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调查伊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单车快递 书名:天命时代
    林颐死了!

    看着那画面上安详死去的林颐,罗天一只感觉眼前一黑。

    花蝶依同样看到了画面上的内容,脸色同样变得很难看。这些子林颐对她护有佳,她对林颐也产生了一点特殊的感。加上罗天一的关系,她此刻也同样感觉到了心痛。

    罗天一失神地关了视讯,呆呆地倒在了沙发上,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

    “主人,你得去看看阿姨,看看是谁害死了她!”花蝶依感觉自己的眼睛发胀,不过还是对着罗天一说道。

    “害死了她?对了,妈妈是被人害死的!”听了花蝶依的话,罗天一瞬间清醒了大半。

    “没错,阿姨体健康,不会无缘无故死去的。主人,你要坚强,现在要先找出杀死阿姨的人!”花蝶依握住罗天一的手说道。

    “没错,没错!我要报仇,我该去调查!”罗天一站起来,急促地呼吸着,他的血液突然开始加速流动。

    一种冰冷嗜血的感觉渐渐在罗天一的心底蔓延,并扩散到全

    花蝶依震惊地看着气息陡变的罗天一,对于人类气息异常敏锐的她感觉罗天一现在就好像一直深海巨兽一样可怕。隐隐的,她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件错事。

    罗天一神色冰冷地走到房间,开始换衣服,然后又默不作声地走了出去。

    花蝶依连忙换了衣服跟了上去,她怀疑若是让罗天一知道是谁动的手,他怕是马上就会找上门去。

    罗天一刚一出门,就迎面碰上了急冲冲赶来的许世昌。

    林颐的死除了让他感觉愤怒、羞愧和震惊之外,还有恐慌。

    罗天一的格他现在已经异常了解,平时像个人畜无害的小家伙,一旦他要发疯或者去算计什么,谁都无法想象他会干出什么事来。

    “天一,你……你没事吧?”罗天一那冰冷的眼神让久经生死的许世昌也感到害怕。

    “调查进行到哪一步了?”罗天一面无表,淡淡地问道。

    “初步调查已经结束,马上应该就会有汇报上来。”许世昌连忙说道。

    “一起去听听吧!”罗天一推着许世昌向正厅走去。

    花蝶依此时已经换好了衣服,追了出来,见罗天一还慢吞吞地推着许世昌走,她倍感诧异。

    刚走出不远,罗天一就看到了双眼已经哭得红肿的小茜儿。

    一年多的相处,已经让她和林颐产生了不是母女却胜似母女的感,在听到林颐突然死亡她当时就哭昏过去了。

    “哥哥!”小茜儿哭着抱住了罗天一。

    罗天一冰冷的神色终于有了一点松动,他拍了拍小茜儿的肩膀,说道:“走,看看是谁干的!”

    罗天一上冰冷的温度低沉地声音让小茜儿感觉到一丝恐惧,不过随即她又擦干了眼泪,对,要找凶手!

    “可以开始了!”正厅之中,罗天一和许世昌刚刚坐下,许世昌就迫不及待地说道。

    “死者林颐,四十八岁,根据往常医保资料来看,体健康并无不良病史,初步排除因疾病突然死亡的可能。”一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女人神色庄重地开始报告。

    “进过进一步物证排查,发现林颐生前成饮用过一种叫玉芙蓉的美白保健品。不知道是不是幸运,林颐女士并没有把保健品喝完,而那杯子也没有被人收走。从杯子里的残留液体,我们提取出了少量的不应该存在的药剂!”

    “什么药剂?”许世昌连忙问道。

    “RM-3型神经阻断药剂!”

    “什么意思?”

    “RM-3型神经阻断药剂又名催杀药剂,它没有任何味道或者刺激气味,可以以固体粉末的形式密封保存。接触空气后,会快速分解!”罗天一淡淡地给出了解释。

    那着法医服装的女人诧异地看了罗天一一眼,没想到罗天一对药品如此熟悉。

    “没错。保健品是分小袋包装,每次食用一袋。现在剩余的已经拿去化验,不过相信应该不会有特别收获。”中年女人自信地说道。

    “也就是说,是有人把神经阻断药剂放在其中一袋中,让林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会死亡?”许世昌总结道。

    “为不确定,也可能保健品并没有问题,这药剂是人为后来添加到杯子里的。”那女人严谨地答道。

    “这部分已经排除了!”许世昌摇了摇头。“案发当晚,没有别人到过林颐住的小区,监视录像上没有任何异常!”

