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男婴绕白蛇,襁褓之躯异世魂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涯故事 书名:蜀山白蛇传
    眼见前方草丛处就是那流星坠落处,却只能远远望着——有条深有丈许的深沟横亘在眼前。

    刚刚漂泊的山雨此刻在山沟沟里汇聚成了湍急流水。眼前景象使张宁犹豫不决,深山中让小女独自一人留那处不是安妥之事。原本以为近在眼前,此番湍急流水横亘与前,前方未知危险让已是妻子的丈夫女儿的父亲的张宁决定转头回去。

    天才地宝,金银珠宝,此时在张宁心头不如家中妻女的温暖。正当张宁迈出走向回路的脚步,背后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声让悬在半空的脚步生生停了下来。

    一个婴孩!草丛里有一个婴孩!是引凡人上门的妖怪?还是上天赐予的婴孩?此时张宁心头杂念丛生。

    有点玄乎的是他此时感觉这哭声一定是位男孩。

    妻子惠兰生下秀英以后肚子就一直再没动静。

    张宁是一粗人妻子惠兰爷女俩的救命之恩永世不忘,这十来年平里对妻子蕙兰和女儿都是心头的般的疼,只是暗自里心底却还是略有一丝遗憾。

    终是无法为张家留一男婴,自己本是孤儿,却总是想让张姓一脉也能延续下去。

    肯定是自己军中杀人过多,伤害的都是当世男儿,亏了德所以才让自己绝后。

    所以张宁平时见到带仔母兽都不捕杀,也算是为张家积德,以盼上天有好生之德,首先是期望让女儿今后平平安安,再就是期盼上天能为张家送来一男婴——让惠兰怀上名男婴。

    莫非是这几夜念想心思被仙人感应到了,此番送来一男婴给张家?这张宁思夜念心底有了魔障,未见真面目已是开始想入非非。

    山洪来的快,去的更快,原本就是无源之水,过了前头一阵洪峰不一会沟中山水已是平缓不少。

    也许真的有神灵在侧,在婴孩的阵阵哭声中,天空中的雨云开始渐渐散去,一轮金灿灿红半挂与空中。

    张宁用猎刀在树丛中砍了条一丈五尺多长的直硬木,下端略粗,上端恰好盈盈一握。

    在背上系好猎刀,找一水势稍缓之处,将那直硬木往水中一撑,向后退了两步,一个冲跑之后张宁双手一撑硬木,双脚离地,形掠起,只听耳边风声响起,再落地时已是到了山沟的这边。

    收好硬木,张宁犹如猿猴入林,往哭声处行去,此处是一山凹之处荆棘丛草颇厚。

    绕过两根腰粗的大树,眼前景象跃入眼帘!只见半边被烧焦的草丛中一**婴孩平躺在草丛中正挥舞着白嫩的四肢,张开着大嘴哇哇大哭!

    阳光下白嫩莲藕般的双腿间那细小的虫虫让张宁欣喜莫名,激动之余竟是当场跪下向上苍叩拜。

    三个响头扣完,这才脱下上兽皮外衣,裹起地上婴孩,用腰间绳索揽在背上绑系妥当以后往原路返回。。

    此时张宁上背了一婴孩,略微有点影响行动,不过幸好这边地势稍高,过山沟之时反而还轻松几分。

    张宁心急等在原地的女儿秀英,人未行到近处先遥喊两声。得到了回应之后这才,将忐忑的心放下,急匆匆行去。

    张秀英自父亲下去之后便听从父亲的嘱咐,在原地等待。一时等的无聊,又不好出声呼唤父亲怕其担心。

    之前听见婴孩啼哭免不了好奇莫名却不忍想起平听村民所说的山魈夜鬼之故事又是一番小心肝腾腾直跳。幸好这山雨不一会便已是止住,朝阳半空,雨后深山却有一番别样的风景。一时看天,看云,看山,也不烦躁只是略是为父亲担心,不过想起平父亲练武之时的勇武渐渐安下心来。

    此番听见父亲呼唤,心下笃定,听的父亲语音中带着兴奋之,小姑娘心思活泼,脑中已是想远了。上次父亲如此幸喜之时恰是到一头大野猪,此次会是寻到什么呢?脑海中不知为何浮现起那阵阵啼哭之声。

