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军事初讨论

    中心基地东南16公里处,一只穿迷彩服的部队正在行进中。这是刘启青指挥的部队,按照计划,刘启青要率领部队至少侦查基地外围20公里的地界。原本计划是携带一个连的战士经行巡查,后来,考虑到基地的安全,刘启青只率领两个半排的战士,同时调来2辆92式步兵战车和4辆卡车。刘启青穿迷彩服,头戴头盔,如果你仔细看,你会发现刘启青的衣服上的肩章显示刘启青的军衔是少将。坐在个人的专用吉普越野车上,刘启青把玩着手中的高倍军用望远镜。事先,刘启青已经安排1个尖兵班的战士乘坐2个越野车作为斥候,在部队前面2公里处探路。

    “报告,在前进4公里,就到达预订地点。同时,尖兵回报,在前方3公里处,发现一户猎户人家。尖兵请示是否前去查看。”同车的通讯兵向刘启青回报。

    “是吗,命令尖兵原地待命,等待我到来。不得打扰百姓!”刘启青本想自己手中的望远镜观察一下前方况,但是前方的道路被茂密的树木挡住了,无法探察。“全速前进,与尖兵班会合!”刘启青干脆学着当年巴顿将军的姿势,站在侦察车上,手指前方。

    崎岖的土路实在不适合车辆快速行驶,即便坐在避震能力高的军用越野车,刘启青仍感觉全都像散了架子一样。他甚至想过降低时速,这样的做法无非会降低自己的威望。在颠簸的路上,刘启青已经想好了,这次办完任务,一定安排人来修一条好路,方便通行。

    2公里对于高速行驶的越野车而言,就是几分钟的事。对于刘启青这个学生哥来说,却是几个小时的煎熬。车到尖兵班所在的位置的时候,刘启青下车都差点摔倒。站在车前,手拿军事望远镜,可以清楚地看到1公里外的小茅屋。小茅屋的墙面挂着几只山鸡和野兔,茅屋的烟囱飘出阵阵炊烟。刘启青仔细观察茅屋的四周,并没有看到其他的房舍。看来方圆10里估计就这一户人家。

    “一班,二班随我而来,其他人在此守候,监视周围况,有特殊况,鸣枪示警!”刘启青回到越野车上,2个班的战士坐到一辆卡车上,尾随刘启青的专车之后。其他战士分散巡视四周。

    *************五星之光照大地****************

    郭老汉早年的时候,妻子因为肺痨去世了,由于没有钱给妻子买棺材,向地主严土借钱,为自己的妻子出殡。没想到地主严土给的利息太高,为了逃脱严土的讨债。他带着两个儿子逃到邻县的山林里,以打猎为生。今,收获不错,大儿子带着大部分猎物去县城换点钱,买点米面。郭老汉将切好的野兔放到锅中。他已经和大儿子说好了,让他到县城买上半斤烧酒,庆祝今天的丰收。

    “爹,有人来了!爹,有人来了!”在小院中摘洗野菜的小儿子突然叫喊道。

    郭老汉居住此地有六年了,自知此处常年无人而来,近有人到访,确实感到意外。郭老汉急忙出门,果然看到几十号人坐车而来。虽然常年居住在山林里,但是逢年过节,郭老汉会和两个儿子一起去省城。因此他也见过省城里的官老爷们所坐的汽车。今天见到的汽车远比自己在省城所见的汽车要大得多。眼见对方如此多的人,郭老汉担心对方来此的意图,紧忙拉住小儿子的手。

    刘启青人还未到小院里,便看到郭老汉的惊恐的神色,立刻明白郭老汉惊恐的原因。看着郭老汉和他的小儿子的服饰,刘启青知道他们的服饰是民国时期的典型农民服饰。刘启青快步来到小院门前,对郭老汉说:“大爷,请问这里是哪儿啊?放心,我们不是坏人!”

    “你们是谁啊?”郭老汉惊恐地问道。

    “大爷,你别害怕!我们是军人,不是坏人。”

    “原来是官爷啊,对不起啊!不知来俺家有何贵干,这个月的税,我们已经交了!”

    “我们不是收税的!怎么说呢?我们是初到此地的正规军,不是税收警察!”

    “正规军?”

    “对!大爷!”

    “我一个老百姓,受不起长官的‘大爷’的叫我。军爷们是从哪来啊?”

    “我们从西北面来,准备去最近的县城。哦,对了县城有其他部队吗?”

    “军爷是说其他长官吧?县城有个保安团,长官是马长官!”

    这是一条重要的信息,县城有一个保安团。一般保安团就是普通的地方保安部队,战斗力都很差。“保安团有多少人?”

