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如此色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泉小船 书名:霾界
    烈炎见安祈神色严肃紧张,没话找话,随口问道,“地灵是谁?”

    “一个老不正经……”安祈显然不在状态,胡乱应了句,“我们好像快到了。”烈炎抬头见树上有个草屋,不想屋里突然传来一句很大声的“谁敢说我是老不正经的?”

    然后发现自己和月獒一起腾空,原来是地上的树藤盘成篮状将他们护送上去。“想不到到了霾界还有电梯坐……”言儿尽力缓和气氛。

    转眼来到那个老头的树巢,这棵随风树很大,能站住月獒。

    “安祈公主,老朽又招你啦,怎么敢骂人啦?”老头笑着,声音苍老,语气生动。

    “老头!洛查哥哥出事啦!”安祈瞪他,眼泪在眼里打转。烈炎兄妹看傻了,平那个优雅的、识大体的、还有点呆的安祈怎么变得这么野蛮……?

    “老爷爷,洛查中毒了,想到你这儿看看能不能解。”言儿直入主题。老人把洛查扶下来,细查了他的伤口,闻了闻,还切了脉。

    “是绿蜘蛛毒,解药老朽是有滴,但少一味药引。”

    “什么药引你倒是快说啊!”安祈不耐烦,她似乎并不喜欢这个和蔼的老头。

    “灵蛇蛋。”

    “去哪儿弄啊,能不能一口气说完!”

    地灵老人还是一脸和蔼,“公主稍安勿躁,老朽有地图呢。”

    接下来这一幕惊心动魄。

    老人居然从怀里掏出一条小内裤……

    三人汗。

    这下烈炎明白为什么安祈喊他老不正经,还对长者这种态度了,估计他就是个老贼。

    “灵蛇这东西,最咬湿透的猎物,被它咬一口,嘿……三天内准毙命。那时可就连老朽也救不了咯!”说着故意把茶水一洒,差点洒到烈炎,“诶,真不好意思……”

    没空理他,安祈抢过那条小内裤,飞了出去。

    “喂!”烈炎追了出去,回头对妹妹说,“你照看好洛查跟月獒。”

    倒不如对月獒说你照看好我妹妹……

    来到一个细细窄窄的树杈口,安祈在先,想也没想就飞过去,结果撞到机关,上面居然倒下来两大桶水,泼了一

    狼狈地转过看着追上来的烈炎,头发上滴着水,一脸委屈、恼羞成怒。

    烈炎想笑又不能笑,只说,“你先穿我的衣服好了。”说着脱下外,光了上

    烈炎上的肌线条蛮清晰的。腰上几乎没有赘,每一个弧度都让他显得韧十足,相比阿树多了一点点健硕和阳光大男孩的感觉。

    烈炎把衣服递过去,安祈正想拿,他又收了回来。

    “没空跟你玩……洛查哥哥躺着呢!”湿透的安祈站在原地,大概是又急又愧还被浇了两桶冷水,哭了,眼睛里的液体稀释在脸上的水里。

    “喂,想要我把衣服给你可以……”烈炎平静笃定地看着她,他知道这时候自己要镇静,“你先脱光。”

    “你说什么?!”安祈绷起脸。

    烈炎把外放在地上,背过说,“我不看,你脱完衣服丢在地上,把体弄干再穿我的衣服。”烈炎说着撑了撑那条印有地图的小内裤,然后放在地上。

    “还有…这个,正好也换上吧。地图我已经背下来了。”烈炎一直很自信自己的方向感。

    “但是你能不能离远点……?”背后传来安祈的声音。

    “不能。”回答很利索。

    “为什么?”安祈又紧张起来。

    “监督你呗……”烈炎笑着说。

    “你说什么……?!”

    “开玩笑啦,”烈炎说着解冻火灵手,“呼——”双手好像被点燃了一样开始燃烧,“你靠近我,我的火可以为你把体烘干。”

    “你可以自由控火灵手了?”安祈惊喜。

    “嗯,前两天刚领悟的。”烈炎平静地说,可其实心跳得很厉害。因为后已经传来安祈脱掉湿衣服的声音。

    ——后有个女生在脱衣服……

    烈炎上的汗毛开始倒竖,因为他隐隐觉得能够感觉到那个女孩的体温,甚至脑袋里无法自控地想像着将她搂住会不会觉得很柔软?

