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出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羽乐星 书名:龙凰神战
    夜狂自然知道凰紫微说的都是事实,杀死寄神奴转变来的凶兽也是玄武大陆上各个帝国公令,但夜星怜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就算明知道她变成了怪兽,又怎么能狠得下心呢。

    凰紫微露出一丝微笑,道:“既然不杀,那就做我的座骑吧!”同时双手一合,结出一串莫名其妙的手印,渐渐升起一团紫光,挥手朝白虎丢出,化成一个紫金环扣上虎颈,牢牢地将它锢在墙壁上。“就算你被愤怒灌满了脑袋,在这种况下还是能听懂我的话的吧,不臣服我的下场就是被绞死!”

    白虎是武兽,体和龙族一样强悍,自然不屈服,反而一个瞬移到凰紫微背后就是一记凶猛的冲撞。凰紫微受惊,疾疾避过,勃然大怒,又结一串手印,整整八十一道,恼道:“好一只不识好歹的畜生,本来还想你不受大苦,现在就不同了,让你看看我的手段!”

    凰紫薇连连甩手,打出九只凤鸟飞出,在空中飞绕化成九个紫金环。白虎见到危险,立即发动了空间法则“传送之光”逃遁,瞬间化光消失。凰紫微不屑一笑,随手一指右面,九环立即扑了出去,对着空气一阵乱捕。光明白虎顿时被擒,九枚紫金环完全将它锁在了空中,它现出形后砸落地上。

    “在我的圣级结界内部还想逃,简直做梦!”凰紫微冷酷地伸出一只手,腾起紫天斗气,似乎在和锁住白虎的九环建立联系。等到九环也升起紫光,凰紫微猛地握紧拳头,九环瞬间收紧,当即将白虎的体挤成形变,并张口喷出一口血来,鼻眼也迸出了血。

    凰紫微展露的实力,在夜家三长老看来,犹若天神。

    “这就是圣级的实力么,她的力量,竟然能将一只暴走的武兽束缚住……”夜狂惊骇了。

    藏剑室。夜羽木讷地对着炼钢台,魔炎剑就在那上面。夜羽深切地知道魔炎剑能带给自己什么,那是绝对强大的力量,可以让他保护家的力量。但是,它同样威胁着自己的灵魂,他可能失去自我。半个月来,夜狂已经将关于魔炎剑的信息全部告诉了夜羽。

    夜羽心里暗暗告诉自己:“无论如何,这是唯一的机会,敌人,是圣级强者,整个夜家堡,唯有魔炎斗气是圣级力量,唯有它的力量才能与紫天斗气抗衡。”

    “魔炎,我就是夜羽,我今天来,就是为了继承你的力量,无论结果是你认可我或者我被你吞噬,我只希望一件事,那就是我的家族能够保全……”夜羽握紧了拳头,顶着炎的炭烧,顺着石阶一步步朝剑台走去。可怜他还没有学过帝国的法律,不知道夜家堡必然的破灭。

    “不,我不需要你认可我了,我将我自己给你,我的一切你尽可以拿去,但是,请你帮我击退敌人……对,就这样,这是交易,我用我的一切和你交易,一切……”

    夜羽的手终于抓住了魔炎剑柄,与此同时,属于魔炎与夜羽之间的主仆战斗也开始了。就在夜羽抓住剑柄的瞬间,魔炎剑一声铮鸣,吓得夜羽险些就松开了手。不过一想到家族正面对强大的敌人,夜羽立即就坚定了信念,道:“魔炎,你可听见我说什么了么,我的体可以给你,但是请你用我的体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个圣级紫天斗士击退。”

    “小鬼,你的体可没有你自己想象的那么优秀。”魔炎剑灵从剑柄上升起,“先别说你的体条件如何,就算你的体能撑住,但是法则的传承痛苦万分,甚至生不如死。”

    “即使这样我也愿意。”夜羽决然道,“这是唯一的机会……啊!”魔炎剑柄突生利刺,将夜羽的手掌扎出好几个血洞,而且紧接着产生一股吸力,竟然开始迅速吸食夜羽的血液。而在血液流出的同时,一股比滚油更加的能量猛地蹿进夜羽手掌的伤口,顺着血管转眼已经流遍全,让夜羽登时进入了生不如死的痛苦之中,浑痉挛,抽搐不停,意识瞬间变得模糊了。他感觉自己跌入了滚滚岩浆中,或者处地狱火焰的炙烤,即使事实上夜羽对这两个事物都只是耳闻,不过他想来只会是现在的痛苦更加吧。

