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寄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羽乐星 书名:龙凰神战
    正如夜极所说的,风翼枭兽的飞行速度极快,距离目的地三千里的路程它一口气便飞完了,虽然到达之后显得精神疲惫,但是其耐力和爆发力无疑是强过同级的枭兽极多的。

    风翼枭兽是直接落到了一栋房子的天台上面的,而且是一栋比及夜家堡更加奢华三倍的超级豪宅,若不是从天上进入的,又是夜羽亲眼所见,他简直不敢相信奢侈竟能达到这种地步。要知道,夜家的侯爵头衔可是让夜狂享有一城之主的权利,而一城之主的房子居然只有这个千家的三分之一大小。夜羽实在很想知道这栋豪宅的主人,那个夜极称他千富的男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夜极示意了风翼枭兽原地休息后,领着夜羽从三十多米高的天台做升降梯下到地面,轻车熟路地进了一间豪华的客厅,路上的那些仆人似乎认得他,没有任何阻拦,却也没有任何一个仆人招呼他,说难听点就是无视他了。而他则是自顾自地坐下来,竟然端了一个碗给自己沏了满满的茶喝了一口,赞道:“还是在千富这家伙这里喝茶舒服,一万金币才一小注的龙涎香啊,两注加一起来泡茶的感觉真好……小子,你要不要尝尝?”

    夜羽早已经闻到空气里弥漫开来的浓郁香味,似甘甜而又带点淡淡的苦气,但是再嗅一下,则会发现苦气被甘香隐隐盖掉了,一旦闻到,就不由自己地吞下口唾沫,谗的紧啊。

    不过夜羽却没有忘记自己上的重担,家族的荣耀可是自己在背负啊,皱眉摇了摇头:“大伯,不用了,我没有心品茶。”

    夜极自然看出了夜羽心中的郁闷,嘿嘿一笑,一口干掉了这价值二万金币以上的龙涎香茶,舒服地呼出一口气,正色道:“你这个小鬼好糊涂啊,我夜极给你责任可不是为了叫你郁闷,而是叫你奋发修行,把这责任当成是动力,只要你在修行中吃苦吃得想放弃了是时候想想自己的责任来督促自己而已,可不是想要这份责任把你给压垮了。人生在世,总要有一个目标的,我只是给你定了一个目标罢了,若你不喜欢,只管还给我好了。不过我要告诉你一句话:责任是一种执念,可以带给人无穷的动力,让人有惊人的成就;责任又是一种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这取决于人的心思是否放得下,拿得起。如果责任积压得久了,就会让人垮掉,自暴自弃,直到步入黄泉,被上天抛弃。你自己去想象这个问题吧。”

    夜羽闻言,不沉默了。他本来就聪明,心智也高,悟也强,只是一直被责任和仇恨压得没法多去想些东西,此刻经夜极一番提点,当即明白了七七八八,想必用不了多久便会完全想明白了,眉头舒展,脸上顿时有了笑容:“我明白了,我只不过才八岁而已,八岁的我又能做什么呢,责任是要有能力的时候才放到肩膀上的,在我有足够的能力之前,就让它放在那儿好了,偶尔去看看,督促我的进步就好了。”

    “好,好一个天才小子啊,哈哈,夜家复兴有望了。”夜羽刚说完,夜极还没来得及夸上一句,突然从客厅外传来一阵爽朗的夸笑声,随即门口出现一个男人,很胖的男人!

    那胖子便是千富了,夜极来时和夜羽说过,他这个千富舅舅很胖,非常胖,让夜羽做好心理准备,可是当夜羽真正见到这个胖子舅舅的时候依然倒吸一口凉气……这还是人么?

