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请你放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bxzw.com)    云锦花园草地正中央放着一张白色的圆桌,头顶是一把巨大的遮阳洋伞,圆桌之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点心瓜果。bxzw.com

    沈吟与沈安蓉围着圆桌坐下,沈吟依然无法从刚刚的愤怒中抽神:“妈……她们那样说你,你难道不生气吗?”

    沈安蓉喝下一口茶,摇了摇头:“这么多年,听也听习惯了,也就没有什么生气的感觉了。如今我还能生活在这精美华宅里,做着我安然的唐夫人,外人看着也是羡慕嫉妒的很。吟吟,妈妈很知足的。”

    “可是——。”

    沈安蓉覆住她的手,满目慈祥:“吟吟,如今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你知道吗?”

    “我……。”沈吟语塞:“我知道。”她低下头,目光有些躲闪。今天她之所以突然回来,正是为了母亲之前在电视节目上及警局里将流产事件闹大的事。昨天秦慕抉已经警告让她将这件事解决,可是现在真的与母亲面对了面,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吟吟,你不用担心”,沈安蓉笑着,目光中有着几分难掩的得色:“夏桐那个((贱jiàn)jiàn)女人已经被我告了,律师说以目前掌握的证据和(情qíng)况来看,那女人坐牢是坐定了。吟吟,你不知道妈妈有多开心,妈妈终于能为你报仇了!”

    “妈——。bxzw.com”沈吟覆住沈安蓉的手,迟疑的说:“妈,你真的不必要为我做这些的。这件事还没有查清楚,夏桐不一定就是那个给我下药的人,您这样一闹,反而让人觉得是我们沈家在咄咄((逼bī)bī)人。”

    “吟吟——。”

    “妈,撤诉吧!”沈吟咬咬唇,打断她。

    沈安蓉推开她的手,有些微诧:“吟吟,这是你自个儿的想法吗?”

    “这是我和慕抉共同的意思。”沈吟说:“慕抉已经决定婚礼照旧,他不怪我了,我不想让他因为这件事而讨厌我。妈妈,既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们就不要再提起它了,就让它这么淡了吧。”

    “那怎么可以?!”沈安蓉生气起来:“吟吟,你怎么忽然一下子变得这么软弱?你就不怕那个女人得了便宜还卖乖,下次公然的踩在你的头顶上,做出更过分的事?”

    “可是妈……我好累……。”沈吟低头捧起了桌面上的茶杯:“你总是说,这是为我好那也是为我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我……。”沈安蓉语塞。

    沈吟坐到了她(身shēn)边,将她保养得当,却依然显出几分苍老的手捂住了手心里:“妈,我已经29岁了,早就厌倦了娱乐圈里那些刺激的跌宕起伏,似是而非的流言蜚语。bxzw.com现在的我,只想安静退出,然后嫁给慕抉,安心的做一个平平淡淡的家庭主妇。我真的不想再将自己不再年轻的心置(身shēn)在娱乐圈的风口浪尖里,你懂吗?”

    沈安蓉张嘴,却是一片无言,半晌拍了拍她的手背:“这真的是你的想法吗?”

    沈吟用力的点点头。

    沈安蓉悄然的叹了一口气:“既然你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只好勉强同意,放过那个夏桐。”

    “妈妈你同意撤诉了?”沈吟语气中盛着难掩的激动。

    “嗯”,沈安蓉微笑,不过又淡淡的拧起眉:“不过让我撤诉可以,但就这样子轻轻松松的饶过她,我可不答应。”

    “妈——。”沈吟撒(娇jiāo)似的摇了摇她的臂膀。

    “放心,我不会为难她的。”沈安蓉拍拍女儿的肩膀:“牢狱之灾可以免,但你之前怎么说也失去了一个孩子。让她当众道个歉,不算过分吧?”

    “妈……。”沈吟还(欲yù)再说,却被沈安蓉挥手打断:“你不用再替她求(情qíng)了,这是妈妈能做的最大的让步。若是连这个都做不到,那我和那个女人就只能法庭上见了。

    沈吟见母亲神色坚毅,语气决绝,确实已经到了无法回旋的余地,只能点点头:“那好,我会去找夏桐商量的,尽量让这件事和平解决。”

    接下来两个人又聊了些家常,缓解了一下从刚刚开始,就萦绕在两人之间的紧张气氛。沈吟缓缓喝下一口茶,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妈,等我嫁给慕抉以后,你也和唐振邦离婚吧。我之前唱歌攒下了不少钱,足够我们娘俩下半辈子的生计了。即使没有他,我也能让你生活的很好的。”

    沈安蓉摇了摇头:“不用了……。”

    沈吟不明白:“为什么?他那样子对你,你何必再待在这个宅子里守活寡,仰人鼻息?既要忍受下人们的流言蜚语,又要面对一个不忠不贞的丈夫,您不难受吗?”

    “你不懂的……。”沈安蓉缓缓道:“一个女人到了我这样的年纪,(爱ài)(情qíng)什么的,早就没有那么重要了。至少现在的我,有一个名义上的丈夫,一个尊贵的(身shēn)份,这就足够了。”

    “可是——这些都是假的啊,妈你是个这么好的女人,一生中却都没有获得过(爱ài)(情qíng),你难道不觉得可惜吗。我很希望你能在头发花白之前找到一个真心(爱ài)你懂你的男人,陪伴你走完接下来的路。”

    “可若是找不到呢?”沈安蓉反问:“如果我离了婚,却找不到我心目中的那个人,到时候会有多少人在我背后翻白眼,戳脊梁骨,嘲笑我的贪心。”

    “妈,人要为自己而活,你何必管那些外人怎样想?只要你自己活得心安理得,活得潇洒幸福就好。”

    沈安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忽然几分意味的开口:“吟吟,你似乎对振邦很有意见?”她迟疑了一下:“你很恨他吗?”

    “我……。”沈安蓉的反问令她一顿,忽然有了一种近乎窒息的感觉。即便此刻头顶悬着的太阳火辣刺眼,沈吟却只觉得冷。

    恍惚间,她仿佛听到了过去的许多年,每一个被强暴的夜晚,她悄然的哭声。

    闷闷地,不敢让人发现。

    “没……没有……。”半晌,她开口,表(情qíng)不自然的笑了笑:“哪有,爸爸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恨他?”

    “也是——。”沈安蓉温和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这十几年来,他对我虽然谈不上宠(爱ài),但待我们母女俩一直都是不薄的。当初你能够那么快在娱乐圈立足,蹿红,他在背后也是出了不少力的,你怎么会恨他?”

    看着眼前女人提起那个男人时,脸上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温和笑意。沈吟一时语塞,只能偏开脸,不再说话。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