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冰天雪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菲 书名:仙湖传说
    南极这个不毛之地,一眼望去,冰雪连天,漫无边际的白雪,构成了这里独有的冰雪世界,有一种特别的寥廓,也就不得不令人心生

    畏惧,然而那里仅有的生物就是一些简单的植物和一两种昆虫而已。但海洋里却充满了生机,那里有海藻、珊瑚、海星等,大海里还有许

    许多多叫虾的微小生物,磷虾为南极洲众多的鱼类、海鸟、企鹅以及鲸鱼提供了食物资料,但这一切看似平静而有简单的生活,却要慢慢

    被消融的冰雪打破了。

    企鹅就是生活在这冰冷的南极,它们过着自由自在的群居生活,每天都是跟一群同伴们到那深深地冷冷的海低去抓抓鱼虾,闲时,打

    打嗑睡,在海岩边吵吵闹闹,嬉戏时光,好不快活,有时也悠闲地去散散步,打发着这种与世无争的小子。

    但不知是什么原因,地球升温,南极变暖,冰雪快速的消融,冰崩雪消,啼号漫天,白茫茫的冰雪世界变成一片汪洋大海,海藻,海星等

    植物渐渐地变少了,鱼类,海鸟也纷纷的逃跑了,似乎预视着一场具大的灾难就要来了,企鹅渐渐地发觉这种平静的生活将不会持续太久

    了,面对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刻,鹅鹅具危,但,这是它们的家园,祖祖辈辈在这里生生息息,时间留给它们太多的依依不舍与念想,虽有

    象鸟一样的翅膀与外形,或者,它们原本就是鸟,也许原本会翱翔天空,可环境改变了它们的习与生活,现在却只能在水里翱翔,那高

    高的天空只留在梦中,或从未梦见自己还能象小鸟在那天空自由自在地飞翔。

    对面如此危境,企太祖思夜想,也想不出有用的办法来,夜不能寐,但总不能等死,如何是好呢?经鹅臣们商议,决定派遣一位小

    企鹅下南极,到外面去查清是什么原因造成雪山消融,如果这里真的没有办法生活下去,看能不能在其它地方,找到能让企鹅们生活下去

    生存环境。

    “悠悠,想必你也知道了,现在我们所生活的环境发生了突然的变故,鱼虾走的走,逃的逃,就连海藻也越来越少了,海鸟也纷纷飞

    走,看来形势不容乐观啊,经大家一致推荐,希望你能去查清为什么冰雪会突然融化,如果查不出来是什么原因致使冰雪消融,那就看能

    不能找个更适合我们生存的地方,总之,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了,你觉得如何呢?”企太祖忧然说。

    悠悠说:“族长,请放心,我一定会查清到底是什么原因致使我们这里的雪山融化了,虽现在环境的恶化了,可我想也不至于搬家吧

    ,必经,我们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生活,已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搬家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你说的也是,这里的每一寸雪每一块冰,对我们都有很深的感,不舍也是很正常,但我们要看清形势啊,环境迫使我们不得不多

    做一些长远的打算,如果能继续留下来,当然也是好,但如果实在不能留下来,那也就只能另找别处安家了,这是我作为族长,对全族所

    应负的职责所在哪,悠悠,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是,族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悠悠若有所思地说,这是族长不得已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悠悠一路翻山越岭,走南闯北,就这样走了快半年,还是没有找到原因,至于寻找企鹅们居住环境也只是一个遥远的梦,悠悠在南极

    养成一种慢悠悠的生活习惯。

    在此时此刻,竟被它表现的淋漓尽致,悠悠有时想起自己从前的点点些些的可,除了有一些可笑之外,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被生活环境

    所迫的生活气息在其中,但悠悠对于此时的心境,也从未有过如此真切绝烈。

    太阳高高挂在天上,就象倒挂在头顶的火盆一样,照得悠悠不敢抬起头向天空看一眼,云彩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只有那天穹边下

    ,有一两只不知疲惫的小鸟划过天的边沿。

    不远处,有一片树林,傲然立在那片天穹下,象是证明这个世界,只有它们才是最坚定不移的,无论阳光多么火,形势多么坚苦,都

    能以一种坚韧的毅力支撑着立在那里,悠悠实在走不动了感觉太累了,真想找一个凉的地方休息一会,于是就一步一步地慢慢地向前方

    那片树林挪去,好不容易才挪到一棵树下,大口大口地吐着气,伸一伸懒腰,拍一拍自己的鹅手,一声尖叫:

    “太累了啊,啊,出来这么久了,还一无所获啊?”

