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裁决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羽乐星 书名:龙凰神战
    大门外传来一声闷响,一圈气劲汹涌穿门板,竟将大门重重推裂,撞在墙上,轰出两个大的缺洞,再掉到地上,扬起厚厚的飞尘。一道人影走近,看得出是名男子。

    “好一名光魔导,竟有能力一下子干掉我一十名青级强弩手和九十名绿级重弩手!”男人拍掌上前,冷冷地环视几眼,不屑道:“但小辈全是乌合之众,不堪一击!”

    夜月天跳出门去,喝问道:“你是什么人,竟来我夜家堡造次!”

    “紫天斗神四大卫士长之一,胡风!”那男人狂傲,连夜月天也是不屑一顾。

    紫天斗神,圣斗帝国皇室亲提“与国齐”,享有仅次于帝国皇帝的崇高地位,又被称作玄武大陆的裁决所,只要它们认定了谁威胁帝国或者大陆,就能先斩后奏,甚至免奏。

    听说是圣斗帝国的裁决组织,夜月天也就没什么底气了。

    胡风四下乱看,却不瞧夜月天,冷酷道:“传说有圣斗帝国的国宝神兵在你这里,我是来取剑的。不用问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来去取剑,其他的一概不理会!”话音刚落,就见到院中闪过十几道淡影在院内快速飞走一圈,无声无息地将几十人围在一个圈内!

    “风影幻像……还有风刺!”夜月天惊愕地看到那十几人的武器,绿色长刺。再看他们体朦胧,立即知道来者是帝国“裁决部”的顶级傀儡刺客,大名鼎鼎的疾风猎手,只有对裁决所认定的死刑罪犯,这些诡异的刺客才会出动暗杀!

    “看来是没的选择了……”夜月天冷态道:“你带十几个疾风猎手来,就等于没有留余地,这些猎手一旦出动,势必要结束目标的生命!”说着抽出一根金针刺进自己的后颈,道:“你是黄金斗将,我若不是和你同级,怎么也斗不过。十年断寿金针法,可以让我提升战斗力到上位黄金斗将一个时辰。”说着一抖手中长戟,强大黄金斗气幻化成焰,当即腾起,包裹全

    “即使你们后面有上千后援,我也要让你们全部葬在此!你,就是我驭狼戟下第一个上路的家伙。”斗焰一摆,扭曲化形,不一会已经成一头恶狼冲天而起,雄风震地!

    戟泛金光,乃是秘银所铸,足有五十斤重,在夜月天手中显得沉猛无匹。狼气裹,长戟重挂打下,犹如金虹倒挂,有千钧之势。恶狼咆哮如雷,凶残地张开巨口!

    胡风冷眼相对,毫无神色变化,仅是点足一下,就向后退了几米,又一跺脚,再横移了几米。夜月天的重戟砸在地上,震得府院一阵剧烈颤动。戟落处,方圆十米深裂,裂缝组有三米深浅。地面破败,像干涸的河,又像被砸烂的豆腐。

    一击不中,夜月天立即拔出长戟,手握戟尾,奋力横空扫,划出半个圈来,一记弧斗气应招而出,直袭胡风下腰位置。同时双足疾踏,以直刺式冲击胡风口。

    胡风却不慌乱,背上刀鞘一转,单臂回顶一击,就用刀鞘震散了夜月天的一记弧斗气。眼角闪过一丝精芒,见夜月天横空刺来的戟,如恶狼扑食般凶狠,打起几分精神换了右手持刀鞘,斗气聚集臂内,断然以刀鞘迎击夜月天的恶狼利戟。

    “砰”地一声闷响,夜月天含愤一击,却是被胡风单臂用刀鞘挡下。交击发散的强大斗气,就连十几米外的石台也掀飞上了空中,轰然裂成了五六块。

    “喝!”夜月天沉喝一声,手腕发力,戟剧烈旋转,牵动空气,还能吸引尘土上飞。

    刺耳摩擦声在整个院中响断,刀鞘再也不能抵住巨大的压力,彻底被撕成两段朝左右疾出去。碰上墙壁,立即轰出一个洞来,塌下几米厚土;撞到坚石,转眼就将它敲成碎块,留下一地的石屑后砸入地去,又让地上裂开几米的裂痕。

    金光乍先,只见胡风手中乃是一柄金色大刀,刀侧贴着胡风的手,戟首顶在刀上,任凭夜月天如何使劲,结果依然是寸进不得。秘银制戟,坚锐之极,寻常铁石不说,即使是精铁的大盾,在夜月天戟下也会破出一个洞来。而这金刀,却是丝毫无损,甚至没有痕迹留下。

    “夜月天是吧,五十斤的秘银从何来?”胡风实话对秘银戟很有兴趣,即使对方杀机强盛,却丝毫不在意,玩味道:“不如就一起送给我好了!”

