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涯故事 书名:蜀山白蛇传
    五月的一天,星期二,杭州西湖电影院二楼正播放着徐克导演的2001版的《蜀山》。

    “在浩瀚的宇宙里,恒河星数变幻于旦夕,层出不穷。在中国四川蜀山一带,山峦迂回起伏,云海飞卷奔腾,令人幻想起天地间幻的灵气汇集于川于岳之间,所以其中相传山中有不死奇人能吸取山中灵气,突破凡人之躯,驳剑飞行,追风逐月,星海飞驰。他们在这里修练仙术,目的是希望能参透天地间永恒的奥秘,以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偌大个包厢里寥寥几人除了躲在后边角落里亲亲我我的几对小侣,只见前排正中间坐着一位带眼镜少年正看的如痴如醉。少年名叫柳乘风是附近一中学的高二学生平时酷看玄幻小说特别对《蜀山》作品有独钟。其酷程度可以从他的名字里一见,其实他原本的名字叫柳晨风,自从电影《蜀山》上市看过一次以后,就被电影里那奇幻的画面效果和那一段玄妙空灵的旁白给痴迷住了。每天都想象自己有朝一能像里面的剑仙一样能乘风飞去。平时与人谈论事,不是贫僧,就是老衲,不是真人,就问法号,反正神神道道的搞的像是一神经病。要不是家人看他能吃能睡,也知道疼,都要准备将他送医院了。更加有意思的是有一天柳乘风突发奇想觉得自己那名字不像个仙侠迷,决定要将自己的名字中间那个“早晨”的“晨”改成“乘车”的“乘”,就为着还差点和家里闹翻。要知道在中国改个名字可不容易,份证,学生证、档案、户籍的不知道要跑多少个地。他父母当然不同意了这改名字麻烦不说,这还助长了孩子对小说的痴迷程度,全家上下一致决定不能开这口。可谁让他们家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呢,从小就给骄纵惯了,到这么大了哪里还能一下子教育过来啊,经过这小子一哭二闹的,最后还是给改了现在这名——柳乘风。

    且看这会这小子正发神经呢,你说发什么神经啊?这会他手中正捧着一颗蛇蛋,按他的说法是准备养一条宠物蛇,先让它和自己一样从电影中吸收一下仙灵之气,以后修炼得道自己也有了仙宠。这培养就要从蛇还是个蛋的时候就要开始培养,平时给它听听“仙乐”啊看看仙侠电影什么的在他看来这也算是胎教的一种。今天刚好是星期二,轮到小蛇蛋看仙侠电影呢。

    看到这里细心的看官心里就要嘀咕了:“老兄你是不是搞错啦?这星期二,高二的学生可是上课的啊,莫不是逃课?”诸位说的不错,这柳乘风正是逃课跑电影院看电影来了,并且看的还是这十年前的看了几十遍的老电影。

    按说这样的孩子还真让父母揪心,高二可正是承前启后的阶段,你说他不好好的在教室里上课,还逃课出来看电影,这样的学生绝对应该是老师眼中的差生吧。

    要是这样想话就错了,别看柳乘风这会两眼小眯口角流水一副智商不超过八十的样子,从小学到高中每次考试绝对是都是班级、年级第一,这样的学生在处处讲分数的时代,绝对是老师眼中的好宝贝了。至于上课看个小说,逃课看个电影这些都是小事了。什么?你不服?不服你也次次考个第一试试,人家那是劳逸结合。

    这边柳乘风看的津津有味,后边角落里一对刚办完事的小侣,正准备收拾收拾要离场呢。

    咚!的一声,盖过了音箱,原来是包厢的房门被人给踹开了,鱼贯似的涌进来几位光头青年。

    电影正看的很爽的柳乘风被这忽然而至的混乱搞的很恼火,正在想是谁这么没素质呢,没看到爷我正在培养儿子的仙道好么?耽误了中华第一玄蛇今后的成长你赔的起么你。

    回头一看正见几位光头背后中那张白的犹如铺了白面的瘦马脸——马华同,靠!冤家路窄今天要被堵了

    柳乘风反应很快,在对方没有发现他之前就立马向前蹲下,将子藏在椅子里,还别说,这坐第一排也有点好处就是刚好是灯下黑,屏幕下面的反光刚好形成了一道光幕很好的给柳乘风提供了掩饰。

    要在他们找到灯光开关前离开这里,包厢总共不到一百个座位这会包厢里的灯光没有被打开,影影绰绰看不清楚人影,要不是刚好那姓马的脸被灯光照着柳乘风也不会这么远就能认出来,再就是那脸太好认了————实在是太够火星了。

    柳乘风猫着子快速向墙边靠过去,手刚碰到了门上的把手还没有用力拉,门被从外向内推了进来。

    柳乘风顺着打开的包厢门将子隐藏在门后,刚好门后边有与墙边有一快三角形的空间可以容纳下一个人。

    啪~的一声包厢里的灯光被打开了,灯光下包厢里空落落的,加上与马华同一起进来的三个光头青年,再加上前后门各有一个守着的总共才十五个人,一眼就能看个一清二楚。

    “给我搜,找到那小子给我打断他三条腿,妈的,敢泡我的马子!”马华同叫嚣着经典的台词,一如经典的香港蛊惑仔一样。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会这里香港铜锣湾或者是波兰街呢。

