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天心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世癫才 书名:飘渺众神
    心思极遁,大局似定,劫争却难解。

    此局看似缭乱,化繁为简,却也简单,所求者,一是守,或是攻,此两着棋,将决定棋局走势。

    此时,木青竹心中渐趋平静,处之境虽然还是惊涛骇浪,却不像刚才那般凶险。

    黑棋已着六百十一三手,白棋已着六百一十二手,局势不明朗,下一手该是白棋行。

    若守,白棋虽定,局势却是略逊,之后局势被动;若攻,却是争劫不休,非要以此定胜负。

    此两难,木青竹登时举棋不定!

    这棋,看似难,却不难;看似不难,却也难。说不难,是这棋局明显只有两个选择点;说难,却是难在如何选择。

    有道是棋行一步错,便步步错,木青竹因此而犹豫不决。

    “若守,固得暂时安稳,却落了后手。然棋局九十九道,一共九千八百零一个点,暂时的安稳换不来永久的和平,棋局终会落下帷幕,错过机会,岂不是要与胜利失之交臂。虽然后面还有机会,但对手会在给如此劫争的机会吗?人在赌,心在算,成败于天。纵然失败,却也曾经奋斗过了,虽败犹荣。倘若一味退缩求稳,却与缩头乌龟无异,那么,我的决定是……”

    木青竹心中已经作出了选择,脑海中一片明朗,水面渐渐平静下来,他心念一动,伴随哗啦啦的声音,一颗巨大如山的白色棋子在水中渐渐形成了,心念再动,那颗白色的棋子自动飞上棋局中,落入他心中所想的那个位置。

    “这……我何时有这般强大的力量了?”木青竹一阵愕然。

    此刻,不动如巨山的老者衣襟飘动,如白银的发丝飘扬,他竟然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响彻天宇,整个空间因此而震动不安,但木青竹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

    “好,好,好!”老者连说三声好字,心似乎颇为愉悦,“小友,你只有一次提问的机会,问吧!”

    木青竹本来有许多问题,但老者这么一说,他只能慎重考虑了。

    他从幽幻公主的说话得知,这个空间是梦魇之境,木青竹从书上也看到过这个名字,但关于梦魇之境的具体况,他却无从得知。若可以问第二个问题,木青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这个问题。但现在看来,只能从书上了解了。

    经过再三思量,木青竹露出凝重的神色,说道:“前辈,我之前在一面水镜中看到一些景象,却不知这意味着什么?”

    不料,老者却徐徐念出一段经文:“心如山不动,心如水平静,心似海辽阔,心若天自然……”

    木青竹听得仔细,将这段经文牢牢记于脑海,心中不觉有一种广阔无垠、天高任鸟飞的意境,仿佛天地已纳于心中,一切随心而动。

    末了,老者平静说道:“你与吾有缘,赠予你天心咒。去吧,该是时候回去了!一切劫难,冥冥中自有定数。”

    老者的声音顿然落下,衣襟飘动,平静的水面竟然徐徐产生一个漩涡,漩涡的中心,却是深不见底的黑洞,仿佛通向未知的时空。

    那漩涡产生巨大的吸力,将木青竹纳入水中。木青竹纵然心中不愿,却只能任由漩涡卷入深水中,遗憾的是自己的问题还没有得到答案,或是已经得到答案了,却无法相信呢?

    漩涡的底端透着一丝淡绿的光芒,募然眼前一亮,他已经回到了树洞中,眼前的形却让他大吃一惊。

    但见一团巨大的青色漩涡,以自己为中心,猛烈地旋转,青色气体竟不断地涌入自己的体中,而自己的躯,竟然不知何时漂浮于空中,下面的无极两仪四象八卦阵散发青色的光芒,阵内符文急速流转,将树壁散发出来的木灵气尽聚于阵法中。

    木青竹心中惊骇,感觉到自己的体膨胀得厉害,似乎随时都要爆体一般,体内竟有一股强大的灵力在快速运转,仿佛依循某种规律,吸收树洞中的灵气,运行大周天,汇聚于丹田,再将木灵气转化为自己的灵力。

    “青……青流诀!”木青竹不失声道,这才猛然想起,自己已然昏睡过去多时,“难不成我会在梦中修炼吗?”

    但他知道,此刻不是多想的时候,当下心念转动,停止运转青流诀,然此刻体内灵力凶猛,充塞着所有的经脉,想要马上停止修炼,却是不可能。

    压制心中的震惊,木青竹心念急转,主动运转青流诀,导引灵力的流转,不多时,经脉与丹田中的灵力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已经无法再吸纳更多的灵气,却也无法停止下来。

    如今,唯有突破境界,才可安然无恙,否则这般持续下去,必然爆体而亡。

    木青竹心中无奈万分,此刻的形,已不是他所能控制,当下心中一狠,运转灵力猛然突击,脑海突来一阵嗡鸣之声,顿有一种翻江倒海的感觉,体内的灵力仿佛找到了突破口,倾泻而出,体内局势登时大缓。

    此时此刻,木青竹已然突破了零神三重的境界!

    木青竹再打坐运功一个多时辰,巩固了境界,体内一派祥和。接下来,木青竹打了数道法诀,停止了青流诀。

    没有境界提升的喜悦,满腔的无奈与惆怅,尽显露在他稚嫩的脸庞,是那样的落寞。

    “难道命中注定了此劫吗?”木青竹心中无奈地想道,“不行,我决不能连累了乌伯,我一定不能连累了乌伯,此事由我而起,我要负全部的责任。”

    想到梦魇之境中的事,木青竹捂着口,心中一阵剧痛。

    这般心思,已经不是一般六岁孩童所能拥有。乌伯,木青竹早已经将他当做父亲一样看待,在这冷酷的家族中,也只有乌伯才真正关心疼他。

    因为稀罕,所以才会特别珍惜,这一份来之不易的感

    算起来,进入迷雾地的时间,已然过了十四多天。七天炼体,七天修法,忽然拥有了梦寐以求的法力,木青竹却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守在树洞之外的少年们已然等到花儿也谢了,木青竹依旧没有出来,不少人在打盹。

    “该是时候面对这一切了!”

    木青竹起,缓步走到树壁之前,一道青光从手中青色令牌中出,树壁缓缓形成了一个圆形门口。

    守在外面的少年募然一惊,登时全体站立起来,眼光不善!

    他们依旧是狼,却不知眼前的绵羊已经变成了猎人!

重要声明:小说《飘渺众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