    说来也怪自从张宁将他裹起之后这婴孩一路上来竟然未再啼哭,只是偶尔嗯嗯唔几声,好似梦呓。

    这婴孩正是与影院之中消失的柳乘风,前番醒来时正是刚刚坠地不久,那落地的余震还是让已是婴孩躯的柳乘风受了不小的内伤。幸好还有一丝仙灵之气残留在其体内。此灵气原本是白眉老祖用以为长空创建新的先天灵体用的,期内不仅仅蕴含了极其精纯的仙灵之力,还蕴含了生的力量。

    在时空隧道之中仙灵之气自动流转保护柳乘风的灵魂,不停的去其杂质,护其核心,可以说现在的柳乘风的婴孩躯体真是那散溢出来的灵力以柳乘风的整个完整灵魂创造出来的新的躯体。也许那散溢的灵力足够的多的话,此番柳乘风或许是原本大小的先天灵体。

    此时这灵气中的生之力早就自动的在柳乘风体内流转开来修复那被震动的移位的脏器,最后这灵力在那丹田之处沉淀了下来。

    尽管是极品的先天灵体,不过毕竟是婴孩躯体,一番折腾柳乘风早已是惊吓后怕疲倦莫名。

    后来又为了被人搭救哭喊半天,早已是疲倦万分,此番确定已是安全一遇靠近那温暖的后背柳乘风就开始沉沉的睡去。

    说起来也是柳乘风他命大,在这深山丛林中遇到张宁父女俩,否则之前的那番哭喊招来的老虎野狼的可能会更大,当然如果那样的话也就没有接下来的故事了。

    再说张宁父女俩背着沉睡过去的柳乘风一路急行回家。

    过后不到半个时辰,前后几道彩色光芒飞落那流星坠落之处,查探一番之后又各自飞走。

    一路上张秀英在后面奔奔跳跳,一反上山时沉稳之态。之前张宁早就让秀英看过背上的柳乘风,可怜柳乘风到这一界还没满一,就被一黄毛丫头给调戏了。张宁丝毫不介意女儿用手触碰那小虫虫,之前还有点担心女孩儿心细也许会对婴孩不喜怕其分享父母疼,此番看女儿高兴的样子张宁也是松了一口气。

    毕竟蕙兰秀英才是生活了十年的心头,要是母女俩真的不喜这孩子,说不得只好送人了。

    现在女儿喜欢这问题就解决了一半,不过以蕙兰的善良本绝对会愿意留下这孩子的,、。

    张宁心中这样想着,脚步不仅加快了几分,平时要走,一个多时辰的路,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看到村口的那几棵树了。

    李蕙兰此时正在院子里鸡喂草籽,一窝十来只半大的小鸡此刻跟在母鸡后面围着她叽叽喳喳的吃着草籽好不闹。旁边柴垛上公鸡,嘴里咯咯的叫着冲过来抢食,惊的小鸡们一阵慌乱。蕙兰拾起地上的一根小竹棒正要往院外面赶,抬头见就看到了已是到了院门处的父女俩。

    连忙放下手中的簸箕迎了上去,顺手接过张宁递过来的两只野兔。

    “娘!~我回来了~”

    “回来啦,饿了没?午饭我还放锅里呢”

    蕙兰说着就要去厨房盛饭。

    “蕙兰,你先别忙~”张宁大步跟上进到屋里,示意女儿将院门关上,等女儿入了屋子这才将大门给关上了,转刚好看到蕙兰那诧异的表

    张宁也不解释,走到最里间的卧室,这才接下背上的裹着的外衣。刚打开最上面的衣服,就露出了一张睡着白嫩小脸,嘴角边还挂着口水。

    “嗬~孩子他爹!这孩子哪来的?偷?~~”蕙兰此时脸上的神色极其复杂,惊喜,幽怨,疑惑纠结在一张脸上精彩万分。最后想到那最糟糕的后果,忍不住用手掩住了嘴巴不让下面的话语出来。

    “蕙兰,你想歪啦!~来,乖女儿帮老爹给你娘解释一下”张宁看到妻子要误会赶忙让女儿出马。

    秀英早就等在一旁此时父亲有令,赶忙一声“得令”,拉过母亲在一边会声绘声的解说起来,期间免不了添油加醋一番。

    那边母女俩独自嘀咕去了。

    这边张宁解开包裹孩子上的外衣。

    “咦!这是什么?一条小白蛇!?”

    只见一条两寸大小的白玉般的小蛇此时正盘绕在小孩的

重要声明:小说《蜀山白蛇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