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等待黎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菲 书名:仙湖传说
    就在鼠一一、火火,小过三个在木行山上向那悬崖边走去时,在水行山上的鼠水水、鼠小白也已在瀑布边,见到好几只神翼竟睡在靠崖边

    水中,这让鼠水水,鼠小白又惊又喜,心惊的是这些神翼竟能安然无恙地可以停在有流动的水中睡觉,而不被激流冲走,喜的是这些大

    家伙打瞌睡时打得太可了,还从来没有见过有如此在水中打瞌睡的鸟儿。

    鼠水水,鼠小白各自悄悄地走向这些神翼的边,面带微笑,目光不时打量着眼前的神翼,只见它的羽毛洁白无比,象是一朵圣洁的雪莲

    开在了水中,水流不停地向它巨大的躯绕过,但却丝毫不影响它们在水中睡觉,也许这就是它们的习,然,这只是它静的一面,但如

    果一跃冲天,那种突然间的暴发力量与飞行速度,是谁也无法意想得到的。

    现在鼠水水,鼠小白各自怔怔地看着自己的神翼,也不急着爬上它们的背上,好象现在它们就已经是朋友了,让它们多睡一会儿,等快天

    亮时,再爬上它们的背上也不迟。

    此时,鼠小小,鼠虫虫二个也已爬上了火行山,鼠已已与鼠风风也经过千辛万苦,终于爬上了土行山了。

    现在鼠小小与鼠虫虫已悄悄地来到了火行山的悬崖边,刚开始从山脚往上走时,这火行山下还是一片森林,但当它们走上这火行山山巅时

    ,这里却再也没有沿路上所见的巨形树木了,放眼望去,一片花的海洋,却长着满是火红艳丽的鲜花,而这山巅倒象是天然的花场,把这

    里装点的异常璀璨辉煌,现在是夜晚时分,这里倒显得十分的安静,任谁见了这样的美景,都会被这自然界的力量所深深折服,所有的

    望烦恼都将抛向九霄云外了,但鼠小小、鼠虫虫二个倒是并没有被这些美景所征服,美景虽然美,但现在它们根本无暇顾及眼前的美景,

    两个鼠头左探右瞄,头伸股翘,悄悄地扫过这里的每一处,却没有发现神翼,一边向前走着一边用两只放光芒的眼搜寻着,但还是没有发

    现,它们也没有半点的犹豫,继续向前找着,只感觉花香陈陈扑鼻而来,一陈微风吹过来,从花草丛中,发出一些婆娑的声响,不时传回

    它们两个的耳中。

    它们继续向悬崖方向走去,当它们靠近悬崖边时,却看见也是在这座山的前方,一条巨形瀑布倾泻而下,流向下面,活象一条巨形银蛇,

    幽幽地流淌着,带着一丝神秘,任谁也不知到底是什么样力量使它常年磊月如此不生不息地流淌着,它们慢慢走向那挂着瀑布的悬崖,心

    跳也加速起来,想必神翼就在这附近吧,越来越靠近瀑布,水流击打着下面的岩石,不时发出噼沥叭啦的声响,距那里越来越近,终于,

    鼠小小压低声音叫了一声:“虫虫,快看,有一只神翼蹲在一棵盛开着红色花朵的花檐下呢!看来,它们应该也都在蹲在这类花檐下,我

    们再找找看,应该都在这附近啊!”

    鼠虫虫低声应了一声,就继续与鼠小小向前找着,不一会儿,就在不远处,发现了一只神翼,也是蹲在一朵花檐下,这里的神翼,上的

    羽毛也都是十分的鲜艳,长着不种的颜色,光彩夺目,如说是象孔雀那也只是羽毛颜色有一点象,如说象天鹅,那也只是外形有点象而已

    ,反正,这种五颜六色的神翼是目前世界上最大最美的鸟儿。

    鼠小小轻轻地对鼠虫虫说:“虫虫,现在我们已找到了两只神翼,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鼠虫虫低声说道:“这里的神翼,之所以叫神翼,是因为它们通灵,我看,不如把自己最心的东西,先系在神翼的脚上,然后,再爬上

    它的背上,等到天快亮时,它醒了,怒飞而起,我们已经在它的背上了,如果不把我们甩下,那我们也就成功了一半,然后,我们用自己

    的心与意念与它交流,希望它们也定能感受得到吧,那我们才真正的成为了它们的朋友了,那时,我们与它也就达到了心心相印神意合一

    的境界了!”

