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何去何从?

    随即,一阵阵叫喊声传来,而后噪杂的脚步声响起,跑向了远处。

    “这些人,定当我是诈尸了!”心中没有丝毫的笑意,体接着用力,土包翻开,王浩的体就战了起来。

    用力一跃,半米多厚的黄土难以阻越王浩的体,形翻转,就已经落在了地面上。

    耳边传来一阵阵河流翻滚的声音,感受着丝丝的凉风与飘落的雪花,王浩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的确,是重活了一次。

    “今年的雪,好大啊!”

    雪夜之中,咆哮的河流旁边,一个单薄的影仰天咆哮着,不断的散发着口之中的闷气。

    一天之间,母亲死去,家族被灭,自己又重活了一次,王浩的心中感触许多。

    两行清泪,缓缓流下,诉说着心中的痛楚。

    再回首,已是物事人非。自己依旧还在……可是眼前的种种,脑海之中浮现的种种……让王浩明白,原来的一切,已经一去不回了,即便是自己废物的生活。

    两行泪,忘却前生我是谁……

    此刻,无法言语,唯有阵阵痛心。

    重活一次,再来一生,仰天的咆哮着,无声的哭泣着,仿佛告别着原来的一切。王浩突然跪在地上,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拿起丢在地面上的工具,对着刚刚埋葬自己的坟墓狠狠的刨着。

    一具尸体,这是族长;又一具尸体,这是大长老,这是二长老……

    唯独不见母亲的尸首,他最想看见的却不再,即便死,他也想再看母亲一眼……

    疯狂的咆哮着,无助的嘶喊着,无声的哭泣着,无力的奔跑着……

    寻找那个总是在自己修炼之时关怀自己,送上一杯凉茶的母亲,寻找那个自己因为练功受伤而每次都为自己炖上一碗鸡汤的母亲……自己受伤可,她会哭;自己突破了,她会笑;自己受欺负了,她会站在自己的前方……

    突然,脱力跌倒在地的王浩发现了一道马车压出的路,即便大雪掩盖了踪迹,却依旧能发现许多。

    连跪带爬,一路跟去,竟然爬到了江边!

    滚滚黄河,一去不返,咆哮翻滚,犹如巨龙!

    “娘!娘!”王浩心中明了,一个猛子,就扎入了几十米深的黄河之中,不见了踪影。

    仿佛一块石头沉入水中,只是掀起了一丝浪花!

    武者修炼,生机强大,就算是水下,也可以待上许久。王浩这般修炼外功的地阶大师,足足能够在水下待上半个时辰。

    几十米的水下,昏暗一片,微弱的光亮之下,王浩锐利的眼睛能够看见一个个尸体,压在一起,或是随着水流慢慢逝去,或是数十具尸体压在一起,堆在河之上。

    一只只食的鱼儿奋力的撕咬着,拉扯着,王浩拼命的寻找着那具自己最想看见的尸首……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大雪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呼呼的冷风在河流中掀起了水浪……

    噗哧一声,王浩的头颅自水中冒了出来,一步一步,走向岸边,少年手中抱着的是一位妇女的尸体。

    尸体之上,鲜红的血液渗了出来,明显,尸首已经被鱼儿撕咬了一顿。

    王浩也不言语,抱着尸体走到了一处树木较多的地方,这里数十颗大树一起生长,到了盛夏定是树木成荫,万花盛开!

    以王浩地阶大师的手,即便是冻结的土地也能够很轻松的挖个大坑!

    中午时分,太阳懒洋洋的爬了出来,照在白色的积雪之上,泛着刺眼的白光。

    坟墓旁,王浩自己砍下大树,做好了一具棺材,轻轻的将母亲放在其中,对着母亲的尸首王浩重重的磕头,直到额角都流出了鲜血。

    脸狭挂着泪珠,王浩将母亲埋葬,随后拿来墓碑,木质的墓碑,咬破手指用鲜血在墓碑之上写下了“不孝子王浩立!”几个血子,随即又重重磕了几个响头。

    这才向着远处走去。

    重新活过,割不断的,依旧是那浓浓的亲,十五岁的少年,家族被灭,最亲的人被杀,人生之路,究竟该何去何从?

    嘎吱嘎吱,踩着积雪……王浩的形慢慢消失在路的尽头……

    夕阳西下,整个灵州城之中一片张灯结彩之喜,大家共同的迎接着新的一年……

    昔辉煌的王府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哪有半点往的模样?

    废墟之外,受着许多的壮汉,一个个手持大刀,看其模样,这些壮汉应该不是同一个势力的。站在那里,分成了几处,各自的衣着也尽不相同。

    一个个汉子努力的在那些废墟之中翻找着什么,此时的王家,早已被其它势力瓜分了。

    王浩戴着斗笠,装扮出一幅江湖人士的模样,站在远处对着这里看了好久好久,随即才转离去,向着原来自己的庄园走去。

    这一番行径,只是告别而已……

    未来的路,王浩心中已经有了想法,杀母之仇,灭族之恨!是必须得报的,自己能够修仙,现在又得狼妖传承,脑海之中甚至多出了许多信息。那是自己天妖狼一族的传承,记忆传承!

    老道士的模样王浩早已印在心中,此生,誓当亲手结束他的命!

    昔自己母子二人的庄园,此刻已经被人霸占,门外站着四个守门的大汉,院内也传来了一阵阵的喧闹之声。

    看模样,应该是被灵州城三大帮派之一的龙虎帮瓜分了去,此刻已经赏给了帮派的小弟。

    “喝喝,来,今天咱们兄弟三人也有了自己的庄园,咱们不醉不归!”

    三位彪形大汉坐在大堂之上,大碗大碗的拼酒,殊不知,要命的阎王已经悄悄的摸了进来。

    王浩本来就是玄阶三层的修为,经过精血珠子的传承之后,洗经伐髓,换血换骨,此刻修为大进,早已是地阶的修为。脚尖用力一点,丈高的围墙仿佛平地一般,影一拔,就越了进去。

    眼中寒光一闪,王浩看见了大堂之中拼酒的三人,形如魅,悄无生息,地阶大师的修为在此刻展露的一览无遗。

    “谁?什么人?”一个汉子刚有察觉,就看见一只白晰的手掌对着自己的脑袋印了过来,咔嚓一声,他甚至听到了自己脑壳破碎的声音。

    眼神涣散之间,他发现了面前站立的一位头戴斗笠的少年,冷风将黑纱卷起,露出了一双血红的眼眸。眼睛余光闪烁……其他兄弟两人早已倒了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口中喃语着,汉子形一软,死了过去。

    少年转,拿出了一个火把,扔在了房屋里,随即出门对着这边注视了一会,才形几晃,消失在了街头。

    一会儿后,大火熊熊,映红了附近房屋之上的积雪,叫喊之声,救火之声,脚步奔跑之声……

    远去的王浩并不知道自己一把火的后果如何,或许他并不想知道。他要烧掉的,是过去的种种,可是真的能烧掉吗?

重要声明:小说《废柴修仙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