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西渠县城

    李鹏等人心里烦闷,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原计划是全军坐车直达越虎山,可是路走一半,发现前面的山路居然塌方了,无法通行,只能绕道到而行,没想到一绕道,居然绕进了西渠县县城。车队未到县城城门口,前方尖兵部队回报,有大批民众正在城门口列队欢迎。原本打算不让人知道,现在成了天下皆知。李鹏等人走一步看一步了。

    车队的几十辆大卡车犹如长蛇行驶到县城门口,车队一停车。一位穿着黑色制服的中年人在城门口喊道:“在下凤阳县警察局局长赵瑜偕同全镇百姓欢迎中央军的到来。”

    李鹏也不是傻子,命令司机驱车来到城门下,下车后对那位警察局局长说:“你好,我乃解放军少将师长李鹏,现在驻守本市。”

    一听对方的话,警察局长不由一愣,没想对方如此年轻就已经是一个少将师长,不过有一点,他不明白,在西北,除了中央军和西北军外,从未听过什么解放军。

    “李师长初来本镇,令本镇居民深感荣幸。县长前回乡探望老母,未能前来,望李师长见谅。”

    “无妨!”

    “我已经安排酒席在云鹤楼,希望李师长和各位长官能前去。”

    有免费的午餐,不去白不去,更何况对方主动邀请,要给对方面子,同时可以在席间闲聊,了解周围况。

    “好!请局长先生领路。”

    在县城百姓注目下,车队缓缓驶进县城。百姓站在街道两边,各怀心事,有人是希望所来的军队是真正帮自己打土匪,也有人是害怕所来的军队是打着打土匪的名义,榨取自己的财产,也有人完全是抱着看戏的态度来看看。虽然态度不一样,但是警察局长已经跟他们说好了,只要军队一到,他们必须烈欢迎,因此车队一进,“欢迎,欢迎,烈欢迎!”就如同放炮一样,传进李鹏等人的耳朵里。不过,眼见百姓不一样的神色和警察局长满意的笑容,李鹏就知道其中的缘故了。

    看着街道两旁的建筑,李鹏感觉自己就像是看电视剧一样。云鹤楼地处县城最繁华的商业街区。云鹤楼周围200米的范围的群众都被赶跑,只剩下几个来回巡逻的警员,连周围的店铺也都关门谢客了。到了云鹤楼,李鹏和刘启青下了各自的专车,大量眼前的酒楼,酒楼也就三层,但是整个酒楼装饰地富丽堂皇。

    车队逐渐来到云鹤楼后,长长的车队已经把道路堵得死死的。严重影响通行。刘启青转对警察局长说:“局长先生,你也看到了,我们的队伍人马太多,不知道可有地方让官兵们休息?就暂住一晚,明我们将围剿县城外围土匪。”

    “当然,本县城北郊有一个晒谷场,可以容纳将军的士兵,只是条件比较差!”

    “无妨!只是作为临时驻地而已。”

    “武京卫!你将部队开赴到晒谷场!”李鹏对警卫营长说。武京卫是赵勋为警卫营长取的名字。

    “是!”

    来到宴席上,众人入席。警察局长对列席的嘉宾们说:“各位,今天,我们荣幸欢迎……(李鹏说:‘我是李鹏,那位是刘启青’)对,李师长和刘副师长。感谢他们到我县来!”

    李鹏急忙起对嘉宾们说:“各位,其实我们本来是准备直取匪窝,无奈道路坍塌,只能进入县城。今,我们只带了一个警卫营,其他部队都在各地驻扎,不便行动!”

    “一看李师长的警卫营,就知道它是一个虎狼之师,我相信有了李师长的部队,围剿盘踞本县的土匪将轻而易举。”一位一儒士打扮的老年人起说。

    “不知先生何许人也?”李鹏板着舌头也学老儒士的口气说话。

    “我乃本县前朝举人于碧青,现在是本县最大商号的老板!”

    “原来是于老板!”

    “李师长,我有句话不值当讲不当讲?”另一位宾客起说。

    “有话直说!”

    “盘踞本县的土匪不下数千,而且他们处易守难攻的深山,并不大部队适合攻打!”

    “你的话,我明白。放心,我这次光是迫击炮带了24门,还有6门155mm榴弹炮!”

    在这个时代,有炮就是爷,但是对于炮与炮之间的区别,平常的人还是不懂的。毕竟在这个时代,口径在75mm以上大炮就连中央军也不多。这种军事术语在一般的人眼里只是数字,但是对于军人来说,这就是实力。警察局局长也算是本县见多识广的人,他曾在西北军见过55mm的山炮,当他见到那三门仅有的三炮,可把他羡慕得要命。一听李鹏带了155mm榴弹炮,可让他大跌眼镜,榴弹炮是什么炮,他不知道,但是155mm的口径绝对是闻所未闻。

    “请问一下,李师长,你的炮可是厉害?”