    剑灵悠然飘在半空,看着双目无神的夜羽半响,忽地叹了一口气,便见到那血液一般的魔炎斗气已失方才的暴虐,变得无比温顺地盘踞在夜羽丹田位置,他前那枚寒冰坠发散出一股冰蓝能量紧跟着渗入他体内,逸散开护住了夜羽的经脉。

    “小鬼,你真应该感激冰武*佐达,那家伙为了你可是把半条命都丢了。还有你体内的这枚熟悉的神格,似乎是冥冥中的安排吧,希望你能帮助我找到转世的元素之神吧……七名圣斗元素,竟只有我火帝还是自由之,这可恶的使命啊。”剑灵呢喃的一会,随即一个转,窜进了夜羽体内,最后盘聚到了夜羽的眉心,形成一枚火焰魔法纹。

    “啊~啊~啊!!”剧烈的痛苦让夜羽再也受不了,体内斗气翻腾,不止全力呐喊出来。那声音经斗气加持,穿透极强,竟就传入了打斗中是庭院。

    庭院,白虎的抵抗渐渐弱化,凰紫微显得比较高兴。突然传出的呐喊,其中的坚持与凄厉,让众人心中一紧。

    “这……是小羽的声音……他……他去拔剑了……”夜狂望向剑阁密室方向,嘴唇颤抖不止,“这个傻孩子,怎么能去,怎么能去啊~”说着便流下泪来。

    凰紫微饶有兴趣道:“你说拔剑?”

    夜狂看了他一眼,恨道:“你自号紫天武斗神是么?”

    “是。”凰紫微回答得简单,“又如何?”

    “如何?可笑!”这回说话的是夜月天,“凡是圣级强者,便有为自己封号的实力,可是斗神二字,除了百余年前对决四片大陆圣级强者,如今被圣斗帝国追封帝国守护神的龙问天,谁能当得起?”

    凰紫微闻得龙问天,却笑道:“那么,龙问天又如何当得起斗神二字。”

    “那便是圣级无敌。”夜月天回答得飞快,却听凰紫微冷冷接道:“那么,我就是圣级无敌,龙问天已故,普天圣级皆不是我的敌手,我这紫天圣级,便是紫天武斗神!”

    凰紫微的话满是信心,气势磅礴不容反驳,场面登时安静下来,就连那一直反抗的光明白虎,也被这股滔天气势压迫的安静下来。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唱反调的声音想起来了。

    “圣级无敌,嘿嘿,自龙问天之后,终于又出来一个狂人了!那个什么紫天武斗神,我呸!”听到这声音,夜狂和夜月天皆是惊出一冷汗,不为其他,只因为这声音竟是魔炎的声音。随后浪席卷出现,空中划过一团巨大的赤金火球,砸在地上,“哗”地溅散成无数拳头大小的火球攻击那十几名手持风刺的顶级刺客疾风猎手,精准得没有一点偏差。

    风刺迎击火球,但炎火之威,哪里能和常火相提并论,风刺瞬间被炎火化掉。

    因为夜羽八岁的体很小,所以他几乎是拖着魔炎剑从黑暗内走出来的,双目赤红,犹如手中魔炎剑的剑刃。凰紫微杀了三名家人,再度激怒了夜羽,斗焰高腾,浪火滔天。

    冰武见夜羽出来,面露微笑道:“小羽,魔炎剑传承你魔炎斗气了?”

    “还没有,不过也差不多了!多亏了爸爸你送给我的寒冰坠,如果不是它里面的冰寒能量,就算魔炎只用一半斗气锤炼我,我也一样要被烧死了。”夜羽解释道,“不过也正因为只用了一半斗气锤炼,我只得到了一半的魔炎斗气,另一半还在剑上。”说着看了一眼剑刃,声音骤然变得冷酷:“但是魔炎剑已经认主,人剑合一,便是无敌圣级!”这一句竟是魔炎的声音,显然夜羽体的主导权又被剑灵夺过去了。