    千富很胖,完全可以说是臃肿了,一米七几的个子,但是看起来却分明是一个和圆很接近的椭圆,四肢圆滚,关节处被肥那么一叠,看起来就像是木筒接起来似的了。这间客厅极大,比城主府的客厅还大三倍,夜羽和夜极本来两个人在这里的,显得空旷,可是当千富的蹄子迈进来的那刻起,夜羽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感觉:“这个客厅其实也没那么大嘛。”……

    不过千富的体虽然是惨不忍睹的,不过破天荒的,他的脸却不是那么可怕,不但不吓人,反而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因为他的肥似乎都因密度太大而下沉到了脖子以下,脸上没有多少肥,只是有些油光而已,面貌还算英俊,甚至还有点刚毅的味道。

    “你这胖子,半年没见,一点没把上的减掉。”夜极打趣道。

    千富嘿嘿一笑,加快了速度进了客厅坐到夜极对面的位子上,速度尽然相当不慢,和体一点不成比例。这让夜羽心里惊骇不小,不偷偷的瞄他几眼,想看出点端倪来。

    “小外甥,别瞄了,舅舅这宝贝全是真皮的,没有一点假货。”千富对着夜羽笑笑道,“舅舅能走这么快,靠的是你好姐姐留给我的一双‘疾风靴’啊,哈哈,我那女儿真孝顺呀。”

    夜羽“啊”了一声:“我的好姐姐,我什么时候多了个姐姐了,还是个好姐姐……”夜羽郁闷地回忆八年来在边出现过的女孩子,可结果发现,表姐堂姐是有几个,可那些也只是见过几面而已,而且还经常是夜羽去照顾她们,“好姐姐”这个词可是相当陌生啊。

    “我说有就有,要不然我们打赌,而且舅舅让你输得心服口服哦。”千富嘿嘿直笑,“至于赌什么……这样吧,要是你输了,你就欠舅舅一个愿望,无论什么,你敢不敢赌啊?”

    千富老巨猾,一点端倪痕迹都不露,以至于在夜羽看来,千富除了虚张声势外别的什么都没有,当即好胜心起来,哼哼叫道:“赌就赌,你倒是把我那好姐姐叫出来啊,我倒要看看我夜家哪个堂姐表姐敢做我的‘好姐姐’。”

    “等等,小外甥,舅舅可没有说你的好姐姐是姓夜的哦。”千富依然笑眯眯的。

    夜羽稍微愣了一下,心呼上当了,正要说千富狡猾,却突然想到,自己才八岁啊,就算是联姻家族的那些所谓的姐姐鲜有见面,更加不可能有资格被称作“好姐姐”了。当下心中一缓,自信满满道:“行啊,我倒要看看哪个不姓夜的却还敢当我的‘好’姐姐!”

    “有总归是有的,不过她在‘柳城中级学院’上课修行,每个月才回来一次,而且这次她刚走了一星期,离回家还要好久一段时间呢,你下次来的时候掐准时间才能见到哦。”

    夜羽哼了一声,猛地一颤:“下次来……”他看向夜极,眼中满是疑惑。

    夜极回了一个淡定的眼神,对千富道:“其实这次带这小子来,我是准备让他长期寄宿在你家里了。你知道我这个人的,虽然花钱大把大把的,可是说到底还是你的钱,哈哈。而且我夜极居无定所,这个小子需要好好的修行,跟着我可不是那么一回事哦。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可没有能力教导这个小子,要那两位才可以。”

    千富翻了个白眼:“你呀,夜极诶,号称‘等级不详的魔武士’诶,你没能力的话谁有能力啊,我记得那两位似乎也没能把你怎么样吧,何必叫他们两个古怪的家伙教呢。”

    夜极还了个白眼给他,轻声道:“如果我能教,我自然是要教的,可是我这个侄子可不简单,他现在的力量可是纯魔斗气啊,可不是我那种通过魔法力和斗气强行融合产生的魔斗气,如果是我这样子魔武双修的,只要魔法力和斗气强大起来了,那魔斗气也就能转化更多,可纯魔斗气可是需要斗气自己增加呀,学斗气魔法一点作用也没有,而炎系的斗气功法,你叫我去哪里找来,你说我能教得了他么?”

    “原来如此啊……那这个小子的天赋可就太可怕了,后的魔斗技威力……”念叨着看了一眼一旁的夜羽,哈哈一笑,恢复声调道:“既然没地方去,那便住在我这里好了,我会想亲生孩子一样照顾他的,极少你就放心的去闯游历吧,哈哈哈哈,多个便宜儿子啦。”

    夜极点了点头,看了夜羽一眼,道:“小子,你就乖乖的待在这里,一切听你千富舅舅的安排,他会安排你去学习的。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把包袱放下来,开心的成长为强者。”

