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扬我国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阴阳指 书名:九峰论剑
    “快不破是天之骄子,又秉承气运。”别人看不明白,青年谷老者看的通透说道:“陈青牛同样是秉承气运之人,两个人相辅相成,快不破去南海,陈青牛哪有不去之理。青牛谷弟子还得通缉,必要时出动长老级别人物也行,将他到南海,他在南海有一段愫。”青牛谷老者将青牛谷掌门叫到青牛后山。

    青牛谷掌门站在老者面前不敢放肆,他可以在前大开杀戒,但是到了后山连坐的资格都没有,再猖狂也得收敛。

    青牛谷老者冷哼一声看向青牛谷掌门说道:“掌门,你可之罪。”说完老者拍案而起,青牛谷掌门赶紧跪倒在地。

    “弟子有罪。”青牛谷掌门连嘴都不敢顶一下说道。

    “你个王八蛋,你知道不知道你险些坏了我大事,你自以为你是掌门就可以目空一切吗?告诉你,你的掌门之位是我捧上去的,我有能力把你捧上去,就有能力把你摔下去,而且摔的更狠。”青牛谷老者说道。

    “弟子知错,求老祖宗开恩。”青牛谷掌门大声喊冤说道。

    “免了,废你掌门之位又有何用,老祖宗有件事交给你,你出动夜组成员将陈青牛到南海,记住如果有斩杀机会绝对不可错过,如果这次你再办砸了的话,别怪老祖宗不念旧。”青牛谷老祖宗说完,拍案而起,一巴掌拍碎后石柱。

    “记住不要问不要讲,只要尊法旨就可以。”青牛谷老祖宗说道。

    青牛谷掌门点了十人,命连夜启程赶往崖,幻组成员报告陈青牛在北海崖,青牛谷掌门怕出纰漏,又派了一名刑法长老带队。

    “老祖宗发下话了,诛杀陈青牛。”青牛谷掌门说道。

    “谨遵掌门法旨。”这是一名刚刚晋升为刑法长老的中年男子说道,带领十人连夜赶往北海崖。

    “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陈青牛早就在崖布置好了,只要擅自闯入崖者死。

    “大漠飞鹰这十一个人是定了你们杀伐之气的人,任你们处决,到时候你们随我转水路去南海,有机缘在南海与倭寇对敌。”陈青牛说道。

    “组长这些人真要杀。”大漠飞鹰问道。

    “当然,要不让你带领大漠飞鹰干什么,这次就是坐实了我们的份,青牛谷第一通缉犯,我与青牛谷恩断义绝。”陈青牛说道:“这次任务是刺杀南海海域一支倭寇军舰的首脑人物,事成之后暂且在南海避避风头。”

    “知道了。”一名大漠飞鹰成员说道,大漠飞鹰在整个王朝拥有神秘的报网,任何门派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大漠飞鹰的眼线,陈青牛所以敢在青牛大上如此狂妄,即使不是烟雨真人为他解围,他也有把握在自己与青牛谷掌门大战时,引来大漠飞鹰成员,全而退。

    当年在朝廷内授封皇系将军,兼皇系使命,而且他的智商高达一百五。

    对于这次刺杀倭寇军舰首脑,他已经做出全盘部署,用利器凿沉所有敌舰,在水下与倭寇对决,大漠飞鹰接到报上百名倭寇正在南海一带猖獗,拥有十艘军舰,为首的一名将军草木三郎,是一名倭寇武士出,家族背影荣耀,在倭寇军中拥有极高地位,这次他们就是接到朝廷密令,秘密处决草木三郎和所有倭寇武士。

    表面上看来这群倭寇乔装易容扮做客商,在南海一带拥有极其巩固的实力和难以发现的老巢,但实际他们在天朝掠夺财富。

    草木三郎是一个极其稳重和深谋远虑的倭寇将领,平时很少露面,这次南海一行,得到事先拿到了草木三郎的军事部署图,知道草木三郎会在一个特定时间进入南海,因为到时会有几艘官船经过,是各大番邦进献给朝廷的贡品。

