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被女人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    【3】被女人强

    婚礼结束的第三天,易初预备坐飞机回澳洲,夏桐去机场送他。他顾念着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不想让她奔波,谁料她十分执拗,非要前来,易初也只得作罢。

    分别前,两人说了许多话,都有些不舍。

    临上飞机前,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桐桐,前天你婚礼上,来了几个同事,其中的一个我看着觉得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夏桐问:“哪一个?”

    易初想了想说:“就是那个穿着红色毛呢大衣,脸尖尖的,头发微卷,看起来很清秀可(爱ài)的女孩子,你记不记得?”

    见夏桐迷茫,他又补充:“坐在礼堂第三排最外面一个,我当时朝她(胸xiōng)牌扫了一眼,好像叫苏什么的……。”

    苏什么的……夏桐了然,自己这次婚礼请的同事当中,唯一一个姓苏的,就只有苏若了。再结合易初刚刚形容的样子,应该是她没错了。

    “怎么,看上她了?”夏桐打趣:“之前她跟我一个公司,你或许有见过她……所以才看着眼熟。”

    “不是。”易初摇摇头:“我应该没有见过她的人,但看过她的照片,在澳洲的时候。”

    “澳洲?”夏桐奇怪:“你不会是记错了吧?”苏若的履历她曾经看过,很中规中矩的经历。从小学到大学,一路都是在国内上的,大学一毕业就进了NES,她怎么会有照片在澳洲?

    易初似乎也有些踟蹰:“应该不会吧,我记得真的有在那边看过……。”想了想,又笑起来:“或许真是人老了,记东西记糊涂了……。”

    “什么人老了?”夏桐笑着拍拍他的(胸xiōng)口:“易学长你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干嘛说这种老气横秋的话?”

    她将行李递给他:“好了,赶紧去登机吧,小心误了时间……。”

    “好。”他拿过行李:“等这孩子满月酒的时候,一定要记得通知我……。”

    “OK!”夏桐笑眯眯的朝他挥了挥手。

    回到湖苑别墅时,已经到了晚上七点。此刻的别墅里漆黑一片,连一盏灯都没有,看着空无一人的房子,夏桐有些惆怅。

    乖乖被转到了勋爵幼稚园,一周只能回来一次。夏桐虽然舍不得,但为了她的安全着想,也只能这么办。

    只是没了那小(屁pì)妞闹腾的家里,显得格外的冷清。特别是当家的空间从不到一百平转变成眼前这座大几百平的豪宅时,这种空落落的感觉,就更加的强烈了。

    拿出钥匙,打开门,夏桐扶墙换鞋。却没有注意到,黑暗中,一个(身shēn)体在向她靠近。

    一双手搂住了她的腰,男人的头置放在她的肩头,有些闷闷:“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夏桐吓了一跳,当发现是秦慕抉时,这才缓下心:“易学长要回澳洲,我刚刚去给他送行,五点的飞机。”

    “又是他?”男人的声音更闷了:“你就这么关心他?”

    “这有什么好吃醋的?”夏桐转(身shēn),推了推他:“吃饭没?”

    “没有……。”他不但没有让开半分,反而更腻了上来,将她半搂在(身shēn)前,缠着不放:“我肚子饿了……。”

    “我去给你做饭。”

    “不要……。”他咬住她的下巴,含糊的说:“你给我吃。”

    “别闹了……。”夏桐被他弄得有些痒,忍不住推了推他,谁料他干脆将她抱坐在玄关处的鞋架上。屈下(身shēn)体,半跪在地上,舌头在她白皙精致的耳廓里挑动,他的唇瓣顺着她的脸颊、下巴,脖子和精巧的锁骨,慢慢向下……

    “不要……。”夏桐本能的推拒着他的(胸xiōng)口,但又使不上任何力气。只觉得全(身shēn)细胞都被放空,变得软塌塌的……

    但脑子里尚存的一些理智却告诉她,现在不可以。

    她气喘的推开他,眼色有些迷乱,指了指肚子说:“前三个月很容易流产的,所以为了宝宝,忍忍吧……。”

    他打开灯,将她整个儿抱了起来,放在了沙发上。同时,他的整个(身shēn)体也覆上来:“放心,我不会碰你的……不过好不容易结了这个婚,总得让我享受点福利吧。夏桐你不知道,这几个月我快憋死了……。”他的声音缓缓放低,嗓音异常沙哑,却又有着一种蛊惑般的魔力。

    夏桐思绪飘然,已经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了,只是嗯了一声,算做回答。

    他开始解她上衣的扣子。呼吸接触间是叫人生生融化的炙(热rè),手指碰触间都传递着搏动的暧昧(情qíng)愫,暴露在空气下的皮肤变得逐渐而然的燥(热rè)起来。

    一颗,两颗,三颗……

    他的大掌顺着她光滑如丝绸的肌肤上摩挲,罩上了她(胸xiōng)口的浑圆,缓缓,不时拉扯那顶端敏感的一点,换来她一声闷哼。

    夏桐的眼神涣散,开始有些后悔答应他了……这样发展下去,她都不知道等下怎么叫停了?

    秦慕抉将头埋进了她的双峰中,用力(吮shǔn)吸着,吻由最初的轻((舔tiǎn)tiǎn)慢挑,逐新加深加重,最后变成狂烈的吸(吮shǔn)……

    与此同时,男人略显粗糙的掌心,不知何时,已经滑到了腿内侧最为敏感的肌肤上,至顶端,挑开边沿,探了进去……

    夏桐弓起了(身shēn)体,不由发出了(娇jiāo)柔的低吟声。

    夏桐面色晕红,已经无力推开他,只能被迫蜷缩在他怀里,感受着他唇齿间的缠绵与温柔。

    秦慕抉也有些忍不住,唇瓣依然流连于她的双峰。空出的手掌则握住她的另一只手,缓缓移动到自己的坚硬的灼(热rè),握住。

    夏桐的手被烫了一下,随后带着好奇般的握住,随意的了一下,却换来他一声沉闷的低吟。

    他喜欢她这样?

    意识到这一点的夏桐,忽然涌现出一种想要取悦他的冲动来。她爬到了他的(身shēn)上,手抚弄着那敏感的东西,感受着它在她手心里跳动,涨大……

    男人躺在沙发上,握住她两边纤细的腰,按捺不住的抬头,缠绵的吻住她。两人急促的呼吸近在咫尺,滚烫的脸颊相贴,唇舌交融的喘息间,彼此不由汲取着对方温(热rè)的气息。

    空气中的温度步步升高……

    好久好久,他才气喘的放开她,看着她在他(身shēn)下抚弄的手,促狭的笑道:“夏桐,你在强暴我。”

    “怎么?觉得被女人用强很委屈?”夏桐挑衅的挑挑眉。

    他咬住她的唇,含糊说:“总有一天,我会反压回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