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情不自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    夏桐尴尬的点头:“嗯。”

    “是我吵醒你了吗?”他放下书。

    她忙又摇头,但又说不出自己为什么会失眠。只能胡乱的找了个借口:“我有点认(床chuáng)。”

    秦慕抉点头:“我也是。”说着他走到(床chuáng)边,掀开了一边的被子,坐下。他(身shēn)上的味道顿时蔓延而来。那是一种融合着淡淡薄荷的烟草清香,莫名的就能让人心神宁静。

    “我刚来这里的第一个晚上,也是整夜都睡不好,后来来的次数多了,慢慢的就习惯了。”

    “你经常来这里住吗?”夏桐问。

    “也不算很经常吧,有时候半年,有时候几个月,有时候几个星期……时间不定,但每年我妈妈的祭(日rì),我都会来……。”

    “你对你母亲可真好啊……。”夏桐感慨:“而我甚至连我母亲是谁都不知道?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是否记得有我这样一个女儿?”

    “有时候未知未必不是一件坏事,至少可以心怀想象。”

    夏桐歪着脑子,笑起来:“我发现你今天特别的不同……似乎比以前都要来的通(情qíng)达理,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发脾气。”

    秦慕抉愣了两秒:“我以前很喜欢发脾气?”

    “那是……。”夏桐害怕的缩缩肩膀:“又恐怖又喜欢发脾气,还霸道的不得了,对谁都一副嘲弄的语气。今天这一天相处下来,倒觉得还(挺tǐng)好。”

    夏桐想了想,又说:“果然是达茜夫人伟大啊,你这样一个倨傲的上了天的男人,在她的祭(日rì)里也不敢再造次。”

    秦慕抉眉毛轻挑:“那你觉得这样好不好?”

    “当然好了……。”夏桐伸手,将他的嘴角往上扯成一个微笑的弧度,嘟哝着说:“你看看,你一笑起来多好看,干嘛老板着个脸,像个小老头似地。”

    气氛太活跃,以至于夏桐动手之前都来不及考虑,等到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忙又缩回手,表(情qíng)有些尴尬。

    看着眼前那双暗蓝色的眼睛,她忽然有些仓皇不安,说:“我先睡了……。”

    说完便抓起被子,将自己盖住,心口却不由自主的砰砰乱跳起来。

    奇怪,她紧张个什么劲?

    秦慕抉低头,嘴角的笑意微敛,也脱下衣服,转(身shēn)按灭了(床chuáng)柜上放着的台灯。

    此刻她离他很远,缩在角落里,几乎是完全贴着墙睡,呼吸很轻微。可他却觉得那呼吸都在撩人,拂在他耳朵里,一直钻去心脏,痒痒的。

    过了好久,她动也不动,就在他预备翻(身shēn)时,她却忽然翻过(身shēn)来。黑暗中,一双黑溜溜的眼睛遽然睁开,盯住他,秦慕抉觉得自己呼吸一窒。

    “怎么办?”夏桐说:“我有点担心乖乖。”今天她赶不及回去,乖乖一个人在幼儿园里都没有人接,她之前竟然都忘了这件事!

    “幼儿园里晚上有老师照顾吗?”

    “有,天使幼稚园有孩子的父母因为工作忙,就会寄养在那边,一周接一次,晚上也有老师照顾。只是我还是担心,她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幼儿园里睡过,而且电话也打不通……她肯定会害怕的哭的……。”

    “你不用担心,明天天晴了,我就送你去幼稚园看她……。”

    夏桐点点头,稍稍安下心来。这张(床chuáng)本就不大,也就一米五不到的宽度,此刻这样子面对面,夏桐才发现她和他之间实在是挨得很近,以至于他微灼的呼吸几乎都扑到了她脸上。

    夏桐低下头,脸有些红:“你可不可以朝那边睡。”

    秦慕抉愣了两秒,没反应过来,夏桐微囧:“算了算了,还是我来吧。”说着她就扭了扭(身shēn)体,预备翻(身shēn)将脸面朝墙。

    她的动作影响了他,秦慕抉咽了咽喉咙,只觉得嗓子有些发痒。灵魂最深处有什么东西陡然燃烧起来,灼伤了他的呼吸。

    他微微叹息,果然他还没有镇定到一个女人睡在旁边可以完全不在乎的地步。还是他五年来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女人。

    “夏桐……。”他叫她。

    “嗯?”夏桐睁开眼,下意识的回头,唇却被人堵住了,一只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她没有反抗,也没有惊讶,乖乖的由他轻轻撬开牙齿,捉住了舌头。

    隐隐的,似乎有些期待,尽管她不愿承认。他的手一只扣在她的背上,一只抱住她的腰(身shēn),将她紧紧的固在自己怀里,在缠绵里,更加深了这个吻。

    夏桐被吻的透不过气来,脸上浮起了一层缺氧升起的潮红。

    (胸xiōng)口炙(热rè)的感觉越烧越烈,秦慕抉忽然有些烦躁,不够,还不够,他要的不止是这样。

    他将她的腿分开,盘上自己的腰(身shēn)。低下头,用牙齿拨弄开她的领口,将脸埋进去,伸出舌头在某个地方来回打转,细细((舔tiǎn)tiǎn)舐。

    夏桐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心跳快如擂鼓,嘴角也不由自主的溢出一句呻吟:“唔……。”

    她的(胸xiōng)被人握住,细细揉捏,然后辗转往下,顺着肋骨,他握住她的腰,在她的(胸xiōng)上用舌头((舔tiǎn)tiǎn)舐。

    夏桐不由地闭上眼,昏昏沉沉任秦慕抉的唇在她的(胸xiōng)前亲吻,任他的手在(身shēn)上游移。

    恍惚间,夏桐觉得面前有一个一望无际的深渊,她在不停地不停地往下坠落。(身shēn)体如藤蔓般,唯有缠附住眼前这具结识的(身shēn)躯,才能勉强找到一些安全感。

    忽然,那双在她(身shēn)上肆意点火的手戛然的停了下来。男人抬起头,用一双明显弥漫着浓重(情qíng)。(欲yù)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她。

    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夏桐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俏脸红到了耳根。

    一道柔软的唇,堵住了她的困惑。柔软辗转,比之刚刚近乎野(性xìng)的缠吻相比,眼下的这个却太过干净,毫无任何的技巧可言。只是这份从舌尖一直传达过来的神(情qíng),却让她被吻的全(身shēn)泛软,靠着他手臂的力量,才能勉强撑住(身shēn)体。

    细吻了很久很久,他才放开她,重又回到了原位。空气中有着微微的清喘声,以及暧昧到令人窒息的温度。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