    “和这小子没什么大恨啊,他哪里来的马子给我泡啊?”对白是经典,却也让柳乘风糊涂的以一百三十智商的大脑飞速转了一会也还是没想明白马华同口中的他的马子是哪一位。

    不就是因为他喜欢看蛊惑仔,我喜欢看仙侠么,平时只是偶尔有关于门派好的讨论么?怎么就成了夺妻之恨了?不会吧,难道他口中的马子就是那个喜欢来听自己说仙侠故事的王晓茹?

    原来柳乘风所在的学校是一所省重点中学,里面的关系户也如同里面的尖子生一样的多。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到一届毕业的时候你会发现那些平时考试根本没一半分的关系户最后都能以体育特长、艺术、或者是航模啊什么的方式给保送到名校中去,继续完成那所谓的关系学业。

    这马华同就是这批关系户中的一个,比较特殊的一个。

    一个好蛊惑仔有如柳乘风好仙侠一样的家伙。不过真的说起来这家伙有一点比不上柳乘风,至少柳乘风最后将名字给改了。马华同这小子据说也想要将名字改成马浩南,期间也不知道做过什么努力反正最后是没有改成,依旧叫马华同。从这一点上柳乘风得他比不上自己。

    而上面的王晓茹也是关系户之一,听说两人从小指腹为婚,从幼儿园小班到高中一直都是同桌,就连两人喜欢看的电视剧和电影都是一样的。当然两人在读书成绩上也是一样的惨不忍睹,不过这不影响两人被两家大人当作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一对来培养。

    柳乘风与马华同两人就如同地球与火星的两个轨道一样彼此互相平行而又偶尔靠近的进行着。

    而这一切在一次班会后就变了,其中的某些变化偏离了很多人所期望的轨道。在那次班会活动上柳乘风被抓阄抓到要表演一个节目,结果那次班会的后半截时间都在柳乘风讲的仙侠故事中度过了。从那以后王晓茹开始从原本一只崇尚金钱、化妆品的小麻雀变成已经开始对仙佛入迷的仙鹤了。

    平时下课以后也不再和马华同谈论什么化妆品、飚车、砍人了,并且每次听到这些的时候眼神中都开始露出厌恶的神了。在马华同的眼中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仙侠故事开始的,都是那个该死的神神道道的柳乘风。

    而这一切对柳乘风来说,班上又多了一个和自己有共同好的人,有人和自己一起讨论神仙飞剑这真的是很让人陶醉啊。

    没想到啊,没想到,看来修仙者不可沾染尘世之事还真的是有道理的啊,这平白从天而降的祸端,又到何处诉说。看吧,这柳乘风到这会了还不忘记他那修仙修道的好呢。

    看几人搜索的架势,肯定是有自己在这包厢的明确报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将自己出卖了,回去让我知道了是谁告的秘,我一定让他“魂飞魄散”。

    既然躲不过就只能面对了,躲躲藏藏的何其为侠呢,连侠都不是了,又如何能做仙侠呢。

    柳乘风先从口袋里掏出个盒子,打开来里面还垫这棉花呢,柳乘风将手里的蛇胆放到用棉花做成的小窝里,这才闭上盒盖,并将盒子放到口袋里放好推开门走了出去。

    “马华同!不用找了,我在这里”柳乘风低沉的声音在包厢里响起。

    “好啊~柳乘风,你到有胆啊,竟然敢出来,给我打”马华同不想给他说话的机会立马下命令开打。

    听到钱主下命令了,几个光头青年们从四周开始向柳乘风围了过去。可想而知接下来的将是一副小流氓痛殴中学生的惨烈的一幕。

    不过这一切还没有发生,此刻荧幕上正播放到了白眉真人正在使用真气为长空无忌的元神重塑呢。白眉真人的仙灵之气布满了整个屏幕,但是很诡异的是原本应该在屏幕内的仙灵之气似乎有那么一丝从屏幕的边缘漏了出来了,刚好飘散到了柳乘风的上。

    砰~砰~呼~啊!~~包厢里的天花板上电流闪烁,蓝色火焰乱窜。

    过了许久,包厢的备用灯光打开,烟雾散去,只见马华同和几个光头青年目瞪口呆嘴巴张开犹如见到了孙悟空下凡。

    而刚才站在屏幕下方的柳乘风已经不见踪影了,空气中冲满着烤烤焦的味道。

    从此世间又少了一位古惑仔多了几位仙侠迷,不久以后网络上流传着一个看电影《蜀山》穿越的故事。

    各位要知后续如何请关注由天涯故事记录的《蜀山白蛇传》。

    难舍蜀山义,更念白蛇!不一样的蜀山,不一样的白蛇。

重要声明:小说《蜀山白蛇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