    从它那哀伤的神下,不知不觉悠悠的鹅眼下滚出几棵小小的晶萤剔透的珍珠下来。想当初企太祖派悠悠下南极时,悠悠还信心满怀,如

    今已过去了半年,要查找是什么原因使南极冰雪消融,也豪无半点头绪,对于理想家园还是未有一点进展,眼前只觉得是一片黑暗。

    就这样思想了一下,立在树下站了一会儿,等心慢慢平静下来,在一边哀伤片刻之后,也慢慢地收敛起刚刚失形落魄的神,缓慢地挣

    开眼睛,用它那只极小极小的象小扫把似的鹅掌抹了抹它的鹅眼。就在此时似乎也有一缕阳光轻轻从头顶的树梢上穿透而下,掠过它的脸

    旁,不知不觉抬头望了一望天空,不知天上什么时候有那么一片云,此时也散开了,心也渐渐恢复了常态。

    它慢慢地用鹅掌从地面撑起它那小小不太高的子,拍拍上的泥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举起它那双湿润的鹅眼,看看远处的微细山林

    ,映在青红色的天空里,不时地传来几声小虫的呜叫,不太高的苍茫里有几只小鸟在轻快打转着,象是一群嘻嘻的小孩,尽地享受着属

    于它们的快乐的自由自在的世界,就在这样一种思绪之中,它已经向前慢慢迈出几步了,不知又走了多久,它还是努力地寻找着属

    于它的完美世界,它的心虽则对未来充满期望,但于它的一天天的苦索中,终不能得到一丝希望。

    看看天色慢慢地淡淡地暗下去,面对周围的相对寂静地环境,它也感受到了一丝寒意,走了一天的路,饥饿感渐渐抬起头来,只听到一声

    声地从它的肚子里出发“咕咕”地声音。

    悠悠只感觉被饥饿压得提不起它那细小而稍平铺的鹅脚,或想于此时,如能倒在满天的雪地里深长的睡上一整个深秋,该是多么美好的

    事啊,那怕不吃不喝,这些美好的想象,在它的脑海中不时划过,鹅头耷拉着如电击般没有一点力,可是,又发现自己并非在家乡南极,

    想了,也是白想,理也在一遍一遍地告诉它,自己是一个负使命与重任的,也就只能举起它的脚步缓缓向前行,心中似乎又燃起一丝

    希望来,或许能在不远处能找到一些食物,或许可以找一条小溪,去饮它一个够呢。

    不知在深黑的夜色里,走了多久,穿过了多少山林,但似乎一切的奋然奔走都不是一种白费,天也有了一点光线透下来,黑色渐渐退出,

    它好象看到了一坐长满着各色各类的花儿,有些朵朵正含脉脉地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轻轻的微风掠过,一切都显现着于大自然的可

    之处与之深深融合的惬意。想必这里也应该能找到一丝些希望。它的用尽自己的全气力缓缓向那坐充满希望之地走去,所有的希望就在

    前方。

    悠悠慢慢地走近那坐青葱如梦如诗如画的山时,漾着全世界的花香极速地向它的鼻子上,上扑来,疲惫不堪的体处于这种环境

    ,而于这种心境中,也定能在南极那种悠然而自得,打发无数快乐的子,亦然成变了两个世界,同时,它也坚信自己的直觉,感受这将

    是希望出现的全兴奋的触感,只是它还不知,它已不知不觉走进了这座芳香四溢的千鼠倾城了。

    相传,有一只老鼠不满人类对老鼠们的仇视,带着它的鼠子鼠孙们,历经千幸万苦之后,终于寻得一个从未有人类生存过世外乐园,

    又过了很久很久,人类可能不在这个地球上了,但它们在那里快快乐乐地自由自在的生活,但这只是传说,悠悠只是在小时候过鹅妈讲过

    的一个故事,然它此时此刻确确实实已走进了千鼠倾城里了,只不过,它自己不曾知晓而已,鼠鼠们也不象从前那样,需要在晚上去外面

    抛头露面了,过着那种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子了,它们已现在要有吃有穿,只要自己想要,就可以使自己的心即刻兑现,无须象整天