    如此侮辱,夜月天哪里能忍受,暴喝一声“恶狼坠”,长戟拖影疾收,体眨眼间已经跃上好几米,浑黄金斗气强烈爆发,凝聚出一只恶狼形象在戟上,发散刺目寒光。

    狼啸响,狼戟转。夜月天高举狼戟,带着万斤之势凶猛砸下。戟首似狼口,利齿如钉。

    “华而不实!”胡风冷冷说了一句,却也不敢硬抗这种猛击,当即凝聚斗气,挥刀向上,锋利的刀气瞬间将夜月天的外围气场撕开,重重地打他腹上,然后有金光从背上窜出。

    恶狼坠的巨大力量还没有击中胡风,便轰然散去了,而夜月天则是狂喷一口鲜血倒飞几米远,重重摔落在地,已然伤的不轻。狼戟也脱手飞掉,被胡风接到左手。

    “你是——不,你的斗气修为已经超过了上位黄金斗将!”夜月天惊骇地指着胡风道,“你也是亚圣级的大强者。”

    胡风把玩着狼戟,并不承认自己已经超越了黄金斗将的级别,却也没有否认,得意笑道:“很多人都以为我是亚圣级大强者,可是没有一个人是对的,你们这些连亚圣级都没有达到的蝼蚁,怎么会懂得什么叫做法则力量!”

    夜月天气恼地挥拳砸地,登时砸出一个大坑来。后颈金针自动移出,仿佛抽干了夜月天的力气般,金针一出,他立即倒了下去。减去十年的生命力后,夜月天又能有多久可活呢!

    夜星怜在房间内,面如白纸,如若久病。仔细观察,会发现她的双眼蓝化,瞳孔狭长,就像是野兽的眼睛一样;双唇侧露两点白锐牙齿,分明是虎牙位置,而且此刻,壶牙还在生长;头发变成了银白色,两鬓的毛发在迅速生长,甚至还有了几缕虎须。

    “大哥,你去解决他,我可以支持住的!”夜星怜推了推夜狂,“那家伙太狂妄了!在弄清楚裁决所来这里的真正目的之前,夜家堡的威风不能轻易折了。”

    夜狂收起帮夜星怜刺激精神的手掌,将她扶到椅子上坐好,道:“我会速战速决,星怜,你要坚持住啊。”言毕怒火再也不能隐藏,暴跳如雷地扑出去,喝道:“不论你是何派何宗,今天就要你丧命在这里!”不由胡风有何言语,夜狂立即又扑前,爆裂斗气幻化成焰,战斗力里倍增,气合拳招招力大无穷,压着胡风打了几十回合,却没有给对手反攻机会。

    胡风却逞强地边斗边道:“好一对气合拳,连我秘银戟都能强攻不畏——噗!”他喷出一口血,被夜狂盛怒一击“气合顶”震开护斗焰,受了不小内伤,借机会退后拉开了距离。

    “我的修为,已经超过上位黄金斗将了!”胡风冷笑道:“你的成名绝技气合拳攻了三十三记,我几乎全挡下来了。现在换你接我的攻击——刀名,斩月,技名,裂斩刀罡!”重重地将狼戟插入地下,胡风双手持刀狠辣劈出五击,却每一击都分裂十击,五十道刀罡落下,犹如是金色的刀网,包笼了长宽各三十几米的范围,完全无处可避,将夜狂的退路全部封死。

    但是夜狂不仅不躲,反而直直向胡风走去,带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

    刀网扭曲,然后轰然溃散,没有伤到夜狂分毫。在胡风不可思议的眼神中,夜狂已经到了他对面,冷道:“气合拳的‘虚击’叫做气合封,将自己的斗气打入对方的气脉中阻碍对手斗气的运用。现在的你,恐怕只有原来十分之一的气了。你这家伙,胆子大,破了老子气合封命中最高记录,而且一次超了五十击。想我夜狂百数场战斗,从没有人敢这样,你好狂妄,却也笨到了极致,难道面对我这样亚圣级级的对手,你也不先了解一下我的战斗能力。狂妄的代价很重,你的命,就留在这里吧!”说话间,一枚金辉耀眼的斗气球已经握在手掌,分明的气合拳的终结技——气合顶!

    胡风害怕了,却没有一点办法。夜狂的终结击气合顶袭来,劲风已经擦面。

    千钧一发之际,忽见一团紫芒袭卷胡风后,化成一只绚丽的凤鸟,从胡风背上冲了进去,让他虎躯剧震,口中也迸出大量血来。夜狂却不顾这些,气合顶一式产生的浑圆斗气球撞击胡风心口,饱含愤怒。

    没有任何悬念地,斗气球轰击在胡风心口,劲力如旋风一般四散开来,犹如响了声惊雷。胡风又是一震,却未见到痛苦表,反而露出笑意对视夜狂。

    夜狂骇然发现,胡风的心口仿佛是盘着一块精金,气合顶命中,斗气球却寸进不得。

    “啾!”胡风体内传出一声凤鸣,乍现紫金光辉,竟然疾出一只凤鸟。夜狂只觉指骨开裂,那紫金凤鸟的威力实在恐怖,爆裂气劲完全被击溃。紧接着,凤鸟陡化原来十倍大小,迎着夜狂的面扑来,直接贯穿了他体,并倒飞了十余米后撞裂石柱,方才停下。

