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是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忆冷颜 书名:道长别乱摸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在场所有人一跳,胖子满是横的脸狠狠地抽了抽,随后破口大骂:“谁啊?是哪个兔崽子在说话。”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的迷惑,他们都没说话啊,刚才那声音是谁发出来的?

    轿子里的两人因为那道冷的声音而停了下来,但也只是一瞬,待余音消失,他们又开始做起了活塞运动,轿子也因为他们的动作而抖动的更厉害。

    胖子一双满是猥琐精光的小眼睛忌惮的瞄了眼轿子,发现里面的人并没有生气的迹象,反而动作越来越大,心中悄悄地松了口气,随即在周围大声的嚷嚷,想要找到刚才阻止自己的那个声音的主人。

    喊了几声,没有人出来搭理他,胖子脸色很不好,但被他强行压了下去,只是在那独自咆哮:“他的,有种就给老子出来,什么叫老子这条腿是你的了,老子就是给你,你敢要吗?在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要这老太婆好看。”说完,抬起他的大象腿又要踹向老妇人。

    “我说过,你这条腿我收了,既然你不识相,那就别怪我了。”语落,胖子那条满是肥的大腿突然间爆裂开来,血溅的到处都是。

    在胖子后的几个轿夫以及仆人不可幸免的,全都被殃及到了,血喷了他们一脸,看起来极为恐怖,就连那顶豪华的轿子上也是鲜血淋淋。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胖子倒在地上,一张满是肥的脸上全是不相信以及深深地恐惧,颤抖着双手摸向自己的左腿,发现什么也没有,只有鲜血正从他的下流出,眨眼间就形成了一个小血泊。

    脸瞬间惨白,胖子不知道突然自己的腿就自己爆开了,鲜红的血液刺激着胖子的感官,直到此时,他才感到痛楚,比刚才更大的惨叫响起,胖子在地上打滚,脑中闪过的一幕幕画面让他生不如死,他知道自己做做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不少,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也有这么一天,现在他的灵魂正承受着一翻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折磨,曾经做过的一切都在脑中重演,但这一次他不在是那个嚣张跋扈的狗腿子,而是那些被他压榨的可怜人。

    自从记事起,胖子就过着攀龙附凤的子,只要谁有钱有势,他就会想尽一切办法的取得那人的好感,他拍马的功夫就算不说第一也绝对下不了前三,当然他这样的人是无法接近那些有些正义的人的,他只能跟着那些明明做了坏事却又听好话的有钱公子哥,替他们做一些强抢民女欺负良善的肮脏事,然后尽的拍他们的马换取金钱与名利。

    可现在,胖子后悔自己曾经做的那些缺德事了,真的很后悔,恨不得以死谢罪,但现在他做不到,如今他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就连想咬舌自尽他也做不到,可他的意识却无比的清醒,他感觉自己从来就没有这么清醒过,从前的一幕幕在脑中浮现,但现在,位置换了,份换了,他成了那个被人砍得遍体鳞伤的乞丐,他成了那个被自己踢倒在地呻吟不止的苍老妇人,他成了那个在路边被多人轮流污的摆地摊的不到十六岁的可少女,他成了那个趴在地上浑是血却仍然苦苦哀求自己的丑丫鬟······最后他变回了他自己,可是这时他已经无法再继续作恶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去。

    痛楚刺激着他的大脑,恐惧充满了他的心,浑止不住的抽搐,鲜血以他为中心渐渐地向四周扩散,终于,在这些无法忍受的折磨下,胖子晕死了过去,就算如此,他的脸上也全是恐惧,似乎又见到了什么可怕的画面。

    几名轿夫面如死灰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如果不是躺在地上不停抽搐的胖子,如果不是那满地的鲜血,如果不是脸上那些带着鲜血的末,如果不是空气中的血腥味,他们怎么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诡异的一幕出现在自己眼前。

    几人甚至忘了尖叫,就那么看着鲜血流到自己的脚前,然后染红了脚上的布鞋,这时他们才想起来要呼救,可是已经晚了,还没等他们张开嘴,就倒在了地上,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无比的惊恐,他们如今与胖子一样,经历着曾经的一切,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这些个轿夫虽然是轿夫,但也是书生的老爹为了儿子的安危而专门请的保镖,跟着书生这么久他们也没少做缺德事,几个眨眼的功夫,几名轿夫就一动不动了,只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布满了恐惧、惊慌,直到最后停止呼吸的时候他们才露出一抹解脱的释然。