    “厉害,放心!明天早上,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榴弹炮的厉害!”李鹏倒是不怕这群人长舌头,反正在进程的时候,也有不少人见到榴弹炮,只是基本上没有人注意到区区4门榴弹炮。

    “一直以来,本县和周围县城一直靠自己组建的民团和警察部队维持治安,毕竟这里处于西北的最贫穷的地带,就连西北军也不愿意在此逗留。不知李师长的上司是何许人也,愿意为我们一方百姓造福,我等愿意为他建生祠。”老儒士说完话,众宾客齐声呼应。

    “建生祠就算了,我们并没有上司,我们的部队也是自己组建的,正是为保护这里的黎明百姓。我和刘副师长就是部队的指挥官。”

    李鹏的话一出,令在场的宾客惊叹不已。毕竟在这个时代,组建部队的费用绝对不菲。

    “李长官和刘长官为了一方百姓,实在令我等自叹不如。于于某愿意出1000大洋犒劳将士们。”1000大洋在西北人眼里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于老儒士的话一出口,令在场宾客无不称于老儒士为善人。

    1000大洋对李鹏和刘启青来说究竟能折合多少金钱不是重点,重点是老儒士的好意。有了老儒士做榜样,其他宾客也纷纷慷慨解囊。李鹏和刘启青连忙感谢在场宾客的好意。有了现钱,李鹏就可以正式招兵买马,不过在招兵买马前,必须先为自己打个广告,让人知道自己部队的厉害,这样才能招募到更多的士兵。

    “如此一来,李师长将是本市4县的父母官了!”警察局长笑着说道。

    李鹏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做任何辩驳。剩下的事就是在宴席上闲聊,闲聊的内容基本上就是本市县的民生之类的话题。

    宴席后,警察局长邀请李鹏和刘启青去他的警察局做客,但是李鹏和刘启青以军事繁忙推辞掉了。

    李鹏和刘启青来到所谓的临时军营—晒谷场。晒谷场的东边和南边各有一个大门,每个大门安排了一个班战士值班。西边是一条小河,北边是一个小树林,小树林里有一条小道。为了加强安保,晒谷场外围安排两个班组成两个巡逻队,并且半个小时换防一次。

    回到临时指挥部—一个库房,李鹏召集所有警卫营军事主官召开军事会议。会议内容很简单,就是改变先前的作战部署。从先前的宴会了解到县城外围实力比较大的土匪一共有6个,最近的要属东边越虎山的雷四爷,距县城12公里处,12公里说近也不近,说远也不远,加上越虎山是地势凶险,易守难攻,因此雷四爷一直都是有恃无恐。

    “今天进城已经让土匪们有所察觉,估计土匪们可能有所应对,因此我们不便大规模进山围剿,以炮击和小规模狙击杀为主!”李鹏说完话后,手指警察局长给的地图。

    “12公里对155mm榴弹炮来说,简直就是筷子捅豆腐,轻而易举,这次我们带了8个基数的炮弹,够他们喝一壶的。明天早上6点准时炮击越虎山,先打半个基数。记住,这一次打炮不是为了打土匪,而是让人知道我们的实力,我要让全县的人都能听到炮声。炮击停止后,8点再打半个基数。同时把所有的狙击手都安排到山上隐蔽,只要有人走出越虎山就立刻击毙,另外安排8辆卡车和挑选两个排的战士组成巡逻队,已有人逃出来,立刻击毙。”李鹏对各位军官说。

    “我来补充几句,通往越虎山有三条路,安排六个班的战士在路上设伏。如果有其他土匪来援助,记住小心应对,如有可能,最好不要恋战,以机动作战为主。”刘启青补充道。

    “刘副指挥说的没错,我们部队最大的优势就是机动作战。土匪们也有马匹,但是数量不多。再过一段时间,我们也可有自己的骑兵。当然我们的骑兵骑的不是马匹,而是战斗摩托。有了摩托化部队,我相信我们的实力将更加强大。”

    “这次战斗是我们第一次参加战斗,各部队之间配合可能不够紧密,要时刻保持联系,注意一点,隐蔽在丛林中的狙击手一定不要离土匪窝太近,以免被我方的炮火伤害到。尤其是山的东侧有一个峡谷,峡谷里有条小河,河水不深,一般况,土匪是不可能从这里逃脱的,但是一切皆有可能,此处也要安排人手。”

    “行了,总体就是这样安排,具体攻击计划由你们自行安排,注意,明天的主角就是炮兵了。会议到此结束。”

    “全体立正!”军官们目送李鹏和刘启青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界的五星之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