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三节 惹事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异界杀手 书名:血色战地
    这个褚捷正是雷鸣以前的挚友,褚捷的父亲曾经是雷鸣父亲的战友,也许因为是战友的谊比海深吧,两家子的关系一直很要好,雷鸣和褚捷一直以兄弟相称,但是由于褚捷他们家发生了些意想不到的事,褚捷的父亲先是转业了,最后带着褚捷和他的老婆,离开了他们生活的那座城市,然后再也不知道所终,另雷鸣意想不到的是竟然在这里碰到了褚捷,这怎么令他不高兴呢?

    “褚捷,你们家到底出了什么事呀?”雷鸣一直对他这个挚友的离去很是挂念,他也非常好奇为什么当时任军区总政治处主任会突然离开,雷鸣当时很想问他的父亲,但是他的父亲那时对这件事异常的沉默,他也最终没敢问。而现在当事人就在他面前,于是就问褚捷。褚捷听到之后脸色逐渐沉了下来,“雷鸣你是我的好兄弟,你就不要在问这件事了。”“呃……”没想到褚捷连他也不讲,或许他们家真的有什么特殊的况,也罢,既然不说那就算了。褚捷意识到刚才的态度对雷鸣太尖锐了,便转移话题说道,“雷鸣啊,说实话我刚到这里,忙了一上午连饭都没吃呢?”“哈哈,我才刚吃完回来,这第一顿就由我这个当这个哥哥的请你吧。”雷鸣笑嘻嘻的说道。他们小时候经常为了谁是兄谁是弟,经常争得不可开支,双方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来争夺谁大谁小,这不雷鸣这么一说褚捷就不乐意了,“以前都是我让着你,我早都是你大哥了。”两人这么一争,就像小时候的一样,还是最好的朋友。

    “我们还是先吃饭吧,我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褚捷捂着肚子,脸上一脸痛苦的表,显然是饿的不行了。“呵呵,咱们走吧。”两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了学校外面的一家餐馆,这家餐馆不算特别大,但是却装修的漂漂亮亮的,“就是这家好客来,里面的饭超好吃,这是我们宿舍里的损友给我讲的。”褚捷向雷鸣解释道。“这样啊,我到现在连宿舍还没进呢。”雷鸣接着说道,“服务员,来几个你们这里的特色菜。”“嗯,请你稍等。”服务员说道,便去后面给师傅讲菜名了。

    就在等菜的时候,一阵熟悉的声音传到了雷鸣的耳中,雷鸣望向那个声音的传出点,发现这个人正是早晨的那个张兆辉。张兆辉现在心里很不爽,竟然被一个新近来的臭新生给算计了,被周卫国拉到教导处做了一百个俯卧撑,然后又被罚在场上跑步,直到现在才能吃饭,真是把他气死了,他虽然恨刘超,但是刘超他张兆辉可惹不起,但是又见不到那个该死的新生,于是便违反校规跑到这里来喝酒。“服务员,服务员。”张兆辉恶狠狠的说道,好像他老母被人强了一样。“先生,请你稍等。那位先生的菜马上就端上来了。”一个服务员很快跑到他跟前说道。

    “哪一个?”这个时候他连杀人的心都有了,“是那位先生。”服务员指着雷鸣说道。“张兆辉顺着服务员的手看去,这不是那个该死的新生吗?哈哈,这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正愁找不到他呢,他就出现了既然他敢出校外,那么他就死定了。张兆辉心中想到,这时的他脸上露出了一脸猥琐的笑容,再加上早晨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形象简直不堪目睹,就连旁边的服务生,都是一阵心寒。“雷鸣,哈哈,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你了。我的运气还真好啊。”张兆辉一脸狰狞的朝雷鸣笑道。“哦,原来是张兆辉学长啊,你来这里是喝酒的吗?我记得校规上说喝酒的处罚可是你要离开这个学校的。”雷鸣一脸嘲笑望着张兆辉说道。这种笑容让张兆辉看到之后,心里面更恨雷鸣了,“我要杀了你。”张兆辉朝雷鸣冲了过来。

