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怎么着火了

    谈判人员举着双手,从外边慢慢走了进来,散弹枪哥用枪指着谈判人员,拿手枪的匪徒枪口冲着屋里的人质来回的扫着。

    “不要伤害人质,你们想要什么可以说,但一定要保证不乱杀人。”来的人很镇定,估计也是有点本事。

    其实这人叫刘程毅,是市刑警队的队长,执行类似的任务也不是一次了,算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手也还可以。

    这时候一直都不说话的拿手枪的那个,个子很矮的匪徒开口了

    “转过去!”

    “嗯?”进来的谈判人员心道不妙,看来匪徒很不好对付啊。但没有办法,也只好转过去。

    矮个子匪徒走到了刘程毅的后,向他的腰部摸去……

    “妈的……!”矮个子一把将摸出来的手枪扔到了地上,“卧槽***,你们这些臭条子想杀老子是不是……”说着,一拳打在了刘程毅的肚子上,刘程毅痛苦的弯下腰。

    “咳咳……,咳……”“……,不是,我只是之前忘了拿出来而已……,咳咳……”刘程毅好半天才缓过气。

    “听着,我们要一辆车……,一会儿你出去给我们准备好,还有……,……”

    趁着两方正在谈条件,李渔这时候运起目力看到了来的那个刘程毅衣服领出那颗颜色不一样的扣子,隐隐猜到了,他们之前的对策,这个谈判人员果非常人啊,估计外面的警察也是随着他而行动的,不过匪徒发现了他的枪。那就在暗中帮他一把吧。如果公然动用五行龙牌,当然能好不费力的杀死三个匪徒,可要是真那么办了,估计这事儿比抢银行还要严重。那可就太吓人了。只能用点别人注意不到的方法了……

    就看你们这些警察能不能抓住机会了。

    李渔右手单手掐诀结阵,心中默念“天地无极,五行皆开”。低头小声喝道“火遁·引燃术”

    散弹枪哥正在和谈判人员谈着条件

    “一会儿,你,跟我上车……,不许让他们追,我知道他们听你的,有人敢追我就毙了你……,……啊啊啊啊!!!!!!”

    突然的尖叫声吓了刘程毅一跳,只见散弹枪哥突然滚到了地上,裤腿上居然着了火!!什么况……,刘程毅虽然级别不低,也经常执行任务,可真没见过这种况……

    散弹枪哥疯狂地扑打着火焰,这时候另外两个拿手枪的匪徒也滚到了地上,火居然已经着到了腰部!!!

    “啊啊啊……”

    况虽诡异,可刘程毅也不傻

    刘程毅反应很快,倒地一个翻滚,扑到了匪徒上,擒拿住了匪徒!不过好像没有那个必要了……,散弹枪哥除了想灭掉自己上的火,没有别的想法……。外边的特警人员,也一股脑的冲了进来,瞬间控制住了所有匪徒……,其实主要是帮他们灭火,既然都投降了,就帮人家把火灭了吧,烧死了就太不人道了……

    这场抢银行大戏,开始的很突然,过程很激烈。匪徒也是霸气外露,正进行在精彩的时刻,按理说这时候,警方应该玩点儿花样,而匪徒也应该表现出应有的凶悍,打打枪,杀两个人。不过现在,却如同闹剧般结束了,颇有点虎头蛇尾的感觉。

    随后,大腿被打伤的那名人质被送上了救护车,其他的人也被疏散了出去……

    李渔和林韵和其他人质一样,只是在警察局做了简单的笔录,然后就回家了。

    此时,警察局。

    局长方正风:“你说什么?小陈……,你在胡说什么!”局长此时很郁闷,他刚从省里开会回来,没有及时赶到犯罪现场,尽管没有出现死伤,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但他也得了解一下当时的况啊……

    没想到叫了好几个人了,都胡说八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局长……”

    ……

    …………

    “你出去,把刘队叫进来……”

    “他们说的是真的,局长,我当时就在犯罪分子旁边,和他们谈条件,……,……他们发现了我的枪,我还没想到下一步怎么对策,正想谈完了条件,出去和大家讨论一下,突然他们的上就着了火……”尽管有些不可思议,但这就是刑警队长刘程毅看到的。

    “那好……,你说他们上着了火,这火是你点的?”方正风很气愤,这让他怎么向上面报告。

    “不是”

    “那是谁点的!神仙不成”

    “我也不知道是谁点的啊,局长,这莫名其妙的就着了……,没准还真是神仙显灵……”

    “胡说八道!”方正风气的排了桌子,“刘程毅!你作为一名警察,还是一名党员!我要求你现在给我作思想汇报!”

