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四十一节 关于严厉的往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异界杀手 书名:血色战地
    “老师你不是说让那个司机不来接我们吗?”李小龙好奇地问道。“跟他开玩笑呢,呵呵,怎么样啊,小伙子们?”严厉在电梯里向众人问道。“嗯,老师我们知道我们的不足了。”雷鸣在一旁说道。“呵呵,那你这个班长可得起到带头作用呀。”严厉微笑着说道,现在的严厉如果被其他的学生或老师发现,一定会很惊奇的说道,“这个严厉怎么还会笑啊。”不过他们是见不到了,一出电梯严厉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好了,如果你们表现好的话,你们也有可能会在这里待得,不过是这里的指挥官,不过那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严厉走在隧道里对着众人说道。“是吗?老师那真是太好了呀。”一个学生很是激动地说道。“不过即使你们是指挥官也免不了去战场参战的可能。”严厉知到他们心中的小九九。“那老师特种部队的指挥官为什么不像其他兵种的指挥官可以坐在营地里指挥部队啊。”那个学生又接着问道。“因为特种部队所处的环境是变化很大的,而特种部队执行任务必须得依托环境来行动,假使指挥官不在战场的话,那么无法分辨出敌,可是会行动失败导致部队全军覆没的。”严厉解释道。“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名学生自言自语的说道。

    众人一边走一边说,很快就走到了大门那里。严厉走上前去,不知按了什么键,门便缓缓地打开了。“看,老师说的没错,司机还在那里等我们呢。”李小龙说道。严厉首先上了车,然后雷鸣等人跟在后面也逐一上了车。“在那里感觉怎么样啊?”司机向众人问道。“嗯,蛮不错的。”雷鸣笑着说道。“呵呵,看来比我想象的要好哦,这些士兵的实力我以前见过了,可不是一般的。”司机像陷入了回忆般一样思考了起来。“崴,您老没事吧?”看到司机变成这番模样,雷鸣吓了一跳。“呵呵,没事。”司机笑了笑,将车子发动着了,向着目的地第二炮兵工程学院驶去。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学校。“再见了。”司机在车对着众人说再见,“嗯,师傅我们以后还做您的车。”李小龙对司机说道。“呵呵……”司机爽朗的笑道。“李师傅再见。”严厉在车下对着司机说道。车子发动着了,李师傅的车子飞快的向远方驶去。“先回班里吧。”雷鸣对着众人说道。“知道了,我的大班长。”李小龙笑着说道。一行人又回到了班里。

    “嗯,我给你们讲一下那个司机的事吧。”一到班里严厉对着雷鸣等人说道。“老师,难道那个司机还有一番故事?”雷鸣有些惊讶的说道。“是的,我之所以跟他有说有笑是因为我跟他曾经是战友。”严厉的一番话让雷鸣等人大为惊讶。“不会吧,那个司机看起来不像是特种部队的人啊。”雷鸣刚一见到那个司机只认为他就是一个司机,因为对于练武术之类的人,雷鸣凭自己的眼光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嗯,他的确不是特种部队的,其实我也不是,之所以我会认识那么多普通的士兵,是因为我以前是A师的副师长,而他就是A师的师长。不过在一次政治运动中被弄垮了,不过他不希望离开部队,便做了一个司机,当然这也是那些把他整垮的人所乐意见到的。一个师长最后变成了一个司机,这是一件多么滑稽的事,这件事没有几人知道。”说到这里时,严厉叹了口气,脸上尽显无奈之色。

    “老师,你能给我讲讲这个李师长是什么时候下野的?”雷鸣开口问道,严厉用好奇的目光望着雷鸣,他不知道雷鸣的家庭的背景如何,但是从老校长对他的态度上来看,就知道此子不平凡,既然他想知道为何不给他讲呢,于是严厉开口说道,“大概十年前吧。”严厉的这句话让雷鸣心里一惊,难道这是安排好的,楚捷他父亲不是也是这个时候被整下去的吗,为什么父亲不让我知道其中的内因,这是为什么?看到雷鸣思考的样子,严厉好像明白了什么,其他的学生不明白雷鸣和严老师这是怎么了,但是他们知道不能打扰两人的谈话,这已经不是他们所能知道的,他们知道雷鸣与他们不同,便安安静静的从教室里走了出去。

    “你说雷鸣和严厉他们这是怎么会是啊?”李小龙搞不懂在班级外面冲着陈晓明问道。“这我也不清楚,反正跟我们是扯不上了。”陈晓明回答道。“唉……走吃饭去,这都快晚上了。”李小龙站在那里摸着肚子说道。“嗯,走吃饭去。”于是众人朝食堂走去。

    “老师,我可以相信你吗?”雷鸣知道眼前的人可信,才这样问道。“嗯,为了我的老友,所以我值得让你相信。”严厉沉默了下说道。“那好吧,老师那你给我讲讲当时所发生的事吗?”雷鸣问道。“嗯,那个时候的我们是有什么话说什么话,不像现在什么话都不能说,记得有一天。”严厉陷入了回忆之中。

    “当时的领导人去世以后,政权出现了真空,一部分右翼势力趁机夺去了政权,但是政权是用军事来安抚的,虽然说军政是分开的,但是当时军政竟然出现了一批人和右翼势力勾结,我们这些没有被收纳的军事头领,也就成为了香饽饽,谁都想来争取我们到他们的手底下工作,而当时一部分军人选择了隐忍,而一部分并未有选择隐忍,而是选择了军事暴动,不过最后还是失败了。”说到这里严厉的眼睛里露出了悲痛,显然在这场动乱中严厉的好友出事了。

    “这些失败的人,许多人是强权派,虽然倒了,但是他们的实力让这些右翼势力不敢对他们怎么样,而还有一部分就像李师长这样子的,就被整了下来,当然李师长还算好的,其他运气不好的,已经在动乱中被处死了,还有一些也是家破人亡,那时的你应该很小吧。”严厉将沉痛压了下去。“唉,我的朋友的父亲也在这场运动中被整倒了。”雷鸣叹了口气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血色战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