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天灵灵、地灵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泉小船 书名:霾界
    “什么啊!死色狼,你说过腿上的伤是磕到的?!”安祈惊慌了,她希望烈炎又在骗她,然而烈炎发黑枯焦的嘴唇从刚才起就压根就没有说话。

    烈炎卧在地灵老人上,他能感觉上的肌在一点一点麻痹。

    “嘿…”烈炎有点委屈,脸色十分难看,也许是之前发生的事太消耗精力了,此刻他终于静静看着窗外,“我大概真要变死色狼了。”

    言儿紧紧盯着烈炎,希望看出烈炎演技上的破绽,然而失败了,“哥,你不会吧…?”

    这是芒大陆森林再普通不过的午后,鹅黄色的小鸟落在窗上,用喙梳理着翅膀下的绒毛。附近偶尔有喳喳的鸟叫,安安静静的。烈炎睁开眼,窗外是高大青绿色的随风书,突然他好像看到随风树一朵、一朵地开起花来,他仿佛听到神秘而悠扬的歌声在空气中盘旋上升,啦啦啦啦啦啦……

    “安祈,”烈炎开始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肌,颤抖地说,“看来要用我的命……换洛查了。”

    “哥你别说话了,让地灵老人帮你好好看看,不怕……”言儿守在烈炎头,鼻子酸酸的。其实她的潜意识压根不相信在这个不现实的霾界里会死人。当然,心里已经在狠狠地埋怨着安祈的疏忽。

    “烈炎,你要是出事了我根本没有办法跟父王交代…”安祈坐在桌子旁,指尖微微颤抖着,“所以色狼求你别有事,今天都是我太慌乱是我的错…”

    “如果……你父王压根不介意我的死活,如果我根本不是什么火神后裔,”烈炎顿了顿,然后勉强扬起一个小弧度的微笑,“如果把内疚也排除,我死了你还有感觉么?”说完注视着安祈。

    天哪,言儿屏住呼吸,哥哥这是在表白么?怎么突然就……

    烈炎是不自说出这些话的,他睁大眼睛等着安祈的答案。已经忘记去评估自己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

    感这种东西真的很奇怪,为什么反而是今天安祈耍小子的面容能够代替以往所有美好的脸,印在脑中挥之不去。烈炎知道自己太突然,他也根本没有去认真问过自己的心,因为他快没有时间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吧。

    “咳…咳咳咳,这一口咬得可真够结实的,”地灵老头刚才一直在检查伤口,皱着眉头,又嘿嘿一笑,“知道痛了吧,还好灵蛇咬得急,把整块皮都咬破了,毒液没有来得及注……”

    “那就是没事儿了?”安祈慌张地站起,盯着地灵老人,心跳骤然加速。

    “哼哼,没事儿就不会躺在这动不了了,”地灵老人也盯着安祈,咧着嘴像是在笑,语气变得沙哑而神秘,“老朽说过,被灵蛇咬过三内必死无疑…”

    “老头!!你听好,救不了他你也别想呆了!”安祈受不了这种精神压迫,她付不起害死小火神的罪名。

    “哎哟我的小公主,好歹老朽是看着你长大的,怎么丝毫不讲礼数呢?别急别急……‘必死无疑’老朽无法改变,”地灵语气一转连哄带讨好地说,“这个‘三’期限老朽还是可以改变的。”

    “真的?那就改成一百年!”安祈好像重获希望,两眼放光。

    言儿一直守在头心疼地安慰哥哥,听了他俩的对白开始揣测地灵与莫莱特的关系:按说安祈来求人救命,不但要救洛查,现在还要求他救烈炎,可是态度却可以如此轻慢。必定这地灵需要莫莱特的笼罩庇护,或者二者之间根本就是从属关系。

    “不不不,公主大!一百年,老朽恐怕无能为力!”地灵赔笑道,“你也知道老夫平生没有什么追名逐利的盼头,只求能在芒大陆大森林力安安乐乐安度晚年,老夫唯一的兴趣就是……”笑得暧昧。

    烈炎他们去找灵蛇蛋的时候,言儿想翻点书解解闷,结果该老头的柜子里全是些**啊还有人界的黄色书刊比基尼女郎什么的……言儿也看的脸不红气不喘。

    “停停停,你的好跟我没关系……”安祈急切地打断他,“请告诉我最多能延续多久?”

    “三个月。”地灵老人顿了顿,似乎对安祈打断他说话感到不满,然后摇头摆尾老不正经地解释着,“老朽这里有缓解肌麻痹的天香活路散,但此散无法消除体血液中的淤毒,这个男孩最后会因为毒液封锁心脉而亡。知足吧公主……亏得他中毒不深,否则别说三个月……”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言儿突然插嘴,“我哥可不能死,他是将来的救世大英雄!”

    “小姑娘……”想不到地灵说了一句让烈炎兄妹一辈子都没有忘记的话,这句话说得异常清晰,异常年轻,“霾界是一个适者生存的世界,所以不要自以为是主角就有更多的风头,所有风头……都是抢来的。”说完咳嗽了一下,继续变回之前猥琐的相貌。

    “老头……”安祈也被这番话折服,语气放轻了些,“你没办法,那有没有别人能够治烈炎的?”

