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尚官傲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殇逝离 书名:异时空帝
    天空,有一点霾……额……貌似对他来说每一天都是霾的……

    他和往常一样收拾好屋子,做好饭,写了一张便条随手扔在桌子上,“喂,死人,起后全部吃掉,如果再不吃饭小心我回来……”

    “知道啦知道啦——”虚掩着的门里传出一声虚弱的,明显就是酒色过度的声音,随后便是一声女人嘤咛,“小鬼,大早上吼什么,不让我和你老爸睡觉。”

    “呵呵……”他苦笑,弯腰捡起扔在地上的布满灰尘的英语习题册,“我靠!丢了将近四个月了,今天怎么跑出来了?”

    装进书包,还是那条最近的路,上学……

    何谓最近的路?很简单,跳过三户人家的墙,越过市政府的铁栅栏,打晕老黄毛家那条拉布拉多犬,从学校的围墙破损处穿进去,便是教学楼门口了。

    他低头看看表,七点十九,“刚刚七点十九啊,不急不急,嘿嘿,今天没迟到,老班会不会表扬我呢?哦哈哈哈……”昂首,在一众同学怪异的目光下踏进教室,随手将几乎没有书的书包扔在地上,抬起头,期待着老班的表扬。

    老班就是班主任,新换的老师,没记住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教数学的,有一个硕大的电灯泡脑袋,秃顶秃的没有一根毛,眼睛本来就不大,再加上一千多度的近视镜,更给人一种贼眉鼠眼的感觉,所以班级里私下称之为——贼秃。

    “尚官傲天!你怎么刚到!知到现在几点了么?”贼秃晃着他硕大的电灯泡,因为气愤,眼睛似乎大了一点。

    尚官傲天看看手表,翘起二郎腿,十分不屑的点了一根烟,十分自然的抽了一口,“切,七点十九啊,我今天可没迟到……”

    “哈哈”,贼秃怒极反笑,“七点十九?你问问别人几点了”

    尚官傲天一愣,“不是吧,明明是七点十九啊,难道……”他再次低头看向手表,他发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事——秒针一直都停在原地,随着手臂的颤动而颤动着……“我靠!不是吧……”

    “傲天,已经十点四十了……”董慧鑫在一旁小声的说……

    “现在是十点四十,你还来干什么?”贼秃用布满粉笔灰的手指顶了一下眼睛,这一刻,他的眼睛特别大,“回家睡觉算了,我准你一天假,给我回家反省去。”

    “好哇好哇,又不是一次了两次了”,熄灭烟头,一脚踹翻凳子,轻轻的转过,突然在董慧鑫的脸上啄了一口,“阿鑫,晚上我来接你”,说完不顾双颊通红的董慧鑫,径直走向班级外,经过贼秃旁,顿了一顿,用一种十分微小的声音说“死贼秃!”说完便大步流星的走出教室,伴随着爽朗的大笑声,和贼秃的怒吼声……

    这便是我们的主人公了,一个很牛B很牛B的中学生,中学生哦,初三的,话说马上就要毕业了,一直都是班级的吊车尾,抽烟打架泡妞一样不落,董慧鑫便是他现在的女朋友,刚刚转来的校花。

    尚官傲天这个名字是他老爸起的,不过很奇怪的是,他老爸姓赵,他从小就没见过的老妈姓吕,他怎么就叫尚官傲天呢?而且……貌似也没有尚官这个姓啊?很纠结,不仅他纠结,学校也纠结,由于尚官傲天的生活作风问题,他总是转校,每转一次校,校方总是很纠结他的姓名。

    尚官傲天家里经济状况一般,老爸是台湾下岗的老员工,五十岁生的他,不过他老爸并没有老来得子的喜悦,用他老爸的话说,“我在台湾的私生子都能组建一个连了。”当然,这有些夸大,但尚官傲天确实从小就没体会过什么是父,什么是母,小的时候是保姆养他,七岁的时候保姆被他老爸打跑了,从那时他就知道,饭要自己做,衣服要自己洗,钱要自己挣……

    从他小时候他老爸就愿意玩女人,而且一年比一年玩的狠,到了现在,他老爸所有的钱都花女人上了,房子卖了,租了个小破屋;车卖了,买了辆永久牌自行车,还是尚官傲天自己掏的腰包。

    所以尚官傲天恨女人,从小就恨,他觉得是女人夺走了他的父,他的家庭。所以他从初一开始便开始玩弄女生的感边的女生没有一个月一定会换一个。他并不是很帅,只不过他那种邪异的感觉,总是很让女生着迷。

    又点了一根烟,尚官傲天很无聊很无聊的吹着口哨,吊儿郎当的过了马路,路过老黄毛家顺便把他那条拉布拉多打晕,然后晃晃悠悠的走了。今天他没翻墙,不是心变好了,只不过是觉得回家也没意思,看着老爸和别的女人勾搭,更上火,不如去网吧待会……

    当尚官傲天想这想那,心不在焉的路过小巷时,一个十分平常的声音从小巷传出,“嘿嘿,没人会救你的,你就从了我吧,啊哈哈哈……”

    “喂!我说猥琐大叔,你杀猪就杀猪,别发出那么猥琐的声音好不好,搞得我都对猪没兴趣了……”

    “啊呀,是官官啊。”

    “滚!你才是官官,官官是你家那头最大的老母猪,你是官官,你全家都是官官!”

    “额……”猥琐大叔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呵呵,这不是叫习惯了么,傲天啊,又没上学啊,怎么?又要去公司?”

