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绿洲小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色白杨 书名:迷失侏罗纪
    年轻人贴在大树后借助馨儿作着各类设备,几分钟的时间便得到了环境的详细报告,空气,植物,土壤等所有能接触到的东西,得到的数据都远远比地球的数据优秀,同时年轻人已经扫描到他所在的位置正处在森林边缘,基地车车载雷达显示两公里外就是一座古城,而在年轻人所在位置的森林一方没有其他动物,想了一下,年轻人决定暂时不装备黑豹铠甲,并将基地车藏到森林深一些的地方,自己出去查清具体况再说。

    年轻人将基地车背着小城方向向森林里面开去,森林里庞大的树木之间的间隔相当开阔,这正是大树的效果。大约向森林深处开进了5公里左右,此时森林里已经黑的没有一点光线,周围的大树树干直径都已经超过了基地车的长度一半以上,上方浓密的树冠不知道有多厚,严严实实的遮住了天空。馨儿自动将年轻人的视觉模式切换到夜视模式,年轻人看况已经比较满意,便将基地车停了下来,跳下车来到一具看到的最粗的树干前,伸出右手弹出手臂上三个叉刃中的一个,启动高频振向树干切去,像切豆腐一样顷刻间在树干上切下一块和黑豹基地车正面一样大的一块,然后从侧面挖开一个圆孔,挖到一臂深无法再深的时候,掏出碎屑,将手掌对准圆洞,将一颗空气弹送进洞中,迅速用手掌按住洞口,只听见一声沉闷的爆破声,旁边切好的方块被完整的轰了下来,年轻人将轰下来的门形树块放在一边,站在门形树洞里迅速挖了起来,不大一会儿就切出一个刚好能藏下整个基地车的树屋,然后让馨儿控制着基地车开进挖好的树屋,(他可不想自己把车开进树屋后出不来),然后拿起开始时切下的树门,将树屋关了起来,又跃上树冠削下几根树枝,削成钉子从边框上将树屋的门钉了起来,在树顶上几根很粗的树枝上剥了几块树皮削成钉子外部的形状将钉子完全盖了起来,伪装一番几乎看不出动过的痕迹,然后用几个轻轻压缩的空气弹将地上的碎屑全部吹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满意的向来的方向走去。藏基地车的地方已经被馨儿以地标的方式记载了下来。

    启动动力辅助,年轻人几分钟的时间就来到森林外沿,抬头看看天空,太阳正向天边倾斜下去,由于没有搜索到卫星,他无法获得经纬度,也无法知道自己的地标,以后要得到地图,只能走到哪里让馨儿记录到哪里了,这么想的时候,年轻人已经将录制地标的任务安排给了馨儿,只要他出现在没有到达过的地方,馨儿便会自动绘制到地图上去。

    此时年轻人站的地方似乎是一个山坡,地势比较高,看着远处的小城,年轻人借助眼球中的望远系统,很清晰的看到了小城内部的布局。在起初雷达扫描到古城的时候,他就已经判断这里的环境并非完全和考古学家发现的白垩纪的环境相同,作为军人,他早已经习惯了接受各种复杂的超出预料的环境,所以此时并没有在这些已经存在的东西该不该存在的问题上纠缠,而是理所当然的接受了下来。

    这是一座地球华国封建时代风格的小城,纵向12公里横向7公里修建成长方形的古城,只是城墙要高很多,年轻人眼球中的望远系统在馨儿的测量下明确的显示出高度15米,有4层楼的高度,每边城墙中间有一个城楼一样的大门,根据大小判断,年轻人所在的方向应该是小城的后门。此时时间已经是下午,有一些马车正在进城,看着城内的土木建筑和街道上的人的服饰,年轻人很自然的想起这应该是华国隋唐时代吧,看了看自己上的作战服,年轻人无奈的笑了一下,这装扮进城,想不引起人们的注意恐怕只有遇到盲人了!跳上一棵大树想着怎么在不引人注意的况下弄一“正常”的衣服,这时年轻人眼睛的余光突然注意到一条街上一个穿着破烂的乞丐上,乞丐大约60多岁的样子,佝偻的子拄着一根木杖,一衣服破破烂烂的都是布条,脸上黑乎乎的看不出相貌,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年轻人暗叹了一声,想不到第一次在这个空间亮相居然要是这个样子了!