    神色紧张而忽忽的勾心斗角的人类,为了生存不惜出卖自己的灵魂,放弃自己的信仰与真善美的追求,为鬼为蜮,也难怪悠悠未能看

    到一只鼠在深夜间出来活动了,天上的星,也淡却了它应有的色彩,只在一味地向月亮送去它的深,但月,依然在它应在的星空里,发

    着它应有的光芒,夜的颜色也慢慢变得微明微亮起来,悠悠也不知自己走到了哪里了,只感觉头一陈狂晕,脚步似乎也变得轻盈起来,它

    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整个世界好象在这一刻已静了下去了,寂静之中也听不见任何声响,它真的连一丝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当然更

    没有力支撑它的微小躯,只时,也许它真的需要睡上一觉才好,包括饥饿在此刻也将抛向九霄云外了,悠悠的两只小脚也渐渐的慢慢的

    软下去了。

    千鼠倾城的某个角落,当太阳的光线透过大气层,穿过了层层云朵,偷偷地洒在一座房子的窗台上,从窗台上折向屋里的上时,

    悠悠的两只眼象是被光电击一般,只得先微微打开一只小鹅眼,用尽全的力尽,将头轻轻地向着被子外伸去,慢慢地睁开了别只鹅眼

    ,打量着这个房子里一切,只见,离不到二尺处,摆着一张圆形小桌,桌子边,极具规则的放着四条小圆凳,分布在不同的四个方向,

    向桌子方向举目向前看去,有一张三小老鼠的全家福,只看一只小老鼠座在另一只大老鼠的的脚上,小老鼠张着它那极具可笑的面容,手

    上拿着一根鱼杆,而另一只老鼠,也紧紧地贴向小老鼠的子,象是吃了密糖似的裂着嘴笑着,那甜美的笑容,凭谁看了,象是岩石遇到

    火山爆发般能将你的熔化,悠悠注视了约有一分钟的样子,突然打了一个冷噤,这才似梦般的惊悚了一下,只见悠悠以其独特的小脚如蜻

    蜓点水般地从上轻盈地跳了下来,心中不时地想着:“这是哪里啊,这是哪里啊,我怎么会在这里啊,谁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心中不停地想着,但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一时还未能想起,从窗外照来的阳光洒在它那带着郁的面上,悠悠也渐渐地用它那带着

    满是血丝的

    双眼向窗外望去,只听到从不远的山林上中不时传来几声清翠鸟呜音,和风儿微微击打着树叶的沙沙声响,悠悠也慢慢地把脚步移出了房

    子,向屋外走去,下了二极的台阶,来到一片丛草的平地上,然后,把头轻轻地抬举,深深地向天空里吸了一口,感受着这大自然的恬

    与悠然,冥神闭目了约有一两分钟的样子,感觉眼前的一切似乎很美很美,从前的有过的坚难困苦,此刻全然不见了,只愿在这一刻,这

    一秒,享受着自然的妙趣。

    悠悠完全忘却了自己处何处,被自然的奇妙所折服,这里的空气,这里的山森,这里的花香,就在它陶醉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时

    ,突然有一只小手轻轻地打在它的细小的肩膀,它惊地悚了一下,极速地回转头来,只看见眼前出现的,象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却又一时

    想不起来,慢慢地从悠悠的口里,极力地挤出了几个字出来,“你是谁啊,怎么会在这里啊!”

    千千鼠带着它那特有的可笑表,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说:“我叫千千,千千鼠或鼠千千,就是我啦,”叽叽地笑了几声,接着带着揶揄

    之色地又说:“前天我从仙湖岛钓鱼回来,一不小心,看见一只东东,倒在小颗小树旁,我还以为是不是被别的虎啊,狼啊,狗啊,叼到

    这里的,结果走近一看,吓了我一跳,原来是一只鹅,一只可怜的小企鹅,哈哈,企鹅,鹅,鹅....,怎么跑到我的城堡来了呀!快说,

    快说,说,说!”

    悠悠被千千的这类极具可笑的提问吓得而不敢抬起头,只是涨红了它那张可小鹅脸说道:“我叫悠悠,来自南极。”,后又把自己为何

    会来到这里,一路上的点点滴滴,通通说一遍,未了,说了一些谢谢千千的话。

重要声明:小说《仙湖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