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被查出来了

    根据朱长清提供的线索,崔凤海对利渔集团展开了调查。这一查首先查的就是赵雅。赵雅的上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于是开始查赵雅边的人,她的父母,亲戚,一直调查到李渔这,发现了点问题。李渔和高利程的过节,还有李渔的父亲…………李卫国……

    崔凤海将调查到的资料第一时间上报给了总局……

    杨献平一手拿着刚刚报上来的资料,一手抽着烟……

    “怎么了,主任……”邵华泽也在杨献平的办公室里。

    “李卫国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了,主任,那可是咱们国安行动处的一员虎将啊,当年在美国……唉…………不提了……”邵华泽叹了口气,神色有些沮丧,李卫国当年既有本事又有头脑,是国安局行动处的中流砥柱,后来在美国营救一名特工,为掩护大家撤退,李卫国牺牲了……

    “李卫国有个儿子……”

    “嗯……这我知道,咱们局里本对于人员的家属就有特殊照顾,李哥又是为国牺牲,但李哥活着的时候就总说不想让他的儿子接触咱们这个圈子,后来咱们好像也没有安排给予他儿子什么特殊的照顾……”邵华泽当年跟李卫国的关系非常好,对于李卫国当年的死他很是痛心……

    “李卫国的儿子叫李渔,崔凤海在青阳调查说,间谍组织那事儿跟他有些关系……”

    “什么?!这怎么可能……”

    “当然并不是说他是间谍组织的人……,不过李卫国的儿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杨献平看着资料,吐了一口青烟,他也不希望当年国安局的虎将的儿子和间谍组织有关系,希望是巧合吧……

    ----------------------------------------

    崔凤海在青阳的调查还在进行,他想找李渔,但是李渔今天恰好没在家,也没在单位,王大鹏找他去电动了,王大鹏输的稀里哗啦,这时候李渔的电话响了……

    李渔拿出电话一看,是赵雅的号……

    “喂,雅姐。”

    电话那边却没有声音,李渔以为是游戏厅的声音太大了,于是就向王大鹏示意一下,然后出了游戏厅。

    “……是李渔李先生吗?”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是谁……”李渔感觉有点不妙,这人怎么会拿着赵雅的电话给自己打,赵雅一般不会让别人拿自己电话的……

    “我们今天本想找你,但是你不在家,也不在你的工作单位,我们只好先将赵雅小姐请来了,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电话那边那人说的很好听,可李渔知道绝没那么简单。

    “你们在哪?”

    “我们和赵雅小姐都在青阳市公安总局。”

    公安局?警方?是警方找自己吗。

    “……我马上到,希望你们不要难为赵雅……”说完李渔挂了电话,在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奔青阳是公安总局去了……

    李渔到了市局楼下,刚下车一个站在门口的便衣年轻人便迎了上了……

    “李渔?”

    “是我。”

    “跟我来。”便衣男子将李渔带到了会议室门口,门口站着两个人,拿着个黑色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李渔上上下扫了一遍……李渔走了进去,崔凤海和几个行动处的人早已在会议室里,还有赵雅。

    李渔进去后,就看到赵雅坐在椅子上,对面还有一个中年人,周围还站着几个人,都没穿警服,都是便衣……

    “啊渔……”赵雅见李渔来了,站起来扑到了李渔的怀里,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其实崔凤海他们并没有难为赵雅,将赵雅带到会议室里之后,也只是询问了几个问题,而赵雅的回答中一直都避免提到李渔,但见李渔还是来了,立刻就有些担心了……

    李渔抱着赵雅,目光扫视着会议室里的人……

    “李先生,我们今天叫你和赵雅小姐来,主要是针对于利渔集团从政府手中拍得兴天正科35%的股份的事,进行一些询问。希望你能配合”说话的是崔凤海。

    “……可以,我可以配合你们,不过她们必要在这了,她并不了解这件事的具体况。”李渔指着赵雅说道。

    “啊渔!我现在是兴天正科的董事长,这跟你没关系!”赵雅也意识到可能是出事儿了,她想把责任往自己上揽,开始往外推李渔。

    李渔站着不动,盯着崔凤海……

    “先将赵雅小姐送回去吧……”崔凤海刚才已经询问了赵雅,也看得出来赵雅却是不了解什么况……

    李渔在赵雅耳边说了几句话,赵雅也只好依依不舍的出了会议室……

    李渔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李渔,一九**年生人,今年二十二岁,籍贯广州省青阳市,小学…………,初中…………,二零零九年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后于青阳市第一汽车长工作,格……”崔凤海在那念,李渔坐在椅子上听,心想还真是详细,就差他几岁开始遗精没说了……