    高大的城门下,几名守卫拿着长矛凑在一起聊着天,已经快到关城门的时间,路上空的已经没有人影,这时一个全衣衫褴褛的叫花子出现在几人面前,破烂的衣服上沾满污泥,脸上黑乎乎的看不出样子,佝偻的子像七老八十一样,脚步蹒跚的向城门走去,几个守卫厌恶的看着叫花子,一个最小的守卫在其他守卫的暗示下走到前面来盘问,这个叫花子就是来到这个世界执行任务的年轻人,忍着心疼将上的作战服撕成碎条,糊了一污泥碎屑,打扮成了叫花子的样子,此时看着小守卫走上前来就要盘问,年轻人心里充满了紧张,嗯,就是紧张,两只耳朵紧张的竖着,他此时最担心的不是被城卫盘查,而是担心着城卫将要说的话,年轻人担心万一在这个世界语言不通,那将是一件无比痛苦的事。而且更令年轻人郁闷的是,他自己高180公分,也不算低了,而这几个城门守卫几乎都比他高一个头还多,体型也结实的多。

    “去去去,臭要饭的,从哪来的回哪去!”说着将手中的长矛向年轻人捅了过来,此时年轻人突然一阵兴奋,华语,华语啊!乖乖,这下人品大爆发了!(事实上华语由象形文字慢慢演变而成形的,在人类文化发展历史上可以说是最顺其自然的语言文字体系,在这个同空间坐标的前时间轴上延伸的文明,其语言文化和年轻人后现代文化语言相同是最可能的况。)沉浸在庆幸的兴奋中,年轻人完全没有注意捅过来的长矛,感觉到口一痛,年轻人立刻从兴奋中恢复过来,凭着特种兵的反应已经反应过来,但为了不引起众人的怀疑,立刻装作被捅倒得样子顺着长矛的方向倒在地上,那个小守卫本来只是吓唬一下年轻人,却没想到面前这个“孩子”子也太弱小了,闪都不知道闪,还真的给捅到了,几个守卫看到小守卫捅了人,赶紧围了上来,只见年轻人手捂着口,指缝中有血流了出来,都吓了一跳,年轻人看效果已经达到,便用另一只手撑着地爬起来说道:“几位大爷看在小的可怜,就放我进去吧,小的只是想讨几口饭吃!”一个年龄比较大的守卫似乎有点善心,将年轻人丢在旁边的树枝挑给年轻人又丢了一个铜板在年轻人上说道:“进去吧,小孩子家家的,也可怜的,受了伤找个大夫看看吧!”然后向其他几个人皱了一下眉,几人都没有说话,年轻人便赶紧捂着口拿起树枝和铜板,点头哈腰的对几位守卫说道:“谢谢几位大爷,谢谢几位大爷-----”一边说着一边向城门里面走去,一边还纳闷着:几个守卫这眼神也太差了吧,我这样子怎么着也看不成小孩子吧。此时口的伤已经有血液里面的纳米机器人修复好了,只是刚扎破皮肤时年轻人为了做的真实一些让馨儿制止了纳米机器人的动作,出了一点血。

