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以为的单恋 (七)

    2008年末,我很清楚地知道一月份是他18岁生



    我问他,你想要什么礼物。他说周杰伦的CD。



    我们这个小城,买不到正版CD,于是我托了朋友去南京的音像店买到了周的DVD。



    买回来之后,我又去学校外面的文具店挑选了漂亮的包装纸,亲手包好这份礼物。我很小心翼翼地包,因为这是我对他的一份心意,不管他能不能感受得到。我又很小心翼翼地在某个晚自习下课的时候把这份礼物送给了他。



    生礼物加新年礼物,一起给你了,呵呵。我将礼物给他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后来,09年的夏天去他家的时候,我看到这份礼物还在,就放在他书房。



    这是我送给他的第一份生礼物。再后来,他19岁,20岁生的时候,我也是很精心地为他准备和挑选了礼物。



    第二份礼物是我亲手织的一条围巾,第三份是我在商店挑了一下午才选中的手表。



    



    当初去学织围巾,就是为了能亲手给他织一条,作为他的生礼物送给他。



    那个冬天,我的手上长满了冻疮,很疼。



    每晚,我坐在宿舍的上,一针一针地织,每织一针,关节弯一下,就这么疼一下。人家总说十指连心,我忍受着锥心似的疼痛。织完这条围巾,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疼了多少下。



    就这么连续好几个夜晚,我都织到半夜才睡。每次钻进被窝的时候,手已经冰的没知觉了。



    为了买那块手表,我省吃俭用了好几个月。



    可是为了他,我做什么都值得。



    我不知道现在,这三份生礼物,他是否还留着,很可能,早就已经不在了吧。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是真的很想哭,因为这三年来,我每年都记得他的生,记得帮他准备礼物。而他,从来都没有给我送过任何生礼物,甚至吝啬地连一句“生快乐”也没跟我说过。



    我十九岁许下的生愿望是,下一个生,他能陪我一起过。

重要声明:小说《时光祭:我这三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