    胡风见夜羽出现,警惕地挡在凰紫微前面,虽然是个八岁的小孩子,但夜羽所发散的气势,愤怒,斗气强度,无一例外地让他产生了一点恐惧,让他不得不严阵以待。

    “魔炎,交给你了!”夜羽双手持剑慢慢地高举,顿时卷起冲天的炎火,旋涡般流转不停息。狂愤地斩下魔炎剑,挥出十几米长的炎流,像赤金带血色的巨蛇直扑胡风。劲力之强大,虽离地面米许却依然在地上裂出深长的沟壑显示轨迹。

    胡风惊得一颤,完全被炎流的气势震惊了,竟忘了抽刀来挡,茫然地望着炎流越卷越大,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已经米许直径。地面上的土石被炎流带起的气流吸引,同样极具威力地来,叫人不知道如何抵挡,能做的,似乎只有用体来体会这一击的强大究竟是什么程度。

    凰紫微大喝一声“滚开”,紫金光芒乍先,眨眼已经推开胡风,迅速凝聚紫天斗气,双掌一开,顿时支起一面紫光护壁。炎斗气冲击护壁,竟然破不开来,仅是连壁带人推出五六米后,在凰紫微的下一股斗气补充进护壁后停了下来,再也进不得分毫。

    两股绝世斗气相碰,产生的劲气转眼掀飞了三十米内所有石具,然后在半空绞成碎片,飞扬当场。夜狂和胡风心照不宣,几乎同时开启了斗焰护,但也在同时被散开的劲气撕开了护斗焰,眼看就要连他们两个人一起掀飞,重创当场。

    凰紫微这厮反手朝胡风打出去一团紫天斗气,替他震散了袭来的大部分劲气,基本保全了他。夜羽见了后也想照样保护夜狂,却不等有动作,夜狂惨叫已经响起,整个人被气浪掀飞了几十米。毕竟在境界上,夜羽还没有达到圣级,战斗力超过了十星,没有法则力量,这时的夜羽也算是个不折不扣的亚圣级,一名圣十一级的亚圣级。但是亚圣级的大强者在力量使用起来远不如凰紫薇那样的圣级强者得心应手,至少还做不到及时保护别人。

    “炎之法则,血光献祭——魔炎逆刃!”夜羽轻念十数字,手臂忽然裂开两条血口,鲜血泉水般大量涌入魔炎剑,被它吸收个干净,潜意识不惊骇:“这剑——嗜血发威!”夜羽却不知道,倒不是魔炎剑要嗜血才能发挥威力,而是因为根本没有完成认主仪式的关系,加上现在是魔炎占据夜羽体,需要夜羽的精血来和剑产生共鸣发挥应有的力量,否则又怎么可能在圣级强者面前走上这么多个回合。

    凰紫微修为深厚,感受到压力剧增,当即一口气加大了紫光护壁的力量,然后腾出手来迅速结起九九八十一个印,紫天斗气汹涌澎湃,在她背上幻化成一对大如城门的巨大紫光翼往前交叉,恰好迎上冲破紫光护壁的炎流,竟显得炎流毫无力量。“朱雀守护之翼!”

    夜羽凝气成刃,炎流中渐渐出现一柄和魔炎剑一模一样的剑刃,几乎在抽干夜羽的魔炎斗气后,魔炎逆刃化光疾。剑刃经过,炎流就会被剑刃带起的劲起绞散,化成空气中的火花。

    魔炎逆刃和朱雀守护之翼碰到,点式的冲击瞬间撕开了它最外层的斗气,开气浪,将凰紫微足下大地绞得裂痕一再加深,二再加广。

    逆刃一点点刺入翼中,凰紫微所施放的武术,一经突破,防御力就大减,而逆刃光芒大盛,一举轰散了整对朱雀守护之翼。缺少这层防护,凰紫微再无生还机会,只能看着逆刃血光朝她体刺来,带着浓郁的血腥,发出不止的鸣声,似乎是在享受杀生的快感。

    “结束了!”夜羽心中舒了一口气,因为逆刃已经刺穿了目标的体,完美的贯穿。然后余劲依然凶猛地冲击出去,将挡道的一切毁灭掉,直到连凰紫微下的结界也轰出一个大口子,再在夜家堡外一条百米的直线上摧毁了所有不平整的物体,包括石像,树木,甚至房屋。

    突然,意外。紫光在夜羽后乍现,强大的压力卷过,登时将心神松懈,不设一丝防护的夜羽打飞了几十米远,狠狠地撞进了一栋建筑中。而魔炎剑被紫天斗气的力道锁住,从夜羽手中被抽出,额上魔法纹一个闪烁,化作一股火焰一般的力量瞬间进入了魔炎剑中。