    夜羽知道这是分别前的忠告了,当即将大伯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记在心里,忍不住眼眶湿润,哽咽道:“大伯……我会尽快成长起来的,您要对付的人很强大很强大,您要小心,没有完全的准备千万不要冲动,您的圣级不败纪录可不能一不小心就……就打破了呃……”

    “男子汉大丈夫,眼泪汪汪的成何体统!小鬼,你可是夜家最有潜力的一个,不要给姓千的看了笑话,还有,在学校的时候一定不能比千胖子那女儿落后太远,否则我就揍你!”说完又比划了一下拳头,冷冷地吹了一声口哨,那风翼枭兽便从天台上落了下来。

    夜极毫不犹豫地跳了上去,最后又道:“其实大伯不应该说你父亲已经被杀了,我没有在夜家堡找到你父亲的尸体,也就是说也许他还活着,将来等你变强了,见到凰紫薇问问也就知道了。”随后留下听说自己父亲还可能活着而终于忍不住流出眼泪来,眼神更加坚定的夜羽,还有一脸笑嘻嘻的千富,乘风高去了。

    “哎,人的年纪大了,居然被小小的沙子偷袭进了眼睛,哼哼!”风翼枭兽背上,夜极揉了揉眼睛,用有些鼻塞的声音自言自语道。

    “老朋友,我看你是难受吧,毕竟你一走就是十年,回来时却发现自己的父亲和敬重的长老去世了……想哭就哭吧,这么高的天空,不会有人看见的,而且我也答应过你了,在有别人的况下不会开口讲人类的语言的,所以不用担心我会说出去啦。”如果夜羽还在这里,他肯定会惊骇的说不出话来,因为此刻讲话的,竟然是夜极的风翼枭兽!不,或许该改一下称呼了,要知道,妖兽只有达到圣级或者圣级以上或者像夺魂锯那里的妖兽一样进化成高级精怪才能讲话啊,夜极这只是口吐人言的妖兽,这只风翼枭兽,分明是圣级枭兽——圣翼枭啊!

    千家豪宅。

    看着迅速消失的夜极,夜羽的心渐渐平缓下来,挥手抹干眼泪,暗暗对自己道:“现在,真的只剩下自己了,一定要发奋,一定要努力……”

    “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千富望着夜极离去的方向,突然莫名地爆发出一阵大笑,硬生生的把夜羽正在下的决心给干扰到无法继续。

    “舅……舅舅。”夜羽还是叫不太习惯,“你在笑什么呢?”

    “啊?我有笑吗……”千富转过头,一脸严肃道,“有什么好笑的,小外甥,去你自己的房间,仆人会带你去的。”说完一本正经地转过朝后堂去了。夜羽感觉莫名其妙,想来想去想不通,便懒得去想,跟着一个仆人自顾去了。

    当夜,月黑风高杀人夜。

    一只巨鸟从天而降,落到了千家豪宅的天台,却无声无息。一条人影飞速从天台上窜下来,没入了黑暗中,朝着豪宅最奢华的一间房间更迅速的去了。

    不多时,千富的房间里,传来了一声母猪将被杀时般的吼叫:“大佬啊,对不住还不行嘛,你一口气喝了我二万金币啊,那可是我给你一年的生活费啊,我只是想算你预支了才给了你假币的……”

    “啥,精神损失费?名誉损失费?回城的辛苦费!靠,你去抢算了……呸,抢有**份,那你对我的比抢还过分的吧,就这么三个费用你要多拿我四万金币,不给,打死不给!”

    紧接着,千富房间的门伴随着一声口哨被打开了,一条人影闪出来,迅速跳上从天台上滑翔下来的巨鸟更迅速地飞走了。

    “你个挨千刀的败家子,我再有钱也经不起你一口下去六万金币啊,十个金币可是好让一家三口粗茶淡饭半个月了!还魔武士呢,呸,就一穷鬼!强盗啊,居然抢我老婆的……”千富冲出门,哇哇地叫来了管家,气恼地甩出一张写着一串数字的金卡,恨恨道:“你吩咐一下账房,给这张金卡打十万金币进去,然后务必给我把夫人的内衣找回来……”

    要是夜羽,不,那些修行者知道堂堂魔武士夜极居然为了一点钱去而复返,还偷偷摸摸地去找千富威一番,最后抢了那个啥啥离开,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啊。

重要声明:小说《龙凰神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