    轿子因为轿夫们的倒下而重心不稳的掉落到地面,但轿子里的两人依然在战斗的,精虫上脑的书生根本就没想到自己的手下已经无声无息的去见阎王爷了。

    完事后,书生不管花魁直接一把掀开了轿帘,没想到书生居然不顾自己还没穿衣服直接掀开了轿帘,花魁一声尖叫,企图遮挡体,可是手只抬到一半就僵硬在半空,花魁惊恐的看着帘子外的场面,欢后脸上残留着的红晕也瞬间散去,只剩下惨白。

    书生也看到了外面的状况,瞳孔瞬间缩小,满地的鲜血与尸体让两人以为自己眼花了,可是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让他们知道这是真的。

    “完事了?。”一道飘渺的声音传进两人的耳中,在空中回响着,冷酷、无

    书生靠在轿子,也不管上面沾满的血,警惕的四处张望,昔温文儒雅的面具瞬间破裂,面目狰狞的吼道:“是谁?”

    那道冷酷的声音再次响起:“送你们上路的人。”语落,书生平静的倒在血泊里,重复着他那些手下一模一样的经历。

    花魁早已经吓得晕了过去,**的体倒在轿中。

    冷酷无的声音极度不屑,带着淡淡的嘲讽:“女人,不过如此。”

    被胖子踹倒在地的老妇人早已痛的晕了过去,如今似乎已经停止了呼吸。

    空中响起一声叹息,那道神秘而冷酷的声音却带着淡淡的无奈,似乎是惋惜,空中再次响起他的声音:“既然遇上了,那本座就替你做主吧,本座应将转世后的你送到你丈夫的边,让你们有机会再续缘,机会我给你了,只看你自己会不会把握。”

    神秘人的话刚消散在空中,角落里就走出一道穿麻衣的女子,朝着天空跪了下来,仔细一看,此女子虽然面色苍白,但却像极了倒在地上的老妇人,只是容貌回到了年轻时候而已,。

    “罢了,本座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不会食言,你赶紧去报到吧,不要误了时辰。”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

    女子自顾自的磕了几个头,然后影就开始变淡,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声冷哼,虚空中出现了一名着灰袍的男子,看那着装,显然就是客栈中那名神秘的灰袍人。

    冷眼看着地上的尸体,灰袍人目光冰冷,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森然的微笑:“接下来是你们了,相信第十八层的狱卒们会很开心他们有了新的折磨对象。”

    在刚才那名女子出现的地方有几个畏畏缩缩的影,似乎在躲避着什么。

    灰袍男子双眼一寒,口中一声呵斥:“狱卒前来。”

    眨眼间,两名穿着狱卒服装的青年就出现在眼前,恭敬的向灰袍男子行了个礼。

    摆了摆手,灰袍男子看也不看角落一眼,只是用极其平淡的语气道:“交给你们了。”

    两名狱卒弯腰退下,站在灰袍男子后,将手中的锁链抛向角落,顿时几声刺耳的惨叫声响彻天空。

    角落里原本躲躲藏藏的几个影转眼间就不见了,只有一个极小的影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灰袍男子一拂袖袍,淡淡出声:“你们将她打入人畜轮回吧,做人还是做畜生就看她的造化了,她虽然慕虚荣,好在没做过坏事,就不要太过惩罚了。”

    角落里那道小的影赶紧爬了出来,企图向灰袍男子求,仔细一看,此鬼原来就是那名与书生在轿中大战的青楼花魁,此时她面目惨白,双眼流出血泪,显然是只死不瞑目的冤鬼,但两名狱卒根本不理她的祈求,手中锁链往她上一抛,三人就消失不见了。

    灰袍男子就这么站在那里,片刻后才轻叹一口气:“还不出来?难道要本座请你不可?真让本座出手,可就不是出来这么简单了。”

    灰袍男子的话说完,等了三秒钟不见那人出现,眉头轻轻一皱,右手就要抬起。

    这时,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影。

    *********************

    沉默是金,以后的章节一定要纯洁,不然又要和谐,⊙﹏⊙b寒。

重要声明:小说《道长别乱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