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戮之道 书名:魔族刺客
    郁郁葱葱的山林之间,一阵阵凄美的箫声回在其中,山腰上一座凉亭中,一个着青衫的少年正扶着一只青玉箫忘的吹奏着,少年闭着眼睛,浑然不觉自己手中的玉箫正一闪一闪的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少年停了下来,手中玉箫的光芒也尽数散去,轻轻拿起布袋把玉箫收好,一步一步的顺着台阶下山而去……

    “不知道离我成为乐师,还有多久?”少年心里想着。

    这少年名为张季,生在天星大陆北州的青木镇,从小本来很向往修炼心境的,因为修炼大成的修心者,可以用极其微妙的力量开天断山!

    只是,在他12岁那年上山检测时,被人断定为不适合修炼心境,当时在山里面哭了好久,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得到了手里的玉箫,他的志向也就变成了一个乐师。

    想了一下王朝乐师每年的俸禄,张季口水简直都要流下来了,虽然比不上王朝对修心者的待遇,但是每年粮食万斤、白银数万、江边的大宅子,这些都足以让普通人们疯狂了。

    “季儿,回来了。”张季的父亲张志稍微看了一下张季,问候了一句又转过头去继续劈柴。

    “恩,回来了,妹妹和母亲呢?”张季四处扫视了一下,没有发现两人。

    “一起去集市了,过来把这些柴劈了,我歇会去。”张志故意做出一副腰酸背痛腿抽筋的样子,把活甩给了张季。

    张季见状心理暗笑了一下,把玉箫挂回了房间,回到院子里三两下就劈了一堆。

    “呦,弟,没跟萧潇腻着啊?”张季的哥哥张斌进门看到张季坐在那里劈柴,调笑道。

    “滚!要不你过来劈。”张季笑骂道。

    “没大没小。”张斌一撇嘴,仿佛没听到后面的话一样,摇头晃脑的回了房间。

    过了一会,张季满头大汗的到张斌房间看了一下,张斌这货估计也累得够呛,睡得口水流了一枕头。

    捧了一把水,在张斌裤裆的位置轻轻地洒了下去,然后贼笑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取下墙上的玉箫,轻轻用布袋擦拭着。

    说来那场流星雨也来得真是奇怪,明明降下了不少,可是就是没找到传说中值天价的天外陨铁,只有一只玉箫在哪里插着。

    在心里抱怨了一下,扶起玉箫又是吹奏了起来,声音飘逸灵动,又不乏穿透力,院子附近方圆几里都可以听得到张季的箫声,不少人都在此刻潸然泪下,更有一些人突然发现自己处一片大雪之中……

    张季得到这只箫以后,就不知不觉的创作出了两首曲子:“雪、雨。”

    每当他吹奏时,听者都会觉得处大雪或大雨之中,觉得从内心迸发出一阵冰寒刺骨,而他每次吹奏,都会完全进入忘我的状态,就如同与天地合一了一样。

    “季哥哥,干嘛每次都吹得这么凄凉嘛,弄得人家每次都要哭。”一个看起来和张季差不多大,穿鹅黄色衣服的少女一手牵着一个小女孩,一手抹着已经起了一层薄雾的大眼睛。

    张季被声音打断,看着少女不心里有一种想要保护一下的冲动,但是又马上调笑道:“明明都是一天生的,算起来你比我还大一刻,还老叫我哥哥,你这么大一个姑娘了还好意思跟我妹妹抢位置?”

    “谁让你看起来这么像我哥哥。”少女略微有些撒的说道。

    张季听到这句话,心里却闪过一丝失望的感觉,搞得张季有些茫然了。

    少女看着张季有些发呆,稍微出声提醒了一下,把张季吓得一跳。

    “对了,我听父亲说,妹妹应该跟着我母亲去集市了才对啊,怎么跟着你回来了?”

    “哦,我今天有些无聊,本来是来找你的,结果你父亲说你去山上了,我就去集市了,然后遇到你母亲,我就把你妹妹带回来了。”少女说完神色略微有些暗淡。

    张季琢磨了一下少女说的话,眼睛转了一下,一脸献媚道:“呵呵,哪我今天就陪着你了。”看着少女脸上升起了红霞,心中一阵暗笑,又转头对着已经开始撅嘴的妹妹张琳说道:“琳琳,你看哥哥这也是为了给你挣个嫂子才不能陪你的啊,等一会母亲就回来了。”

    这一下少女的脸彻底红成苹果了,一转头一溜烟跑出了院子。

    琳琳见状机灵的说道:“恩,你去吧,说道做到哦!”

