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故人相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疯行无忌 书名:木空一切
    午夜时分,月圆如盘,星光点点。

    暮阳穿好衣服,拿起准备好的锄头,轻轻推开门悄悄的溜了出来。月光似水,虫鸣不断,趁着银白的月光暮阳沿着大路快步向城东走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气喘嘘嘘的暮阳隐约看到黑压压的大片竹林,脸上一喜,再过不远就要到了,那是棵水潭边的百年紫竹,暮家大少就将财宝埋在了那颗紫竹下!

    小息片刻,暮阳便向竹林内走去,心中暗道:这东西都埋了两三年了,也不知道还在不在,若是被那个狗屎运的人挖走……

    想到这,他脚步忍不住又加快几分。

    半晌过后,暮阳眼前突然一亮,竹林中一片波光粼粼的水潭登时出现在他眼前,心中兴奋不已的暮阳忙向水潭边的洼地跑去,直到看见那颗粗壮的紫竹,狂跳的心才缓缓踏实下来。

    暮阳也顾不上劳累,旋即抄起锄头狠狠的挖了起来,泥土被一次次挖开,暮阳的心跳又一次次的加速,直到泥土中露出一角粗布,欣喜若狂的暮阳忙把锄头扔到一边

    小心翼翼的用手将上面的泥土拂去,一个很普通的粗布包袱映入眼底。

    暮阳大松了口气,喜道:“真的还在!”

    将包袱取了出来,暮阳重重的坐在地上,靠着紫竹猴急的将包袱层层打了开来。

    一阵彩光闪过,顿时六颗指尖大小的半透明珠子映入眼帘,暮阳脸色不变,将珠子放入怀中,眼光却集中在包袱里的三个锦盒跟一本破旧的书上。

    小心翼翼的将锦盒托起,轻轻打开后,顿时一阵清香扑面而来,暮阳盯着盒内白晶莹的药丸心中大喜:“竟然有三盒,看来够用一阵子了。”

    这些小药丸是一种六级丹药“生肌丹”,虽然价值同那几颗五级兽核相差不多,不过对暮阳来说却是珍贵不已。

    生肌丹的药效便是接骨生肌,是一种疗伤的中品丹药,之所以看重它,是因为有了这丹药,对今后暮阳的特训来说,简直是如虎添翼!

    暮阳小心的将锦盒揣入怀中,眼光不经意间移到那本破旧的书上。

    缓缓将书拿起,入手出乎意料的沉重,封面似乎由一种不知名的金属铸成,造型古朴异常,就连上面的文字都如同飞龙舞凤,暮**本认不得。

    小心的将书打开,一股霉味立刻冲入鼻中,不过看到书页上的异常真的魂兽图后,暮阳马上来了精神,忍不住仔细研究起来。

    这古书中的魂兽种类繁多,有些暮阳都叫不上名字,每张魂兽插图后都有半篇的文字叙述,不过这文字跟封面的一模一样,暮**本认不得。

    而且暮家大少的记忆中也没多少关于这书的信息,好像只是是老一辈留下来的一个念想。至于有多老连暮家大少的父亲都不清楚。

    暮阳觉得事有蹊跷,但他也看不懂书里的内容,只能等到以后在慢慢研究。

    囫囵的将书塞入怀里,暮阳起伸了伸筋骨,这一路的狂奔可是将他累得够呛,一黏糊糊的臭汗更是让人腻烦。

    暮阳扭头向清澈的潭水望去,忍不住道:“不如脱光去洗个痛快!”

    可他刚刚迈出一步,无意间发现地上土灰的粗布包袱中竟闪过一道紫光。

    暮阳止住脚步,奇道:“还有东西?”

