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敌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羽乐星 书名:龙凰神战
    (三更到)

    距离冰武以夜开的份回到夜家堡已经过去了近半个月,期间冰武为了不被人觉察,几乎都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加上夜家的三位老人决定让夜羽接受魔炎剑上斗气的筑基仪式,让夜羽闭关苦修一个月的时间,让体的各方面都达到巅峰状态,所以冰武也暂时不需要执行检查夜羽常功课的责任,倒也没有人发现夜家的二公子格有变化。

    不过今天,冰武却是不得不从房间里走出来,因为今天是夜开的生,夜开的每一次生,夜家堡都是举办得有声有色的。父亲过生,夜羽自然也在这天从练功房结束闭关出来,而且出来时已经隐隐有迈入橙级斗士的趋势,修行进步神速确实让众人吃惊,都说夜羽将是第二个夜极那样的天才。

    是夜,夜家堡举家欢庆,冰武显然受不了这种场面,一整晚都面色僵硬地喝着人类口中的美酒,事实他感觉酒的味道还不错,于是也乐得轻松,只要有人跟他说话,他就举起一杯酒喝下去,一晚上下来,足足喝了几十个大杯,有点晕乎乎的,感觉很爽。

    夜羽找到人群里一直喝酒的父亲夜开,双手递去一枚羽毛形状的火红玉佩,怯生生道:“爸爸,小羽没很多钱,所有的钱也只够买一块中等的魔法玉了,祝你生快乐。”

    冰武微微一愣,随即欣喜地接过火玉,宝贝似地在掌上看了好一会,只见玉上面能量微流,晶莹剔透,散发着极淡极淡的斗气波动,已经不是一块普通的魔法玉了,不动容道:“儿子,这枚魔法玉,你用斗气锤炼了多久了。”

    夜羽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是从书上看到的,说用斗气锤炼魔法玉的话,可以让玉变得更漂亮,更加晶莹剔透,所以就……可是爸爸,小羽没有偷懒练功哦,都是睡觉的时候花一点点时间去做的,您要相信我。”

    冰武看着乖巧的夜羽,心里不有些羡慕夜开,人类的孩子多么好啊,哪像兽类,长大以后六亲不认,尤其是他们狼,反目成仇都是时有的事。

    这一刻,冰武突然很想作为夜开享受一下这种父子亲,他蹲下,慈地轻抚夜羽的脸,潜意识地伸出食指轻弹一下他的额头:“傻儿子,你花了两个多月时间给爸爸准备礼物,爸爸又怎么会怪你呢,而且,你的功课也没落下嘛。”说着看了一眼远离人群的夜豪,“要是你弟弟和你一样懂事,不,哪怕一半也够了。”

    夜羽“嗯”了一声,道:“爸爸,我会让弟弟开口叫你和妈妈的。可是爸爸,你怎么知道我是花了两个月时间锤炼这枚玉佩的呀,我都是躲在被子里的呀。”

    冰武呵呵笑:“爸爸没看见你躲在被子里做事,可是可以看出你睡眠不足时的倦意呀,两个月前就开始在练功的时候背着我悄悄打呵欠,以为我看不见吗。”

    “啊,原来都被爸爸发现啦,我还以为自己的呵欠打的神不知鬼不觉呢。”

    冰武抱起夜羽转了一圈:“好儿子,你的礼物爸爸好喜欢,我会一直带在边的,你说好不好?”夜羽也嘻嘻笑:“好呀,爸爸不要骗我,永远都要戴着哦。”

    “当然了,爸爸会把它看得和自己的生命一样重要。”冰武这时候自己都有些犹豫了,到底说这话的是冰武*佐达呢,还是夜开?

    “羽儿,你给这枚玉起个名字吧。”

    夜羽歪歪脑袋:“那就叫羽吧,我正好叫夜羽嘛,你说好不好,爸爸?”

    夜开轻念几声“羽”,哈哈笑起来:“好,就叫羽,爸爸会一直戴着羽玉的。”

    夜羽从衣服里面拉出夜开送给自己的那枚冰坠子,道:“羽儿也会把爸爸送给我的坠子一辈子都带着,死也不会丢掉。”

    “父子”俩相视而笑,说不出的温馨和睦。

    夜狂借着酒兴,大大咧咧道:“开儿生,大家都放开了玩。小羽修行进步,开儿就更高兴,今夜不醉不让走!”冰武的确是很高兴,但是是收到夜羽的礼物以后,放下夜羽,又喝了不少酒,频频举杯,没有停下的意思,手中紧紧握着那枚“羽玉”。

    夜羽退出人群,对大家不太在意,四处去寻找夜豪的踪迹,却见他孤独地在一旁的角落,静静地在看夜开,脸上的表有些奇怪,与大家显得格格不入的他总是选择独处。

    “弟弟。”夜羽走到夜豪边唤道:“你在看爸爸,是在为他高兴么?”