    鼠小小听了鼠虫虫所说的话,感觉非常合理,也就各自去走向了自己的神翼去了。

    鼠已已与鼠风风现在已在土行山巅了,这里可有千千的神翼--玄翼,只是它们还不知道千千的神翼竟也在这座山上。

    土行山是这五座行山中最特别的一座山,因为它既没有金行山上的怪石嶙峋,也没有木行山上的古木巍峨通天,也没有水行山上的幽深神

    秘,更没有火行山上多姿多彩艳丽瑰魅,但它是前四座山的集合体,这里也有一些怪石耸立,参天大树,各类花花草草在这里争姿斗艳,

    当然,瀑布那是必不可少的一道风景线,活象一个百草园,如能亲临其境,竟也有别一翻风味。

    鼠已已与鼠风风第一次爬上这座山巅,感慨万千,因为在它们心底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爬上这么高的一座山,而且,还是第一次从族长

    那里知道,这山巅之上生活着这么神秘的神翼,真让它们惊奇不已,同时也兴奋不已,从来也没有看见了的神翼到底长成什么样子呢,这

    个问题,不时,在它们的头脑中打转,带着满脸的兴奋感,一步步走向前去,两只眼不停地打着转,心中,不停地在想,它们会在什么地

    方睡觉呢?如果我们走到它们的旁,会不会把它们给心惊吓到呢?

    鼠已已走在前面,鼠风风跟在后面,这一前一后,东张西望的,如果有谁看到,还以为是两个小偷呢,时不时,鼠已已向左边张望,鼠风

    风向右边张望,一会儿,又是鼠风风向左边张望,鼠已已向右边张望,各自伸头的作动配合的十分默契。

    月亮已经从正中向下落去了,这时,夜已深了,从悬崖方向不时传来声响,夹杂着一些风声,听得它们真想马上跑到瀑布边洗洗满的汗

    水,虽然,它们已爬上这座山巅,但却也十分的疲惫,但为了要寻找到自己的神翼,那些爬山时留下的疲惫与累又算得了什么呢?

    它们依然是满怀激地向前寻找着,也一步步地走向了悬崖边,越靠近悬崖,心就越感觉越有精神似的,这可能是因为那里有一条巨大的

    瀑布呢,而且,一路走来,都没有发现神翼的踪迹,想必神翼也是在悬崖边吧!带着这些想法,鼠已已与鼠风风一同走向了悬崖边去了。

    “已已,那里,快看,在那里,好象一只很大的鸟。”

    鼠已已向着鼠风风手指向的方向看去,果然,在前方不远处,一棵巨大的岩石下面,蹲着一个巨大的鸟,想必那就是神翼了,因为这棵岩

    石成S形屹立在悬崖边的,而神翼象是住在天然的鸟巢里一般,可见,这自然界的鬼斧神工,真是不可意议啊,让我们不得不心生敬意地

    佩服大自然的神奇和伟大,而这神翼也更聪明无比啊!

    当鼠已已与鼠风风慢慢靠近那里时,竟发现除了刚才的看到神翼蹲在S形巨大岩石里,而在这棵岩石的下面,还有一排这类的S形岩石,几

    乎每个S形岩石里面都有神翼,至少有七八只吧,鼠已已与鼠风风看了,真是喜出望外,心中的欢喜无以言表,两个竟相互搂在一起,拥

    抱在一起,以此来表达自己的心喜之

    鼠已已与鼠风风看见这里有这么多的神翼,一时,竟也不知道该选那只了。

    “已已,这里有这么多的神翼,看得我眼花缭乱,也不知道自己要那只才好,不过,这里的神翼,我都喜欢,如果可能的话,真想把它们

    都带可家,放在家里养着呢!”鼠风风眯笑着轻声说道。

    鼠已已在听了鼠风风的话后,把嘴一抿,轻声说道:

    “不光是你喜欢,估计只要有谁看见它们没有不喜欢的,都会和你一样,都想把它们带加家呢,不过,我还想把整座山搬回家呢,那样,

    岂不是更好,什么时候想它们了,就跑来跟它们玩啊,但,这是不可能,因为这里才是它们真正的家,而我们只能做它们最好的亲密朋友

    ,只能这样,它们才能生活的更好,只有在我们了解了它们,它们才有可能让我们了解,也才有可能与它们心灵相通啊!”