    蹲下子,他迎着月光将包袱重新又检查了一遍,还真发现一样东西,是一枚用黑色绳子绑住的紫色圆珠,表面光滑如镜,却不知是什么材质。

    暮阳一拍额头,才想起这是暮家少爷生母留给他的一个简易项链。随手将它戴在脖子上,转便向水潭走去。

    月光透过竹叶在水潭中投出斑驳的光斑,暮阳将衣物放在岸边的圆石上,便一个猛子扎入清爽的潭水中,如一条鱼儿在水底自由穿梭。

    猛的由水中探出头,暮阳心中一阵舒爽。这次向魂师迈进了一大步,有生肌丹相助,他敢保证能突破自己的极限将功法练至第七层,甚至**层也不是不可能。

    只要经脉恢复了,他就也就能得偿所愿的修炼魂师了。虽然暮家大少的属是五行中最弱的木属,但暮阳却以心满意足了。

    心好极的暮阳又在水里折腾了半晌,才想到回家,当他刚刚游到岸边却发现远处竹林中一个淡红的影正飘忽不定的向水潭飞来。

    暮阳警惕的游向暗处,片刻后见人影落在对面水边,红光散去后只见一位材高挑一火红纱裙的冷艳女子现出来。

    女子长发纷飞,面容极美,虽似冰山让人难以接近,但一双乌亮的双眸满是憔悴,却又让人忍不住生出怜之心。

    此时这冰山美女正像水潭走去,上狼狈不堪好像经过一场激战,衣物裂开不少口子,莲步轻移时,丰满白皙的**若隐若现更是惹人无限遐想。

    不过暮阳惊讶之余心中却忍不住生出一股厌恶!心中暗道:还真是冤家路窄!

    这人正是与暮家大少有过婚约的冷家长女冷若霜,暮家大少被弄成残废后逐出暮家,她可没少出力!

    暮阳暗骂一声倒霉,伏在水里想就如此藏到冷若霜走,可让他意想不到的狗血事件发生了!

    冷若霜她在水边竟然脱起了衣服……

    暮阳呆傻的瞅着远处的冷若霜,直到体某部位不受控制的急速冲血后才猛地回过神来,忙将头潜入水中降火,心中暗骂:这TM不是我做贼么!

    暮阳刚刚辛辛苦苦将邪火平息时,突然的一声冷呵差点没让暮阳吐血。

    “贼!还想藏?”冷若霜声似寒冰,飞速向暮阳奔来。

    暮阳却再也忍不下去,猛地浮出水面怒道:“我草,我TM你哪了!”

    真是让人火大,这娘们什么逻辑,张嘴就贼,你黑了暮家大少也就罢了,大晚上的你个大小姐不好吃好睡,竟然还魂不散的跑这来坑爹啊!

    暮阳抬头看着飞在半空中发愣的冷若霜,讥讽道:“真难得冷大小姐这么有有义的来看我这丧家犬。”

    冷若霜惊讶的盯着暮阳,双眸焕发出点点光彩,轻声道:“怎么会是你……”

    暮阳暗骂她假仁假义,当初就因为与她在山洞同住一夜,他们冷家第二天就告到了暮家,说暮家大少想对冷若霜不轨。而他那个二叔更是不由分说的将暮阳处于极刑,竟然以亵渎未婚妻未果之名将他逐出了暮家……

    暮阳突然有些同暮家大少,自己老爸刚刚归西,就背负这样的耻辱被赶出暮家,成为一条丧家之犬。

    盯着面容极美的冷若霜,暮阳嘲讽道:“这世间除了我暮阳,还有谁能配的上贼二字。”

    冷若霜苦笑,道:“你如今过的……可好?”

    暮阳懒得再跟她纠缠,冷道:“这些都与你无关,咱们后会无期。”

    暮阳转便向岸边游去,可游到一半心中顿时一醒:我靠!现在我光着股,可让我怎么上岸……

    还好冷若霜追了上来,而她手中却多出一颗泛着荧光晶莹剔透的红色珠子,暮阳抬眼望去,心中忍不住一惊:“八级魂兽的内核!”

    内核散发的红色荧光,为冷若霜冷艳精致的脸上增添了一抹妩媚:“这你或许用得到。”

    “怜悯我?”暮阳轻笑出声,却字字铿锵。

    冷若霜脸色恢复了正常,不喜不悲道:“怎么?不敢收?”

    “我从不要女人的东西。”暮阳道。

    冷若霜嘴角嘲笑似的扬起:“别自作多,我只是在怜悯一条丧家狗罢了。”旋即将兽核抛向暮阳,也不管他接不接,便化作一道红光向远处飞了去。

    暮阳冷冷地盯着远去的冷若霜,实在不解这女人打的什么算盘,

    瞅着将要落入水中的兽核,伸手一把接住,盯着手中的兽核暮阳沉吟道:“这八级兽核上还有血迹,难不成冷若霜就是因为它才弄的如此狼狈……”

    紧紧的将兽核攥在手中,暮阳不想再猜冷若霜是什么目的,这他会还,当然那仇他也一定会报!

    缓缓游到岸边,收拾好一切的暮阳眼中精光一闪,心中暗道:“是时候该离开秦家了。”

重要声明:小说《木空一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