    “不是,局长,我刚才说错了,可这真的很诡异啊……”刘程毅也是苦着脸,很是无奈。

    “……,现场的监控录像呢?”方正风也消了点气,平静了下来。

    “几个全景的监控器被犯罪分子破坏了。就剩下两个针孔的,画面不是很清晰,角度也不是很好。我已经派人去取了……”刘程毅摸了摸头上的汗,这大天的,摊上这事儿,谁也不好受啊。

    “监控录像取回来,马上通知我!还有这件事让他们不要出去乱说,还有那些媒体,你去应付一下……。你先出去吧,让我静一会儿。”

    方正风也不是傻子,这么多人都这样说,看来这件事果然有蹊跷,他在思索着。这件事对外可不能这么说啊,否则这不是让人觉得,你们警察无能就罢了,居然还把这个归结到诡异的现象上……

    而这时候,李渔和小姑娘林韵已经回到了家里。

    小姑娘林韵没有直接会自己家,而是先到了李渔家里。不知道是受了惊吓没缓过来还是怎么,林韵一路上也没说几句话。此时靠在沙发上发呆,应该说这次经历其实是有惊无险,不幸中算是万幸了。

    李渔给她倒了一杯水,自己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咕咚咕咚

    “哈……,”李渔一口气喝了半罐,痛快地哈了口气。

    “怎么,还没缓过来……”李渔做到了沙发上,拍了拍林韵的肩膀。“不过最后可是真够神的哈,怎么着了火了,其实这就叫‘邪不胜正’警察叔叔永远是最棒的……哈哈”

    听到李渔说话,林韵转过头来,盯住了李渔的脸。

    “怎么这么看我。对了,钱明天再借你吧。”李渔取出的钱被散弹枪哥一把打掉了,后来散的遍地都是。而现场还带勘察,李渔已经和警察说过了,说是要等那边的取证工作完成之后,就会还回来。

    “李渔哥……,我看见了……。”

    “什么?哦,没事的,钱过几天警察就会还回来的。”李渔心道不妙,想要搪塞过去。

    “那火是你点的,对吗,我看见你得手动了,还说了奇怪的咒语。”小姑娘紧紧地盯着李渔。

    “……”李渔也看着林韵,眯起了眼睛,心中思考着。

    …………

    ……

    …

    “不错”小姑娘楞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李渔这么快就承认了。

    “你是……妖怪吗……李渔哥哥。”小姑娘仿佛鼓起了很大的勇气。

    “……”说到这,李渔反而放松了,小姑娘实在是太天真了。这些事即使让她知道也没什么。“妖怪什么的……哈哈哈”李渔不笑了起来。

    “就算猜,你也应该猜测我是会一些特异功能什么才对……,你居然想到了妖怪……,哈哈哈,哈哈”

    林韵也被他笑红了脸。想了想,确实和妖怪不贴边……

    “其实我就是会一些特异功能,点点火,放放水什么的……”这样说林韵应该容易明白点……

    “哦,原来是这样啊……”林韵低下头,出了口气,放松了下来。“谢谢你今天救了我,李渔哥……,我知道开始那个抢银行的是冲着我的。”林韵微微的抽泣了起来,从碰到抢银行,到三个匪徒被制服,后来看见李渔施法以为他是妖怪,林韵一直都是在惊吓中。这会儿终于发泄了出来。想起当时李渔替她吸引匪徒的注意力,也是感动的一塌糊涂……

    李渔轻轻搂过林韵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没有别的想法。安慰一下她而已,才16岁,碰上了这一档子事儿,确实够倒霉的。

    抽泣了一会儿,林韵便缓过来了,发现自己在李渔的怀里,红着脸坐了起来。

    “李渔哥,那你都会什么特异功能啊……”小姑娘这会儿又好奇起来。

    “我不说了吗,点点火,放放水什么的……”

    “那你……,给我表演一个呗……”林韵大眼睛好奇的一眨一眨。

    “……”李渔心想我这五行秘书,乃是夺天地造化之奇术,现在居然沦为表演之用……

    “好吧,就一次啊,还有……,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啊,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母亲……”

    “放心吧,李渔哥……,我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的,我发誓”林韵一副很认真的表

    “发誓就不用了,我相信你。”说完,李渔把林韵没喝的那杯水拿了过了,又从茶几底下拿出了一个杯子。“看好了啊。”

    李渔右手掐诀结阵,嘴里小声的念叨了几句,只见杯子里的水哗的一下变成了一条水线,在空中转了一个圈,最后飞到了另一个空杯子里。

    小姑娘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真……,真厉害……”

    “……”

    李渔又编了点瞎话,最后终于止住了林韵剩余的好奇心,把小姑娘打发回家了。

重要声明:小说《五行修士的日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