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一百万年!

    月如圆盘,挂在黑色的夜幕上。

    灵州城之中,一处豪华的建筑之内,某个密室内,一位年约四十左右的中年人站在那里,细细看去,这房间,应该是一处灵堂。

    中年人的对面,一层一层,摆满了无数的灵牌,这些灵牌,都是无数年来王家家主的灵牌。只有王家家主,死去后灵牌才有资格供在这里。

    家族大了,规矩自然也就多了。

    这中年人对着灵位行礼之后,轻轻的走向了摆放家族历代家主的灵位之下。

    “各位历代族长先祖,按照家族历代家主传下的遗言,一百万年的时间已经满了。今天,我王家第三万八千六百四十一代家主王立杰在此谨从圣言,取出传承之物,以光复我王家百万年前的辉煌!”言语之中,这王家竟然已经传承了百万年,数万代!

    灵州城中世人皆知,王家只不过是一个传承千年的二流家族,还未有灵州城中的上官家势力大。可这王家现任家主王立杰一番言语中,尽然透出了如此秘密!

    这王家,定是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王立杰跪在灵位之前,手中翻出了一枚玉简。玉简晶莹剔透,仿佛一本书籍,在幽暗的密室灵堂之中散发着淡淡的玉光。

    王立杰伸出右手,食指光芒一闪,轻轻划过,就在中指指尖之上划出了一道小口,一滴鲜血缓缓滴出,正好落在了摆放在灵位之前的玉简之上。

    嗡嗡嗡嗡……

    玉简一阵震颤,竟然将那滴精血吸入了其中,同时,夜空之中的月光突然凝聚一下,凝聚出了两束月华,一束月光划过夜空,穿过层层石壁,从王家府中透入了地下密室之中。而另外一束月华却是入了灵州城的另外一处。

    这丝月光,速度极快,颜色极淡,而且,常人根本无法看到。月光在王立杰面前的玉简之上盘旋几下,入了玉简之中。

    当然,这一切王立杰根本无法看见。

    随着这丝月华的入,那玉简竟然嗡的一声,独自漂浮了起来,微微震颤,玉光大作。将整个密室灵堂照的宛若白昼,那层层摆放的灵位灵牌竟然都不断震颤,呜呜嚎叫。

    由不得王立杰震惊,那漂浮而起的玉简就嘭的一声,碎裂了开来,化成了煙粉。

    这玉简碎裂,虽然化成了煙粉,可是却光华依在,一颗颗细小无比,宛如放着光华的萤火虫一般的玉简粉末依旧旋转盘旋在空中。

    宛如一团星云,旋转之中,募然一变,哗的一声,一个画面就那样凌空出现在了王立杰的前面。

    看到这一切,王立杰根本不敢做任何的动作,只能依旧跪在灵位之前,张大了嘴巴,惊讶的看着画面中的场景。

    场景之中,一个个修者或是踩剑飞行,或是依靠自的力量飞行……这些修者,看其样子,都飞向某处,方位一般。

    随着这些修者的飞行,场景不断的变化,越过一座座高山,洪荒森岭,出现在了无边的海域之上。

    海域之上,数百个修者不断的大战着,各个修者出手之间,海啸不断,滔天巨浪将整个天空都弥漫了。

    咔嚓咔嚓……一座座海域仙道竟然都被战斗的余波袭击,分裂沉落。

    山沉地落,翻山倒海。

    万里之外,无数的修者凌空站立,观看着远处啊的这一幕,时而也有几个修者自远传飞来,加入战团之中。

    突然,那些战斗的修者分成了四团,两两相对。一个个按照奇异的方位战成了大阵。而其上的更高空,飞出了四道影,三男一女,同样的两两相对。

    四人咆哮一声,形竟然发生了变化,都变成了妖兽的模样,那分成四团的修者也咆哮着变化了形。

    都仿佛妖兽一般,或是拖着长长的尾巴,全布满鳞甲的龙首妖怪,或是背生双翼,似狼首一般的狼妖……奇形怪状!

    咆哮震动苍穹,战斗又起!

