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强势出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色白杨 书名:迷失侏罗纪
    将视力模式恢复到正常状态,小一默默地走到火堆跟前,他几乎不用猜就知道这件事是什么人干的,用小压力的空气弹吹飞窝棚还支撑着的砖墙,看到没有那个装金币的柜子,小一淡淡的叹了口气,还是给几个小孩子带来灾难了。

    “馨儿,战斗准备”小一在脑海里向馨儿下达了命令,几乎在命令形成的瞬间,馨儿就开始全面的装备自检,小一抓起衣服的下摆撕下一角,将面孔遮起来,迅速的向天华的方向跑去,不几分钟就来到天华楼下,出乎意料的是天华的大门敞开着,里面灯火通明,看着空的大堂,馨儿的扫描结果却显示整个楼上没有一个人,小一小心的走进大堂,扫视着周围,只见一个桌子上一只酒杯压着一张布片,小一认出来那和他买给谭颖的衣服颜色一样,走到跟前拿起来看着,只见上面只简单的写着几个字:演武场。

    紧紧的攥着那片被撕下来的布片,小一暗道一声:果然!便毅然决定了下来,早晚要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武力强度的,同时也暗自安慰着自己,魔法?没有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的!想到这里便迅速离开大堂向白天经过的演武场跑去。

    白天被几个士兵守卫着的演武场此时和天华的大堂一样,门口大开,里面灯火通明,馨儿扫描范围内几个人站在场子中间,这个门口上面写着“演武场”几个大字的建筑象蒙古包一样的外形,用坚硬的大理石砌成,占地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面积,检测到墙壁的厚度在一米的样子,小一暗暗松了口气,不管怎样,打穿墙壁逃跑还是可以做到吧。想到这里便信步向场内走去。

    看着后的大门被从上面落下的同样厚度的巨石挡住,小一被遮得只剩下眼睛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场中站着一个看起来像地球上60多岁的老人和三个30多岁的中年人,老人手里什么也没有,就那么站在小一对面,而另外三个中年人各拿着一柄看起来绝对不轻的大刀,四个人表严肃的看着小一,打量完几个人,小一冷笑着说道:“老城主真是抬举小子啊,这么大场面没个观众可真是个遗憾!”说完冷冷的盯着老人的眼睛,不管什么人,要动手之前眼睛必然会发生变化,在数年的实战中小一早已领略到这一点,第一次面临他所无法解释的魔法,他不得不非常小心,他知道,实战中轻视对手绝对是愚蠢的。而此时的老城主,看着面前蒙的严严实实的年轻人,看着那双像随时准备扑向猎物的狮子一样的眼神,心下不经生出一丝退意,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没有经历过战火的洗礼怎么会有这么凌厉的眼神,眼前这个孩子究竟是什么来历,自己真的有必要为了这件盗窃案掺和进来吗?然而听到小一讥讽的语气说出来的话语,这位七级的高手一时间还是动了火气,带着气愤的语气和一丝不信说道:“天华的狂犬是你杀的?”小一淡淡的答道:“是我杀的,把孩子们放了!”老人似乎猜到会是这样的回答,但此时听到面前的这个孩子这样淡淡的回答出来,却依然吃惊不小,他自己应该也能杀掉那只狂犬,但绝不会很轻松,如果面前这个孩子真有这样的实力,今天自己四个人能不能留下他实在是个问题。想到这里,老人叹了口气慢慢的说道:“你的小朋友们没有受委屈,如果待会儿你能顺利离开,可以带他们走!”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小一知道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想来堂堂一个城主,应该不会在这个上面欺骗自己,便向老人抱拳说道:“老城主的话在下自然相信,今天和您老人家动手实在非得已,如果小子今天不能带走几个孩子,还请老城主看在孩子是无辜的份上,善待几个孩子,在下在此先行谢过了!”说完真诚的向老人鞠了一躬。听到小一“老成”的话,老人眼中不可觉察的闪过一丝怜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说道:“不用担心孩子,你能悄无声息的灭掉7级狂犬,手自不必说,如果你能放倒我这三个徒弟,自可带他们离开!”说完向几位中年人点了点头。