    草木三郎就选择在这个时间动手,他们隐忍负重在天朝隐蔽十个月,就是为了等待这次机会,做成这笔生意。

    草木三郎有个副将叫熊木中一也是一名剑道高手,朝廷曾派出大小军舰上百人,却屡遭到熊木中一偷袭,朝廷将草木三郎所在实力范围定为倭寇区,将草木三郎定为死囚,提醒大小客商绕道而行。

    “这个草木三郎不简单啊。”在观看到草木三郎的军事部署图后,陈青牛说道。

    “草木三郎是倭寇有名的品武士他的副将熊木中一更是深得倭寇草木流真传,在对敌倭寇武士,朝廷应该出动军舰剿灭才是。”一名大漠飞鹰成员说道。

    “弹丸之旅,还用动用军舰,这上百人我们就给解决了。”陈青牛说完慢慢下沉海底,一根芦苇叼在嘴边,借助芦苇呼吸慢慢靠近草木三郎的军舰。其他大漠飞鹰成员分批下水,按照不同方位锁定草木三郎军舰开始凿孔。

    草木三郎坐在军舰上,边美人相伴,把酒言欢坐在船头,高歌畅饮说道:“中土的景色好美啊,难得如此美景,却所托非人,假以时,这一片净土就要属于我们倭寇的天下了。”如此狼子野心,天地可诛。

    “是啊将军,中土的女人个顶个的滴,这要是尽数运回我们国家,那可是一笔庞大的财富啊。”熊木中一哈哈大笑说道。

    突然船板一晃,草木三郎赶紧抽出随军刀站在船头上摆开架势说道:“什么况。”

    熊木中一也感觉到船板的轻微晃动,不过他并不吃惊说道:“将军可能是你近来太过劳,难免神经紧张,想想中土那群牛囊饭袋之徒他们怯弱胆小,根本不敢靠近我们船只,我们就尽的把酒言欢。”

    熊木中一说完将一壶酒沏好,倒了一杯给草木三郎。草木三郎缓缓放下军刀,端坐船板说道:“也许真是我劳过度,想想中土那群蛮夷如何敌得过我精英水军,不屈一兵一卒就可以将他们吓得魂飞魄散。”

    “中土的人心不齐,尔虞我诈,分明有地域贫之分,否则我们也不会如此顺利,若想一个国家强大,首先就得深居民心,万众一心,然可无坚不摧。”熊木中一说道。

    船板又是一晃,草木三郎突然站起来说道:“不好,敌袭。”说完话后军刀立在手中敲响警钟大声说道:“全体紧急集合,敌袭。”

    熊木中一也察觉道敌袭,顿了顿首大声说道:“不好,船要被凿沉。”说完话后他长刀一挥就要对着船板下面的陈青牛刺去。

    “晚了,如此觉悟,为军舰统帅,受过军事化训练,反应还如此迟钝,也敢大言不惭,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陈青牛说道,一柄鱼叉直接将熊木中一掀翻在船板上,同时跃跳上船板恐吓草木三郎。

    “你们是什么人?”见到熊木中一只一个回合间就被掀翻在船板,草木三郎震惊说道。

    “求你们,不要杀我,我只是过海客商。”见到陈青牛没有理会自己,草木三郎立马下跪说道。

    看到陈青牛踌躇之间,草木三郎突然抽出军刀对着陈青牛的大腿就是一刺。

    “如此把戏,也妄想登大雅之堂。”陈青牛一柄鱼叉避开草木三郎军刀,对着草木三郎的部就是一刺,草木三郎顷刻呜呼哀哉。

    接受到大漠飞鹰顺利完成剿灭任务,陈青牛打了暗语,所有人员按照原路返回。

重要声明:小说《九峰论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