    爆炸不断,海浪翻滚,高空之上,就连天都被打破,出现了一个个漆黑的大裂缝,一股股巨大的吸力子漆黑的大裂缝中传出,将海域之上的坐坐小岛,甚至海水都吞噬了。

    也就在这时,咔嚓一声,天空碎裂……

    没错,就是天空碎裂,仿佛破碎的玻璃一般,一块块的碎裂,整个天空都变成了漆黑一片,仿佛刚才的大裂缝一般。

    却并没有吞噬任何东西。

    那漆黑的苍穹不知通往哪里,轰隆隆……轰隆隆……不断的雷鸣响起,一道道黑色的雷柱如灭世一般,齐齐下。

    整个世界,仿佛将毁灭!

    所有战斗的修者,或是围观的修者全部被生生的定在空中,根本不能移动。

    “四大神兽家族,六大妖脉家族,生起大战,毁坏天地规则。”一阵阵威严的声音根本就是由雷声组成,咆哮不断,压了下来,将那些本来战成一团的修者压得纷纷吐血。

    这声音,宛若实质,自漆黑的虚空之中轰隆传来,使得大海翻滚,空间都漾起了阵阵涟漪。

    只是声音,就压得他们吐血!

    “你们的实力,你们的天赋,你们的神通,你们的能量已经超越了这一界,不应该存在于这一界之中。”

    “所以,我代表天道,将你们擒往另外一界!”

    哗啦一声,仿佛什么东西划过水面一般,一只大手,自虚空中的漆黑中伸了出来。

    这手说不出的大,其上黑色的雷电缠绕,说不出的威严,一股股灭世的气息环绕在大手之上。

    轻轻一抓,竟然将刚刚战斗在一起的近千修者全部的抓住。

    这一抓,根本没法反抗,那大手又原路缩了回去,消失在漆黑的虚空之中。

    “哈哈……所有看见这一幕的蝼蚁们,我代表天道,消灭你们。”刚刚消失的大手又突的出现,瞬息间就化为千万大手,向着围观的无数修者捏了下去。

    所有修者,惊恐无比,却被硬生生的定在空中,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其磨灭。

    啵啵啵啵啵。

    无数大手,向着所有任其宰割的修者捏了下去。

    所有的修者仿佛被别人想捏苍蝇一般,全部破灭,什么都未留下。

    自此,噼啪一声,王立杰面前的画面一闪,嗤嗤作响,化为一团团的玉粉落在了跪落在地的王立杰面前。同时,一道声音,传入他的脑海之中,一个保存百万年的故事便进入了王立杰的意识中。

    王家祖先的种种,家族之中的传承,血脉的传承宝物……王立杰全部知晓。

    “啊啊啊!竟然是这般,竟然是这般……传承玉珠,传承玉珠。”王立杰募得跳起,眼中光华闪烁不定,“传承玉珠,传承玉珠到底在哪里?”说着,就转走出了密室灵堂,巨大的石门轰隆作响,这密室灵堂藏在其中,根本没有人可以发现。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王浩自药液之中跃出,擦拭好体,披上了一件长衫,伸手在药液木桶之中摸出了那个石珠,石珠之上散发着一种苍老荒凉神秘的气息,可是拿着石珠王浩却笑了。

    “宝物?这就是爹留给我的宝物?泡在药液里?有效果吗?”说着,拿起石珠,走到前,低将其放入暗格之内。

    王浩并未发现,这一刻,一道月华自苍穹下,入了那石珠之中。

    嗡嗡嗡……

    暗格之中的石珠大放光华,嗡嗡作响。

    王浩打开窗户,单手一按,轻轻的跃了出去,坐在练武场边的大树之下,抬头看着苍穹之上的圆月,屋内暗格中石珠的变化,却并未发现。

    王浩看似赏月,实际是等待着母亲睡去,待的夜深人静,感觉母亲已经睡着了之后,王浩便起走向了练武场。王浩不敢舞动武器,害怕惊醒母亲,却是悄悄的拿起练武场边“黑铁玄衣”在了上,开始了负重练习。

    夜深人静,圆月高悬,练武场中的巨石中,一个少年小心的坐着各种联系,额头之上渗出的汗珠在月华照耀之下泛着晶莹的光华。

    “没天赋!我有毅力,大毅力!付出与别人十倍百倍的努力,总可以的!废物,废物!我不是废物,总有一天,我要向着所有的人证明!证明我王浩不是废物,我要让母亲为我骄傲自豪,要凭着自己的实力让母亲过上人人敬重的生活!”少年心中不断的怒吼咆哮着。

    远处的一处房间里,少年的母亲眼中蒙着雾气悄悄的偷看着,最终忍不住落下了眼泪,使劲的转,走向了边!

重要声明:小说《废柴修仙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