    “紫金色的斗气——圣斗气!?”夜狂气血翻涌,连喷五六口鲜血,却依然坚持着没有倒下去,恨道:“若我奇经八脉中最后的主脉督脉也贯通了,气合顶便能强大十倍,我又怎么会败的如此之快。”

    胡风得以活命,见夜狂重伤却没有趁机扑上去解决他命,反而一路口鼻喷血退了十几步跪到地上,畏惧道:“属下办事不利,请主责罚!”看来那凤鸟是连他一起打伤了,而且在重伤了他之后又重创一名上位黄金斗将,可见这一击的制造者,强得变态啊!

    夜幕后徐徐走出一道妙曼影,不怒而威。浑紫衣,华丽服饰,高挑材,眼冷如月,蒙了一层紫纱,看不清模样。但其他地方,无一不在诉说她是一名美女,而且是绝色美女。

    她的气质,仿佛是冰霜而成,冷寒人,让人想近而不敢。

    她便是紫天斗神的主人,被圣宫称作成长速度最快的法则强者——凰紫微!

    每一个达到圣级的强者,他们的力量会发生质的变化,融入了法则的玄奥。每一个圣级强者,他们都会给自己的圣级力量命名,而凰紫微的圣斗气,便是叫做“紫天斗气”了,而龙凰大陆的强者阶层传言,凰紫薇以纯武斗入的圣级,其圣斗气融入的法则很直接,就是强化法则,所以在龙凰大陆的圣级强者领域中,凰紫薇的斗气被冠以最刚强圣斗气的称号。当然,这种在圣级强者中才公开的信息,夜家堡这群井底之蛙是绝对不知道的。

    夜羽和夜星怜同在房间里,默默地看清外面的况,向来懂事的他似乎是明白敌人的强大,已经是夜狂都无法对付的,便松开夜星怜颤抖的手,不与任何人招呼,独自朝藏剑室去了。作为即将用魔炎剑筑基甚至被寄予成为魔炎剑主人的当事人夜羽,自然已经从夜狂那里听说了魔炎剑神话一般的故事。

    夜星怜痛苦地呻吟,忽地从体内泛出猛烈的白色游离的光束,渐渐裹住她的体,低沉的兽吼不断响起,将在外的夜月天惊得从地上跃起来,几下冲进房间,却已经无法阻止事**展。夜星怜的体已经被一团直径达3米的白色光团完全包裹在里面,以夜月天的的眼力,完全看不清楚光团里面的变化。

    一声声低沉的虎啸从光团中传出来,仿佛铁锤一般敲打着夜月天的心脏。看着事一步步朝着最坏的形发展,夜月天尽管知道危险,却还是忍不住朝光团走了过去。而就在刹那间,数十道毫无规律可言的白色光箭蓦的激出来,夜月天反应极快地顺势原地跳将起来体横空旋转躲避,离他最近的光箭,几乎是贴着鼻尖划过,吓得他冷汗急冒,大叹好险。

    光箭散出去,冲出房间去,击中座椅板凳,石梁门柱,无一不是瞬间消失,不知去向。

    “大哥!”夜月天冲出房间,悲伤道:“二姐……被光明白虎同化了……啊!”

    “嗷!”虎吼过后,夜月天背后冒起一团白光,转眼幻化成一只巨大的白虎,足有一丈高矮。强劲有力的虎掌带着凶狠狠地按倒前面的人后,虎口马上张开咬。

    凰紫微望着白虎,语气冰冷道:“光明武兽?原来传言说真的,夜星怜老太真是个寄神奴啊,怪不得魔法与众不同,三年前的魔法大赛上以紫级的等级就将九级黄金魔导师战败了,得到第一名,原来是借用了神兽的元素法则力量。”同时像是在救夜月天一般,挥掌打去一团紫天斗气,直接将白虎撞得连翻几个筋斗,又撞倒了一面墙壁,整个房间摇摇晃晃,眼看就要倒了。

    “住口!”夜狂吼道:“不许用这么鄙视的语气评价我妹妹。”

    凰紫微却不理会,道:“寄神奴本来就是非人非兽的怪物,一不小心就会被体内封印的魔兽或武兽占据主导地位,失去自己的灵魂和心。而长期被压制的神兽一旦占据主导,就会变成暴怒的圣兽,破坏的机器,一般圣级强者都无可奈何,。像这种为了获得力量而不惜放弃人格,将元素神兽封印在自己体内变成寄神奴的家伙,随时都可能给大陆带来空前灾难的存在,从来都是被世人厌恶的。放眼全大陆,所有人都会说——寄神奴该死,该杀,该灭!”

重要声明:小说《龙凰神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