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审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世癫才 书名:飘渺众神
    炼器神内,赤乌脸色沉重,将一储物戒指交予一个青衣青年,说道:“青仲,待小青竹回来了,把这个交给他!”

    青仲说道:“是,前辈。”

    “你下去吧!”赤乌挥了挥手,青仲随后退下去,眼中尽是疑惑的目光。

    不多时,两道青影落下,徐徐向赤乌走来。

    赤乌轻声叹道:“该来的总是来了!”

    两个青衣人来到赤乌的面前,看那服饰,便知他们是木族的青衣侍卫。

    “前辈,请随我们到紫木神一趟!”其中一个青衣侍卫说道。

    赤乌也不问缘由,说道:“带路吧!”

    青衣侍卫说道:“请!”

    三条人影闪晃一下,便离开了炼器神

    紫木神中,一座大厅之内,匾牌之上刻着三个大字——长老

    大厅之中,木青竹站在中间,脸色漠然。两边站着十几位长老,神色各异。

    族长木紫荆坐在正位,气势沉稳,似不动如山。夫人红依站在他的旁边,表冷漠。

    气氛很是压抑,木青竹压住心中的紧张,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下来,浸湿了衣襟,正等待那一刻的来临。

    这片刻的时间,似乎比一年还要难过,内心的煎熬,不想在这样的环境中,与自己的义父再次相遇,却形同陌路。

    三道人影徐徐走来,木青竹回头一看,失声道:“乌伯!”

    一个青衣侍卫高声宣道:“启禀族长,赤乌带到!”

    木紫荆说道:“下去吧!”轻描淡述的说话,却清晰透彻。

    两个青衣侍卫徐徐退去。

    木青竹所不愿看到的人出现,脸上尽是落寞的神色,晶莹的泪珠不知不觉流下来。

    此刻相见,犹如生离死别。

    赤乌非常淡定,脸上没有丝毫的悲伤,他一手重重地压到木青竹的肩膀上,说道:“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不在逆境中爆发,便在逆境中消亡。”

    木青竹闻之,心愈加沉重。

    木紫荆说道:“天钟长老,你来宣读此事吧!”

    “是,族长!”

    木天钟面向木青竹,说道:“木青竹,你于前在迷雾地中私自修炼功法之事,证据确凿,你可有任何说辞?”

    木青竹毫不犹豫地说道:“是!”

    “是谁传你功法!”

    “无人传我功法,是我自己修炼的!”

    “狡辩!无人传你功法,那你的功法又是从何而来?”

    正当木青竹回答时,赤乌正色道:“是我传授给他的!”

    木青竹急道:“乌伯……这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与乌伯无关!”

    红依冷冷说道:“赤乌,你为何要私下传授功法给他?你难道不知道,没有经过长老的同意,私自传授功法是违反族规的吗?”

    赤乌冷冷说道:“这个我自然知道。只是我看不惯他老是被别人欺负,所以趁着小青竹睡着之时,使用意念**把功法传授给他。然后在我的指示之下,他前往迷雾地修炼。小青竹果然没有令我失望,在短短十四天之内修至零神三重境界,堪称天才中的天才。所以,小青竹私下修炼一事,赤某愿承担所有的责任!”

    “什么?十四天之内修至零神三重境界?岂不是比木族第一天才少年木青云还要厉害?”一个长老惊讶之极,忍不住出声了。

    红依冷声道:“哼,木族天才辈出,又岂会稀罕?赤乌你口口声声说用意念**传授给他,那你可证明你会意念**吗?还有,你可知道木青竹修炼的是何种功法?证明是你传授给他的?”

    赤乌仿佛有备而来,神念一动,手中出现一个卷轴。

    赤乌说道:“这便是意念**的口诀!至于木青竹修炼的是何种功法?我自然是清楚无比。他修炼的是一部低级功法,青元诀。”

    木天钟说道:“木青竹,把你修炼的功法口诀念出来!”

    木青竹内心痛苦无比,却非常无奈。忽然之间,脑海中闪过了落阳君传授的功法。

    “我何不将这部功法念出来,这样就可以证明并功法非乌伯传授的了。”木青竹心念一动,正想脱口而出时,却又觉得不妥。

    落阳君传授给他的是高深莫测的天宿**,自己未曾修炼过,万一他们要自己施展出来,牛头不对马嘴,那岂不是糟糕?再说这是落阳君传授的功法,岂能随随便便展示出来?更何况,自己负落阳君交托的任务,从何种角度来讲,都不能透出天宿**半个字。

    众人见他言又止,以为他正进退两难,木天钟喝道:“木青竹,速速将青元诀口诀念出来。”

    无奈,木青竹只得念道:“聚天灵,引地气,汇丹田,练奇经八脉,开蒙启灵……”

    木青竹一字一顿地念下去,众长老都点了点头,这确实是青元诀的口诀。

    这时,红依冷冷说道:“你依照功法口诀施展出来,让大家都鉴定一下!”

    木青竹迟疑了一下,凝神吸气,按照青元诀口诀运转灵力,体表顿现淡青色的光芒,周围的灵气顿时被他快速地吸入体中。

    却见红依双眼变成红色,透出红色的光芒,十分诡异,木青竹体内灵力运转的路线全被她看清楚。

    片刻之后,红依冷冷地说道:“可以了!”

    木青竹依言收了功法。

    木天钟说道:“既然私下修炼功法已成事实,那好,木青竹,你可知私下修炼功法是违反族规的事?”

    木青竹淡淡地说道:“知道!”

    木天钟喝道:“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木青竹说道:“我只想知道,同是木族之人,为何他们可以修炼功法,而我不能修炼?”

    木天钟冷冷地说道:“放肆!我有许你发问了吗?不能修炼功法的族人多的是,何止你一人?”

    “好了!”木紫荆打断了木天钟的说话,“既然证据确凿,众长老就商议如何定罪吧!”

    这时,一位青衫长老站出来,说道:“老夫认为此事应从宽处理,毕竟木族的天才虽多,但像他这般出类拔萃的少年却是少见,可以获得重点培养的资格!”

    木青竹一怔,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看着那青衫长老,目光闪烁。

    此人正是先前发出惊讶之声的那位长老。

重要声明:小说《飘渺众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