    夜羽终于明白,魔炎逆刃击中的凰紫微只是幻影,而凰紫微击中的,却是实实在在的夜羽。疲倦袭来,夜羽没有一点气力,慢慢合上了眼睛。一切都结束了,触犯令,注定了夜家堡的灭亡。

    “这就是魔炎剑!?”凰紫微持剑瞬间,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也有一丝不忍:“夜狂,你可知自己触犯了令?根据龙帝的意思,夜家堡三位长老,违反大陆令私藏魔炎剑,处死刑斩立决。”言毕深吸一口气,又道:“夜堡主,我虽然为帝国裁决,却也是一名武武斗者,我对您的武技气合拳终结技‘气合顶’着实钦佩,除了胡风外,您是我见到的第二个踏入圣级之前开始接触法则的人,如果没有魔炎剑的事,我一定聘请您为紫天斗神的卫士。但是……圣斗帝皇,我们的龙帝法令如天,在裁决职位上,不得不铁面无私啊,请您原谅我。但你府中其他人员,一概不知魔炎剑之事,我不会为难他们,请放心吧。”

    夜狂看了凰紫薇一眼,露出一丝感激,简单道:“谢谢。”

    凰紫薇闭上眼,甩手挥剑,便已将夜狂与夜月天斩首。

    “胡风,你带领疾风猎手去处理其他地方的人。”凰紫微下了令,胡风立即就领着十几名疾风猎手去了。

    而庭院里。

    “既然得到剑了,就该履行诺言!”冰武直视凰紫微道。

    “当然,你应得的。”凰紫微张手现出一粒冰蓝水晶丢给冰武,道:“这枚冰魄可是我花了极大代价才获得的,你炼化这枚冰霜神兽的进化神宝后,你的冰霜法则会变得更强大吧。”

    冰武酷酷一笑,浑发散着极寒气息,冰冷弥漫开,让旁边的家族成员一阵寒颤。

    “很不错的交易,进化神宝这种东西,凭我个人是绝难获得的。”冰武露出满意的笑容。

    “夜开,你怎么了,这个女人对你做了什么?”在冰武边的家族成员夜勇感觉蹊跷,便开口问道。

    “没什么,只是一场公平的交易而已。”夜开看着那开口问的人,冷冷一笑,张开布满冰霜的右手按在他的口,寒气袭人,冰自掌生,冰晶迅速蔓延开来,很快便冰封了夜勇颈部以下的体,酷笑道:“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我其实不是你们夜家的人哦。”稍稍用力,那人完全被冰封成了一座冰雕,夜开再补上一掌,便将那冰雕击得粉碎。

    “你杀人了,龙帝是可没许我杀这些人。”凰紫微看着夜开道。

    “你又什么时候在乎过龙帝的命令?”夜开毫无惧色地反驳一句,“况且只杀一个我不喜欢的人而已,不会影响什么吧,大不了算是在抵抗中死了的。”说完环视了一眼其他人,淡淡道:“你们就等着接受城卫兵的发配吧,记得不要反抗,否则只是自寻死路罢了。”

    胡风回来时背挂金刀,手上拿夜月天的狼戟,同时还拉着一个女人,怪声道:“怪物夜开,这女人是你的老婆吧,不知道要怎么处置才好。”说着松开手上的女人——千燕儿。

    冰武看着夜开的妻子千燕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却被上前几步的千燕儿狠狠地甩了一巴掌。千燕儿噙着泪骂道:“夜开,你居然背叛自己的家人,你怎么对得起自己良心!”

    夜开此时目光冰冷,道:“你说家人么?在我看来,也就夜羽值得重视一点,其他人包括你和夜豪,我一点都不在乎。不过夜羽似乎很在乎你,那么……”伸出双手,冰武结了几道印记,又道:“千财宗才是你的家,不是夜家堡,所以忘记这里,回去千家吧。冰武魔法——灵魂冰封。”千燕儿的目光渐渐失去色彩,隐隐约约还透露着呆滞。

    “那么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们了。”夜开环视一圈被束缚的夜家成员,“记得将他们看守的严密一点,我可不希望帝国盛传是我出卖了这个家族。”

重要声明:小说《龙凰神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