    “想要打我兄弟的人就是我的敌人。”褚捷看到张兆辉冲了过来,立刻挡在了雷鸣的前。雷鸣心里非常感动。“哼,自找苦吃。”说完一拳打在了褚捷的脸上,褚捷一口鲜血从口里喷出,倒在了地上,没了动静,周围的客人惊叫道,向四处逃去,有些人边跑边吼道,“杀人了!杀人了!”这时雷鸣见到褚捷竟然为了保护自己挨了张兆辉狠狠地一拳,心里顿时起了杀意,竟然敢打我兄弟,雷鸣眼中一片血红,就跟从地狱出来的魔鬼一样。看见雷鸣变成了这样,张兆辉竟然不由自主的心里发颤,感觉自己被一个野兽盯上了一样。

    见到张兆辉竟然不敢上前,雷鸣脸上露出了讥讽的表,这张兆辉一见雷鸣竟然露出这副轻视他的表,心中早已忘记了刚才雷鸣上的杀气,而刚才的恐惧之,也被愤怒彻底所代替。“可恶,我要杀了你。”这一次张兆辉将自己的速度提到了极致,就连国家运动员也没有这么快的速度。“看来这个学院教出的学生并不都是花架子呀,没想到张兆辉这样子的人都有这么强大的实力。”雷鸣在心中想到。“去死。”张兆辉将自己全力放到了拳头上,张兆辉脸上露出了一副狰狞的笑容,他已经看到了雷鸣的头像西瓜一样炸裂。

    不过他所想的并没有发生,“什….什么?”只见自己处境全力的一拳竟然被雷鸣这么随意的挡掉了,在学校他在大二这一届学生里可以说,综合实力排到了前十,一直是子的他,竟然被这么随意一挡,将自己的一拳之威所化去,估计连刘超都没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吧。“该轮到我了。”见到张兆辉满脸的惊讶,雷鸣不打算与他解释什么,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既然你打了我兄弟就废你一只手吧。说吧,刚才打我同伴的是哪只手?”“左…..左手。”听着那从地狱里传出来的声音张兆辉感觉到自己根本不能反抗,于是就不自的说了出来。“啊……”一声惨叫从张兆辉口中发出,而这时候慢慢转醒的褚捷听到了这声惨叫朝声源处望去,褚捷突然间惊呆了,只见张兆辉的左手已经被雷鸣彻底撇掉了,骨头从中呲了出来,那血喷了雷鸣一,现在的雷鸣说不出的可怕,而张兆辉不知是生是死,倒在了血泊中。雷鸣看到褚捷正一脸惊愕的躺在地上望着自己,“哈哈,你醒了,我还以为嗝了呢?”雷鸣跑到褚捷跟前将他扶起,看到雷鸣和自己开玩笑,褚捷才从震惊之中缓了过来。“你把他杀掉了?!”褚捷这时心里面很害怕,要是真把张兆辉杀掉了,咱们不就变成了杀人犯了吗?“没有,他只是昏了过去,我只是给了他一点点的教训而已,他敢欺负我的兄弟,我还能让他那么轻松吗?”褚捷心里想到一点点教训,天哪!这真是太疯狂了,不过想到这里,褚捷心中感到了一阵暖意,什么是兄弟,这才是兄弟,雷鸣竟然为了我差点杀了人,有这种兄弟夫复何求啊。

    “崴,想什么呢?”看到褚捷眼中的茫然,雷鸣问道。“没想……”褚捷话还没说完,外面就传来了警笛声。随之而来的还有警察的说话声,“快,将这里封锁了。”“是,警长。”然后雷鸣他们就看到一群警察冲了进来。“完了,这次替我老爸惹事了。”雷鸣喃喃自语,就连旁边的褚捷也没有听到。

重要声明:小说《血色战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