    烈炎心跳加速,他手上的火焰也有些飘忽。

    这边安祈体慢慢干掉,有一种让全肌肤晒太阳般的暖暖的舒适感。为了打发自己的羞涩,她突然嫁祸说,“想不到你也会害羞……”

    烈炎的双颊确实一直有些微微烫,但听了这话有点不服气。于是换了个悠哉松垮的姿势站着以表示自己的心有多轻松。

    安祈的随口一说似乎起到激将和暗示的作用。

    于是在安祈穿衣服的时候计算好时间,烈炎突然咳嗽一声,一脸坏笑地回过头“怎么还没好?”

    尖叫声响彻遍野…

    原来因为那条“地图”太小,她很艰难地穿了半天,正准备衣服的时候烈炎转了过来,于是慌忙把衣服遮在前蹲了下去尖叫起来。

    烈炎还愣愣地盯着她白皙的肩膀、手臂和腿久久不移,他当时肯定有几秒已经窒息了。

    假装若无其事转过头,心脏开始激,脸到脖子全都红透了。

    为了缓解尴尬,烈炎小声说:“要是洛查知道我跟你在路上演了这一出,肯定爬起来把毒血喷到我们脸上……”

    安祈迅速穿好衣服,回了他一句,“你也知道……”

    这句回复让烈炎很想笑。

    “你似乎该减肥了。”烈炎看安祈走得很别扭一定是那条内裤太小,一面若无其事地说着,一面若无其事地捡起她的衣服,然后若无其事把内衣裤包在里面,把它们架在两臂上烘烤。

    “你刚才,都看到什么了……”安祈跟在他后,弱弱地问。她此刻只穿一条底裤和一条长长的男式T恤当连衣裙。

    “发育得还好,下部大了点——那件内裤不好穿吧。皮肤嘛还不错,很白皙……”烈炎突然产生一种欺负女生所特有的恶劣愉悦感。

    “啊!!打住……!”安祈听不下去了。

    “肩膀看过去也很滑,就,关于那个……”烈炎越说越过火,憋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安祈于是急得蹲路边了。

    烈炎见她没有真哭,某种诡异的心迫使说出了一句致命的话,“放心了,我会负责的……”

    “什么?”安祈崩溃了,这回真要哭了。

    还没完……

    烈炎:“喂!这样蹲着地图露出来咯。”

    安祈于是把腿夹得很紧。

    烈炎:“哇这件衣服领口好开!”

    安祈于是使命抱住

    烈炎:“还有……”

    安祈于是把头埋得更深。

    “还有洛查,你还救不救了?”

    安祈愤愤地看着烈炎,然后奋力起

    烈炎后悔不已,心想这回肯定给安祈留下看来一个永不磨灭的色狼形象,全怪自己没有把持…

    “走吧。”懊丧的烈炎语气晴转多云。

    树丛中突然窜出一条大灵蛇,死死咬住他手上的湿衣服,一并咬伤了他的右臂。

    烈炎加大火力,烫的它松口逃离。

    “该死……地图上居然说这里不是灵蛇活动区……”烈炎吓了一大跳,这么快就遭报应了?

    “烈炎……”安祈一惊,见烈炎因为自己的衣服被咬,于是放下之前的怨恨,赶忙抓起他的手臂猛吸毒血吐掉。

    烈炎鬼哭狼嚎地叫道,“呃啊!你上辈子没吸过血啊……”

    安祈停下,愣愣地说:“没。”然后继续。

    “呃啊!!我自己来我自己来。”烈炎丢下她的湿衣服,对准那个伤口自己吸起来,说,“好像有点你口水的味道……?”

    安祈对他的挑逗麻木了,或者终于找到机会惩罚他了。

    使命拉过他的手,“自己吸肯定怕疼,吸不干净的!”要吸的时候又补一句,“你忍着点……”

    “呃啊!!!!!!”惨叫声响彻山林。

    良久……安祈终于停下,因为烈炎说,“再吸下去,我没被毒死倒先失血过多死了……”

    “你可不能死!”安祈认真看着烈炎,两人对视沉默了一会儿。

    “走吧,去找灵蛇蛋。”烈炎挣扎着爬起来。

    于是很顺利地走到地图所指的灵蛇山脚前。

    烈炎说:“那个,刚刚失血过量……有点缺氧,接下来怎么走我忘了。”

    “啊?”

    “嗯,失血了本来就会……大脑变迟钝,你没失过血么?”

    安祈再次愣愣地说:“没。”

    “昂……”烈炎想起之前的桥段,现在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转过去,把风……”安祈指着他的鼻子,挑着眉恐吓道,“不许再偷窥!”

    “嗯……”烈炎说完笑了。

    安祈于是开始褪那件该死的“地图”,心里还有一种“好歹解脱了”的感觉。那个地图勒得她大腿上的都陷进去了。

    想不到血腥味又招来灵蛇。

重要声明:小说《霾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