    “安全”的进入城门后,年轻人看看天色,太阳就要落下去了,自己还有时间熟悉一下这个城以及一些需要熟悉的东西,便继续装乞丐在大街上开始溜达,此时离传送开始到现在已经一天了,年轻人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还没有吃东西,此时感觉腹内空空的,体中的辅助动力系统虽然是依靠核能来驱动的,但在未使用辅助动力系统时,体运动消耗的还是自产生的量,奔波了一天,看着上仅有的一个铜板,年轻人尚不知道这里吃一顿饭要花几个铜板,年轻人向馨儿问道:“馨儿,有没有办法弄点东西吃?”年轻人也就是随便在脑海里这么一问,根本没想得到答案,然而却听到馨儿答道:“有!”年轻人一愣,赶紧问道:“有?怎么弄?”馨儿模仿着年轻人一乞丐装的样子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显示在年轻人的视网中说道:“前方50米有一家饭馆,如果你现在的样子进去店家不把你赶出来的话,你吃完后跟店家说‘你见过跟乞丐要钱的吗?’!”年轻人愣愣的盯着馨儿模仿的乞丐样子,无语的在脑海里叫道:“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什么人编的程序这是!”馨儿一副调皮的样子回答道:“报告主人,馨儿的语言功能具有联想与记忆延伸程序控制,所表达语言以主人的语言习惯和思维习惯为基础,所以,可以说这是主人您编的!”年轻人对着馨儿翻个白眼,说道:“我还是继续当乞丐要饭吧!”年轻人的眼神动作表虽然馨儿作为电脑无法看到,但人的行为表都是大脑发送的信号的外在表现,而馨儿可以接受脑电波信号,所以馨儿依然可以知道年轻人的表,看到年轻人的白眼后,馨儿站在年轻人视力范围的右下角不再隐去,咯咯的笑着:“那馨儿就陪着我们国际联盟最精英的战士去要饭喽!”

    年轻人之前在特别任务组的训练中有过穿越污水泥泞区,吃草根昆虫老鼠的体验,然而此时去要饭却真有点为难了,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人和地球时那些高级酒楼的老板是否一样为富不仁,将他这个小乞丐打出门外。但既不想吃霸王餐,又没有钱,还这样一打扮,似乎除了要饭没别的办法了。

    和馨儿闲侃的空儿,年轻人已经来到了那家饭店门前,通过敞开的门看到里面坐着的都是衣着亮丽的人,馨儿故作深沉的对年轻人说道:“兄弟,通过馨儿我庞大的经验记录数据和精确的计算推演,你从这家饭店要到饭的概率远远小于你向不远处的小摊上要到馒头的概率,如果你实现了这个低概率事件,你将能开启本大美女的服装锁定程序,开启后能看到什么你可是能想得到的哦!”听到馨儿戏谑的话语,年轻人瞬间停下了要迈上台阶的右脚,在脑海里大声向馨儿抗议道:“不远处就有卖馒头的小摊?怎么不早告诉我?要是知道有小摊谁还管饭店要饭?还有,谁要解开你的服装锁定程序了?凭我的电脑水平要解开你的衣服还用这个?再敢说这话小心我给你穿一棉衣!”说话的时候,年轻人已经回过走上了街道,这时馨儿却又说道:“那可不一定哦,诺,那个小乞丐不就是!”倒是没有再提解衣服的事,并把小乞丐的镜头标了个红圈,年轻人将注意力放在小乞丐上后红圈便消失了。咦,还真有个着一件单薄的长衫的小乞丐拿着个碗进了那家饭店,年轻人一脸疑惑的站在路边看着那扇门,难道这个世界的富人有同心的?

    然而,就在年轻人站定了看着那个门口的时候,小乞丐却突然从门口飞了出来,横飞!手中的碗先摔在地上打成了几片,而小乞丐却直接结结实实的落在打碎的瓷碗碎渣上,年轻人眼中突然寒光一闪,双手骨节一阵咯咯的响声,那个小乞丐4-5岁的样子,瘦骨嶙峋的一个小男孩,此时不用想都知道是饭店的人将小男孩扔出来的,这样口朝下摔在瓷碗碎片上,是个人都知道小男孩要受重伤,治不了就会死!小男孩被摔在碎碗上向前滑了几米,没有晕过去,路上留下几道醒目的血痕,手臂条件反的撑了一下,眼看下面扎着的几片碎碗又要撞一下,年轻人唰一下闪到小男孩跟前,伸手将小孩翻转过来放在膝盖上,小男孩看着眼前抱他起来的乞丐,眼泪开了闸一样流了下来,却没有哭出声,小孩忍着剧烈的疼痛咬着牙说道:“我姐姐---”话没说完就晕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迷失侏罗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