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魅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单车快递 书名:天命时代
    “知道谁是凶手吗?”

    “查不出来,凶手完全避过了监狱的各处看守,像鬼影一样潜了进去,杀了人,然后又消失了!”

    “会是白崇音吗?罗天一好像和他的关系很好!”

    “已经查过了,白崇音一直都在上海,没有离开过。不过罗天一和花蝶依消失了。”

    “他们两个?不可能,他们还没有那个实力。”

    “从现场来看,来人最初的目的好像不是杀人。”

    “哦?”

    “三个六级源士是被打昏后用合金锁锁住,在来人杀了顾源武后,同时杀了他们三人。如果一开始是为了杀人而去,根本不用那么麻烦。而去顾源武是在受尽了虐打后被人杀死,想来对方是想从顾源武口中确认什么事,却不小心暴露了自己或者幕后指使者的份,所以才会杀人灭口。”女人的分析丝丝入扣,就连罗天一都忍不住点了点头。

    “阿星的反应如何?”

    “找媚惜打探报去了!”女人淡淡地说道。

    “是偷顺便打探报吧!”顾子愚重重地说道。“连他爷爷的女人都敢碰,这小子我看是疯了。”

    “小少爷还小,而且是媚惜主动勾引小少爷的!”那女人脸色不变。

    “算了,加紧追查罗天一的下落,这小子要是能为我所用就好了。”顾子愚脸上透露着浓浓地遗憾。

    “主上,这件事怕是有些不可能了!”

    “什么意思?”

    “林颐死了!”

    “什么?怎么会?你们动手了?”

    罗天一闻言,顿时坐了起来,紧张地聆听着。

    “没有,就目前调查的结果来看,应该是自杀!”

    “自杀?”顾子愚很难相信这个结论。

    “事实上,我们有偷偷派人将林颐绝育的事通过一些隐秘手段让她知道。我怀疑她是知道了有人在调查他们母子,她担心罗天一会背上什么难听的骂名或者是想隐藏什么事实才会突然自杀!”

    女子的话让罗天一怒火喷发,瞬间失去了理智,脑海里只剩下了一句话。

    “果然是他们杀了妈妈!”

    罗天一一掌拍在了下,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将下方正在谈话的顾子愚和那女人吓了一大跳。

    罗天一脚下红色源力瞬间爆发,大叫道:“顾子愚,拿命来!”

    猝不及防下,顾子愚连忙拉过了那个女人挡在前。

    女人的脸上先是露出了一丝错愕,随即任命似地闭上了眼睛,脸上浮现出解脱的微笑。

    这微笑让罗天一瞬间想起了林颐,当下他手上源力一变,手掌突然张开,一掌印在了那女人的前。

    就在那女人以为自己会命丧当场的时候,她却意外的发现罗天一那一掌并没有用力,被他打中的部位并不疼痛,反而有些舒服。

    低头看向被罗天一抓在手中的部,感受那传递而来的温暖量,她感觉浑一软,差点瘫倒。

    “啊!!!”与此同时,她后的顾子愚却突然惨叫了起来。

    当那女人扭头看去时候,刚好看到顾子愚手掌爆裂开来,仿佛被爆裂弹击中过一样。而他手上那半透明的源力正在崩溃。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不过女子还是明白眼前这个看起来没多大的男人救了她一命!

    “顾子愚,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罗天一一把拨开女子,又是一掌拍了过去。

    顾子愚惊悚地看着自己那只受伤的手掌,一边发出警报,一边运转源力抵抗。

    罗天一含怒出手,巨大的力量加上惊人的源力,只是略一接触就冲破了顾子愚的阻隔将其另一只手臂打断!

    “源者!”

    看着罗天一手上那一闪而逝的红色源力,顾子愚失声惊叫道!

    “去死吧!”

    罗天一脚下源力爆发,靠着脚下源力转化器转换出的飓风,罗天一速度瞬间提升到了极致,一掌印在了惊慌失措的顾子愚上。

    没有剧烈的声响,也没有任何光华出现,那顾子愚双眼微微一突,就缓缓地倒了下去。

    看着死不瞑目的顾子愚,罗天一神色悲戚。他为林颐难过,为自己一直没有注意到林颐的异常而痛心,如果他能多关心一点林颐,也许就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结局了。

    “罗天一,警报已经响了,你还是快点离开吧!”这时候,那女人突然开口说道。

    罗天一猛然回过头,通红地双眼紧盯着那女人,状若疯癫。

    “杀了她!害死妈妈的,也有她!”

    一个声音在心底叫嚣着,怂恿着。

    那女人被罗天一的眼睛盯着,感觉一阵惊恐,她吞了吞口水道:“或者你杀了我,快点离开,我知道一条离去的小道!”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罗天一声音沙哑,双眼散发出嗜血的光芒。

    “你救了我一命,我只是在报答你!如果不信的话,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从正门走出去试试!”

    罗天一闻言,稍稍冷静了一下。确实,外面的各处高能枪数不胜数,从正门走,他确实没有什么活命的机会。

    那女人看着罗天一沉思的表,心下微动,道:“如果你答应我帮我杀一个人,我可以做你的人!”