    “三百多人!”

    “三百人,连一个营都不够,还叫保安团。有空拜访一下!”刘启青只是心里想,没有说出口。

    刘启青和郭大爷闲聊了一个小时,了解现在的况。原来,这个时空不是原来他们所处的时空。可以说,这里和原来时空是并行时空,现在是民国11年,不要以为这是中华民国11年,这是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11年,具体时间是公元1928年。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的前是新汉王朝,这个新汉王朝从开国到国破,经历241年。新汉王朝和原时空的大清王朝一样,晚期国家政绩**,外敌入侵,课税繁重,民不聊生。公元1912年季,新汉王朝河省镇守使成亲王刘通等5位王爷反叛,刘通以20万大军进攻直隶省(刘通自己10万人,其他王爷8万人,列强门援助1万人),新汉军随集结27万大军,但是仓促应战,也部队战斗力低下,连连战败。公元1912年夏,叛军攻陷京城,新汉皇帝刘史被迫西逃。公元1912年初冬,叛军攻陷陪都太原,新汉皇帝刘史饮弹自尽在乱军中。刘通于公元1913年称帝,年号新关,史称新关帝。刘通登上皇位的第4年4月,即公元1916年4月,湖南新军第二镇指挥使兼复兴党党主席胡何为的带领下,起义反汉。起义失败,胡何为被迫退守。公元1916年6月21,胡何为联合3省复兴党成员和部分国官兵再次起义。23,联军击溃前来的2万援军,俘获王朝少将罗东,经过一番劝解罗东加入起义军。公元1916年10月3,新关帝刘通在行营中暴病,死于脑中风。公元1916年10月7,刘通长子刘瑾即位,改年号永德。永德帝昏庸无能,大权被首相兼国丈常洵房独揽。公元1917年1月云南镇守使勇亲王长子刘舍宣布放弃王位继承权,加入革命军,刘舍的加入,不仅打破了新汉王朝的部署,更令革命军士气高涨。随后,全国各地起义军如雨后笋一般,纷纷响应。公元1917年11月3,永德帝在皇宫里被迫下诏,宣布退位。公元1917年12月,胡何为等革命领导人上京,宣布建立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定1918年为开国元年,11月3为国庆节。胡何为为国家临时大总统。公元1920年,国家大选,胡何为胜选,成为国家正式大总统。公元1924年,国家第二次大选,胡何为胜选,获得连任。公元1925年3月,胡何为病逝,副总统庞戚芳(男)继任临时大总统。公元1925年5月,庞戚芳被刺。公元1925年6月,举行临时选举,民主党(1921年复兴党,兴中会,前进会组成的联合党)获得议会百分之六十七的席位,党主席郭世忠成为国家大总统。公元1926年3月,郭世忠发动发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和党,民主进步党等成员和进步人士。剩下的事和原来的世界很像,无非就是起义革命。公元1926年5月共和党和民主进步党组建新的共和党,共同起义。当然结果是失败了。随后的结果是共和党分散,化整为零。

    刘启青听了半天,虽然听得脑袋发蒙,但是有一点他搞明白了。所谓的共和党和民主党根本就是原来世界的**和国民党嘛。随后的谈话,果然认证他的想法,今年共和党正式改为中国**民主党,简称**。民主党去年改为国家民主联盟党,简称国民党。

    “草,这不是玩我吗?这里一定有问题?”听着郭老汉的谈话,差点骂出口。

    “有机会,我一定要拜访一下这位**的党主席。”刘启青知道这个时空的**的党主席一定是**的翻版,有空见识一下,看看他和我们的**有什么相同点和不同点。

    刘启青自言自语也被边郭老汉听到了,“长官,你是要打共党吗?虽然我是山林野人,没有见过共党。但是我也听说过,共党也不坏啊。大家都是中国人,为什么要打仗?”

    “大爷,你放心!我们不搞内战!”

    “对了,之前我问你本地的保安团如何啊?”

    “不知道长官是要我说实话还是假话?”经过1个小时的聊天,郭老汉知道刘启青不是自己常见的那种军官,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好人。

    “当然是实话啦。”

    “说实话,那个马团长不是东西!早些年它是邻县的土匪,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来到这里当了县长的护院统领,再后来,他投军,可是呢,因为与长官不和,被赶出来。前几年,县长托关系给他弄了一个保安团团长的头衔,他现在手下都是县里混混出。他的保安团根本就是穿着黄皮子的土匪。(保安团穿黄色军衣)”

    “看来,我们可以除掉保安团,取而代之!”刘启青的脑中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计划。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界的五星之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