    夜豪收回目光,冷冷哼一声,道:“我不为他高兴,只是有种感觉,他和以前不太一样。”说完冷冷看了夜羽一眼,转出了厅门,随手一挥,便经发动召唤魔法,凝聚冰系魔法力幻化成一只冰鸟座了上去,准备往院中的观星台飞去。

    “弟弟,我想问你,大家这么关心你,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感动么,就算你很叛逆,可是父母家人毕竟是亲人,你一点不知道珍惜么!”夜羽追了几步道。

    夜豪不以为然地乘鸟上飞,道:“别对我说这种作呕的话,我会鄙视你!你说我叛逆也好,说我冷酷也罢,我注定了没有家人,我的家人,本就不存在。”

    夜羽上不去,便坐到台下道:“弟弟,在台上观星,离天较近,是否也特别漂亮?”

    夜豪没理会夜羽,自己看着天,突然面色凝重,闭目片刻,啐了一口,喊道:“夜羽!去告诉他们,今夜有灾难。”说完指挥冰鸟朝外飞远了,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对于敌人,夜羽是不信的,但夜豪说的那么肯定,加上这个弟弟一直就显得很神秘莫测的,最后夜羽还是将他的话重复了一便给大家,结果自然是大家一笑了之了,夜家堡是什么地方,怎么可能会有胆大包天的人来进攻。

    也许是夜羽的错觉,夜开听到夜羽将有敌袭后似乎脸色变了一变……

    半夜,酒会结束,人却未散去一个,大家在院中闲谈,似乎少了夜豪冰冷的影后,温度会升高般,至少夜羽看不出这会有什么不和谐。

    然而,在没有一点防御措施的况下,一点白光伴随一点轻微的破空声划过夜色,擦起点点火星,惊起飞鸟阵阵。一支利箭夺命扑入夜家堡,直袭夜狂心口。

    “敌袭!?”夜狂虎眼迸精光,黄金斗气陡现,气合顶迎利箭,只听一声“啪”响,却是箭碎成片,而手掌无伤。“幸好有小豪的话让老夫稍有防范,否则就怕没了命了。”

    “刚才的箭,是有‘无形追命’之称的‘空间光明箭’,来者不善!”夜月天阅兵无数,认出袭击夜狂的箭,又听几百声破空音传来,看也不用看就叫道:“注意,不要硬接,箭名穿云,有火药在上面,受阻就会爆炸!”

    但他还是迟了一步,已经有几名自持修为高的晚辈抽出随剑迎击穿云箭,结果被火药爆炸产生的爆破威力震得倒飞几十米,当场就昏迷不醒了。

    夜家堡中的仅有的几位顶多就是四五级的中级魔法师们立即开启魔法盾,但在七系中,也就只有冰系和土系的魔法盾有可观的防御能力,其他都是脆弱。穿云箭火药爆破威力比起五阶火系魔法的伤害也不惶多让,而且是带剧烈冲击效果的,威力更大几分。魔法师仓促立盾,也就四五阶的中级魔法,所以一轮强力箭雨过后,几名露在魔法盾外的护卫或夜氏成员便被杀了。

    “可恶,这么大的动静,他们不怕招来城卫军吗!”夜月天气得之咬牙,怒眼望外。

    夜狂苦笑,道:“来者不善,动用的都是顶级的装备,恐怕这府邸已经被完全下了隔离结界,声音是传递不出去的。”

    夜月天不信,道:“这么大的结界,至少需要三名光系银魔导师才行,或者是学会神术的武斗者,可是武斗者的话,那修为会有多高啊……啊,难道会是圣级强者,圣级强者为什么会袭击我们夜家堡,难道是为了……”二老目光交接,同时想到了魔炎剑。

    “如果真是圣级强者的话,我们也唯有束手就擒了。”夜狂皱眉道,“但愿不是。”

    说话间,却见西边墙上暴现一团金光,喝了一声“斗气斩千军”,立即卷起无数刀气疾斩而下,院内晚辈若被击中,非死即伤。夜狂是亚圣级的黄金斗将,在圣斗帝国中,银级以上都的斗士都能称将,对方也是黄金斗将,他自然有能力抗衡,只是刀气攻击的目标不是自己,他再怎么厉害,也无法保护所有的人,顿时陷入慌张境地。

    “光武魔法——空间逆路!光明神的辉煌,指引归途。”

    夜星怜积蓄以久的魔法咒及时发动,一片白光笼罩全场,一切都在短暂的静止后倒向发展,刀气回击,来势有多凶,去势就有多猛。一时间,夜空中有的只是惨叫,没有生存机会后的那些惨叫。

    “星怜,你怎么能用这个术!光武魔法会刺激它的灵魂啊。”夜狂急切地扶住夜星怜。她用了魔法咒后,精神力虚弱,神智也稍稍不灵清,道:“大哥,如果我不用这个术,那些孩子谁来救他们呢?我精神力衰竭,恐怕难以压制光武兽的灵魂,你一定要动手杀了我。”

    夜星怜惨然一笑,又道:“自从父亲将它封入我体内时,我就知道迟早会有一天会发生这种事,人类的意志怎么可能控制圣级的神兽,天生魔法天赋不足的人,怎么可以逆天而行?逆天成为强大的魔法者,这一切都是注定的了!大哥,你一定要在我变成奴兽之前杀掉我,星怜不想死了以后还留下一场可怕的灾难给乐清城!”

重要声明:小说《龙凰神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