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醒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秦鹤 书名:傲视诸天
    姜恒宇的意识在无尽的黑暗与虚空中飘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停止下来。

    他很想睁开自己的眼睛,却感觉到眼皮无比的沉重,重若千钧,脑子里面也是一片混乱,如同被搅拌的浆糊一般,无数熟悉的、尘封的和陌生的记忆纷纷涌上来,记忆碎片不断的交替,让脑中的一幕幕重现眼前,顿时让他有种脑袋要被撑爆的感觉,忍不住呻吟出声。

    这时候,姜恒宇感觉到有一只温暖的大手覆盖在自己的口,一股清凉的气体从口窜入脑门,脑袋也似乎不那么疼了……同时,朦胧中似乎有雨滴打在了自己脸上,的,沿着脸颊往下流,而后滑过嘴角……咸咸的……

    他的心猛的颤动了一下,一股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似乎想起了什么,脑中再次陷入极度混乱当中。无数记忆的碎片再一次潮水般汹涌袭来,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被滔天怒浪卷进大海里的小轻舟,像一条在暴风雨中的可怜虫,在风雨中摇摆,没有丝毫招架之力。。

    顿时两眼一黑,昏了过去,对外界的感知,也再一次彻底中断。

    不知过了多久,姜恒宇似乎融合了脑中的部分记忆,那种痛苦的感觉也渐渐消失,黑暗中,他心中茫然,双眼微睁,入眼处一片翠绿,随着微风摇摆不定。

    一缕阳光正从树林茂密的叶子的缝隙中将下来,星星点点的照在脑中一片空白的姜恒宇上。

    晃了晃脑袋,有些愣然的看着周围陌生的景色,许久之后,脑袋似乎清明了一点的姜恒宇“嚯”的坐起来。

    “啊”,一声惨嚎响起,惊起无数飞禽走兽,他重重的倒了下去,只觉得全上下的肌就象在被无数纲针扎一般,酸痛无比。

    “恒宇他醒了。”一个带着惊喜的声音印入他的耳中。

    “哦!”冷淡的声音响起,语气中似乎有点惊讶。

    顿时,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几道人影也围了过来。

    冷汗从额头淌水般的流下,嘴中不断的吸着凉气,好半晌之后,痛感才稍然退去。

    重重的出了口气,躺在地上不敢再乱动弹。

    破碎的记忆顿时又在脑海中重组,姜恒宇不由的痛苦的闷哼一声,不由的闭上双眼,进入了那个黑暗虚空中,似乎这样能令脑海的痛楚减少一点。

    “维忠,恒宇到底怎么样了?”黑暗中传来一个苍老而又焦虑的声音,似远似近。

    “这个声音是谁?为什么样我会觉得这样的熟悉,这样的思念,究竟是谁?”

    姜恒宇恍恍惚惚的想道,他还没有想到答案,便听到黑暗中传来另一个熟悉的粗狂声音回应道:

    “父亲,你就不用担心了,他只是失血过多,暂时昏了过去。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哦,这么说这个废物还没死啊?他的命可真够硬的。这样都死不了。”一个让姜恒宇感觉很厌恶的声音响起;

    维忠似乎想说什么,蠕动了一下嘴唇,却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哼,要不是这个废物,我们现在怎么会在这里?说不定我们现在已经抓到通缉犯,回去领赏了,废物就是废物,连阻拦一下通缉犯都不行,白白让赏金在我们面前溜走……”另一名男子不屑的说道;

    “就是,煮熟的鸭子飞走了,要不是他拖累我们的话,我们定能捉到通缉犯。得到宗家的奖赏。早知道就不要带这个废物去了,害人害己。”

    “没错,我早就说了,不要带年轻一代的人去,可是父亲你不同意,非说要带他们去历练一下,现在好了,通缉犯跑了,恒宇也受伤了。”

    此时一个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嘿嘿,年轻一代中貌似只有这个废物受伤了吧!嘿嘿,还真是个废物啊,其他人都可以和通缉犯斗一会,唯有这个废物,啧啧,真是给我们姜家长脸啊,这下恐怕我们都成为了宛城的笑柄了……”

    “就是,恒宇这孩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梦想成为皇主呢,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痴人说梦话。”

    “就是,这么多的百草液供应给他,可是结果怎样?已经整整十年了,他还停留在蜕凡一重天,说出去都会让人笑话我们姜家无人。”

    “就是,要是这几百瓶百草液给恒丰他们,他们早就可以开辟苦海了。”几个人一唱一和,来来往往不断挖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在死了吗?”