    “我的人?”

    那女人掏出一个控制器,罗天一一眼就认了出来,他手上也有一个。

    “这是我的控制器,只要你答应,我就会解除控制把它交给你!”

    “你不是源士,为什么会有这个?”罗天一没有在对方的手中看到任何源力。

    “我有个大仇人,他杀了我全家抓了我,用这个办法折磨我。”

    “那你怎么拿到这东西的?”

    “顾子愚是个很有野心的人,他对我没兴趣,为了获得我的帮助,就把这东西交给了我。”

    “你的帮助?”

    “我精通报工作,精通人员管理,精通审讯伪装,精通心理学,另外我的智商是247!”女人报出了自己的信息。

    “247!”罗天一讶然。

    “没错,只要你答应,我以后就可以为你工作,我手下的报网也会成为你的报网!你母亲的事我也很遗憾,不过她的死背后还有很多疑点,很可能还有别的势力参与到了其中,我只是为了简单才像刚刚那样汇报的!”

    这句话让罗天一重新抬起了头!

    “成交!不过如果你不能查出事的真相,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罗天一伸手抓过了控制器。

    “你就不想知道我的仇人是谁?”

    “无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能对你做出这样事的人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罗天一的解释让那女人愣了一下,随即又微笑了一下。

    “很简单却很有效的判断!”

    两人说道这里,外面突然响起吵杂的声音。

    “走吧!”罗天一当着那女人的面设定好参数,起说道。

    “你不试一试这控器是不是真的?”那女人讶然。

    “你不会那么笨的!”其实,罗天一在设定参数的时候,就敏感地感觉到女人体内脊柱上一股股强劲的电流浮现。

    “呵呵!”那女人闻言,又笑了一次。

    “你的名字?”和那女人一起步入暗间后,罗天一随口问道。

    “只有外号,魅魔!”

    ……

    在将罗天一送出去后,魅魔又转回了基地。

    她得稳住顾家的人,顾子愚虽然死了,但是顾子聪还活着。若是她也离去的话,事就会失去掌控。

    虽然担心魅魔的安危,不过罗天一相信她不会去做没把握的事,就好像一步步引导着自己收下她的控制器一样。

    罗天一开着急速3000载着花蝶依,一路飞到N省外的一处深山。毫不吝惜地让急速3000坠毁在山涧中,罗天一抱着花蝶依,一路落到了山林之中,开始步行。

    一路上,罗天一没有说话,花蝶依也感觉到了罗天一的绪,异常乖巧地跟在后面。

    两人一直走到天亮才走回市区,靠着预先准备好的汽车驶回了酒店,并躲过了监视器,从窗户爬回了五层客房。

    罗天一和花蝶依扮的是侣,两人只开了一间房。

    花蝶依先去浴室洗漱后,罗天一一个人呆呆地坐在上。

    不多时,花蝶依裹着浴巾走了出来。罗天一神色漠然地走了进去,开启了水器。

    当水从头淋下,罗天一的眼泪终于再也抑制不住地流了出来。

    浴室外,花蝶依已经换好了衣服,她正靠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声响。

    迟疑了一阵后,她小心地拉开了浴室的门,看到了罗天一那无助哀伤的模样。

    花蝶依感觉自己的心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刺痛了,她不自觉地就走了过去,伸手抱住了罗天一,将其揽在怀中。

    “主人,请不要哀伤!”花蝶依抱着罗天一的脸,轻轻地吻上了他的额头。

    若是罗天一清醒的话,他一定会发现此时花蝶依的异能正在全速催动。可他没有,在花蝶依无意识地催眠下,缓缓地陷入了半梦半醒中。

    花蝶依托着罗天一的脸,嘴唇从眉心一路下移,最后吻在罗天一的嘴唇上。

    罗天一只是生涩地回应着。

    “主人,把心中的一切苦闷心伤都发泄出来吧!”花蝶依神色温柔中带着一丝心疼,她的双手滑入了罗天一的前,一点点地褪去罗天一的衣物。

    淋浴打湿了花蝶依上的衣物,露出了她玲珑的段。昏昏沉沉中,最近几个小时内,那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在罗天一脑海中突然浮现,他感觉自己的体在升温。而当他想起顾源星和媚惜后,心中的邪火一发不可收拾。

    罗天一像个野兽一样沉闷地低吼了一声,翻将花蝶依压在下。

    他双手一扯,花蝶依上的衣服当即被撕成了碎片,罗天一伸出双手握住花蝶依那雪白的双峰,肆意地玩弄着。

    花蝶依又惊又怕地看着,看着罗天一脸上浮现出的怪异神色,她咬紧了牙关,颤抖着忍受着。

    随即,罗天一扯起了花蝶依裙子,看到了她毫无遮掩的下体。在花蝶依夹杂着恐惧和期待的目光中,罗天一撕裂了自己上的衣物,腰腹一,插入了花蕊深处。

    “哦……!”随着花蝶依那一声不明意义的长叹,一对年轻男女意外地在这浴室当中一起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蜕变。

重要声明:小说《天命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