    “……”

    ……

    “萧潇,没走啊,我还以为你真跑了呢。”张季看着院门口靠着墙踢着石头的少女说道。

    “……”

    “怎么,难道我说的你真打算考虑考虑?”张季看着少女的脸越发想要笑。

    “我想通了,只要我父母愿意的话,我就愿意……”萧潇一脸羞的说道。

    “咳咳……”

    “哪个,不说这个了,你说吧,咱们去哪玩啊?”张季用粗劣的手段转了个话题。

    其实并不是萧潇长的不好看,张季不喜欢,相反,萧潇长的非常好看,很多有钱有权又有闲的公子都想要得到她,张季当然也是很喜欢的,只是萧潇眼神中总是透露出一股天真,让张季舍不得这么做,也就把她当成一个小妹妹了,虽然萧潇比他还大一刻。

    少女脸色微微一沉,但是马上就消失了,上前拉着张季的手说道:“把你的箫拿出来吧,我想跟你学,感觉你每次吹箫都特别帅。”

    张季有些惊讶,明明以前怎么要她学都不学的,现在居然主动要求学。

    “你怎么了,不行么?”少女撅嘴道。

    “行,当然行。”张季转回去,一小会就取了箫出来。

    “咱们去山上吧,哪里比较容易静心。”

    “恩!”

    ……

    “你用这个嘴型,这么按,然后这么按……”张季正亲自示范着。

    萧潇此时心里想的全是间接接吻之类的东西。

    “你没事吧?”张季看着萧潇发呆,不问道。

    “没事!是这么吹吧?”萧潇一把抢过玉箫吹了起来。

    不得不说,虽然她本来的想法是邪恶的,但她的天赋说不准比张季都要好,简直手到擒来,把自己创作的曲子吹得基本跟自己吹的差不多。

    张季一开始有些吃惊,慢慢的就沉浸于其中,此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曲子是这么的美妙,因为自己边已经飘起了大雪,现在可是六月份啊!

    郁郁葱葱的山林之间,一阵阵凄美的箫声回在其中,山腰上一座凉亭中,一个着青衫的少年正扶着一只青玉箫忘的吹奏着,少年闭着眼睛,浑然不觉自己手中的玉箫正一闪一闪的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少年停了下来,手中玉箫的光芒也尽数散去,轻轻拿起布袋把玉箫收好,一步一步的顺着台阶下山而去……

    “不知道离我成为乐师,还有多久?”少年心里想着。

    这少年名为张季,生在天星大陆北州的青木镇,从小本来很向往修炼心境的,因为修炼大成的修心者,可以用极其微妙的力量开天断山!

    只是,在他12岁那年上山检测时,被人断定为不适合修炼心境,当时在山里面哭了好久,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得到了手里的玉箫,他的志向也就变成了一个乐师。

    想了一下王朝乐师每年的俸禄,张季口水简直都要流下来了,虽然比不上王朝对修心者的待遇,但是每年粮食万斤、白银数万、江边的大宅子,这些都足以让普通人们疯狂了。

    “季儿,回来了。”张季的父亲张志稍微看了一下张季,问候了一句又转过头去继续劈柴。

    “恩,回来了,妹妹和母亲呢?”张季四处扫视了一下,没有发现两人。

    “一起去集市了,过来把这些柴劈了,我歇会去。”张志故意做出一副腰酸背痛腿抽筋的样子,把活甩给了张季。

    张季见状心理暗笑了一下,把玉箫挂回了房间,回到院子里三两下就劈了一堆。

    “呦,弟,没跟萧潇腻着啊?”张季的哥哥张斌进门看到张季坐在那里劈柴,调笑道。

    “滚!要不你过来劈。”张季笑骂道。

    “没大没小。”张斌一撇嘴,仿佛没听到后面的话一样,摇头晃脑的回了房间。

    过了一会,张季满头大汗的到张斌房间看了一下,张斌这货估计也累得够呛,睡得口水流了一枕头。

    捧了一把水,在张斌裤裆的位置轻轻地洒了下去,然后贼笑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取下墙上的玉箫,轻轻用布袋擦拭着。

