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山村小神童,白日诗文夜习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涯故事 书名:蜀山白蛇传
    【呼唤收藏!今一更】

    蜀山山系幅员广阔,其中山水多奇,高山云雾环绕,怪石嶙峋。坐落于其东面的凌云山脉只是其中的一个细小分支。这凌云山脉以凌云山为主峰,高三千多丈,周长百里有余,连绵起伏。期间山谷流水间落其间,山势平缓之处,偶有山野猎人居住,稀稀落落的组成村落。

    草甸村就坐落在这凌云山南面山脚的一个山坳处。村中几十户村民多是前朝战乱期间逃难躲入山林在此定居下来,百年过去原本的几户人家娶妻生子开支散叶成如今规模。期间改朝换代,战乱不绝,平民生活更加困苦,多有在城镇中生活不下去的平民携妻带子逃入山野。

    草甸村这百年间也断断续续的增加了十几户新口。

    这草甸村地处深山,与外间只有一条小路相连,百年间,村民之间相互守望,阡陌田野,鸡犬相闻,犹如一处世外桃源。

    这一上午,村中草堂里书声朗朗,七、八小童端坐其间,双手横放在后,摇头晃脑的跟着先生一句、一句的朗诵诗文。

    “父母呼,应勿缓”

    “父母命,行勿懒”

    “父母教,须敬听”

    “父母责,须顺承”

    细细听之,原来是孔子圣人的《弟子规》。

    童子声声清脆悦耳,老翁声音苍劲低沉,声声相应,师生融洽。

    忽然老先生停了下来出声道:

    “天赐,天赐!”

    “你来将刚才朗诵的这段给大家背诵一遍”

    “检验一下你的学业况”。

    原来是老先生将底下这群孩子的况时刻观察在眼里。

    今其他孩子宛若平常,只有天赐这孩子似乎心不在焉,这才故意点名让他起来背诵。

    先生连呼两遍,天赐这才从回忆中醒转过来,抬头望向讲台上的先生,观老者一脸平静,只是原本拿在手中的书籍却早已经换成了戒尺。

    看来这要是答不出来这一番敲打是免不了的。

    有过惨痛经历的天赐早明白此世的先生非是自己记忆中的老师,学业好并不能代表在行为上可以懈怠。如若想凭借学业优等而行为上有所特殊对待的话,结果就是小手手要被戒尺打的红肿。

    张天赐回过神来,立马起立以恭敬的语气道:“弟子遵命”。

    “父母呼,应勿缓”

    “父母命,行勿懒”

    “父母教,须敬听”

    “父母责,.......”.

    经受过十年基础教育洗礼的天赐应对这只是古代学童水平的学业当然是轻松简单——虽然这段《弟子规》是今第一次学习。

    “好了,就背到这里吧!”老先生对天赐的表现并不诧异

    “天赐,你天资聪慧,过目不忘,这都是你的长处。”

    “这课业对于你来说有点简单,但其中蕴含的人生道理,为人子该如何行为处事,却还是需要认真听讲。”

    “这次就暂且放过,下次上课再走神,戒尺加,加倍惩戒!”

    “好了今就先到这里吧,回去以后大家在家也不要忘记念习,明将抽查!散课!”

    一听先生宣布下课,原本正襟危坐的童子们哄然一声,四散回家吃午饭。

    天赐当然就是穿越到这世界的柳乘风,自从柳乘风被张宁收留取名为张天赐(以后就叫张天赐了,柳乘风除非特别介绍况,不再使用),就被张家视如己出,期间无处哺,全靠张宁上山捉了一只哺期的山羊回来,其间喂以米粥这才不至于让张天赐从小没有液喝。(纯天然野生羊,羡慕啊~)

    不过好在天赐从小体健壮,三个月后已是可以吃碎沫粥了。

    而草甸村附近山林,野物丰富,张宁又是捕猎好手,这食根本不愁,小天赐就这样在一天天的长大。

    而与天赐一起降临的小白蛇到底是野物,除刚开始一个月,既不吃食也不四处游走,只是趴在天赐的口盘着睡觉,偶尔醒来也是喝口清水又沉沉睡去,奇怪的是就这样光睡不吃仅仅喝水一个月下来小东西竟然长了两倍有余,此时已有一尺多长,让人称奇不已。

    期间张宁夫妇俩也担心这小白蛇该不会是吸取天赐上的生气吧?不过看小天赐安安稳稳的一天天长大后来也就放下心来。

    虽然这小东西不伤人,外表也招人喜欢,李秀英却不太喜欢它。其原因就是这小东西一直霸占着天赐不妨,让小姑娘想抱抱这可的小弟弟都不能。

    并且可气的是天赐还不愿意别人将小白蛇抱开,因为小白蛇一离开口小天赐就哭,只有将它放回去才会停止哭泣,然后朝你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让人哭笑不得。

    这让秀英对小白蛇都开始有点嫉妒了,幸好这一切一个月后好转了。

    一个月后这小东西白终于不霸占着小天赐了,这才让秀英有机会抱了够,走哪都带着。一副姐姐心疼小弟弟的样子,幸好此时秀英还小没到嫁娶年龄要不这样子,让别人一瞧还以为是她的孩子呢。

    不过要是让秀英知道他抱着的这弟弟已经十六岁了,都比她大了好几岁了不知道会不会将他扔到地上再狠狠的在其股上打几巴掌。

    可怜天赐被一幼|齿抱着四处显摆,并且一点都不顾婴儿的吃喝拉稀的习惯,也不知道给小天赐拉屎,拉尿。你说这让天赐怎么办?难道拉在裤子里么?不说难受,只怕那便宜姐姐经历过一次屎尿加以后就再也不抱他了,为了温暖的怀抱小天赐只好强忍(一副痛并快乐着的模样啊!)

    幸好这体本就是由灵力创造而成,否则就算想忍也控制不住啊。(婴儿的门肌不强,根本收缩不住)。

    等到小天赐能下地四处跑动的时候,也不知道秀英怎么想的,竟然开始为小天赐计划了一份计划!

    看看这计划的内容根本就是当年她自己四处乱疯的写照。

    什么爬房梁?也担心这么小的胳膊爬的上去么?

    抓泥鳅十条?现在是冬天啊这么冷下水要死人的。

    扔石头一百下?这个还可以。

    蹲马步半时辰。

    打直拳两百下。

    ........

    幸好随着年岁的长大,这计划也在变化,到五岁的时候秀英从父亲那所学的东西都被天赐学了个光。

    张宁夫妇俩也不管这对儿女如何折腾,这闹腾的景象让做父母的心里安心。

    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年来的锻炼还是其他原因天赐的个子长的比一般村里孩子要快的多。

    才五岁的小子,此时个子已经与其他十岁左右的差不多大小了。

    这五年下来,天赐这孩子,董事,乖巧,聪明伶俐,无忧无愁,所有孩子应该具有的优点他都有,不应该有的他也具有。

    这让张宁很是为当初没有在那道鸿沟前停住脚步而自豪。

    只是在张宁一夫妇与女儿都睡着以后,看不见天赐那望着顶发呆的景,那是想念原来世界的父母和同学,这一切都深深的被天赐埋在心底。

重要声明:小说《蜀山白蛇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