    姜恒宇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说够了没有,你们都给我出去。”最先开口的那名老人怒道;

    几人怪笑了几声,随即姜恒宇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对白,一种强烈的痛苦在灵魂深处燃烧,姜恒宇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冲动,他想要跃起,想要睁眼。

    似乎感应到他的这股强烈的意念,无尽的黑暗空虚中,一道光亮的门户忽然出现,门户里是无边的光明。

    姜恒宇的意识猛的冲入了那片光明中,下一刻,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却是一副既陌生而又熟悉的场景,简单普通的摆设家具,低矮的平房…这似乎是在一个陌生的房屋之中。可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空气中还漂泊着淡淡的血腥味。一缕缕阳关透过屋顶照下来,而在靠墙角落之中,一块平板矮之上,如今正躺着自己。

    可是刚才那些说话的人在哪?

    听说人死前会看到不可思议的事?难道刚才听到的对白是自己的思念在作怪吗?

    他支撑起子想出去转转,想知道为何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熟悉,然而口骤然一疼,四肢百骸的力量仿佛在一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他不闷哼一声,脚下一软,倒在了生硬的地上。

    呼吸急促,脑门之上顿时冷汗遍布。

    过了一会,缓过气来的姜恒宇动了动手指,酸麻的感觉已经减弱了许多,虽然还是有点痛,但却已并不是不能忍受了,于是他渐渐的靠着边坐了起来。

    但是,他很快发现了异常,向来很从容的他顿时惊叫了一声,这还是他的手掌吗?不仅手掌小了,而且上面还布满了一道道伤痕,根本不像是一个成年人的手掌。

    他感觉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此刻,他的体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我的体怎么变小了?”姜恒宇结结巴巴道:“我……”说到这里,他捂住了嘴巴,因为他的声音根本就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还带有一点稚嫩。

    姜恒宇一阵呆呆发愣,“返老还童?”他只能作出这样一个判断。

    “我擦,这么混账的事都能发生在我上?!”姜恒宇一阵大喊大叫,他真的有些难以理解,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不可思议的事。

    他开始回忆起昏迷之前的事,只记得自己在执行“特别任务”,可是不知怎么被敌人发现了,于是任务失败后被杀亡,接着便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再次醒过来时,便出现在了这里。

    姜恒宇心渐渐平静下来,这时才感觉口一阵撕裂般的痛苦。

    苏醒过来后,短短的一刻里发生的事从脑海里涌过,渐渐和记忆里的一幕重合上。

    受伤,十六岁,对白连接在一起,姜恒宇想起了发生了什么事,这是在自己十六岁那年发生的事,起因是一位通缉犯逃往此处,家族派人捉拿,可惜的是自己运气不好,碰到了通缉犯,被打成重伤,结果足足在上躺了一个多月……

    可是根据后来的记忆,发现自己当遇上的那个通缉犯后,另一支脉的堂叔姜维杨也在现场,可是他并没有现,而是选择落井下石……

    那天的景还历历在目,脑海中,一副画面浮现而出…

    一名材高大的中年人,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自己,森冷蛮横的话语从他口中淡然抖出:“我儿天资聪慧,每个月仅有一瓶百草液也达到了蜕凡六重天,你呢,仗着自己爷爷是族长,每个月可以领到四瓶百草液,可是到现在你都还停留在蜕凡一重天,真是废物一个,留着你也是浪费家族的百草液,还不如杀了你,把百草液留给有用的人。”

    一想到这里,一股怒火却突然没有丝毫征兆的自灵魂深处喷涌而出,姜恒宇眼中充满了杀机……

    大部分人心中都有劣根,你得势时,他们围绕在你们的边,露出巴结,恭维,谄媚的样子,你没势时或者是失势后,面对你的就将会是另一张面孔,冷漠,无……

    世态炎凉莫过如此。

    一切的一切,都恍如一场梦。

    是宿命的悲、还是轮回的痛?

    不过,直到现在,姜恒宇还不敢相信自己回到了十年前。

    可是,那些熟悉的对话,熟悉的场景却提示着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不知什么原因,他回到了十年前。

    他拥有了人生的第二次机会。尽管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姜恒宇相信,他决不会让这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从手中溜走。

    他只剩下十年时间了,能否改变自己的命运,就看这十年了!

重要声明:小说《傲视诸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