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忍无可忍!

    清晨,阳光明媚,虽是深秋,可是这灵州城里却没有一点深秋的模样,丝毫感受不到深秋的寒凉。

    这一早,王浩却难得的没有修炼,母子二人带着丫鬟踏出了庄园之中,说笑着,向着集市之中走了去。

    这一来,是因为数天修炼,配制药液的药材已经用完了,王浩也是想可以借着这个机会陪着母亲好好的逛逛集市。

    挽着母亲的手臂,王浩看见了母亲眼角的几丝皱纹,心中哀叹。

    “唉……母亲为了我,受了太多苦了,那里像是大家族的少啊!”

    王浩是王家出名的废柴,处处受人排挤,每月发下的月例银两本就少之又少,加上自己修炼,请武师,买药材配制药液,打造武器修炼器具,家中的开销……这一切,花销极大,母女两人都是靠着死去的父亲留下的遗产,坐吃山空。

    虽说是大家族的嫡系,不过母子二人都省吃俭用。就连下人,也只有小红一个丫鬟,家中的许多家务都需要王浩母亲自己动手,虽说这样的生活比之一般的穷人家要好的多了。可是王家的挤兑、白眼……实在难受。

    “我定要修炼有成,出人头地。”十四岁的少年,已经很懂事了,王浩心中暗暗下定决心。

    母子二人,连带丫鬟小红,三人关系融洽,走走停停,或是去街边吃点小吃早点,或是买一些有意思的小玩意,逛着逛着就来到了百草堂。

    这条街算是比较繁华的街市了,虽然街头之上的人流较少,可是一眼看去却是个个穿锦袍,穿着亮丽,明显都是富贵人家。

    百草堂在这里也算是小有名气,这里修炼之人极多,难免有些跌打损伤,加上修炼有些时候也需要灵药辅助,这百草堂药堂之中倒是人流较多。

    步入百草堂之中,一楼是售药的地方,二楼却是聘请着许多的大夫,看病治人。

    “哟,李公子,您来了,来,请请请……”门口处,接待的干瘦猴腮的男子,看见王浩之前步入的一个锦袍男子,低头哈腰,仿佛见了爷一般,恭敬的就差跪下来了。

    “嗯。”那李公子也是富家子弟,高傲的很,看都不看,用鼻子哼着说道。

    那干瘦猴腮男子看似恭敬异常,可是心中对于李公子的态度极不满意,心中暗骂着,抬头就看见又来了三人,正是王浩三人。

    “哼!老子正气的呢,给个废物来让老子撒撒气也不错。”那干瘦猴腮的男子心中一转,昂起了头颅,直了腰,学着那李公子的样子,看都不看王浩,“哟,我当是哪家少爷公子呢?原来是废柴哥啊,里边请,里边请!”这话语,丝毫不掩饰,其神,竟然如此。

    “你!”王浩气得心中发火,双手都捏的嘎嘎作响,脸色发白,王浩母亲看其样子,紧紧的拉住了王浩的胳膊,瞪了王浩一眼,才转头看着那干瘦猴腮男子。

    “怎么?你百草堂就是这样待客的吗?”王浩母亲倒是上了真火,任谁,如此说自己的儿子也难免不生火!

    干瘦猴腮男子心中暗暗叫爽,你们这些大少爷不是很狂吗?你王家不是大家族吗?你王家的少爷我照样不鸟!

    不过对于王浩的母亲,干瘦猴腮男子倒是给足了面子,“呵呵,少,开个玩笑,开个玩笑,里边请!”虽然这样说,可是其看向王浩的眼神却依旧如此。

    王浩是王家的废柴,处处受人挤兑,这干瘦猴腮男子是百草堂的伙计,就算是骂了王浩,王家也不会管的。

    毕竟,废物就是废物。

    可就在这时,前面的李公子倒是转看了过来,李家也是大家族。

    灵州城中,大家族许多,如上官家,王家,李家,白家……这李家,王家势力相当,家族根基都在灵州城北城,平时生意之上就有着许多摩擦。两个大家族的子弟平时也少不了磕磕碰碰。因为王家有着几位修仙者,所以李家子弟一般与王家争斗都难免落的下风。

    此时看见王浩这个废柴,自然免不了要数落一番,欺负欺负,找点乐子。

    “废物就是废物,何必如此客气呢。”那李公子腰间挂着三尺长剑,手中折扇一晃,扔出了一锭纹银,足有十两,“伙计,把公子我照顾好了,这些银子便是你的!”说着,竟然脚步不停,走向了王浩母子两人,“王夫人,你倒是生了个好儿子啊!”李公子站在王浩母亲前,个头较大,看着王浩母子两人,居高临下,俯视二人一般,眼神之中却是充满着不屑。

    “你王家废物子弟,就是我暴打你一顿?又有谁管呢?”李公子心中得意,笑眯眯的摇着折扇!