    “有。”地灵见安祈态度改善,自己也变温和了,“老朽的师兄,天灵老怪。他一直在致力研究体再造。如果他能出手,就算死人哈哈……也都有希望滴。”老头突然慈眉善目起来。

    烈炎窃比他跟明灭老人,好像地灵是现代剧里的无能公公,明灭老人穆归林是武侠剧里的武林泰斗。

    “只是此人行踪不定,老朽只能猜测他在千月大陆……其他一概不知,成与不成,全看这位小兄弟的造化了。”地灵补充罢,翻开柜子,端出一系列不良书籍,原来柜子内部藏着暗格,暗格打开里面端端正正摆着个白瓶子。

    那就是他说的天香活路散。

    =========================

    时值下午快要黄昏时段,门外的树藤上缓缓吊下来一个绿发少年。

    “阿树……”言儿第一个发现,“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只要你们在芒大陆的森林,”阿树的语气里还是没有藏住一丝得意,“我就一定能找到。”

    “你怎么做到的?”言儿把眼睛睁得圆圆的,眼前这个人似乎越来越神秘了。

    “植物视觉,”阿树温和地笑笑,“以后跟你细说。烈炎受伤了对么,重不重?”

    “你连这也知道?”言儿一副更加不可思议的表

    “因为他正躺着嘛,”阿树偷笑,摸摸言儿的脑袋,“况如何?”

    见言儿和安祈都没有接话,阿树知事态严重,来到烈炎的病榻前蹲下。

    “阿树。”烈炎正好醒了。

    “怎么了突然就?”阿树关切地问。

    烈炎摇摇头,他觉得跟面前这个少年十分投缘。其实他除了潇湘这半个弟弟,在学校一直都没有什么知心的朋友,像阿树这样能够让他一见如故的人就更加少了。

    “对了,潇湘解封成功了,现在打算去港口城市星葵镇熟悉一下水环境,”阿树继续说,“莫莱特要重塑一个大型结界,我们接下来就直接向千月大陆进军了。你的体吃得消么?”

    烈炎没有开口,只是充满感激地看着他。

    “阿树…”安祈从刚才就一直低着头,然后声音有些哽咽,“烈炎中了灵蛇毒,现在只剩最多三个月的命了……”

    “什么?怎么弄的?”阿树的语气里出现难得的惊慌。

    “都怪我……”安祈蒙着脸哭泣。

    “喂。”烈炎居然嘻嘻笑着开口说,“要怪就怪你没减肥……”

    安祈没有搭理他,跟阿树大致交代了事的经过。

    想不到阿树愤怒地走进内室,对着躺在摇椅上的地灵老人质问道:“地灵,你给我起来!”

    地灵伸了个懒腰,“现在的年轻人都吵吵嚷嚷的。”

    “地灵,”阿树正视着他,“去灵蛇山入口那个水桶陷阱是你设的对吧?”

    地灵老人没有出声。

    “你最好老实交代。”阿树的话把安祈言儿也引了进来,惊讶地看着他俩。

    地灵老人一副做错事孩子的表,“那陷阱是老朽一早就设好的,老朽只是防止旁人上山窃蛋,又忘了告诉他俩……”

    “假话。”阿树紧盯着他,温和的目光变得锐利。

    “好吧,老朽是故意不告诉他们的,年轻人需要一点教训。”地灵老人故作轻松扭曲着老脸讨好地看着阿树,“你看……你的草药大多是我传授的,我也算是你半个师傅……”

    “你!”安祈指着他的鼻子。

    “还是假话。”阿树简直要变成怒视,言儿揣测阿树对地灵的为人很了解。

    “那你说说看真话是什么?”地灵佯装生气。

    “真话是,你想借安祈的手找到天灵。”阿树瞪着他,“你想方设法让人们受伤,又在他们伤口上涂抹鹫质散,就是想让这些人替你找到并带信告诉天灵:鹫质散你已经研制成功。”

    “鹫质散?”安祈糊涂了,盯着阿树看,“不是天香活路散么?”

    “不是,我在他这儿学医的时候,他每天都抓活狮鹫来实验。这种药的气味我太熟悉了,鹫质散是从狮鹫兽肌内提取的物质,狮鹫兽是一种自愈能力极强的动物,他上有一种物质可以促进肌再生。而众所周知,天灵一直藏研发体再造术,如果配合鹫质散就天衣无缝,长生不老了。”

    “聪明聪明,果然是蔓藤族老莫林的子弟。”地灵抚掌而笑,“可是现在只有天灵救得了你们……”地灵又满脸暧昧地笑笑,“老朽保证一定能让天灵救你们,只要你们能找到他。好啦别的不多说,接下来要怎么做随你们。哦对了。”

    阿树气的说不出话。长生不老果然是人类永恒的追求。

    地灵故作神秘地说:“洛查,老朽已经治好了,再过个十天半个月就能自行醒过来。但是每天要喂他吃我的续命丸,至于这续命丸还剩多少……”

    这一番话使得安祈、阿树也不敢再拿他怎么样了。阿树知道洛查这样中毒昏迷的,每天还是需要能量补给的,地灵的续命丸就是起到临时营养补给作用。

    =====================

    接下来他们决定到星葵镇跟潇湘会合,再到千月大陆千月学院学习。

    月獒已经驼着烈炎、洛查直接跟着夕阳向星葵镇出发了。

    晚上决定栖剑士之乡鲁坎瑟,在鲁坎瑟的旅馆中,言儿跟安祈住同一间,于是言儿向安祈说了一个关于烈炎的故事。

重要声明:小说《霾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