    “你与高利程有过过节,高利程曾谋害过你几次,但都没有成功,看来你也不一般啊……”

    “过奖……”

    “你严肃点!”旁边站着的行动处的人员呵斥道。

    崔凤海摆了摆手,然后打了个眼色,又向站着的几个人点了点头,将行动处的几个随行人员动支了出去……

    行动处的人都出去了,屋里就剩下了李渔和崔凤海两人……

    “李渔,我长话短说,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我是国安局行动处处长崔凤海,我们怀疑你与一起泄露国家机密的案件有关,希望你能配合调查……”

    李渔闻言一愣,随后皱了皱眉头。他刚才就纳闷,这警察怎么不穿制服,而且询问也不能在会议室啊,……原来这帮人是国安局的,要换个人听见国安局的肯定吓完了,早上吃了几碗饭都得交待出来,不过李渔只是诧异了一下倒没怎么紧张,毕竟他老爸以前就是国安局的。

    不过这人说自己泄露国家机密?要说自己泄露公司机密还有点靠谱,自己就是想接触国家机密也接触不到啊。

    “兴天正科的股份低价转到利渔集团的手中是怎么回事?”崔凤海直入正题

    …………

    空气经过一瞬的停顿……

    “能查到这儿,想必朱长清你们应该调查了吧,他交待的你们也应该知道吧。”李渔心思一转,也就明白了,看来他们已经找过朱长清了……

    “……呵呵,没错,朱长清我们确实查过,他也交待了一切”

    “…………那么……高户是你杀的?”

    “没错,高户是我杀的……”李渔没有否认,否认也没有用,自己确实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和证据,但是只要详细的调查一番,不难推论出来,崔凤海他们也不会是单纯冲着高户的死来的,没有必要否认……

    崔凤海见李渔直言不讳的承认了,也是诧异了一下

    “……你杀高户,只是为了得到兴天正科的股份吗?”

    ……

    “呵呵……我要是想要钱,我可以去绑架高户的家人,威胁高户,迫高户,我既然又能力杀他,威胁他也不是难事儿……”李渔到时毫不避违,但说的也却是有道理,如果只是为了钱,杀了高户并不是最好的方法。

    “那你为什么杀高户……”

    “因为他该死……,坏事儿做太多就该遭报应……,可惜老天爷不报应他,那我只好替老天爷报应他……”

    崔凤海闻言顿了一下,李渔也是面无表……

    “难道你不怕法律的制裁吗!”崔凤海忽然厉声说道

    “那法律早就该制裁高户!”李渔也不甘示弱……

    …………

    ……

    气氛经过短暂的沉默

    “呵呵,不愧是李卫国的儿子啊……”崔凤海忽然又笑了起来……

    “嗯?”

    “我知道……你是李卫国的儿子,你父亲当年在我们局里,可是一员虎将啊,就是有时候做事有点不按世俗常理,你很有他的遗风啊……”

    “…………”

    崔凤海坐到了李渔的对面,放松了语气……

    “兴天正科涉及到一起国家机密泄露的案件,现在泄露的资料就在兴天正科内部,已知有一名高层人员是一个跨国间谍组织的成员,我们怀疑高户也与那个间谍组织有关系……不过…………他已经死了。”李渔心里明白了点为什么会怀疑到自己的上。

    “我们查过了,你的背景和社会关系都很清白,我也相信你与间谍组织没有关系。”

    “……”

    “但是利渔集团从拿得那35%的股份并不合法,而且就算高户有多大的罪,你杀了他仍然难逃杀人的罪名……”

    崔凤海说的没有错,李渔也没有接话,因为他知道崔凤海既然这样说了,必然还有后话……

    “你跟朱长清做过交易,今天我也和你做个交易,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捣毁间谍组织,拿回国家机密,而高户的死可股份的事儿,我们可以不追究…………怎么样?”

    “这场交易对于你来说,也是划算的很啊……”

    “呵呵……我还有的选择吗……”

    “当然没有……”

重要声明:小说《五行修士的日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