,“那边还有更有趣的东西呢,带你去玩。”

    ***** *****

    和王启朝的见面进行的很顺利,双方也聊得很愉快,不知不觉就在澳门待了四天。第五天是周末,秦慕抉已经等不及回国和夏桐乖乖团聚了。

    与此同时,苏若水土不服的症状却更强烈了。

    刚开始两天她还只是恶心、疲乏,睡不好。到了第五天开始伴反心率增快和血压降低,皮肤潮红等症状……

    这种况下根本就不能坐飞机。

    因为苏若这次是他带过来的,他也不能将她一个人扔在澳门。所以最后也不得留下来,想等她体好一点了再走。

    他本来想将她送到医院的,但她似乎对医院这个词很抗拒。一听说他要带她去那里,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立刻就白了个彻底。

    于是他只能请医生过来给他看病,打了几针,又吃了些药,但症状一直都不见好。

    不知不觉又拖了两天……

    ***** *****

    湖苑别墅。

    “桐桐,澳门这边临时出了点状况,我恐怕得再过两天才能回去。你在家好好照顾自己……。”电话里,他的声音遥远和陌生。

    夏桐点头:“嗯我没事,你工作要紧,不用担心我……。”

    挂断电话,夏桐翻着历的手微微一顿。

    今天是星期二,正是他当初答应她,一定会回家的子。而他却再一次失约了……

    这一路澳门之行,或许是之前已经失望够了,所以如今他再次爽约,她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受。

    乖乖今天很早就被接回了家,因为她记得,每年的这一天,都是她亲的生

    就算有再多小朋友来找她玩,都会被她推掉。

    晚上六点,别墅的灯被全部熄灭。苒苒拿出早已买好的生蛋糕,三个人围坐在蛋糕前,唱着生快乐歌。

    唱完歌,夏桐正吹蜡烛,乖乖却拦住她:“妈,要许愿许愿!”

    她亮亮的眼睛,像星星一样璀璨,看的夏桐心头一暖。她说:“嗯……妈希望乖乖越长越可……。”

    夏乖乖心满意足,拿勺子偷偷舀了一勺蛋糕,塞进了肚子里。不依不饶地说:“那祝苒苒姐姐呢?”

    夏桐想了想:“祝苒苒早攒够嫁妆钱,找个好男人……。”

    “夫人!”苒苒有些脸红。

    夏乖乖歪着脑袋,又说:“还有爹地呢,妈祝爹地什么?”

    夏桐的笑容稍黯,秦慕抉……她又能祝福他什么呢?

    祝他找到心中所?亦或是早与林曼茹相认?

    在这场感中,她越来越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无耻的插足者,破坏了那份本该属于他和她的幸福。

    夏桐摸了摸乖乖的脑袋说:“你爹地什么都有,不需要妈的祝福了。”

    “唔……。”小乖乖纠结的皱起了眉头:“爹地的确是什么都有,但就是没有时间。连妈这么大的子,他都没有来……。”

    “乖乖小姐——。”苒苒慌急的打断她,随后又小心的看了夏桐一眼。

    “你爹地有事忙嘛——。”夏桐揪了揪女儿撅起的嘴巴说:“好了好了,生是开心的事,别弄的这么不愉快……快吹蜡烛吃蛋糕吧!你不是最吃巧克力蛋糕的吗?”

    看到一大盘蛋糕递过来,小乖乖气呼呼的小脸蛋这才转怒为笑,欢乐的吃起来。

    夏桐的心,却随着女儿的抱怨,重又推进了一片漩涡之中……

    他为什么会没有回来?他在澳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是不是应该亲自去一趟?

    ****** *****

    晚上十点,夏桐收拾起客厅里的彩带、鲜花、还有未吃完的蛋糕……

    苒苒从楼上走下来,见此,忙将她推到了一边说:“夫人你放着吧,这儿我来收拾。”

    夏桐问:“乖乖睡了吗?”

    苒苒点头:“已经睡了。”

    “辛苦你了。”夏桐蜷着腿坐上了沙发,晚饭时的那个想法再一次冒了出来,且越来越强烈……

    她拄着脑袋,问:“苒苒,你恋过吗?”

    苒苒不明所以的摇摇头:“没有,夫人。”

    夏桐笑了笑:“没有恋好啊,自由自在,可以随心所的做任何事,不被牵绊……。”

    “难道大家恋都是为了牵绊、锢自己吗?”苒苒困惑:“夫人你现在,也可以随心所的做任何事,勇敢的追逐自己想要的啊……。”

    勇敢的追逐自己想要的……夏桐微愕……

    半晌,站起,脸上盈上满满的坚毅:“苒苒,我现在需要你帮我做件事。”

    寒露深沉,侵染出一片薄薄的凉意。初的深夜,静谧中总会透着一股难以言语的哀伤感。

    夏桐走出别墅,手里握着的,是深夜两点飞往澳门的飞机票。

    除了机票和包,她什么行李也没有拿,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她不能再像个傻子一样躲在这栋别墅里,当自己瞎了,聋了,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

    她要去把一切都弄清楚。无论结局是幸福还是伤痛,她都认了。

    或许只有真正弄清了一切,她才能让自己能决绝的与过去告别。

    深夜的飞机场,显得很萧条,满目皆是疲惫的旅客和人群。夏桐拿着飞机票走到安检处,正检票,手臂却被一只手紧紧抓住。

    她一惊,以为遇到了小偷,狼狈的转,却发现在后拉住自己的男人是——顾颢然?他的表看不出恼怒,只是黑眸里早已是沉一片,黑压压的就要将她卷进去。

    “你怎么来了?”夏桐失声。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