    说来那场流星雨也来得真是奇怪,明明降下了不少,可是就是没找到传说中值天价的天外陨铁,只有一只玉箫在哪里插着。

    在心里抱怨了一下,扶起玉箫又是吹奏了起来,声音飘逸灵动,又不乏穿透力,院子附近方圆几里都可以听得到张季的箫声,不少人都在此刻潸然泪下,更有一些人突然发现自己处一片大雪之中……

    张季得到这只箫以后,就不知不觉的创作出了两首曲子:“雪、雨。”

    每当他吹奏时,听者都会觉得处大雪或大雨之中,觉得从内心迸发出一阵冰寒刺骨,而他每次吹奏,都会完全进入忘我的状态,就如同与天地合一了一样。

    “季哥哥,干嘛每次都吹得这么凄凉嘛,弄得人家每次都要哭。”一个看起来和张季差不多大,穿鹅黄色衣服的少女一手牵着一个小女孩,一手抹着已经起了一层薄雾的大眼睛。

    张季被声音打断,看着少女不心里有一种想要保护一下的冲动,但是又马上调笑道:“明明都是一天生的,算起来你比我还大一刻,还老叫我哥哥,你这么大一个姑娘了还好意思跟我妹妹抢位置?”

    “谁让你看起来这么像我哥哥。”少女略微有些撒的说道。

    张季听到这句话,心里却闪过一丝失望的感觉,搞得张季有些茫然了。

    少女看着张季有些发呆,稍微出声提醒了一下,把张季吓得一跳。

    “对了,我听父亲说,妹妹应该跟着我母亲去集市了才对啊,怎么跟着你回来了?”

    “哦,我今天有些无聊,本来是来找你的,结果你父亲说你去山上了,我就去集市了,然后遇到你母亲,我就把你妹妹带回来了。”少女说完神色略微有些暗淡。

    张季琢磨了一下少女说的话,眼睛转了一下,一脸献媚道:“呵呵,哪我今天就陪着你了。”看着少女脸上升起了红霞,心中一阵暗笑,又转头对着已经开始撅嘴的妹妹张琳说道:“琳琳,你看哥哥这也是为了给你挣个嫂子才不能陪你的啊,等一会母亲就回来了。”

    这一下少女的脸彻底红成苹果了,一转头一溜烟跑出了院子。

    琳琳见状机灵的说道:“恩,你去吧,说道做到哦!”

    “……”

    ……

    “萧潇,没走啊,我还以为你真跑了呢。”张季看着院门口靠着墙踢着石头的少女说道。

    “……”

    “怎么,难道我说的你真打算考虑考虑?”张季看着少女的脸越发想要笑。

    “我想通了,只要我父母愿意的话,我就愿意……”萧潇一脸羞的说道。

    “咳咳……”

    “哪个,不说这个了,你说吧,咱们去哪玩啊?”张季用粗劣的手段转了个话题。

    其实并不是萧潇长的不好看,张季不喜欢,相反,萧潇长的非常好看,很多有钱有权又有闲的公子都想要得到她,张季当然也是很喜欢的,只是萧潇眼神中总是透露出一股天真,让张季舍不得这么做,也就把她当成一个小妹妹了,虽然萧潇比他还大一刻。

    少女脸色微微一沉,但是马上就消失了,上前拉着张季的手说道:“把你的箫拿出来吧,我想跟你学,感觉你每次吹箫都特别帅。”

    张季有些惊讶,明明以前怎么要她学都不学的,现在居然主动要求学。

    “你怎么了,不行么?”少女撅嘴道。

    “行,当然行。”张季转回去,一小会就取了箫出来。

    “咱们去山上吧,哪里比较容易静心。”

    “恩!”

    ……

    “你用这个嘴型,这么按,然后这么按……”张季正亲自示范着。

    萧潇此时心里想的全是间接接吻之类的东西。

    “你没事吧?”张季看着萧潇发呆,不问道。

    “没事!是这么吹吧?”萧潇一把抢过玉箫吹了起来。

    不得不说,虽然她本来的想法是邪恶的,但她的天赋说不准比张季都要好,简直手到擒来,把自己创作的曲子吹得基本跟自己吹的差不多。

    张季一开始有些吃惊,慢慢的就沉浸于其中,此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曲子是这么的美妙,因为自己边已经飘起了大雪,现在可是六月份啊!

重要声明:小说《魔族刺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