    真正要动手的时候来临,小一仍不免有一丝紧张,真正强势的对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你从未接触完全不了解的东西,比如此时的魔法,之前杀掉那只在小一眼中的大狗的时候,小一并不知道这个世界存在着魔法,而且在完全的偷袭中,根本没有遭遇到抵抗,他自己亦知道这之中存在着很大的幸运的成分,此时看着周围慢慢向他围聚过来的三个肌男,小一将双臂中的高压空气炮压力一步步增大着,确保随时可以将高压空气弹推出掌心。突然,馨儿在脑海中向小一提示道:“警示,环境监测电离子异常,空气成分分布异常,大量氢氧分子高密度聚集在面前三人周围”提示的同时将小一的视力模式切换到多光谱视力模式,小一立刻注意到三人体表罩上了一层50多公分厚度的透明罩,甚至连他们手中的大刀上亦覆盖着一层透明罩。暗道一声见鬼,小一迅速将已经压缩好的空气弹喷出手心,向左后方和右后方的两人扔出,同时一个箭步挥动右拳向前面的中年人砸去,在不远处观看的老人看到小一突然向后拍出两掌,然后向前方冲刺,心中突然一惊,他没有感觉到小一发出任何魔法,但看着眼前只有高手解决了后方威胁才向前突刺的行为,已经感觉到小一刚拍出两掌绝不简单,就在他还在惊愕的时候,场上的变化已经成为结局,在小一后方的两个中年人像被巨大的力量撞击了一样,随着一声巨响骤然口中喷出一蓬鲜血倒飞而出,飞过半个演武场后撞在后的墙壁上反弹到地上,体弯曲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看起来像一堆没有骨骼的一样,而前面那个横端着大刀防守小一拳头的中年人却也只被另外两人幸运一点,两手抵在刀柄和刀尖处,却仍然没能抵得住小一的拳头,愕然的低下头看着前被砸断的大刀和塌陷下去的腔,嘴角慢慢的流下一缕鲜血,然后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蒙面人,子平平的向后倒了下去。

    看着眼前只是几秒的时间发生的一切,老城主惊愕的表冻在了脸上,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如果说他之前拍出的两掌是魔法的话,他又怎么能有如此强悍的力量呢?这样的力量对上自己,自己又能走得了几招呢?老城主感觉自己几十年的修为都白白修炼了,在这个孩子面前,纵然自己再修炼多少年,不都是一样的结果吗?

    小一看着面前的中年人倒下,瞬间回看向后,残忍的景象让他不寒而栗,当他看到那层半米厚的透明罩的时候,未知的恐惧令他毫不犹豫的爆发了没有启动动力辅助时的全部的力量,空气压缩炮亦发了7成左右的压力,他以为那层透明的保护罩像他想象中的像地球时看过的科幻电影中的外星人的能量罩那样坚不可摧,然而,在拳头打进那层保护罩的时候,他却只感觉到了像打穿一层海绵一样,此时看着几人在自己一招之下成为这样,小一心中却一丝高兴都没有,他没有想过要杀死他们---

    转看着远处变得像经历了秋霜的茄子一样突然显老的老人,小一默默地走过去,此时说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老人看着小一黯然的表,心中似乎恢复了一点活力,默默地走到墙边,有节奏的在墙壁上拍了几下,在一阵叽叽呀呀的声音中墙上一块一人高的岩石滑出来向旁边移开,只见谭颖紧紧的拉着几个孩子坐在一张石桌旁,看见谭颖和几个孩子安然无恙,小一摇摇头似乎甩去刚才的不快,走到谭颖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抱起小成说道:“走吧,一切都过去了!”听到这句话,谭颖立刻反应过来面前的蒙面人是小一,谭颖一直在孩子们面前的坚强突然像坍塌的大坝一样倒塌,眼泪像洪水一样泄下,坐在石凳上呜咽的抱住小一的腰,脑袋埋在小一的腰间抽泣的哭了出来,像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小孩一样。

    静静地站着,抚着谭颖长长的秀发,等她不再抽泣,小一轻轻的拍了拍谭颖的肩膀,拉着她的臂膀让她站了起来,一手抱着小成,拉着谭颖的手向演武场外走去------

    此时离天亮还有一点时间,走到外面,四周漆黑一团,谭颖领着三个小女孩紧紧的拉着小一的手,城门尚没有打开,小一就那么抱着小成领着几个人慢慢向城门走去,良久,感觉到谭颖手上传来的紧张,小一故作轻松地说道:“黎明前的天是一天中最黑的,可是过了这片刻的黑暗,太阳不就要出来了吗?”听着小一模糊地话语,谭颖似乎知道了些什么,但却又好像没听出什么来,黑暗中看着面前的男子,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轻松,不管他说的是什么,就像他说过的那句:有我在,一切都会好的。有这一切不就够了吗?

    漆黑像打了败仗的军队撤退一样,迅速向西边退去,东方地平线上一丝鱼肚白慢慢的现露了出来,在城门打开的时候,小一带着谭颖和几个小孩子像清晨刚被放出笼子的鸽子一样向他的超级马车跑去------

重要声明:小说《迷失侏罗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