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故意挑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    ‘蹬蹬蹬……。”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回忆。

    秦慕抉坐起(身shēn),极快的收敛起一瞬的失神,再抬眸时,早已一片冷澈。

    进门的是聂胜:“慕少,这是您要的资料。”

    “嗯,搁在桌子上吧。”

    聂胜将资料放好,又将一个信封递了过去:“慕少,这是沈吟小姐让我交给您的信。”

    “沈吟?”秦慕抉坐起(身shēn),有些意外,伸过手来:“给我吧。”

    拿过信,他丝毫也没有犹豫,直接拆开来看。看着看着,就微笑的弯起了嘴角。

    聂胜问:“这信上有什么喜事吗?”

    秦慕抉收好信,又将其中信封中的U盘小心的收好,嘴角的笑意更甚:“喜事,当然是喜事。只怕这一次唐振邦,是彻底的玩完了。”

    一个月后。

    今天是秦家二公子秦慕泫二十岁的生(日rì)party。顾颢然很早就收到了请帖,所以尽管有些不愿意,夏桐也不得不以女伴的(身shēn)份陪同参加。

    衣服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一件香槟色的裹(胸xiōng)礼服。贴合的(胸xiōng)线设计,缀以大颗光泽柔和的珍珠,拖尾飘逸如白云朵朵,繁复精湛的刺绣流溢着优雅奢华……

    因为是第一次以这样正式的(身shēn)份与顾颢然参加这种宴会,所以夏桐显得格外庄重。一早顾颢然就开车来接她,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一个电话忽然打来了。

    顾颢然戴上耳机,接通:“喂?”

    是秘书舒雅的声音:“顾总,花熙出事了……。”

    顾颢然眯了眯眼:“他能出什么事?”

    “花熙昨晚在酒吧喝多了,然后带了一个女孩子回家过夜,结果醒来后不知怎么的,(情qíng)绪忽然很激动很不对劲。女孩子走了以后,他就在浴室的浴缸里割腕自杀了——。”

    “什么?!”顾颢然停下了车:“割腕自杀?”

    “是,幸好他的助手一早来公寓找他,发现的及时,这才没出什么大事。现在人已经送到了医院,医院给他抢救了两个小时,总算勉强清醒了,但他一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就很激动,还一直说要见你,否则就不吃药……。”

    这小兔崽子……顾颢然的太阳(穴xué)突突跳起来:“你们现在在哪个医院?”

    “安心医院,顾总,你若是没什么事就过来一下吧……。”

    “嗯,我现在马上过去。你们记得封锁医院,不能让任何媒体记者获得一点风声和消息,懂吗?”

    因刚刚的这一系列事,(身shēn)旁的夏桐早已察觉到了不妙,见他挂断电话,忙问:“发生什么事了?”

    顾颢然收拾好耳机,说:“不就是我们家乖乖很喜欢的那个小白脸,今天一早竟然给我在家闹自杀,现在躺在医院里,我得过去一趟。”

    消息太过震惊,以至于夏桐没有注意到‘我们家乖乖’这五个字。

    “那个名叫花熙的偶像明星?”

    “嗯。”

    “他为什么自杀?”夏桐好奇。

    “一时说不清楚。”顾颢然侧(身shēn),握住她的肩膀,交代道:“夏桐,你听着,我现在可能去不了佐枫山别墅了,也不好让你和我一起去医院。所以我先将你送过去,然后再赶去医院,一旦事(情qíng)处理完,我就去找你,好不好?”

    夏桐摇摇头:“你不用送我了,直接去医院吧。至于佐枫山别墅,我自己打个计程车就好了……。”

    “那怎么行?”他有些担忧。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人命关天啊!我都这么大个人了,打个计程车你还不放心?”说着就拖着礼服摆下了车:“你赶快去医院吧,我会在那边等你的……。”

    “这……。”顾颢然沉吟了片刻,这才拉住她的手,细细叮嘱:“那我就先去医院了,一时半会我也不知道自己赶不赶得回来,若是三个小时后还没来,你就自己先走吧——。”他顿了一顿:“我还是担心秦慕泫会对你不利。”

    “放心吧!”夏桐反手拍拍他的手背:“今天现场那么多人呢,他能当面对我做什么?你还是别罗嗦了,去医院吧,别再拖了——。”

    顾颢然点点头,却还是没走。

    夏桐不觉得奇怪,“怎么了?还傻愣着干什么?快去医院啊。”

    “我等你上车了,我再走,也能安心些。”他认真的说。

    夏桐弯起嘴角,心里浮上了些许甜蜜。

    又坐了半个多小时的车,夏桐才抵达目的地。清晨的山林,(日rì)光晶莹,树木如洗。袅袅的清雾升腾,将此刻漫山的枫叶衬得如火如荼,恍如幻境。

    车子在佐枫山别墅花园的大门前停了下来,此刻花园里早已是一派欢腾的景象。长长的白色流水桌上放满了精致的食物,不时有大人三五成团聚在一起寒暄聊天,孩子们则在其中奔跑穿梭。

    花园的正中央有一个硕大的(热rè)气球,底端由绳索牵引,每隔十几分钟就会朝天空飞一次,激动的孩子们开心不已。

    而别墅前的两个天然湖泊,此刻也是青山环抱,绿水潺潺,金色的红叶遍布在漫山遍野的浓浓翠绿间。明明已至深秋,这里却依然(春chūn)光旖旎,优美动人,真是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夏桐走下车,低头正(欲yù)朝包里翻请帖,一辆车子忽然从她的(身shēn)边风驰电掣的驶过去。因为昨晚刚下过雨,而夏桐又正好站在一个水坑边,此刻那车溅起了大片泥水,洒了夏桐一(身shēn)。

    真是一出门就见鬼,夏桐晦气的想大叫:“谁?!”

    那辆肇事车又唰的一声停了下来,秦慕泫取下墨镜,半个(身shēn)体从跑车里倾了出来。朝(身shēn)后一脸狼狈的夏桐摆摆手,妖异的双瞳反(射shè)着细碎的阳光,泛着魅惑的莹亮。

    随后又踩动了发动机,疾驰而去。

    “啊啊啊啊……。”夏桐气的要跺脚。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