    鼠风风听了鼠已已的话,轻笑了两声,说道:“已已,我是开玩笑的呢,我当然知道,我们可是来做它们的朋友的呢!嘿嘿,那你想好了

    没有,要那只神翼啊!”

    鼠已已看了看鼠风风讪笑道:“随便那只都行,主要是怎么坐上它们的背上啊,它们都在S石头里啊,不好弄啊!”

    “我看这样,现在它们也都在睡觉,我们就悄悄地爬到它们的洞里,不要打扰它们,我们先站在它们的脚下,等到天亮时,我们一直抓住

    它们的脚,任它如何飞翔,只要不被它们甩掉,那我们也就成功了一半,再有意念与它们交流,我相信时间一长,它们是能感受得到的。

    你说怎么样呢!”鼠风风尾尾说道着。

    “风风,没有想到你还能想出这类死皮赖脸的办法啊,不过,我看也没有其它的办法比这更好的了,我看行啊,就这么定了,走吧!”

    鼠已已看着鼠风风略带揶揄的说道着,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金行山上,鼠小样,鼠太多现在两个都已爬上了神翼的背上,跟着神翼一起睡觉呢,而千千坐在一块岩石上,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等

    待着黎明的到来,因为只要天亮了,神翼就会睡醒,那是最关键时刻,关系到能不能驾驭自己的神翼,如果失败了,后果可想而知,粉

    碎骨也不是不可能,神翼的飞行速度,这是它最清楚的,所以不许失败,只有成功,这是它的责任。

    木行山上,鼠一一、鼠火火、鼠小过也都爬在神翼的背上了,不过,鼠火火现在却是扒在悬在半空中的一棵巨大的树上的一只神翼的背上

    ,可见,鼠火火除了胆量外,它的爬树功夫是非常的了得,不得佩服它啊,而鼠一一、鼠小过,它们的神翼都是在悬崖上面的山巅上的树

    上,相对于鼠火火来说来,看起来没有那么危险啊,不要它们不乱动,等到天亮,随神翼飞向天空,成功的机率还是蛮大的。

    水行山上,鼠水水,鼠小白也都扒在神翼的背上了,因为这两只神翼在水中睡觉,但又靠近岸边,也不知鼠水水,鼠小白费了多少工夫

    爬上了它们的背上的,因为在水中要爬上神翼的背上比在岸上难得多,神翼的羽毛又是湿的,容易打滑,要爬上,真是不容易啊!但这并

    没有难到它们,看来,它们只是在等待着神翼的醒来啊,只要不被神翼甩下,也就可以说成功了。

    火行山上,鼠小小、鼠虫虫也爬上了神翼的背上,不过,它们也一直扒在神翼的背上,把一边的耳朵紧紧地贴在神翼的脖子边,象是在倾

    听神翼的心跳或呼吸似的,竟精神抖擞,竟显得无一丝倦意,而且,现在这两只神翼的脚环上,已多了两条红绳,红绳的上面好象还有什

    么东西似的,可能是鼠小小,鼠虫虫自己配戴的心之物吧!

    土行山上,鼠已已、鼠风风现在它们两个已爬上了S形的岩石里,正蹲在神翼的脚底下呢!这两个,在神翼的脚底下,不时,探头看着神

    翼的躯,象极了母鸡带小鸡时,小鸡时不时地在母鸡脚下蹭来蹭去,看这看那,象是有珠宝镶在神翼的肚子上似的,看个不停啊。

    时间一分一秒地溜走,月亮也渐渐羞涩起来,慢慢地藏匿起它那圣白清辉,在这寂静的夜里,也许带着它最好的深沉,让这个星球上白天

    忙碌不停的生灵,在这种夜得以休憩恢复,但今夜里,这鼠族十二名精英,都没有睡意,它们即将完成一件令鼠族鼠鼠们无比羡慕的事,

    因为,在不久,它们将要直冲苍穹,与神翼相伴,逍遥天地间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湖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