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断个干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达西夫人 书名:致命总裁
    ( )    顾颢然扫了一眼夏桐,笑道:“秦先生难得光临一次NES,怎么只待这么一会儿就要走了?不如我找人招呼秦先生去楼上的旋转餐厅坐一坐,也能让顾某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不用麻烦了。”秦慕抉冷淡的拒绝,就想拉夏桐走,却再一次被他拦住。秦慕抉眯眼,神色明显的不悦了。

    “让开!”他冷呵。

    顾颢然语气自是一派的轻松,却又隐含着坚毅:“秦先生想走可以,不过我的人,你得留下!”

    “你的人?”秦慕抉不怒反笑:“顾先生,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我想带她去哪儿,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顾颢然摇摇头:“可是怎么办?”他绕到夏桐另一侧,伸手环住了她的脖子,满是挑衅的说:“秦先生,这个女人今天晚上的所有时间,已经被我包了。”

    他低头:“夏桐,你说是不是?”

    秦慕抉看着此刻那只环在夏桐肩膀上的手,只觉得口的无名之火越烧越烈,目光冷到了冰点。就在他再次准备不管不顾的将她拉出去时,一直沉默的夏桐终于开了口。

    “秦慕抉,我根本不认识你!”她说:“请你放了我!”

    秦慕抉怔了半秒,握着的手却又紧了几分:“夏桐,我有话和你说——。”

    “可是我觉得很烦!”夏桐烦躁的打断他:“秦慕抉,我求求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好不好?我也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工作。你这样子没有道理的干涉,对我的影响真的很大,让我觉得很痛苦,你懂不懂?”

    “……。”男人的手松开,面色紧绷到毫无血色。

    顾颢然在后悄然的扬起了唇角。

    “我让你很痛苦,很烦?”他问,却笑出了声,带着自嘲的意味。

    夏桐咬唇,既然要断那么就断个干净好了。拖泥带水只会更加的麻烦。

    “是!”她说:“很烦也很痛苦,而且——。”她将与顾颢然双双交握的手呈在他面前,冷冷道:“况且你也看过了,我今天真的和顾总有约,所以很抱歉,我不能和你走!”

    **********

    十分钟后,NES大厅恢复了平静。夏桐站在原地,久久的回想着他刚刚离去时寂冷的背影,半天都没有说话。

    直到一声笑将她打断,顾颢然在她旁抱住臂膀,扬着眉毛一副心很好的样子:“要是舍不得的话,现在可以追出去的,他应该还没有走远。”

    “神经病!”夏桐看也不看他,直接转朝电梯走。

    顾颢然却着脸跟上来:“哎,你刚刚跟秦慕抉说的都是真的吗?”

    “……。”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真的咯。”男人一个跨步跟着她走进电梯,嘿嘿一笑,顺手就握住她的手:“夏桐,今晚你是我的了。”

    夏桐被他暧昧的不着边际的话刺激到不行,将手抽了出来:“假的。”

    “诶?”顾颢然纠结了:“我还以为夏桐小姐你经过了昨晚一晚的考虑,真的觉得我这个男人不错,所以今天才这样子当众拒绝秦慕抉,选择了我。”

    夏桐对他丰富的想象力表示无语,抽了抽嘴角,看向他认真说:“第一昨晚我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你是不是一个好男人;第二,我拒绝秦慕抉也不是因为你;第三,我们之间绝对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他靠在办公室一边的门壁上,伸出一只脚拦住了她的去路,低下头委委屈屈的说:“夏小姐,你三番五次这样子毫不留的拒绝我,真的对我伤害很大诶……。”

    夏桐无奈:“你可不可以让一让,我要赶画稿。”

    他将俊的侧脸凑到她面前,无赖的说:“想进去?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亲我一口,第二我给你亲,选吧?”

    “……。”

    “都不要?”他挑起眉毛:“那我就当你自动选第三个了,那就是——你给我亲!”

    说完就趁她不注意,朝她的唇瓣上狠狠的啵了一口,还意犹未尽的沿着她的唇线了一圈。

    “顾颢然!”夏桐咆哮:“啊啊啊啊……。”

    **********

    高速公路上,一辆蓝色的跑车在疾驰。开车的人明显心十分不悦,不时拿手狠砸方向盘。

    几分钟后有电话打进来,秦慕抉充耳不闻,谁知那铃声就像是缠上了他一样,连绵不断。

    他低头骂了一句,按下了接听键:“喂?”

    “慕少,刚刚秦老爷打电话来了。”是聂胜的声音:“他让您现在就去佐枫山的别墅。”秦慕抉皱起了眉头。

    聂胜又说:“听说,沈吟小姐也被邀请过去了。”

    “该死的!”他挂断电话,极快的打方向盘,朝反方向而去。

    弯弯绕绕的行了两个多小时,他才到达目的地。自从三年前秦慕抉接掌帝升总裁之后,为了方便工作,他就从秦家位于佐枫山的庄园别墅里搬了出去。

    如今这栋庄园里,就只剩下了秦翰生和一众管家仆从。

    秦慕抉一下车就看到了此刻挥着锄头,正在花圃里翻着土的秦翰生,以及戴着一顶硕大的太阳礼帽,立于一旁的沈吟。

    他走了过去,“爸爸。”

    “嗯。”秦翰生将手中的锄头递给了边的下人,拿过一块帕子,一边擦汗一边朝不远处的白色圆桌走过去。

    秦慕抉扫了眼后的沈吟,冷淡的问:“你怎么来了?”

    沈吟上前,一把挽住他的臂膀:“是爸爸叫我来了。”

    她自然而然的称呼令他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刚想说什么,却见不远处的秦翰生朝他们招了招手。他只得隐忍住,和沈吟朝圆桌走去。

    三个人围着桌子坐了下来,下人们拿来各式各样的果盘和茶水,侍候完毕这才退下。

    秦翰生饮下一杯茶,慢悠悠的问:“慕抉,你没有什么跟我说的吗?”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