    男人得忍!可是也得分事,现在这李公子出口当众辱骂自己不说,竟然出口伤自己的母亲,还用那种眼神看着母亲!

    王浩只觉得心中火,怒气完全被激发出来,脸色因为极度生气,通红通红,手臂上的青筋都捏的暴了起来。

    这时,药堂之中,就连二楼看诊的几人都走了下来,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个世家子弟相斗。

    王浩的废柴是在这几条街出了名的,大部分人都认得王浩。也认得这个纨绔子弟李公子。

    “哟,你看,那废物王浩竟然惹上了李公子,他有的吃了。”

    “哪里是惹上了李公子,是李公子自己找了上去,不过这王浩真是悲哀啊,废柴一个,据说才是黄阶六层,连我都不如。”

    “这样的人才好欺负嘛!”

    “哼!王浩那种废物,天生就是命,造下被欺负的命,你刚才没看到,就连那伙计小猴都出言不逊,辱骂他呢?”

    “王家出这样的人,真是丢王家的脸啊!”

    …………

    药堂之中,人多口杂,言语之中,也不掩饰,刺耳的言语不断钻入王浩耳中,增加着王浩的怒气!

    “该死!该死!”王浩只觉得自己要是再忍,定会被怒气憋死,王浩母亲也是后退了一步,看着自己的儿子。

    儿子武道一途却是天赋极差,被人冠以……废物,原来她护着儿子,怕其受伤害,可是此刻……

    却是不能接着护着了!

    男儿,怎能容人如此侮辱?仕可杀,不可辱!若是一直让儿子如此被人欺压下去,那男儿的本都将会被压灭!

    这却不是一个作母亲的所希望的,王浩母亲虽是女流之辈,可是天赋超人,也是玄阶巅峰的武者,比之李公子还要强上许多。关键时刻,倒是能解救自己的儿子。

    “怎么?废柴?不服气吗?”李公子居高临下,俯视着王浩,轻轻摇晃着手中的折扇,折扇上的山水鸟画时隐实现,脸上挂着笑,心中暗暗得意。

    “你王家子弟不是厉害吗?你一个废物,我欺就欺了!谁能拿我怎样?”

    就在这李公子摇着折扇心中得意之时,“啪!啪!”两道清脆的响声传来,却只见王浩等着血红的双眼,扇了过去!

    周围人群一阵大惊,嗡嗡的谈论之声都压了下去,寂静无声,瞪大着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幕!

    出名的废物,平时都是夹着尾巴做人,何时脾气如此暴躁过?

    这一刻,不止围观的人惊呆了,就连挨打的李公子都是一惊。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废物竟然敢打自己,原来自己也不是没在他上找过乐子,脾气也没有这般暴躁啊!

    加之自己本来就站在王浩面前,心中轻视毫无防备,竟然让比自己第一个境界的废物左右开弓,两个大耳光!

    “你……你,你敢打我?”手中折扇啪的一收,手捂着泛起几道指印的脸狭,脸狭之上传来的火辣,刺痛着心。如此多的人围观,竟然被废物打了,羞愧!李公子只感觉到四周的目光如火炬,夹杂着嘲笑看着自己!

    王浩这两个耳光扇了过去,心中积压数年的怒火完全爆发,处处受白眼,处处受挤兑!所有的人都看不起自己,兄弟姐妹,亲血骨都鄙视自己,就连那些下人都看不起自己!挤兑自己就算了,还连累着母亲!

    一切的一切,仿佛熊熊燃烧的烈火!不断的灼烧着王浩的怒火!

    积压十年,一下爆发!

    “废物王浩,你竟然敢打我,老子要让你生不如死!”李公子这才反应过来,要上前教训王浩一顿,刚刚摆好了架势,那晓得王浩根本已经被怒火燃烧完了理智,咆哮一声,冲了上来。

    “ma的,李十三,你敢辱骂我母亲,找死不成!”

    李公子眼前一花,啪啪啪啪!连续四个重重的耳光,左右开弓落在了李公子的脸上。

    扇的是清脆悦耳,异常解气!

重要声明:小说《废柴修仙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