    “虽然这样说可能有些不礼貌,不过这事也有可能是内部人员做的!”那女人看了一眼花蝶依。

    就她得到的信息来看,这个女人有些可疑。

    “是不是你,花蝶依!”小茜儿突然想起了什么。“我记得最近一段时间,这些保养品都是你负责冲泡端送的!”

    “不是我!”花蝶依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主人,那些东西平时确实是我泡制的。不过我根本没有什么药剂,更谈不上杀害阿姨了!”

    花蝶依神色惶急,脸色红白交加,冷汗直冒。

    “应该不会是蝶依!昨晚她在为我的事忙碌,根本就没出过实验室!而且她也没有理由杀人。”罗天一没有理会花蝶依,冷静地分析道。

    “为什么没有理由,她不是顾子愚送来的吗?”

    “因为顾子愚还没进阶,他不会那么愚蠢!”最近半个月,罗天一只是给顾子愚一些调养的方案,是不是真要帮他进阶罗天一还没想好。

    “那也不能排除不是她做的!万一顾子愚就是觉得你会这样想的呢?”小茜儿强辩道。

    “蝶依,你跟着这位警官一起,带着我妈妈的胃液胆液肠液和血液去做一次检验,看看能不能推断出服药的时间以及方式。得到结果后,立刻发一份给我!”想了想,罗天一看着花蝶依说道。微动地眼神让花蝶依领会到,罗天一是让她动用异能。

    “你这是不相信我们吗?”那女人脸色微微一寒。意外地知道罗天一是死者的儿子后,她惊讶了好一阵,哪有死了老娘还能如此冷静的儿子!

    “不是不相信你,是不相信别人。”罗天一分毫不让。

    “许上将,那保健品的来源相信已经在查了吧?”

    “这个是自然,马上就有结果了!”许世昌点点头,对罗天一的态度也不以为意。林颐的死怎么说都有他的过错。

    这时候,一人匆匆跑来,在许世昌耳边说了一句话,许世昌脸色当即大变。

    “你说的是真的?”

    “什么事?”罗天一问道。

    “那玉芙蓉是许茹买来送给你妈妈的!”许世昌脸色异常难看。

    “也许是被别人利用了也说不定,许上将不必担心!”罗天一神色不变。

    “但愿!”许世昌扭转头,对着来人大声喝道:“还不快点把那小丫头给我抓回来,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人连忙走了出去,拨通了视讯。

    听完这些,罗天一起向林颐的房间走去。

    推开房门,看着安安静静躺在上就好像只是睡去了的林颐,罗天一心中那郁积的伤痛和愤怒突然全部涌上心头。

    罗天一的血液全部逆流冲向脑部,他感觉自己的视线突然模糊,眼前的一切都变成血红色。罗天一听着耳畔小茜儿的疾呼,体一软,昏了过去。

    当罗天一再度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走到了正午。

    睁开眼,罗天一就看到小茜儿怕在自己的边睡着了。他的体正在被输着液,罗天一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心中涌现出了一丝奇怪的感觉。

    拿出温度计,对着自己的照了一下。

    31.5℃!

    罗天一的双眼当即瞪圆,正常人的体温是在36度左右,在服用过基因药剂后,温度会略微提升至37,可现在他的体温已经远远低于常人。

    随手消除了温度计上的数据,罗天一坐起了,给花蝶依发了视讯。

    几分钟后,花蝶依就匆匆地跑了进来。

    “主人,你没事吧?”

    “你这凶手,不要靠近我哥哥!”小茜儿突然惊醒,一抬手,手中橙色源力顺着手上的源器流出,在拳头上形成了一个钻头式的源力突刺。作势就要扑向花蝶依。

    “小茜儿!”罗天一呵斥了一句。

    “哥哥,肯定是她害死了妈妈!她没来之前,什么都好好的,偏偏她一来就出事了,这事只可能和她有关。”小茜儿停了下来,泪眼婆娑地看着罗天一。

    “理由!她没有理由动手!”

    “那哥哥觉得谁有理由动手?”

    “有理由的人很多,但是他们不是够不着就是不应该在这个时候下手!”罗天一头疼不已。

    “坏哥哥!”小茜儿手一甩跑了出去。

    罗天一无奈地叹了口气,双手抱头,想抑制住脑海里的疼痛。

    “主人,你想要的信息已经出来了!”

    “说!”

    “已经确认阿姨确实是服用了神经阻断药剂,而且从四种体液的浓度分析来看,应该是口服!死亡时间应该是十二点到十二点一刻。”

    “报告给我!”

    “另外,主人,有一件事有点奇怪!”花蝶依小心翼翼地说道。

    “什么?”

    “你的母亲林颐,应该是一位绝育者!”花蝶依的话如同一道惊雷将罗天一吓得目瞪口呆。

重要声明:小说《天命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