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缘始 (二)押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埖好玥媛 书名:诱姻缘
    就是她!



    一道清脆悦耳的童音传进花蕊耳朵里。感觉这句寓意昭然的控诉像是直指自己,她扭头迎上那个领着众人还未行至自己跟前便迫不及待的将她暴露在人前的男孩。



    花蕊一嗮,众目怒视之下她分明感到了一种衣不蔽体的感觉。



    不过,多年的职场生涯她早就练就了处变不惊的能力,何况一向对事物慢半拍的她,反应本就迟钝。她抬起头端端正正的对上说话的男孩,眼睛里除了有些空洞的茫然,其他的绪早已利落的掩饰其后。



    男孩那张因为奔跑过速而涨红的小脸一对上花蕊茫然的眸光,黑白分明的大眼中那抹幸灾乐祸的挑衅顿时化作讶异。



    咦,这疯丫头好奇怪!



    小家伙歪着脑袋,越打量花蕊越觉得只一会儿的功夫这丫头就变了样子,明明还是那张脸,可是为什么就是觉得变了一个人呢?他琢磨不明白,心中渐渐感到不安,早些时候想要公报私仇的念头一下子烟消云散。



    两人对视的当口,前来救助的人群已经呼啦啦的把花蕊和又晕倒在地的老者围了个水泄。不必再多的言辞问询,况已经昭然的摆在众人面前。



    花蕊觉得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的,此刻人人义愤填膺打根本不会有任何人自己的辩解,何况自己本也弄不清楚缘由。



    心里有了打算,她索选择漠视怒火中烧的人们,既不做声也不辩解,甚至当这群人冲到她面前,极其粗暴的扭住她时,她也只是冷眼看着,连最起码的挣扎也没有一下就任由他人将自己从老者上拎起来,然后被人像押解犯人似的一路扭送到一座雕梁画柱的古建筑前。



    威远将军府。



    花蕊被人扭着双臂,只能稍微抬头看清门楣上的匾额,与此同时,她发现后一路鼎沸的怒斥声弱了几分,许是将军府的威仪不容冒犯,又或许是人们自己心中早已根深的畏惧感,总之,结果是她喜闻乐见的,毕竟耳根子终于得到了清净。



    这将军府门前本有两个兵士在门口把守,一见花蕊等人到来初时有些愣怔,可是待到看清被押解的是何许人后,其中一人连脸上的愣怔都来不及更换,便扭火急火燎的向府内狂奔。



    另一个见同伴去报信,也不敢延误,连忙疾步走向花蕊她们,边走边大喝:“大胆!放开吾家小姐!”



    兵士的话音刚落,人群就炸开了锅。



    到底是人多胆壮,也不知是哪个不忿先起的头,隐没在人群里喊了一声:“将军府的小姐打伤了自家夫子,将军府的兵爷还欺负人!”



    扭送花蕊的队伍一路走来就吸引了不少看闹的百姓,这时候乌压压的堵在将军府的门前,附和的声势之大着实不容人忽视。



    士兵完全没料到自己单纯的护主行为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面对扑面而来的声讨,他无措的举足不前了。



    原来这是“她”的家……



    花蕊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一些神采,她极力的调整脖子的角度抬眸肆无忌惮的打量起前的建筑,一种熟悉感莫名的涌至心头。这么多人声讨自己,就算回到了家里又能怎样呢!



    一丝淡淡的透着哀伤,无奈,和不甘的笑意爬上她的脸庞,花蕊觉得满嘴的苦涩,心中的怨尤连个发泄的对象都没有。



    她愣愣的盯着面前洞开的朱门,眸光空洞,脑子里却是百转千回。



    那边庭院深深府院里在众人闹得欢畅的时候走出两个男子,一个是之前报信的校尉,另一个是气度不凡的男子。



    两人一出现,吵杂的人群突然安静下来。



    人们大多知道来人的份,就算不知道的,察言观色也能顿悟,当下还是不要出声的好。



    面对黑压压的人群,那男子风仪不减步履从容的走到人前,站定。并不急着说话,只是目光淡然的自众人面上一一扫过,最后视线定格在正四处打量的花蕊上。



    眸光里的怒火与痛惜顷刻燃起,瞬间即逝。



    花蕊察觉了异样,收回游移的视线,目光与来人对了个正,对方视线中那恨铁不成钢的嗔怪,令花蕊顿时打了个寒颤。



    这的体怕他!



    花蕊感悟到前遗留在体里的绪,一下来了精神,她对着男子的目光即不闪也不躲,尽管心里莫名的感到恐惧,可是花蕊还是无法抑制兴奋的猜测,他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诱姻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