    “不去不去,昨天就被解雇了,一不小心把老总骂了,本来他们就觉得我年纪小,这下正好,工资也没发给我,直接让我拍股走人。”

    “啊?他们怎么能这样呢,那你来魏叔这里,帮魏叔杀猪?”

    “额……算了吧魏叔,听见你那十分猥琐的声音我就没心了。魏叔,我先走了,去网吧,你自己杀猪吧。”

    “那你去吧,唉,我自己杀猪真的很麻烦啊……”看着尚官傲天离去的背影,魏叔半眯着眼摇了摇头,“这孩子……”

    ***********************************************************************************************************

    三小时后R市地下黑市

    一个黑影不时闪烁,每闪烁一次都会出现在十米开外,他的手里拿着一个造型奇特的黑色盒子,盒子上面布满了黑色的花纹,花纹不时会闪烁出紫光,所有的花纹闪烁一次便会在盒子的四角出现四只造型各异的黑紫色怪鸟,一闪即逝。

    黑衣人后紧紧的追着四个英国人,不过这四个人奔跑的速度根本不是人类所能具有的,只能感到一阵风逝过,四个人便不见踪影,但即使是这样,黑衣人依然追不上他们前面的黑色人影。

    “赵麒雷,别以为你吸收了空间之石外泄的一点力量就可以逃脱我们的追踪,大英帝国黑暗伯爵帕米斯大人已经在空间之盒上设下了暗之封印,当然,同时也下设了空间坐标,除非拥有黑暗血统的人用灵魂献祭,否则谁也打不开它。快停下来交出空间之盒,可以让你留下灵魂。”穿着绿色紧衣的英国人用流利的中文大声的说,语气中流露出一丝狠。

    “哈哈,,你当老子痴呆啊,我赵麒雷今天偷了空间之盒为的就是里面的空间之石,这本来就是我家的东西,他妈的,当年你们趁我老婆难产偷走了它,那个什么黑暗公爵还他妈给我下了黑暗诅咒,让老子变成什么他妈的黑暗血统,生不如死,天天只能靠着女人的股活命,妈的,我他妈是不想活了,但我就是不能死你们手里!”说完,赵麒雷咳出一口血,脸色变得苍白,闪烁的速度骤然提升,转眼间消失在了四人的视线中。

    “Fucking-**!”

    “下次再让我碰见他我非先剁了他的鸟,再塞他嘴里!”

    ********************************************************************************************************

    咚咚咚……

    “喂,死人,你还知道回来啊。”尚官傲天一边啃着猪肘子一边漫不经心的打开了门,迎接他的确是一个高大的影,扑倒在他上……

    “死人,我虽然对女人没多大兴趣,但是对男人的兴趣更小,嗯……死人?死人你怎么了?……”

    尚官傲天一边摇着怀里脸色刷白的死人一边喊着,虽然他老爸平时不怎么管他,但这怎么也是他老爸啊,这也是他天天给死人做饭的原因。

    “傲天……”

    “额……别这么叫我,听着不习惯,还是叫我要饭的吧。”

    “傲天……我……没时间……和你闹,……你这……死爸……可能今……天真的快要……挂……这里了,我的……屋子……头柜……里有封……信,你自……己去……看吧,不要……为难……张娜,让……她走。”

    “靠!谁理那个**,**别吓唬我,你死了我到高兴,”尚官傲天抹了一下眼角的泪,“**到底咋了,别吓我……”

    “呵呵……儿……儿子,老爸……老爸对……不……起你,这些年……受……受苦了,咳、”又咳了一口血,赵麟雷的脸色更苍白了,但说话却有力气了,“傲天,离我远点……”

    “嗯……”

    “黑暗,掩盖了一切光明,当黑暗布满大地,黑暗之主即将降临,伟大的黑暗之主啊,我用我的灵魂献祭,开启吧,空间之盒!”

    赵麟雷全渗出一股股血雾,精神越来越萎靡,“傲天,打开盒子。”

    “死人,你在干什么,拍玄幻小说么,你不能就这么死啊,这都什么和什么啊?难道我在做梦?”尚官傲天接过黑色的盒子,盒子上的纹路渐渐变淡直至消失。

    “打开它。”

    尚官傲天,打开了盒子,呆呆的看着他老爸,“我靠!好大的宝石!!”

    这真的是一块很大的宝石。

    额……确切的说这都不能说是一块宝石,不过是一块散发着紫色光晕的黑色半透明石头,当然,单是它散发出紫色光晕这一特点,便足够吸引人了……

    “傲天……”赵麟雷脸色突然变得红晕,“傲天,死人可能真的要死了……呵呵……但是,你要知道,对于我们空间传承者来说,死,并不可怕,那不过是灵魂以另一种形态去了第六空间。”

    “什么死不死的,你这不是又好了么……”尚官傲天不屑的撇撇嘴,“哼,用一块涂了荧光粉的石头骗我。”

    “呵呵,傲天,听我说完,当我走了之后,好好照顾自己,别……”还没等赵麟雷说完,赵麟雷的上便发出十分轻微的“噗”的一声,随即,赵麟雷的体开始变得虚幻。

    “爸!——”尚官傲天真的哭了,他知道,这不是梦,死人真的要死了,他真的要变成孤儿了。

    “儿子,呵呵,好儿子,你终于肯叫我一声爸了……咳咳!记住,抽屉里的信。”

    “爸!!……”

    门还是开着的,微风吹过,带走一片彩色的光华……

重要声明:小说《异时空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